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二章 李云彪的心结

    如同王立春猜测的那样,李云彪一直都有一个心结没有解开,正是这个心结的存在,使得他一直不愿意正面穆招娣的感情。若非王立春借助鬼子攻山的机会,将其逼到了绝路,他这才接受了穆招娣,但心中的心结仍旧并没有因此而打开。

    李云彪在入伙虎踞岭之前,读过书,学过武,在镇子上也算是文武双全的主。他年轻的时候,性格可不像现在这般沉稳,出了名的年轻气盛,好打抱不平。十里八乡的人都知道他的大名,若是有乡亲受了欺负,不用来找他,他都会主动出手帮忙。

    为此他没少跟人打架,不过他身手好,基本上没有吃过亏。但常在河边走,总有湿鞋时,打抱不平的次数多了,仇人也多了起来,当这些仇人联合到一起的时候,就不是李云彪能够应付的了。

    当年他收到风声,说是他的不少仇人联起手来,打算对他下毒手。他虽然不怕,可那时候他的妻子正是身怀六甲,他不得不带着妻子出门躲避风头。然而那些仇人似乎打定了主意要将他置于死地,在半道上埋伏。双拳难敌四手,他只能让妻子躲在一个山坳内,自己将仇人引开。

    等到他把仇人都甩掉,返回山坳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妻子不见了踪影,而地上却有不少血迹。他发疯似的找遍了山坳周围,都没有发现一点线索,他的妻子就好像人间蒸发般,彻底消失了,连尸骨都没有见到。等他回到镇上的时候,却看到自己的房子已经被烧成了废墟,邻居告诉他说,是那些仇人将他家的房子给点了。

    看着一片焦炭的残垣断壁,想到自己恩爱的妻子以及将要出生的孩子,心中大怒的他用了十几天的时间,将那些参与追杀他的仇人全部杀死,但却换不来他那个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

    从此他就踏上了寻找自己妻子的道路,但是茫茫大地,大海捞针般找寻一个人,谈何容易?一次在他遇到野兽袭击,危在旦夕的时候,被虎踞岭的大当家柳非凡带着人所救。柳非凡看上了李云彪的身手和胆量,经过一番苦苦相劝,最终李云彪落草虎踞岭,成为了虎踞岭上的四当家,而他失踪的妻儿却成了他心中一块难以解开的心结。

    今天他跟穆招娣带人抢劫前往崔家集贺寿的宾客的贺礼,碰到了崔家民团的几个人护送一辆马车返回崔家集。他们带人下了对方的枪,无意中却看到马车内的女人,好像他苦苦找寻多年未果的发妻。

    由于时隔多年,他不能完全确定,因此暗中偷偷跟随对方来到了崔家集,混进了崔家,一直再找机会想要弄个明白,却没有想到他的不告而别,给虎踞岭引起了轩然大波。

    书房内已经恢复了平静,王立春和郑三炮早就放开了崔志德和柳蝉儿,双方早已没有剑拔弩张的对立,而是都坐了下来,静静的听着李云彪讲述自己的过往,不住的唏嘘。

    被喊作秀芸的中年孕妇,坐在一旁,背身对着李云彪,不住的抹着眼泪,崔凯这是手忙脚乱的劝慰着她,生怕她动了胎气,出什么岔子。

    虽然李云彪一直没有明说,那个被称为“秀芸”的中年孕妇就是他的妻子,只说二人长得有几分相像,但看到中年孕妇的表情,所有人都已经猜到了答案。

    相较于秀芸的哭泣,穆招娣的心里也不是个滋味,神色黯淡的坐在那里,眼神中带着淡淡的幽怨,盯着李云彪。…。

    看到穆招娣脸色难看,柳蝉儿想要出言安慰,却被王立春拉了一把,摇头示意其不要开口。

    “小白脸,你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你帮帮五姑,她太不容易了!”柳蝉儿压低了声音,在王立春耳边小声而急切的说道。

    王立春苦笑着摇了摇头。世间最大的难题就是男女之间的感情,有谁能够说明白,为什么一个男人会喜欢上一个女人,又或者一个女人为什么会喜欢上一个男人?这种事情永远也说不出个道理来。

    “我不管你跟秀芸以前是什么关系,如今她是我的媳妇!当年你没本事,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还有什么脸跟她相认!你知不知道,当年她差点被狼吃了!”李云彪的话说完后,崔凯扯着嗓门吼了起来,脖子上青筋爆出,将秀芸挡在身后,指着李云彪破口大骂。

    李云彪没有理会崔凯的咆哮,目光仿佛直接从他身体穿过,轻声问道:“秀芸,是你么?”

    “呜呜呜。。。”秀芸只是不住的哭泣着,并不回答,崔志德皱了皱眉头,转头看向王立春道:“王政委,此人应该就是你们要找的人?如今人既然已经找到,就请便。今天算是老朽招待不周,改天老朽专程登门致歉。”

    柳蝉儿最先响应崔志德的逐客令,她认为现在离开崔家,以后也永远不来崔家集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发觉穆招娣没有动,她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一拱手道:“崔老爷子,这次是我们虎踞岭唐突了,还请你不要见怪,告辞了!”

