第一八八章 这个女人太“歹毒”

    “是国民党的人,多半应该是军统的!”地下工作经验丰富的蓝箭,听完了王立春的讲述后,第一时间就做出了判断。

    下一刻他就需要立刻作出决定,新宁旅馆是否还有必要继续待下去。虽说如今是国共合作时期,但是。。。有些话不用说的那么明白,矮胖子就提过,为了保证他们的联络点不被暴露,杀了王立春灭口!

    王立春此刻却没心情考虑这些,他一门心思的记挂着陈月雯的安危,尤其是蓝箭刚说过,对方十有八九是国民党军统的人。

    他做梦都没有想过,会在上海、会在那种情况下见到陈月雯。在那一刻,他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不同的片段:陈月雯的两封来信,陈月雯的逾期未归,陈英强和窦中全的脸色。。。尼玛你们果然把她派到国民党那边干卧底了!

    一想到陈月雯这个柔弱如水般的女孩,终日里面对一群虎狼般的军统特务,王立春的心里就哇凉哇凉的。特别还是在上海,貌似日军占领的上海,军统混的很是艰难。也就是说,陈月雯需要同时面对军统内部以及日伪特务的双重危险!

    大爷的,老子当初可是说的明白,就是讲陈月雯培养成为一个卫生员,然后返回虎踞岭,这叫定向委培,怎么八路竟干这种生儿子没屁眼的事儿呢!

    想到这里,他心中大为光火,若非知道历史的进程,他真不想在跟八路干了。

    回去,得回去问个明白,让陈英强和窦中全给我个说法,把陈月雯从这个危险的地方调回去!

    他脑中闪过返回龙盘山的念头,蓝箭同样考虑到了他的心思:“大春儿,你不会想回去?”

    蓝箭能够猜到这一点,源自于王立春表现出来的对陈月雯的特殊感情——超越了革命战友之间的那种感情。

    他是老地下党了,在他看来,王立春刚才又犯了一个错误,不应当将陈月雯的身份告诉自己。为了保证在敌后开展工作的同志的生命安全,很多都是单线联系,陈月雯的真实身份,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不过王立春不是没干过这种地下工作么?而且他要是不说粗陈月雯来,也没法解释清自己如何能够从对方手中逃脱,弄不好还会引起不必要的怀疑。

    “蓝箭同志,你太小瞧我的觉悟和对党的忠诚了!如今组织将这么重要的任务分配给我,我怎么可能被儿女私情冲昏头脑,甩手离开呢?”

    王立春斩钉截铁的回答,让蓝箭惊愕之余,说不出的满意。不过若是他知道王立春心里的真是想法后,他恐怕会跟陈英强一样,指着王立春破口大骂。

    再一次见到陈月雯之前,我绝不能离开上海,这是王立春做出的决定。哪怕这段时间有机会刺杀薛怀义,他也会想办法拖延,让丫多活两天,总归他走之前,一定要见到陈月雯,问个明白。

    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是,上海太危险了,他要保护陈月雯,保护这个给了他初恋般感觉的女孩。不知为什么,每次见到那个柔弱的女子,他心中总会禁不住生出保护对方的念头。

    “好,陈英强同志和窦中全同志果然没有看错你,你是一个合格的共产党员!你也别想那么多了,组织上既然把陈月雯同志派到那边,想必一定有妥善的计划,不过你要记住,这件事不要再告诉其他人了,这样才能够更大程度的保护她的安全。…。

    早点睡觉,明天一早咱们就转移地方!”

    这一夜王立春如何能够睡得着,他一直琢磨着,今晚陈月雯开口放了他,会不会给自身带去危险,也不知道军统那些人会不会因此对陈月雯产生怀疑。

    次日一早,二人退了房间,重新换了一个中等规模的宾馆住下,继续等待着上海地下党的消息。

    不能不说,在这个时期,地下党的效率是很高的,至少上海地下党就是如此。三天的功夫,他们不但打听到了薛有义落脚之地,更是打探到了极为详尽的消息。

    薛有义并未向王立春猜测的那样已经死了,只是重伤昏迷,如今被安置在极司菲尔路76号之内养伤。身边不但有专门的特务保护,还有两个小护士专门照顾,另外就是每隔三天,就会有专门的医生前往诊治。

    总之一句话,薛怀义身上还有重要的情报没有告诉日军,所以日军不惜一切代价抢救薛怀义,据说薛怀义的情况逐日好转,随时都有清醒的可能!

