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六章 三请二当家

    三浦亮太坐车一路急速赶回阳泉县城,今日他好容易利用虎踞岭内部的奸细,在走马谷设伏,想要将其全部歼灭,并且消灭前来救援的。。。八路也好,晋绥军也罢,总之战果会很丰盛!

    然而救援谷内虎踞岭独立大队的援军他没有等到,却等来了一个消息,八路主力部队趁着阳泉县城兵力空虚,奇袭阳泉城,少尉佐佐木治当场战死,八路依然攻进城内!

    县城方向传来的枪声他其实早就听到了,可并没有在意。在他看来,哪怕晋绥军二七六团系数来攻,县城也能凭借城坚墙固抵挡到明天,更主要的他和他的参谋们都不认为有人敢攻打阳泉县。

    然而逃出城的崔凯和张共荣找到了一处据点,通过电台将县城失守的消息禀告了三浦亮太,这使得还在犹豫间的三浦亮太立刻下令,用火炮向走马谷内齐射三轮后,立刻赶回阳泉县!

    才走了大半,就听见阳泉县方向传来一阵此起彼伏的爆炸声,虽然相隔数十里,但依旧能够感觉到大地的震动和爆炸声的响彻,车内的三浦亮太当即昏了过去。

    等到他们赶回县城,发觉城内的火光通天,日军尸体遍地,军火库被炸,粮仓全空,整个司令部弥漫着熊熊的烈火,滚滚的热浪灼烧在他们心头,刚刚醒来的三浦亮太心头一阵涌动,喉头一甜,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他仿佛已经看到了师团长的怒火,同僚的嘲讽,还有来自军部的问责,甚至军事法庭的。。。不管怎样,至少这时候他还是清醒的。

    不过随着逃出城外的伪军和汉奸赶来汇合,他得知攻打县城的只是虎踞岭独立大队政委王立春,带领五十多名战士后,接连喷出三口鲜血,昏死过去。

    虎踞岭独立大队这次可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柳非凡、邓飞、李云彪带人撤回山寨,部队的伤亡情况并不严重。而救了他们的王立春、穆招娣等人,带领金有五十余人额警卫排打下阳泉县,炸毁日军军火库,将日军粮仓内的粮食全部分发个城中百姓,彻底打响了虎踞岭独立大队的旗号。

    除此之外,还带回来了一百多人,可以说这一战,虎踞岭独立大队的人数不减反增,距离窦中全给王立春定下的六百人升格标准近在咫尺了!

    大部队逃过一劫值得庆贺,五十人奇袭阳泉县更是奇迹,队伍进一步扩大规模令人兴奋,可虎踞岭上却没有半点欢快的气氛,每一个战士都拉长了脸沉默不语,凝重的悲伤又一次笼罩在虎踞岭上方的天空。

    孙满仓的叛变令人扼腕叹息,柯正武的阵亡更让人心中悲痛。

    虎踞岭东侧的虎头峰,被开出了一片空地,作为阵亡战士的安息之所。日落黄昏,密密麻麻的坟头中,有一座新坟的规模格外的大,柳非凡等四个当家还有王立春、柳蝉儿站在这座新坟前,每个人脸上都淌满了泪水。

    “老二,这是你爱喝的黄酒,大哥不能再陪你喝了。。。”柳非凡将一坛黄酒缓缓倒在了坟前的土地上。

    邓飞哭嚎着:“二哥,俺错了,俺对不起你,俺以前不该那么对你,你是好汉子,是山里的真汉子,俺浑。。。”

    穆招娣和柳蝉儿两个女人的眼睛已经哭肿了,李云彪长叹一声,愧疚的说道:“二哥,你是好样的,我对不起你,不该怀疑你,不该。。。”…。

    “你说啥!”邓飞听到这里突然暴起,一把揪住李云彪的衣领,“你竟敢怀疑二哥,你凭啥怀疑二哥!”

    “老三松手!”

    “三哥你别冲动!”

    “三叔你把四叔放开!”

    众人的相劝,并不能全服邓飞,而李云彪也没有反抗,只是瞟了眼王立春就低下了头,一脸的愧色。

    “政委,是你怀疑二哥!”邓飞此刻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聪明,从李云彪的那一眼立刻想到了王立春。丢掉李云彪后,两步冲了过去,又将王立春提在了手中:“政委,你凭啥怀疑二哥,俺只问你凭啥!”

    看到邓飞有失控的迹象,柳非凡连忙抓住了他的手腕:“老三你先松手再说,这里面可能有误会。政委,我说的对不对,是不是你们之间有什么误会,你倒是说句话啊!”

    王立春再次选择了沉默,邓飞见状更加恼恨,拳头已经举起:“大哥,你别再替他开脱了,俺知道他和二哥向来不对眼,可二哥从来没有对不起山寨,他凭啥怀疑二哥,还拉着老四一起算计二哥!二哥,二哥如今人都不在了。。。”

    邓飞的声音再一次变得哽咽,可是揪着王立春衣领的手却是更加的用力,高举的拳头也开始颤抖起来,眼看这一拳就要打过去了。

    就在这时穆招娣突然的一句话,却使得所有人都愣住了:“三哥你住手,政委的怀疑没有错,二哥的确有问题!”

