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三章 解铃还须系铃人

    真像啊!看着一大一小两个孩童,王立春忍不住在心中感叹了一句,尼玛,咋这么乱呢,今天该怎么收场呢!

    李云彪同样看到了两个孩童,身形一颤,脸上露出了激动的表情,就朝着两个孩童冲了过去。

    两个孩童见到他来势汹汹,吓得连忙高声叫道:“爹!”

    “你们不要怕,有爹在!”崔凯心中大急,说着话,脚下发力,用尽了全身的气力,竟然追上了李云彪,肩膀用力一扛,将其扛的一个踉跄,而他则是迅速将两个孩童抱在怀中,退到了秀芸身边。

    “爹,娘,我们怕!”两个孩童浑身颤抖着,扑在了秀芸怀里,再不敢抬起头来,任由崔凯和秀芸不停的安慰着他们。

    这边李云彪站稳了身形,又要跑过去。郑三炮眉头一皱,刚想开口,却看到一直沉默不言的穆招娣抢先一步拦住了李云彪:“四哥,算了,咱们回去!”

    “不行,那是我儿子!”念子心切的李云彪双眼通红,一把将穆招娣甩开,就要去将那个较大的孩童。这个孩童长得跟李云彪太像了,书房内所有人都看出来,他多半就是李云彪和秀芸所生的孩子。

    “李云彪,你非要把我们娘儿俩逼死么!”秀芸忽然站了起来,一手一个护着那两个死死抱着她打退的孩童。

    她的这一句话,犹如一记重鼓敲在了李云彪心中,使得后者身形剧颤,脚下也停了下来。

    “云彪哥,你走,我求求你了。”喝住了李云彪,秀芸推开护在自己身前的崔凯,声泪俱下的说道,“就当我对不起你,我心里现在只有凯哥,他对我们母子也很好,对恒儿就像亲生的一样。我们好容易才过上平静的生活,求求你放过我们!”

    秀芸的话,让李云彪心痛不已。他知道自己对不起秀芸,这么多年也从来没有尽过父亲的责任。可那毕竟是他的骨肉,连名字都是出生前就起好的——李恒,让他怎能轻易放弃?

    崔志德缓缓起身,在郑三炮父子的保护下,慢步走到李云彪身前,语重心长的说道:“这位李当家,秀芸如今是老夫的孝顺儿媳,恒儿也是老夫的乖孙。你的心情,老夫多少能够了解一些,不过恕老夫直言,以你目前的处境,你认为能够妥善照顾她们母子么?当年的惨剧不会再度重演么?

    我儿对秀芸一往情深,自从娶了她之后,再没有寻花问柳,更是没有纳过一个妾室,一门心思的对待她,而她跟我儿日久生情,也是心甘情愿的跟着我儿。原本他们能够生活美满,可你这么闹下去,不说大人了,只说恒儿,一旦知道那些事情,将来他会怎么想?你有没有想过他的感受?”

    “不用你跟我说教!秀芸是我的妻子,恒儿是我的儿子,以前是我做的不对,对不起她们,今后我会好好照顾她们母子,弥补这些年我对她们的愧疚!”

    “四哥。。。”李云彪的话,不仅令崔家人倍感麻烦,更是伤透了穆招娣的心。

    眼看心灰意冷的穆招娣朝着书房门口走去,王立春连忙推了柳蝉儿一把,然后自己趁着众人都没有注意他的时候,一闪身溜到了粗开身后,左手勒住他的脖子,右手的刺刀顶在了他的心口:“五当家、大小姐,你们过来!四当家,远离郑三炮!”

    “王立春,你们八路难道就只会这手么!”郑三炮见状勃然大怒,这是王立春今天第二次在他面前抓人了,“把人放了!”…。

    崔志德先是一抬手示意郑三炮稍安勿躁,然后转向王立春平静的问道:“王政委,你想做什么?”

    “先把孩子带出去!”这是王立春提出的第一个要求。

    崔志德没有迟疑,亲自拉着两个孩子走出了书房,没一会独自走了回来,反手关上了书房的大门。

    朦胧的月光透过窗纸洒入室内,与洋油灯一起在书房内撑起了微弱的光明,张大勇、黑子、白脸等人分散在王立春左右,小心的戒备,防止有人前来抢人;柳蝉儿和穆招娣分立王立春左右,前者一脸的兴奋,摩拳擦掌,不住的在王立春耳边小声说些什么,后者却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双眼空洞,脸上没有一丝生气。

    崔志德再次拦住了想要替他出头的郑三炮,看着王立春说道:“你现在,可以开始了!”

