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六章 四当家失踪

    王立春这次返回总部,来得快走得也快,基本上没有过多逗留。他的目的只是要弄清楚陈月雯的动向,走之前留了一封书信给窦中全,让其派人捎给陈月雯。只要陈月雯弄够回信,他心里就能踏实。

    回到虎踞岭后,正想着找老陈头问问探探口风,不成想柳非凡去找上了他:“政委,你这次回去,你们陈英强司令员给你说什么了么?”

    “没有啊!”

    “没有?不可能!”柳非凡目光中露出狐疑之色,盯着王立春瞅了半天,“真的没跟你说什么?”

    陈英强的确没有跟王立春说太多,连窦中全都只是随便的嘱咐了两句,二人就催着他尽快返回虎踞岭了。或许他们还有事情要说,但是带有浙赣口音的声音的出现,使得王立春不得不尽快离开总部。

    那个带有浙赣口音的声音的主人,王立春认识,他没少被此人批评。在他看来,陈英强和窦中全对他的批评,还带有爱护以及恨铁不成钢的意思,那么这个人对他的批评,从来都是吹毛求疵上纲上线,好像是为了批评而批评。

    声音的主人叫赵景柱,男,四十九岁,江西瑞金人,参加过长征,跟随红一方面军强渡大渡河,飞夺泸定桥,翻越夹金山,绝对的老革命,政治可靠,现任龙盘山抗日独立支队政治处主任。

    张文斌是他手下的干事,这次从虎踞岭返回总部后,将虎踞岭的问题,以及王立春身上存在的诸多毛病详详细细列了出来,整整写了八页稿纸之多。

    看着这八页稿纸中的内容,以及张文斌身上的伤,还有得知虎踞岭独立大队与晋绥军二七六团暗通曲款,赵景柱这个老革命当场就暴走了。

    在一次党员内部会议上,他着重指出了王立春的工作不足以及思想根源存在的各种问题,并且提出,应当将其从虎踞岭独立大队调回,重新排遣一个思想过硬的同志前往虎踞岭,接替王立春的工作,尽快将虎踞岭这个刚投入革命大家庭怀抱不久的武装力量,完成思想改造,使其真正成为共产党领导的武装力量。

    与此同时,将王立春同志调回总部后,必须从根源上进行思想改造,尽快帮助其改掉身上存在的各种不良习气和错误思想。

    对于赵景柱的提议,陈英强当场就提出了反对,不同意将王立春从虎踞岭独立大队调回,为此几乎和赵景柱争吵起来。后来还是窦中全从中调解,才喝陈英强联手,勉强将此事压了下来,使得赵景柱同意,对于王立春和虎踞岭的问题,再进行一段时间的观察,先不做任何处理。

    好死不死的,王立春自己居然跑回来了。赵景柱一听到这个消息,立刻就带着张文斌赶来了。要不是陈英强和窦中全拦着赵景柱,王立春恐怕都很难离开总部的会议室。按照赵景柱的意思,王立春犯了这么多、这么大的错误,至少先要关三天的禁闭,并且当众做出深刻的检查。根据其对自身错误的认识以及反省程度,再决定禁闭是否继续。

    王立春身上有没有问题,答案是肯定的。这一点陈英强和窦中全都清楚,对于赵景柱紧咬着王立春不放,他们也承认是有道理的。如果王立春不是担任虎踞岭独立大队的指导员,恐怕早就被调回总部,接受思想教育了。

    之所以陈窦二人护着王立春,并非出自私心,而是考虑到整个龙盘山全局。虎踞岭独立大队的存在,对于整个龙盘山局面的打开,对于缓解根据地的压力,有着极为重要的作用。…。

    就说这次,日军计划在入冬之前对根据地再进行一次扫荡,就因为龙盘山独立大队的缘故,使得阳泉的日军没有参加,从而使得这次的扫荡,规模和力度都小了不少。

    按照陈英强的计划,虎踞岭独立大队一旦在龙盘山西北一带发展壮大起来,那么他们就能够将根据地向西北一带扩展,从而使得整个龙盘山东西连成一线。如此一来,不说地盘扩大、影响增加,只说日军再想要对根据地进行扫荡就很难了。

    王立春的思想的确有问题,只是自命政委这一点,就足以证明其官僚思想严重,亟需教育。根据地思想过硬的同志有的是,可是能够胜任虎踞岭独立大队指导员的,却只有王立春一人。新二团团长王猛对于前往虎踞岭独立大队一行的汇报,完全证明了这一点。

    总部发生的事情,王立春并没有告诉柳非凡,不过他对政治处的人算是恨到家了。

    看着柳非凡一头雾水的模样,王立春也不明白对方究竟想说什么。他还是惦记着陈月雯,因此别了柳非凡,来到了老陈头的院子里。

    老陈头一如既往的坐在屋里拨弄着草药,有事没事的时候逗一逗身边的狗子,同时还教狗子一些草药常识。对于王立春的突然到访,他似乎有些吃惊,手上的草药跌落在桌面上。

    “陈大爷,我能看一看月雯给你写的那封信么?”王立春开门见山的问道。在收到陈月雯下一封回信之前,他心中总是不踏实,总觉得这里面有事儿!

