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三章 好事传千里

    张大勇以前是不情愿跟着王立春的,不过随着王立春来到虎踞岭,展现出一连串的手段后,最主要是杀了那么多的鬼子,这使得他已经心甘情愿跟着王立春了!八路军有哪支部队能像虎踞岭这般,允许杀俘的?

    现在王立春居然因为这么点小事就要赶他走,这让他难以接受:“政委,你凭啥赶俺走?是窦政委命令俺当你的警卫员的,俺不走!”

    看着张大勇孩子般赌气似的坐在炕上,王立春哭笑不得:“谁说我要赶你走了?我身边哪能少的了你这个狙击手?”

    他让张大勇回总部,是要汇报这次战斗情况的。虽然他不是真正的王立春,不过如今也明白了八路的规矩,战前请示因为条件因素很难做到,但是战后汇报却是绝对少不了的。不然他又该挨批评了,他可不想总是被陈英强和窦中全批评。

    “原来是这事儿啊,行,没问题,俺明天一早就下山。不过,政委,你为啥不自己回去呢?这回咱可是立了大功,两个鬼子中队,加上北崖的,再算上红石崖鬼子的炮排,将近五百号人呢,就是咱主力部队,也很难一战消灭这么多鬼子!”

    张大勇说的时候很是自豪,他加入八路多年,大小阵仗无数,但从来没有一次性消灭这么多日军。这件事要是传回总部,口头嘉奖绝对是板上钉钉少不了的,而且是一件很出风头的事情。

    看出了张大勇的心思,王立春一脸的无奈:“石头,你的脑子里,装的全是石头!你记清楚了,这次回去,不要说杀了多少鬼子,只要强调咱们虎踞岭伤亡惨重,差点被鬼子全歼就行了。记住,你跟总部汇报的时候,说的要多惨烈就多惨烈,还有一点最重要,杀俘的事情一个字也不许说!”

    “俺明白!”张大勇听懂了最后一句话,他当初就是因为战场杀俘被关了禁闭,“不过,咱明明打胜了,本事扬眉吐气的事儿,为啥不能说?”

    瞄了眼张大勇,王立春懒得跟他解释:“这是命令,你不需要问,只要执行就行了,听到没有?绝不能让总部的首长以为咱们打了多大的胜仗似的,要让他们以为咱们被鬼子偷袭,受到了很大的损失!”

    “是!”

    次日一早,先下山的是郑泽。虽然他还惦记着自己和柳蝉儿的婚事,不过他更在乎神龙山的安危,那里是他的家。

    就在张大勇准备下返回总部的时候,八路军总部来人了。

    “政委,政委,山下来了好几百号人,就在山脚,说是你的老熟人,大当家让我请你去一趟!”

    战士来报信的时候,张大勇正准备出发,而王立春则是不停的强调,此次汇报不能提及杀俘,以及不许说虎踞岭打了胜仗。

    “我的老熟人?还记好几百号人?”王立春挠了挠头,看了张大勇一眼,后者耸了耸肩,示意自己也不知道。

    二人来到北崖的时候,五个当家都到了,崖顶有不少人,战士们荷枪实弹严加戒备,战壕里也都布置了人手。

    “大当家,来的是什么人?这么嚣张,不知道咱刚打赢了鬼子,居然敢带几百号人来找事?”

    柳非凡还没开口,邓飞嬉笑着答道:“政委,他们说是你们八路的人!”

    “呃。。。”王立春被噎了一句,一脸的讪讪,从崖顶向下望去,只看见北崖下面,密密麻麻的两三百号人,全都身穿灰布军装,正是八路军的军服。…。

    “只咱们八路!”纠正了邓飞口中的错误,王立春问道,“他们来干什么?”

    不光是他想知道,虎踞岭的几个当家也都想知道。虽然虎踞岭接受了八路的改编,但说好了八路不会干涉,只派指导员,可如今虎踞岭刚跟鬼子打了一仗,伤亡惨重,八路居然派了两三百号人,悄然出现在虎踞岭山脚,这不能不让几个当家心中起疑。

    柳非凡摸了摸下巴,说道:“手下兄弟说,这些人一大早就出现在了山脚下,看纪律挺严明的,这么多人一定响动都没有。他们说是什么新二团的,看他们来意不明,我没有让他们上来,有个家伙自称团长的家伙,说是你的熟人,我这才让人把你喊来了。政委,你认识下面的人么?”

    新二团?王立春心里当时就咯噔一下。如果说龙盘山抗日独立支队中,有哪些人是他不愿见到的,除了三团就是新二团了。“发配”虎踞岭之前,他曾经在这两个团担任政委一职,实在是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

    这帮家伙干嘛来的?

    心里正寻思着,耳边忽然听到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老龙峰流血夜之前的柯正武又复活了。

    “王政委,想什么呢?要不要兄弟们把这些大木桶子都放下去,把你们八路的人都接上来啊?”