    可以开始了?王立春心中一颤,暗叹道:这老头不简单啊!清咳两声,清了清嗓子,刺刀紧紧顶在崔凯心窝的王立春正色道:“今天的事情,太乱了,不过再乱也要理出个头绪来!那个女人就是混乱的根源,只要把她解决了,想必一切也就清净了。”

    “不行!”这两个字,同时从李云彪和崔凯口内喊出,二人均是一脸的急切担忧之色。

    王立春此刻显得“从善如流”:“那就换个法子好了。杀了这小子,然后把秀芸母子带上山。老崔头,你放心,我保证我们虎踞岭会善待秀芸肚子里的那个孩子,而且还给你留下一个孙子,亲生的。”

    “王立春,你不要欺人太甚!”不仅是郑三炮对王立春的提议不满,就连柳蝉儿都抱怨:“小白脸,你这主意太馊了,你让五姑咋办?”

    “你别开口,一切听我的。”王立春一扭头,在柳蝉儿耳边快速说了一句,然后转过头来,“老崔头,这是你的家事,你来拿主意。你是要儿子呢,还是要孙子?”

    崔志德淡淡的笑了:“王政委,为何不杀了你们四当家,这事不也解决了?这样,只要你们杀了他,老夫做主,送你们一批武器,怎么样?”

    “做你的美梦!”柳蝉儿又开口了,而且看情形这还只是个话头。王立春心中大气:“黑子、白脸,你俩把她给我拉到一边,把她的嘴堵起来,不许她说一句话!”

    “小白脸你敢。。。你们干什么。。。唔唔唔。。。”

    柳蝉儿是柳非凡的独生女儿,在虎踞岭上,绝大部分战士对她都要忍让三分,不过黑子白脸却是例外。这两人只听王立春的命令,不要说柳蝉儿了,就算是王立春让他们把柳非凡捆起来,他们都不会犹豫。

    二人一左一右架着柳蝉儿的手臂,也不知从哪里寻来的布团堵住了柳蝉儿的口,面无表情的站在王立春身后。柳蝉儿发觉自己无法挣脱,只能任命,不过那双杀人的目光却是直刺王立春后背,双手紧攥成拳。

    呼,世界终于清静了。王立春感到轻松不少,同样笑着对崔志德说道:“你的这个主意不怎么样,我们虎踞岭的人,一向亲如一家人,用自家人的性命换武器,这种事情我们虎踞岭做不出!”

    “那你让崔老哥舍弃自己的儿子?他们不是一家人么?他就能做到么!”

    “郑三炮,这事儿跟你有什么关系?你在这儿捣乱!”妈的,还有一个麻烦解决不了!要是有可能,王立春也想找人将郑三炮的嘴堵上,可惜他做不到,不过有人帮他做了。…。

    “三炮老弟,你的好意老哥领了。不过这是老哥的家事,还请你暂莫开口。等到老夫有求于你的时候,一定会开口,见谅。”崔志德领郑三炮闭上了嘴,“王政委,看来你我的提议都行不通,你还有别的什么好办法么?”

    这老头是怎么猜到的?崔志德如此的配合,让王立春心中错愕:“那个,其实这事儿严格说起来,跟你的关系也不大,毕竟你别他们高了一辈。”

    “那跟谁的关系大呢?”

    “俗话说得好,解铃还须系铃人,这件事如何解决最终还是要落到她的身上。”说着话,王立春的目光转向了秀芸,“你也应该听明白了,今天的事情全是由你而起,所以只能由你而终。我只问你一句,愿不愿跟李云彪走,你要想清楚再回答啊!”

    说着话,他将手里的刺刀,在崔凯胸口轻轻的划了几下。

    “不要啊!”秀芸唯恐王立春会坏了崔凯的性命,连忙哀求道,“只要你放了他,我什么都答应你。”

    “秀芸,你不能答应他!如果没有了你,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崔凯对秀芸倒真是一往情深,完全不惧胸口的刺刀,扯着喉咙激动的喊道。

    “凯哥。。。”秀芸眼中的泪水就没有停止过,骑虎难下的局势,使得她陷入了沉默中。

    崔凯不忍心爱之人受折磨,继续喊道:“秀芸,你不要管我,如果你心里还有他,你就跟他走,恒儿你也可以带走。姓李的你听好了,如果秀芸愿意跟你的话,你若是敢让他受丁点委屈,我崔凯上天入地,也要把你碎尸万段!”

    “凯哥。。。”秀芸看了眼李云彪,然后深吸了一口气,做出了人生中最重要的决定,“这位好汉,我肯定是不会跟着你们走的,你动手。凯哥,你放心,你若死了,我也不独活。等我把腹中孩儿诞下,就去找你,下辈子下下辈子,我还做你的女人。”

    听到秀芸以死明志,李云彪心中不是个滋味。他犹豫了片刻看向王立春:“政委,算了,你把他放。。。小心!”

    就在李云彪做出决定,让王立春放了崔凯的时候,眼中看到了让他心肝俱裂的一幕。

    王立春似乎是听到他的话,拿开了刺刀,想要放了崔凯。可是崔凯不知从哪里莫来一把短刀,猛一转身刺向了身后。他身后原本是王立春,可是他那一刀却刺偏了,正刺入了穆招娣的体内!

    “五妹!”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