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二章 事败冲突起

    今日三更,第一更到

    韩怡的说法,自然与王立春不同,直接说出了王立春下令杀俘一事。对此王立春根本不以为意。现在完全在他的计划之中,他和韩怡各执一词,再没有其他的证据,总部首长也不能因此就认定他下令杀俘。

    然而令他意想不到的是,当韩怡话音落下后,窦中全却看着他说道:“王立春同志,现在你还有什么要解释的么?”

    这是认定我杀俘了?从窦中全的语气中,王立春听出了对方的偏向:“窦政委,我没有做过,不需要任何解释。”

    “你的意思是说,是韩怡同志诬陷你了?”问话的是赵景柱。

    “我不是那个意思!”王立春摇头道,“我也不知道韩怡同志为什么要这么说,如果各位首长不相信的话,大可以派人调查此事。当时在场的不止我们两个,郑泽同志也在。”

    他的警卫排自然知道该如何回答,甚至于整个虎踞岭上下都已经得到了知会,如果有人询问,直接回答不知道。这么一来,这件事根本调查不下去,只能不了了之。

    郑泽当即站了起来:“各位八路军首长,就像二当家说的那样,我。。。”

    他的话没有说完,因为被陈英强打断了:“你就是郑三炮的儿子,果然虎父无犬子,只可惜你爹。。。”

    “你认识我爹?”

    “认识谈不上,有过数面之缘罢了,是条汉子。”陈英强说着话摆了摆手,示意郑泽坐下说话,“不过还好,你够争气,打下了虎亭据点,歼灭里面的日军,替你爹报了仇。”

    “那多亏二当家帮忙,不然我爹的仇,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报。”提起亡父,郑泽的语气中带有几分伤感。

    陈英强又安慰了郑泽两句,突然话锋一转:“王立春同志,你现在有什么要说的么?”

    “报告各位首长,我错了。”

    听到王立春忽然认错,陈英强眼中露出几分欣慰的神色:“你错在哪儿了?”

    王立春很是诚恳的认错道:“我是虎踞岭独立大队的指导员,不该让战士们喊我二当家。咱们是党领导下的革命队伍,不是占山为王的山大王,我一定痛改前非,绝不再犯。”

    “唉——”陈英强长叹一声,没有在理会王立春,而是转向窦中全说道:“老窦,宣布。”

    窦中全又一推鼻梁上的眼镜,说道:“经过总部慎重考虑,决定由韩怡同志担任虎踞岭独立团政委一职!韩怡同志,你要尽快适应新的角色,配合好柳非凡同志,能不能做到?”

    “请首长同志放心,我保证完成任务!”韩怡脸上先是露出惊诧之色,很显然之前她都不知道这个任命。不过多年接受的党的教育,使得她坚定的毫不迟疑的答应下来。

    看到柳非凡等四人脸色有异,陈英强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道:“柳非凡同志,韩怡同志是个女同志,也比较年轻,你可不要因此就小看她欺负她啊!”

    “这。。。你以为我们是那种欺负女流之辈的人么!”

    “呵呵,那就好,那就好。”

    二人的对话,听起来有些奇怪,王立春有点懵了,却不是因为二人的对话,而是因为窦中全对韩怡的任命。

    “两位首长,那我呢?不是说好我担任虎踞岭独立团政委的么?”

    他的话,再度使得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窦中全瞪了他一眼说道:“王立春同志,你不说我差点把你忘了。你犯了那么多的错误,你觉得你还有资格担任政委一职么?你觉得你还是一个合格的共产党员么!”…。

    “窦政委,你不能因为她一个人的话,就武断的认定我杀俘啊!我不服!”

    “我武断?哈!”窦中全被气得笑出声来。

    陈英强一拍桌案站起身来,指着王立春大声骂道:“王立春同志,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想欺瞒组织么!我问你,虎亭据点是不是你们虎踞岭独立大队打下来的,战后为什么不汇报?田友生同志找你了解情况,你是怎么回答的!

    你从敌人手中救下韩怡同志不假,但面对韩怡同志的阻止,你却依旧坚持要杀害俘虏,你还记不记得有关规定了!

    这件事你不承认,那好,我再问你,你攻下阳泉县城,占领日军司令部后,那里有几十个非战斗人员。其中一部分投降后,张大勇同志向你请示,你又做了什么样的回答!你现在还有什么可解释的么?你真以为我们总部机关都是瞎子聋子,对于你的所作所为完全不知道么!

