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零章 变故之郑家父子

    崔志德口中的“远方的老朋友”,王立春在心里不知道惦记了多久。那是龙盘山神龙山的大当家郑三炮,还有他儿子郑泽,王立春一直琢磨着怎么把神龙山的绺子给“并购”了,不过虎踞岭这条鱼目前还太小,吃不下神龙山,而且以神龙山在龙盘山西北一带的地位,怎么可能甘心屈居于虎踞岭之下呢?

    郑三炮似笑非笑的看着王立春,端着酒杯站了起来:“这位太君,咱们算是有缘人啊,竟然会在崔老哥的寿宴上相见,在下得好好敬你一杯。”

    “三。。。哥,你认识太君?”崔志德心中有些打鼓,郑三炮的身份太敏感了,如果不是避无可避,他都不会把郑三炮介绍给王立春。

    郑三炮摇头笑道:“我哪有这个福气啊,这位太君一看就是英明不凡之辈,我这种粗莽汉子,哪有那份荣幸跟太君结识呢?只不过我觉得跟这位太君有些一见如故,还望太君抬举,能够让在下结识一番。”

    “好说好说,你们中国人有句老话不是说过,五湖四海皆兄弟么。我跟在座的诸位,能够在崔老寿星的寿宴上相见,那就是缘分。”说着话,王立春扫了眼郑三炮身边的郑泽,发现这小子一直盯着另一桌上女扮男装的柳蝉儿,看样子他们一来就被郑三炮父子俩认出来了。

    崔凯是知道郑三炮的身份的,听到二人的对话有些古怪,忍不住在张共荣耳边小声问道:“张会长,这位太君到底是怎么个来路?”

    看到崔凯低声下气的询问自己,张共荣心中开心,偷偷指了指龙盘山方向,小声卖弄道:“崔队,这位太君的来头可不小,跟佐佐木太君还是旧识,听说一直在那边活动。知道谢老三怎么死的么?就是得罪了他,被佐佐木太君一枪给毙了。”

    嘶——崔凯倒吸一口凉气,心中再难安定。他是替鬼子办差的,而鬼子和龙盘山的土匪之间并不融洽,前段时间还在山里吃了大亏,若是让鬼子知道他们崔家跟龙盘山的土匪有关联,恐怕会引来大麻烦。

    这位太君莫非在山里见过郑三炮?崔凯这边正思考着,忽然听到郑三炮问道:“这位太君,不知您来这里,是专程来给崔老哥祝寿的呢,还是另有事情呢?”

    不能再拖下去了,不然还不知道出现多少变故!王立春眼珠一转,心中有了定计,顺着郑三炮的话头,对崔志德说道:“老寿星,这次我来,除了祝贺你六十大寿外,还有一些事情想要请教。”

    崔志德一愣,看了看王立春,心中寻思了片刻,笑道:“既然如此,不如请太君到书房坐坐,太君若是有什么事情详询,老夫一定知无不言。”

    他也不想让郑三炮和王立春接触太多,可是郑三炮却好像不明白他的好意似的:“这位太君,不知您找崔老哥询问的,可是与龙盘山有关?我是个生意人,也经常在龙盘山走动,说不定也能帮的上您的忙。”

    他这一句话,令得崔家父子和王立春同时脸色大变。前者只以为郑三炮对王立春这个“鬼子”起了杀心,而王立春则是在考虑,郑三炮究竟想干什么!

    “爹,你到底想干啥!”想知道的还有郑泽。他和郑三炮并没有在门口迎接王立春一行,但当王立春以及女扮男装穿着鬼子军服的柳蝉儿走进大厅后,他一眼就认了出来。若非郑三炮拉住了他,他恐怕都忍不住去跟柳蝉儿打招呼了。…。

    如今从大堂出来,崔凯头前带路,崔志德陪着王立春走在后面,穆招娣等八个人跟在王立春身后,而郑家父子则走在最后,小声的嘀咕着。

    “你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心里就装着女人!”郑三炮恨铁不成钢的小声骂了一句,“你就不想想他们虎踞岭为啥要来崔家,而且还冒充鬼子?”

    郑泽的心思一直都在柳蝉儿身上,他发现女扮男装的柳蝉儿有一种无法形容的新引力,比女装的柳蝉儿还吸引他。被郑三炮这么一骂,他才反应过来:“难道说,他们在打崔家的主意?”