    “你说啥?”邓飞愣住了,手上的动作也慢了下来。

    柳非凡微一错愕,惊道:“老五,你这话是啥意思?”

    就在几人将注意力都转移到穆招娣身上时,王立春却突然吼道:“五当家,你不要乱说话!是我误会了二当家。”

    “你肯亲口承认了么!”邓飞头脑简单,既然王立春亲口说出,那自然就不会再有任何疑问了,沙包大的拳头朝着王立春的腮帮子就打了过去。

    “老三住手!”柳非凡钳子似的大手捉住了邓飞的手腕,“政委,你把话说清楚,到底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

    “大哥!”

    柳非凡虽然不如邓飞魁梧,但力量却要胜过邓飞。后者挣扎几下难以摆脱,只能恨恨的一推王立春,手腕这才从柳非凡手中收回,一转身蹲到柯正武的坟前,嚎啕大哭起来。

    王立春看了眼柳非凡,没有道谢也没有讲出事情原委,反而朝着寨子走去。草地上,夕阳的余晖下,他的影子是那样的斜长,那样的落寞。

    看着那个伤心地背影,柳蝉儿心中莫名的一痛,正要拔腿追过去,却听见柳非凡说道:“蝉儿,你告诉爹,你们去打县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爹,我也不太清楚,我只知道昨晚我和五姑,听见二叔和小白脸。。。”柳蝉儿开了话头,李云彪、穆招娣也分别将自己所知道的事情详细的讲了出来。

    柯正武的确没有背叛山寨,但确实出卖了王立春。他和日本人勾结,将王立春的详细情况和盘托出,包括他会日语,喜欢冒充日本人,进城偷药等事情都告诉了日本人。

    他想借助日本人之手除掉王立春,使得虎踞岭重新回到以前占山为王逍遥自的日子,而日本人也答应了他,许诺只要除掉王立春,虎踞岭脱离八路,就不会再对虎踞岭用兵。

    柯正武轻易相信了日本人的话,双方商定好了计策,由他谎报说日军运输大队将要经过雁山峪,让柳非凡带领虎踞岭大部下山设伏,然后日军会趁机攻打虎踞岭,将王立春和王立春的警卫排一网打尽。…。

    王立春之前的猜测跟这差不多,只不过他认为柯正武已经投靠了鬼子变成了彻头彻尾的汉奸,因此他跟李云彪商定,让李云彪跟着柳非凡一同下山,他自己则待在山上当诱饵。

    一旦日军来袭,李云彪会立刻告知柳非凡,率领部队赶回虎踞岭,内外结合将此次攻打虎踞岭的日军歼灭。

    然而他们都没有想到,日军的真正目的并非如此,区区一个王立春还没有被日军放在眼中,怎可能为了一个人而放弃歼灭虎踞岭独立大队大部的机会?这才有了走马谷设伏,孙满仓逃回山报信,诱骗王立春去搬兵的一幕。

    当发现孙满仓是内奸的时候,柯正武就知道自己被鬼子骗了。正是他对王立春的怨恨,使得山寨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危险之中,心中自责不已。

    自责、愧疚、懊悔、悔恨等情绪从那时起就充斥着他整个心房,当他听到王立春为了营救柳非凡等人,不惜以身犯险决计奇袭阳泉县的时候;当他发觉王立春早就查明他跟鬼子有所勾结,但却一直没有挑明,并且不打算将此事说出的时候,他忽然感觉自己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朝夕相处多年的众兄弟,该如何面对他一直看不顺眼但如今却极力替他遮掩的王立春。

    死,对他来说或许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躺在炕上,王立春枕着双臂回想着自己的猜测。真相是否如他所猜已经随着柯正武的阵亡而不可考了,也没有必要考证了,柯正武用他的生命证明了他胸口下的那颗心还是滚烫的,还是火红的,这难道还不够么?

    王立春心中之所以依旧堵得慌,是因为他感觉柯正武是被自己逼死的。如果没有他来虎踞岭,如果没有他来虎踞岭之后展现出的种种,柯正武或许不会走到这一步。

    “政委,开饭了!”门外传来一个小战士的声音,却不是张大勇,而心中有事的王立春也没有注意。

    “我不吃了。”

    “政委,兄弟们都在等你,你要是不去,大伙都不会吃。”

    无奈之下王立春只好跟着这个战士走向聚义厅,今晚在聚义厅前的广场上,还有一场篝火晚会,为祭奠、告慰那些牺牲的战士们而举行的篝火晚会。

    然而当他来到广场上时,却发现虎踞林的战士们排列的整整齐齐,在柳非凡四个当家的带领下端着酒碗迎面而站,见到他到来后,齐声大呼到:“二当家!”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