    你违反规定,不听同志劝告,擅自处决俘虏,已经是大错一件,但你知不知道你最让我们失望的是什么?你最让我们失望的是,你犯错之后,不思悔改,不主动向组织汇报,承认错误,反而心存侥幸,妄图欺瞒上级组织,以掩盖你犯下的过错。

    到了今天,当着这么多总部首长的面,依旧巧言令色,试图蒙混过关,你的思想觉悟都让狗吃了!”

    “司令员,我。。。”

    “我什么我!现在我宣布,鉴于王立春同志犯下的严重错误,撤去虎踞岭独立大队指导员一职,调回总部禁闭十天,先做出深刻检查当众检讨后,根据其思想认识深刻程度,再做出最后的处理决定!”

    陈英强的语气极为严厉,但王立春却听出了其中恨铁不成钢的味道。他环顾一圈,发觉窦中全、赵景柱等人都没有任何惊讶,就知道这些人早就对自己的问题达成了共识。

    他没有辩解,只是想不明白,这些事情总部这帮人是怎么知道的。尤其是他在阳泉县杀了俘虏的二十多个日军非战斗人员,这么隐秘的事情,总部怎么可能连张大勇向他请示这种细节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难道是石头说的?不可能!那就是我身边有总部派来的人秘密监视?也不可能啊,八路好像不搞这套的!

    看到王立春低头不语,陈英强冲着门口喊道:“来人,把王立春同志带下去!”

    然而就在这时,柳蝉儿爆发了:“姑奶奶看哪个敢!”

    当窦中全宣布韩怡担任虎踞岭独立大队政委一职的时候,柳蝉儿并不在意。什么“独立大队”“独立团”,什么“指导员”“政委”对她来说没有任何概念,只要王立春继续待在虎踞岭,她能够天天见到就行了。

    可是陈英强最后的话,却让她幡然醒悟,从今以后她将很难再见到王立春了!

    “操你姥姥的,大春儿是俺们虎踞岭的二当家,俺看你们那个敢动他!”伴随着柳蝉儿的爆发,邓飞也爆发了,二人大吼着冲到了王立春身旁,一左一右的护住了王立春。

    柳蝉儿一指韩怡怒骂道:“你这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小白脸救了你,你不思感恩,反而出卖他,你还算是个人么?你还有良心么!早知道你是这种人,当初就不应该救你,让你被小鬼子给活活糟蹋死!”

    如此难听的话,听得韩怡脸色遽变。不过她很好的控制住了自己的脾气,站起身平静的说道:“这位同志,王立春同志的确救过我,我也很感激他。可他不听劝告,擅自杀俘,的确犯了错误。我不能因为他救过我,就替他隐瞒,欺骗上级组织,这是原则问题,我自问没有做错!”…。

    “你没有做错?哼哼,那是小白脸做错了!他就不该那么信任你们八路,还给你们药、给你们家伙,可结果呢?你们八路都是没心没肺的白眼狼!”

    赵景柱听不下去了:“柳蝉儿同志,你怎么能这么跟自己的同志说话!”

    “我闺女说的有错么?”柳非凡自不会让人说他的女儿,“你们都是八路的大官,做事更要将良心!我们虎踞岭跟了你们八路以后,你们都给了我们什么?要枪没枪要粮没粮要钱没钱,反而还从我们虎踞岭弄走了多少好东西!我今天跟你们说清楚了,如果不是因为大春儿,你们屁都得不到!

    你们说大春儿犯了错误,我就不明白了,杀几个小鬼子也算犯错误?今天我把话撂这儿,我们虎踞岭就认王立春,其他人来不好使!陈英强你先别开口,听我说完,我已经答应把蝉儿嫁给大春儿了,蝉儿是我闺女,你自己看着办!”

    赵景柱脸色一凛,想到了什么:“老陈老窦,要是我没记错的话,王立春同志和陈月雯同志关系非同一般,已经犯了错误。如今又要娶柳蝉儿同志为妻,这男女作风方面,同样存在着极为严重的问题!

    我认为,他的这些错误,已经足以说明,王立春同志在思想根子上已经出了重大的问题,已经不配再做一名共产党员了。我提议,开除他的党籍,然后从严从重处理,让其他同志引以为戒!”

    “处理你大爷的!”邓飞一口唾液就啐了过去,“大哥,还跟他们费什么话啊,这种无情无义的八路,咱干嘛还要跟着他们?要俺说,咱这就返回虎踞岭,从今以后跟八路一刀两断。大春儿,你跟俺们走,什么八路的鸟破政委,你是俺们虎踞岭的二当家,除了大哥谁管得了你?到时候咱们大碗吃肉大口喝酒大刀杀鬼子,不比你这受尽鸟气的鸟破政委强的多!”

    说到这里,他一拉王立春的手臂:“走,听三哥的话,咱这就回山,老子倒要看看谁敢阻拦!”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