    郑三炮点了点头,没有回答,他心里的确有这个担忧。他已经认出了王立春、穆招娣还有柳蝉儿,因此怀疑虎踞岭的大部队就在崔家集外面埋伏等候,只等王立春这边得手。

    神龙山和崔家的交情,是靠财物堆出来的。不过随着与崔志德的接触增多,郑三炮逐渐改变了对崔志德的看法,二人之间的交情得到了一定程度的升华,不再是赤裸裸的财物交情。崔志德帮了神龙山不少忙,例如帮神龙山买枪弹、弄药品、传递消息等等,但却从来没有要求过回报。虽说神龙山因此从来没有打过崔家集的主意,不过郑三炮依然觉得他欠着崔志德,所以不能看着崔志德被虎踞岭害了。

    来到书房外,王立春让四个战士守在书房门口,他则带着穆招娣、柳蝉儿、张大勇以及另一个战士跟着崔家父子走进了书房。

    书房内,王立春与崔志德并排而坐,二人之间隔着桌案,桌案上摆着香茗。张大勇和崔凯分别站在二人身后,穆招娣、柳蝉儿以及另一个战士,则是跟郑家父子分坐两侧,相互注视着。他们也认出了郑家父子。

    “太君,您尝尝,明前的龙井,是我托朋友从南方运来的。”

    按照采制的时间不同,龙井有明前龙井和雨前龙井之分。在清明前采制的叫“明前茶”,谷雨前采制的叫“雨前茶”,向有“雨前是上品,明前是珍品”的说法。

    看着茶杯中芽芽直立,汤色清洌,幽香四溢,王立春品了一口,只感觉甘爽滑顺,果然是好茶,比他在穿越前喝的那些龙井不知强了多少倍:“果然是好茶。”

    “太君喜欢的话,走的时候不妨带上一些,就当我孝敬太君的。”崔志德说话很是熨帖,“不知太君这次前来究竟有何事询问呢?”

    “是这样的。”王立春放下了茶杯,用眼神阻止了急得就要暴起的穆招娣,缓缓地说道,“我听说今日前来贵府贺寿的宾客,有一些遇到了土匪,被抢走了寿礼,不知可有此事?”

    崔家父子对视一眼,有些奇怪对方为什么会问这种小事:“的确如此。如今这世道不太平,土匪流寇太多,还好没有人员损伤,要不然就该领崔某自责了。”

    崔凯现在主要是留意郑家父子的动向,尤其是他看到郑三炮的眼神不大对劲,心中更是担心郑三炮突然下手。听到王立春的问话,下意识的问道:“太君,您来就是问这种小事么?”

    “小事?”王立春眼睛一瞪,“你竟然说这是小事!崔队长,你可知道袭击你们的是什么人么?根据我的情报,那是八路军虎踞岭独立大队的人,你竟然说这是小事?”

    看着王立春说的一本正经,郑泽差点没笑出声来,吃了柳蝉儿狠狠一瞪眼,这才憋住了笑,只是身体不住的颤抖。…。

    他的变化,被崔凯敏锐的目光看到,心中更加担忧。他现在对王立春等人再没有任何怀疑,相信对方就是货真价实的鬼子。如今阳泉县的鬼子,最头疼的不是人数众多枪弹充足的晋绥军二七六团,而是虎踞岭的八路。上次一个大队的兵力进山攻打虎踞岭,结果大败而归的事情,崔凯早就知道了,他很清楚日本人对八路的痛恨。

    两步移到了王立春和郑家父子之间,崔凯问道:“太君,您说的是真的?八路居然敢打我们崔家集的主意?您是怎么知道的?”

    “我怎么知道你不需要管,你只要记住你这个保安大队大队长的身份!”说着话,王立春站了起来,慢慢踱着步子,“我们打日本皇军和八路之间,有着不死不休的血仇。那些土八路严重破坏了我们建立大东亚共荣圈的宏伟目标,必须肃清。”

    “是,我明白!”

    “不,你不明白。”王立春走到了崔凯面前,轻轻的拍打着对方的肩头,“崔队长,你是否向张桑那样,对我们大日本帝国那样忠心耿耿呢?”

    崔家父子心中同时咯噔一声,只以为王立春知道了郑家父子的身份,崔凯连忙打了个立正,大声道:“崔凯绝对是大日本帝国最忠诚的手下!”

    “那好,我相信你!”王立春的话,让崔家父子提到了嗓子眼的心落下去了不少,然而他的下一句话,却使得崔家父子陷入了一头雾水之中,“崔桑,为了证明你的忠心,把你们抓到的那个八路交出来!”

    我们抓到的八路?崔家父子对视了一眼,皆不明白王立春所指。崔志德不解的问道:“太君,您的话,我们不明白。”

    “据可靠消息,虎踞岭的八路今天偷袭前来祝寿的宾客,不过他们的主要负责人之一却被你们抓了。崔桑,你们立了大功,我命令,立刻将那个八路交给我,我要将他带走,连夜审问,这是我们攻破虎踞岭的关键人物!”

    “太君,我们没有抓到八路啊!”

    “怎么,你们不愿意将人交出来么?难道说你们还想私通八路不成!”

    “太君,冤枉啊,我们真的没有抓到什么人!”

    难道李云彪没有被抓?王立春正琢磨着,忽然听见柳蝉儿的一声的大吼:“小白脸,你还跟他们废什么话!”

    接着,他就看见穆招娣、柳蝉儿三人从座椅上跳起,直接扑向了崔志德父子,与此同时,郑家父子也动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