    老陈头并没有拒绝,随意的抬了下眼皮,伸手一指墙角的箱子:“狗子,去把你月雯姐的信给你大春哥拿来。”

    “诶!”狗子应了一声,麻利的从炕上跳了下来,从箱子中取出那封信,递给了王立春。

    这封信中的内容很普通,也是报平安,诉说陈月雯在延安的生活等琐碎小事,以及叮嘱老陈头保重身体,是一封在平常不过的家信了。唯一的问题,和王立春收到的那封一样,都是日期。

    将信递还给狗子,让其重新放到木箱里,然后打发狗子去找张大勇玩耍,王立春这才问道:“陈大爷,你前两天为什么想要下山呢?”

    “老汉不是说过了么,想回去看看。人老了,念旧,想回家,你们年轻娃不懂的。”老陈头继续摆弄着桌上的草药,淡淡的回答道。这个回答,不能让王立春满意,眼珠转了两圈,打算继续试探,然而老陈头却抢在他开口之前,问道:“大春儿啊,老汉问你个问题,你对我们家月雯是真心的么?”

    “当然是了!”王立春毫不迟疑的回答道。

    老陈头轻轻点了点头,又接着问道:“你能一直都陪在她身边么?”

    嗯?王立春忽然感觉老陈头的话有些不对劲,不答反问道:“陈大爷,月雯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她是不是受伤了?你是不是知道什么没有告诉我?”

    一连问出了三个问题,老陈头脸上的表情错愕了一刹,然后笑着摆了摆手:“大春儿啊,你这后生啥都好,就是心思太敏感了。老汉不过是想念孙女,随便说说而已,你就胡思乱想。月雯没事儿,你不是把她送去,送去延安了么,她在信里写的很明白,她在那边很好。”

    真的是这样么?

    盯着老陈头的脸瞅了好久,王立春没有看出任何异样,也以为是自己太紧张陈月雯,导致自己有些神经过敏了。…。

    心中的不安刚稍微减轻了一些,屋外忽然传来一个急切的声音:“政委,政委,你在这儿么?五当家有急事找你!”

    来的人是穆招娣手下的一班长。如今虎踞岭独立大队的基本编制已经成型,除了王立春的警卫排,其余五个当家手下的战士都被分编成了几个班,有正副班长,大大提高了几个当家对手下的管理效率。

    “出什么事儿了?”看到一班长一头汗水,脸上满是焦急之色,王立春连忙问道。

    事情似乎十万火急,一班长没有回答王立春的问题,而是一把拉住王立春,急急忙忙的朝院外走去:“政委,你赶快跟我去聚义厅,诸位当家都已经到了,就等你了。”

    “好好好!”王立春感觉到事态恐怕比较严重,连忙辞别了老陈头,跟着一班长一路小跑的奔向聚义厅,“你先跟我说说,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今天四当家和五当家带着我们下山做买卖。。。”

    虎踞岭独立大队如今已经确定了明确的目标,那就是高筑墙广积粮多招人,因此五个当家和王立春分做了三拨。柳非凡和柯正武一拨,李云彪和穆招娣一拨,邓飞和王立春一拨,每隔几天就有一拨人下山,主要攻打一些顽固守旧势力和小股的伪军,若是遇到二十人一下的鬼子,他们也不会放过。

    今天就轮到了李云彪和穆招娣下山。他们也选好了目标——崔家集。

    崔家集是个大镇子,较为繁荣,比较靠近阳泉县县城,按道理不属于虎踞岭打击的对象。但今天例外,今天是崔家集崔老太爷的六十大寿,不少人前来祝寿,并且带来了丰厚的寿礼。

    柯正武打探到这个消息后,李云彪和穆招娣二人就带人赶了过去,他们并不想打下崔家集,因为那不现实,但抢一部分寿礼应该没有问题,反正崔老太爷是阳泉县保安大队大队长崔凯,这个大汉奸的老子,若是能够破坏其寿宴,将其气出个好歹,也算是锄奸了。

    “停停停,你别跟我讲故事,直接讲重点,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政委,四当家不见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