    说完话她又冲王立春打了个眼色,让其去将李云彪拉走,而她则是拉上了穆招娣,打算立刻离开这个令穆招娣伤心的地方。

    然而穆招娣甩开了她的手,王立春也没有动,李云彪站在书房中间,带着些伤感的再次问道:“秀芸,真的是你么?”

    郑三炮皱了皱眉头,虎着脸道:“李老四,人家大寿的好日子,你们虎踞岭为了你来大闹一痛。如今崔老哥大度,不跟你们计较,你却还在这里纠缠,莫非真要人家将你们绑了交给鬼子么!”

    “郑大当家,崔老爷子肯定不会像你说的这般,否则他岂不成了彻头彻尾的汉奸了么?”王立春其实并不愿意跟郑三炮卯上,不过如今他必须出言维护虎踞岭,因为他是虎踞岭的人,也是此间虎踞岭唯一能做主的人——李云彪和穆招娣就不用指望了。

    “哼,王立春,你今日对老子拔枪的事儿,老子还没有跟你算呢!现在你立刻带着你的人走,我可以不跟你们计较,否则的话,哼哼!”

    “别说什么拔枪不拔枪的,你们神龙山危在旦夕,等你们能够挺过鬼子的攻打再说!”

    “笑话。以虎踞岭的人枪,都可以打退鬼子,何况我们神龙山呢!王立春,我再问你一遍,你们走是不走!”郑三炮噌的一下站了起来。

    王立春嘴角一翘,也站了起来:“我们走不走,由不得你做主。何况你挟持我们大小姐的这笔账,咱们还没算呢!”

    “对,郑三炮,你敢挟持姑奶奶,这笔账没完!”柳蝉儿感激的看了眼王立春,心中欣喜,站到了王立春身边。

    哪知道王立春一转头就冲她吼了一句:“你不许直呼郑大当家的名字!”

    王立春如今在虎踞岭,那是跟五个当家平齐的,按辈分跟郑三炮也算是同辈,至少郑三炮也是这么看的。所以他可以喊“郑三炮”,但柳蝉儿绝对比郑三炮低了一辈,绝对不能直呼郑三炮大名,除非虎踞岭下决心跟神龙山翻脸。…。

    “小白脸你。。。”

    “你什么你,你别说话!”王立春冷着脸呵斥了柳蝉儿一句,气的后者杏眉倒竖腮帮子鼓起,他却转向了郑三炮,“郑大当家,你好歹也算是长辈,却用一个晚辈当人质,这事儿你做的不怎么地道啊!”

    “你有什么资格跟老子说这些?有话让柳一刀来亲自跟我说!”

    两人正吵吵着,将在场众人的目光都吸引到了他们身上,直至崔凯发出一声大喝:“你过来干什么,给老子滚开!”

    原来却是李云彪趁着没人注意,走向了秀芸:“你让开!”

    二人一言不合,竟是大打出手,这一下使得书房的气氛又变得紧张起来。郑三炮和郑泽起身而立,戒备的看着王立春等人,生怕虎踞岭众人仗着人多势众出手抢人,不过王立春却对手下的战士命令道:“都不许动手!”

    王立春不但下令不让张大勇等人动手,更是拉住了柳蝉儿,生怕她一时冲动。他现在也很困惑,不知道现在被如何收尾,不过李云彪和崔凯打上一架,或许能够使得一团乱麻的事情,出现一丝转机。

    果然看到崔凯和李云彪大打出手,秀芸再也坐不住了,急忙起身大声喊道:“你们快住手,快。。。啊。。。”

    “秀芸!”发觉秀芸动了胎气,捂着肚子跌坐在椅子上,崔凯和李云彪再也顾不上动手了,一左一右的围在他身边,紧张地问道。

    “凯哥,我没事。”秀芸先是冲着崔凯挤出了一个笑意,以宽慰对方,然后转向李云彪说道:“你为什么要来啊!你知不知道,如果不是凯哥,我们母子就算不命丧狼口,也会被活活饿死!”

    她的话,使得王立春眼中闪过了一道精光,李云彪则是一脸落寞的看着秀芸,伤心的说道:“秀芸,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没能好好照顾你,你怨我是应该的。我只想见咱们的孩子一面,他现在好么?”

    “他死了,两岁的时候病死了。。。”说着话,秀芸又哭了起来。

    李云彪只感觉耳边闪过一道晴天霹雳,挺直了身子晃悠了两下,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就在这时,门外又传来一个孩童的声音:“祖父、爹、娘,你们什么时候过去啊,祖母说客人们等的时间太长了。”

    伴随着稚嫩的童声,一大一小两个孩童,手牵着手走进了书房。。。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