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八章 小鬼,你猜

    四更实在是有难度,堵不住冰海豹同学了,今日还是两更,第一更送到。

    山坡后的草地上,刚发芽不久的嫩绿小草宛如柔软的地毯一般,在徐徐春风中轻慢摇摆。王立春惬意的躺在草地上,嘴里叼着一棵草,眯着眼睛享受着春风和阳光,虽然他心里依旧有些烦乱。

    “二当家,你老这么躲着也不是个事啊。”郑泽走了过来,坐在他身边说道,“我觉得大小姐人挺不错的,长的好看,心里又有你,你为啥不同意啊?”

    睁开一只眼睛,奇怪的看了眼郑泽,王立春问道:“小泽啊,你不是也喜欢她么,怎么现在反而撮合起我和她了呢?”

    “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郑泽回答的很是冷静,“二当家,她稀罕的只有你,而且我也配不上她。。。你别这么看着我,我说的都是实话,她嫁给你,我郑泽服!只是你为啥要拒绝大当家呢?别说大小姐不同意,兄弟们都看得出来,大小姐对你有意思;你也不别那八路那套说事儿,你现在是虎踞岭的二当家了,大不了你不跟八路干不就行了?”

    发觉不少战士都将注意力转移到自己和郑泽这边,王立春一招手:“看样子你们都挺好奇的是?行,留两个兄弟警戒,其他人都坐过来。”

    等到战士们纷纷围坐在他身边,他认真的说道:“岂是自从我来虎踞岭第一天起,我就把自己当成了虎踞岭上的一员。但这有个前提,那就是虎踞岭独立大队永远都要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八路军所属的一支队伍,绝不能重新为匪。

    这是我的底线,你们都给我记清楚了,不论什么时候,不论我是否还在虎踞岭,你们都不能说出或者做出背叛的事情。这是为你们好,就像我曾经说过的,不用十年这天下就会落到八路军手里,咱们必须跟着八路干,才能有出路,听清楚了么?”

    这已经不知道是王立春第几次,对战士们强调未来天下所属的问题了,虽然战士们都很不解,不过对王立春的佩服和尊敬,使得他们将王立春的话,视作了金科玉律,毕竟这事关着他们的将来。

    “政委,俺咋总觉得你这是话里有话呢?你是不是担心啥?”现在唯一还喊王立春为“政委”的,就只有张大勇了。他的直觉没错,王立春的确是有些担忧。

    奇袭阳泉县后,王立春一直没有将战斗经过向总部汇报,他在考虑要不要向总部上缴部分重型武器和配套弹药,如果上缴的话,交多少。

    这不是他的觉悟有所提高,而是因为他想到了后世的一部电视剧,剧中的主人公不经请示擅自攻打县城,导致整个晋西北达成了一锅粥。虽然打下了县城,取得了一场围点打援的经典战术胜利,但却挨了处分,被降职处理。

    王立春暗自做了对比,他发觉自己的根子比剧中的主人公差远了,但犯的错误也比剧中的主人公大多了。。。杀俘、欺骗组织、知情不报、擅自调动部队对敌作战、想方设法不上缴战利品等等等等,不论哪一件事情泄露出去,他恐怕都没有好果子吃。

    所以他想上缴部分重型武器和弹药,以弥补他犯下错误,却不知道八路军从不会有这种将功抵过的交易。

    这些重武器,都是从阳泉县日军军火库中运出来的。当时他发现了卡车,赵平会开,张二噶知道山里一处隐蔽洞穴,王立春眨眼工夫就做出了决定,下令赵张二人以及尚存的来自卧牛村的几个战士,搬运了一卡车的重型武器。…。

    手雷、重机枪、掷弹筒、迫击炮、九二步兵炮以及各种配套弹药,想想都让王立春感到兴奋。

    “政委,你想啥呢?俺问你话呢,你是不是担心。。。”看到王立春没有回答,反而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张大勇追问道。可是他的话才说了一半,远处忽然传来一阵稀稀拉拉的枪响声。

    “哪儿打枪?”王立春一个翻身从地上站了起来,带领战士们朝着枪声响起的方向赶了过去。

    韩怡,女,二十二岁,高中时期接触红色思想,在其老师的影响下,考入女子师范学院不到一年,毅然投笔从戎,加入红色政权,后被分配到龙盘山抗日独立支队,担任宣传干事一职。

    两日前奉总部首长之命,前往阳泉县以西某地执行任务,今日返回,路经阳泉县境内,被鬼子发现,一路追赶。为了摆脱身后鬼子的追赶,她不得不逃进了龙盘山内,但依旧有一小股日伪军紧追不停,而她的子弹已经打完了。

    山内道路崎岖,对这里完全不熟悉的她,因为体力的问题,渐渐被身后的日伪军追上了。她很清楚,若非敌人想活捉她,只是朝天放枪,她恐怕已经被打死了。

    忽然间身后又是几声枪响,惊起了林内无数飞鸟,扑棱扑棱的展翅高飞。韩怡脚下一绊,惊呼一声,身体朝前摔了下去。

    “太君,您快看,那个女八路摔倒了!”