    “不用!”王立春知道柯正武话中的意思,也明白几个当家的担忧,几步走到崖口,“大当家,先把我放下去,我去问问他们来这儿干嘛!”

    “俺也去!”张大勇倒是没有多心,他不是新二团的人,不过对老部队的思念,让他还是想与真正的八路军战士见见面,拉扯拉扯。

    带着张大勇站在木桶中,王立春来到了北崖下,木桶刚一落地,就听到一个粗声粗气的声音响了起来:“大春儿,行啊你,来了虎踞岭草鸡变凤凰了!”

    说话的人年近四十,身形健硕,一脸的困顿掩不住的兴奋,正是新二团团长王猛。

    “王团长,你怎么来了,你这是。。。”

    “啥王团长,叫老哥!”王猛说着话,看到王立春翻出木桶,上去就给他一个熊抱,“以前你在新二团的时候,不都这么叫的么?咋,打了胜仗就不认老哥了?”

    那时候是你丫的让我喊你王团长的,我喊你老哥你不让!王立春撇了撇嘴,一股汗臭的味道直冲脑门,熏得他脑子转的慢了,一时间没有留意到王猛后面的话。

    “老哥,老哥,你先把我放开行么?”

    王猛笑着放开手,又亲热的拍了拍王立春的肩头,说道:“真想不到啊,这才多长时间没见,你变化的这么大,看来这战争真的是很磨练人啊!”

    “老哥,你带着这么多人,一大早来这儿,究竟有何贵干啊?难道是执行任务?”

    “没错,我奉了陈司令员的命令,带了我的一营,一夜急行军,今早才到这儿,你没看我一身臭汗么!来,这是一营长,你还有印象么?”

    嘶,这个味道不对啊!王立春皱起了眉头,怎么也想不明白王猛带着新二团一营来虎踞岭的用意:“王团长,你们执行什么任务,能透露一下么?说不定我们虎踞岭独立大队还能帮上你们的忙呢!”

    “那当然了,一笔写不出两个王字,五百年前咱都是一家人!”王猛的话中,道不尽的亲热,“你们虎踞岭独立大队前两天不是打了场胜仗么,陈司令员让我。。。”…。

    “等等!”王立春一伸手拦住了王猛的话头,回头示意了张大勇一眼,这才疑惑着问道,“老哥,什么大胜仗,我不知道你说什么。”

    “就知道你小子花花肠子多!”王猛小马了一句,才要接着开口,不防身后走来一个文质彬彬戴着眼镜的军人,用指责的口吻说道:“王立春同志,咱们是不是上去再说?战士们在这儿冻了好一会了!”

    王立春眉头一皱,瞥了眼开口之人,用下巴一指,问道:“这是谁?”不能不说,王立春的官僚思想还是比较严重的,他和王猛交谈,相当于两个领导之间的对话,居然敢有人横插一句,而且口气还挺横,这让他感觉不爽。

    王猛一拍脑门:“哎呀,光顾着见到你高兴了,忘了介绍。来,认识一下,这是政治部的张文斌同志,奉命跟我一起来的。”

    政治部?王立春嘴里嘀嚼咕了一句,冲着张文斌淡淡的点了下头,并未有太多的热情。他对政治部的人,很看不上眼,正如政治部的人一直看不惯他一般,双方的“结怨”,始自于送别陈月雯。

    政治部的人,认为他大庭广众公开对女同志耍流氓,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而且没有任何的悔改之意,更是得到了司令员陈英强和政委窦中全的包庇,大事化小;而他则认为政治部的人吃饱撑的,多管闲事,尤其是他两次被部队退回总部的时候,都受到了政治部的人劈头盖脸上纲上线的指责。

    “不说这个,老哥,你从哪儿听来的,说我们虎踞岭独立大队打了胜仗?”

    “别藏着掖着了,如今总部都知道了,你们虎踞岭独立大队以少胜多,打退了鬼子的进攻,更是歼灭了鬼子两个中队,取得了大捷。。。我说这是好事啊,你小子干嘛不敢承认?”

    王立春再次转头,和张大勇对视一眼,心中震惊:总部怎么这么快就知道了?难道虎踞岭上有人“暗中”跟总部通风报信?

    压抑中心中的震惊,他用沮丧的表情说道:“老哥,你恐怕是听错了,鬼子的确来攻打我们了,我们也的确把鬼子打退了,但并不像你所说的那样是什么大捷,如今虎踞岭独立大队的同志们,几乎都快被打光了。”

    他的表演和声音充满了迷惑,真的把王猛蒙住了:“不可能?你们的损失有那么惨重?”

    “张大勇同志受了重伤,今天才刚能够下地行走,我正打算派他会总部汇报此事呢,你们就来了,你到底是从哪儿听到的这个消息?”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