    “我们必须在他醒来之前除掉他!”当着锄奸队所有队员的面,蓝箭坚定的说道。

    作为上海地下党派来的三个同志中年纪最大的一个,赵峰表态道:“蓝箭同志你放心,我们来之前,上级首长已经交代过了,一定配合你除掉薛有义这个叛徒!”

    做梦的!王立春心里接了一句。

    极司菲尔路76号,听起来好像只是诺大的上海滩里,一个普通的地址,在座的几人都没有明说,可王立春哪会不知道那是汪伪特务的渊薮,伤害最大的魔窟,甚至在后世被拍成了电视连续剧——76号魔窟!

    国共两党,有多少仁人志士命丧于此,有多少爱国人士惨被杀害,有多少进步青年血洒黄土?从成立以来,这个由丁默村、李士群直接领导的汪伪特务组织,酿造了一起起惨无人道的血案,犯下了一幢幢令人发指的罪行,被人称之为魔窟实在是在贴切不过了!

    在王立春的记忆中,国民党的军统组织与其进行了激烈的交手,可结果。。。戴笠辛苦经营起来的南北两大特工中心上海、天津受到严重破坏,军统上海区更是全军覆没。

    这样的对手,就凭借咱这几个人,能够将受到严密保护的薛有义除掉?

    “蓝箭同志,我觉得,咱们得仔细筹划一下,不出手则已,出手必须一击即中!牺牲不要紧,但不能做无畏的牺牲,咱们只有五个人,若是失败一次,恐怕就剩不下几个了。”

    王立春的话,说的比较委婉,说白了就是他希望蓝箭向上级提议,增派人手刺杀薛有义。事实上他一直就想不明白,蓝箭为什么就带了他一个来上海锄奸,是自视太高呢,还是把他王立春想的太厉害了!

    三十二岁的李强很是敏感,斜了王立春一眼:“你要是怕了敌人就直说,别找这么多借口!我们这些人,自从入党以来,随时都做好了为党为国家牺牲的准备,要是都像你这样胆小,如何在敌占区开展地下工作?汪伪的特务再多,哼哼,我认为,只要咱们拥有坚强的信念和必胜的决心,绝对能够除掉那个叛徒!”

    傻鸟!王立春没好气的瞪了对方一眼,很是不解这种二货如何能够在上海活到现在。

    同样是针对王立春的提议,上了年岁的赵峰,语气就温和了许多:“小李,对待自己的同志的态度,怎么能这么强硬?而且我觉得王立春同志的话不是没有道理,如果我们失手一次,敌人必定会提高警惕,那么就很难再有第二次机会了。…。

    蓝箭同志,我比较支持王立春同志的意见,向上级组织请示,不论是从外地调来还是我们本地的同志,都有必要增加我们的人手。这样一来,我们才能够制定出更加周密的计划,不但增加锄奸成功的可能,而可以减少同志们的牺牲。”

    “可是老赵,前不久咱们上海地下组织才遭受了一次重创,牺牲了不少同志,恐怕无法调派更多的同志了。”锄奸队中唯一一个女性牛芳芳说着话,把头转向了蓝箭。

    蓝箭心中苦笑,他如何能不明白牛芳芳的意思,可是他有他的苦衷,要不然他也不会从龙盘山抗日独立支队借调了王立春,然后加上他自己,一共俩人就直奔大上海了。

    “这样,我们先试一试,要是实在找不到机会,我再向组织申请,要求更多的同志来配合我们。”

    “其实我倒是有一个不成熟的想法。”要不说女同志还是很心细的,牛芳芳很快就提出了一个方案,具备一定的可行性,而这个方案的关键就在王立春的身上。

    76号魔窟有多难缠,牛芳芳这三个上海本地的地下党员心里很清楚,上一次好几个秘密联络点被破坏,不少同志牺牲,正是出自他们的手笔。所以想要闯入76号魔窟,除掉保护重重的薛有义,可谓天方夜谭。

    不过也不是完全没有机会,每隔三天前去给薛有义诊治的日本军医,就是牛芳芳的方案中,最关键的一环。

    “王立春同志,我记得蓝箭同志介绍你的时候说过,你的日语很流利,而且也有过假扮日本人的经验,所以我想。。。”

    你丫这是想让我一命换一命啊!且不说我能不能骗过那群比猴还精的特务,就算可以,就算我能够杀了薛有义,尼玛我还能活着出来么?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歹毒呢?

    看到李强三人目光炯炯的注视着自己,王立春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这个,我得考虑考虑。”

    “大春儿,你不用考虑了,我觉得牛芳芳同志的计划可行。”蓝箭突然表态了,“不过你不用去,我也懂一些日语,这两天你在教我一些可能用到的日语,到时候我假扮日军军医混进去。。。”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