    “太君,机会来了,咱们没白追这么长时间,花姑娘!”

    “哟西,花姑娘,死的不要!”

    听着身后小鬼子和二鬼子那不堪的声音越来越近,韩怡心中大恨,恨自己是女儿身,体力不支;恨自己忘记留下最后一颗子弹;更恨自己落在鬼子手里后,将会遭遇的下场。

    “太君,你还别说,这女八路长的还挺水灵的!”

    “太君,等您痛快了之后,能不能让小的们也尝尝鲜啊,这么水灵的女八路,很少见啊!”

    伪军们率先包围了韩怡,其中一人提走了韩怡手中的短枪,其他人则是露出一副谄媚的模样,巴结着随后赶来的四个日军。

    “哟西,花姑娘,大大的好!”

    一个鬼子脸上荡漾着淫荡的笑容,肆无忌惮的在韩怡身上来回打量,另一个鬼子则是朝旁边的伪军一招手,伪军中立刻分出两人,朝着韩怡走了过去。

    “你们想干什么!不要碰我!”韩怡挣扎着从地上站了起来,大声的呵斥,同时想要后退,可是四周都已经被围死了,她根本没有任何退路。

    “小娘们,现在怕了?那当初干嘛要当八路?在城里找个窑子安安分分的待着,伺候爷们快活,你也有吃有喝。。。啧啧,长的还真是好看啊,你看着白白净净细皮嫩肉的。”

    一个伪军说着话已经来到了韩怡身边,身手就朝韩怡的下巴摸了过去。

    “啪”的一声清脆枪响,“啊”的一声惨叫,伸出的那只手宛如一朵在半空中绽放的血花般,这个伪军捂着手惨嚎起来。

    一个洪亮中带有几分得意的声音从一旁响起:“孙子们,赶跑龙盘山撒野,当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什么人!”日伪军立刻端起枪瞄向声音传来的方向,一脸的紧张。等他们看清,一个脸上挂着笑容的年轻人,背着双手从一个大树后走出,他们这才松了一口气。…。

    “打酱油的!”笑容满面的年轻人无视面前十几只黑洞洞的枪口,大摇大摆的走了过来。

    打酱油的?是什么东西?

    伪军的一个小头目盯着来人试探的问道:“八路?土匪?”

    年轻人毫不理会,径直穿过日伪军的包围,来到韩怡身边,指着她骂道:“你这个傻鸟,竟敢穿着八路军的军服在这儿片瞎晃荡,嫌命长么?”

    韩怡莫名其妙的看着来人,她跟周围的日伪军一样,对于眼前这个年轻人的身份以及来意充满了迷惑。

    “你到底什么人,再不回答老子开枪了!”伪军小头目声音虽然严厉,不过身形却向着旁边的鬼子靠近,看着对方的笑容,他想起了传闻中的一个人。

    “开枪?向我么?”年轻人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只见他小拇指伸进口中,一声鸣哨,周围的树立内呼啦呼啦冒出几十号人,端着长枪短炮将十几个日伪军团团围在了中间,“你动动手指试试!”

    一个鬼子听不懂他们在说些什么,一拉枪栓就要瞄准年轻人,可树林内又响起一声枪响,这个鬼子同样捂着手惨叫了起来,三八大盖也掉在了地上。

    “不许动!”

    “不许动!”

    “缴枪不杀!”

    “把枪放下!”

    “谁敢乱动立刻打死!”

    一阵纷乱的怒吼声,包围圈又小了一些。看着对方手中的步枪、轻机枪,伪军小头目心如死灰,一招手,让所有的伪军放下了手中的长枪。

    “八嘎!”剩下的三个日军大骂一声,只是他们刚要动作,树林内又响起了三声枪响,三个鬼子手中的三八大盖一次落地,手腕上鲜血直流。

    “石头,你丫干得漂亮!”年轻人大声夸奖一句,又冲着周围人吩咐道,“全部抓起了,先不要坏了他们的姓名!”

    自打眼前这个年轻人出现后,哦不,准去的说,自打周围又冒出三四十个人后,韩怡的心就已经放了下来,清澈的目光盯紧了背对自己的年轻人,脑中不停转动。

    “你是什么人?”

    听到身后传来的询问,年轻人转过身,走到韩怡对面,拍了拍她的肩头,调笑道:“小鬼,你猜!”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