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二章 杀俘埋隐患

    “王政委,恭喜啊,你的目的终于达到了!”

    柯正武的这句话,使得正打算离开聚义厅的众人,都停下了脚步,王立春心中一紧,以为柯正武猜到了什么,笑道:“二当家何出此言呢?”

    柳非凡也对柯正武突然出言挑衅有所不满,王立春和柯正武之间的水火不容之势,一直是他头疼的大问题。如今好容易把那件事揭过去了,可是柯正武居然固态萌发,这让他皱起了眉头:“老二,你是不是也醉了!”

    说着话,他就想拉走柯正武,可是柯正武却闪了过去:“大哥,你让我把话说话。有些话不说,我心里不痛快,我不能看着兄弟们一步步陷入他王立春的陷阱!”

    “二哥,你说啥呢!”邓飞也看不过去了,“政委来了之后,一心都为咱们山寨好,这回甚至挨了俺一拳。俺的拳头有多重,你要是不清楚可以试一试,还陷阱呢,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憋着劲算计别人!”

    柯正武根本不看邓飞,而是转向李云彪和穆招娣:“老四,你平素一向头脑灵活,老五也不是头脑简单之辈,他姓王的有没有给咱们设下陷阱,等我说完,你们可以自己琢磨。。。”

    “老二!”看到柯正武要把事情弄大,柳非凡急了,刚喊了一声,却被王立春打断:“大当家,你让他说,我也很好奇,我有什么陷阱,一个人算计寨子里上百号兄弟。”

    “哼,别以为你做的隐秘,说得好听,就能瞒过天下人,我柯正武不是那么好骗的!大哥,我问你,姓王的来咱们寨子之前,咱们寨子跟鬼子的关系如何?”

    虎踞岭没有接受八路改编之前,虽然寨中上下也对日军在中国犯下的种种罪行心中痛恨,但双方之间并未有直接的冲突,也算是相安无事。自从王立春来了,不知不觉间,虎踞岭与鬼子之间的仇恨突然放大,双方到如今赫然已经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了。

    仔细想来,最开始是虎踞岭先对鬼子动手的。第一次就是王立春跟着李云彪下山,碰到了卧龙村的惨状,从而杀了作恶的鬼子,并且端了鬼子老窝村炮楼。那场胜利来得很容易,虎踞岭没有什么损失,反而弄到了大批的武器弹药,大大刺激了虎踞岭山下的信心,以至于有了老牛坡的那场伏击。

    老牛坡一战,鬼子到底损失如何,虎踞岭的几个当家到现在都不清楚,不过却跟鬼子接下了仇怨,因为他们损失了三十多个兄弟。到了如今,这份仇已经无法泯灭了。鬼子妄图围歼虎踞岭,而虎踞岭拼着伤亡惨重的代价,全歼鬼子两个中队,最终打退了对方。

    双方之间,如今彻底结下了死仇,血海般的深仇根本没有缓和的余地。哪怕像以前互不招惹都不可能。这些事情,若是不集中在一起,一般人很难想明白其中的关联,可是被柯正武这么一说,柳非凡、邓飞、李云彪、穆招娣忽然惊醒,似乎虎踞岭和鬼子的血海深仇,真的如同柯正武所说的一般,是王立春一步步造成的!

    “大哥,鬼子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不论是八路还是晋绥军,跟鬼子打了这么多年,鬼子不依旧占上风么?就凭咱们这点人手,跟鬼子硬碰,无异于以卵击石。这次咱们打退了鬼子,可伤亡也很惨重啊,下次鬼子若是再来,咱们还能打得过么?…。

    再这么放任他折腾下去,咱们虎踞岭这点家底,迟早都要葬送在他王立春的手里!他是八路,跟鬼子拼命那是应该的,可咱们不是,兄弟们来投咱们虎踞岭,为的就是有条活路,咱不能成为他王立春手里的枪,到最后都死在鬼子手里!”

    柯正武的这番话,字字铿锵,说的慷慨激昂,仿佛王立春真的是要将虎踞岭上下引入死地一般,使得柳非凡等人都将目光转向了王立春,等待他的解释。

    王立春心中有几分慨然,他终于明白这个时代大部分国人的想法了。虽然心中憎恨鬼子,但是否因此就要跟鬼子拼命,却是两说,将就着活着是这些人心中最高的信条。

    环顾一圈,没有看透柳非凡等四个当家目光背后的含义,王立春就明白不能用大道理来忽悠对方,于是轻笑一下,悠然道:“二当家,你似乎漏说了一点,老龙峰上给杜老大贺寿的事情,你怎么不提?那是咱们主动招惹鬼子么?那是鬼子想要对付咱们虎踞岭,筹划已久的计划!你以为咱们不招惹鬼子,他们就能放过咱们?我告诉你,鬼子要的是汉奸,是所谓的顺民,不是咱们这样有人有枪占山为王的山大王!

    鬼子之前对龙盘山秋毫无犯,那是因为他们不熟悉山里的地形。如今有了三胖子那伙汉奸,你以为鬼子还会继续容忍么?我告诉你,鬼子这次败在了咱们虎踞岭手里,肯定要找回面子,山里各绺子的好日子到头了,鬼子肯定要肃清龙盘山!想要平安?行,效仿孙麻子一伙,当汉奸,不过这些汉奸也不会有好下场,哪怕是鬼子,也只是把他们当成狗而已,你若是想当狗,你自己去当,莫要拉的众兄弟有人不做,跟你一样去当狗,像狗一样苟延残喘的活着!”

    “姓王的,你骂谁是狗!”

    “你难道不是这种想法么!”

    眼看柯正武就要跟王立春打起来,柳非凡四人连忙将双方拉开,反是张大勇,一直憋着劲想要让王立春好好教训柯正武一顿,没怎么用劲儿拉王立春,不过邓飞一个人足够了,大粗手臂将王立春一夹,就令得他挣脱不开了。

    “你俩不要再吵了!”柳非凡一声大喝,让二人平静下来,然后看向柯正武,语重心长的说道,“老二,我想你是误会政委了,他绝不是那种卑鄙小人,拿兄弟们的性命不当一回事,而且小鬼子丧尽天良坏事做绝,咱虎踞岭行的是替天行道之事,不然为何此处要叫做聚义厅?”

    邓飞一边夹着王立春,也嚷嚷道:“二哥,政委有没有给咱设陷阱俺不知道,不过打小鬼子,俺绝对双手赞成,以前俺就想打,只不过打不过罢了!”

    李云彪道:“政委,你也别把二哥想的那么不堪,他只是对你有些意见罢了,不会像孙麻子一伙那样当汉奸的!”

    最后还是穆招娣一句话说到了重点:“二哥、不论是不是政委使得咱们跟小鬼子结仇,现在你觉得咱们和他们之间还有缓和的余地么?就算咱们答应,死去的兄弟们能答应么?还活着的兄弟们能答应么!”

    正如穆招娣所说,如今虎踞岭上下,跟日军之间已经结下了无法化解的仇怨,不论柯正武说的正确与否,不论王立春是否还在虎踞岭,虎踞岭跟日军之间只有用子弹和刺刀来对话!…。

    本是一场庆功的篝火晚会,硬生生闹出了这些不愉快。不过还好,这些事情只有几个当家和王立春知道,其他的战士们都不晓得,因此庆功宴还算成功。

    夜深,篝火熄灭,众人散去后,王立春带着张大勇回到了屋里。陈月雯不在,担心老陈头一个人太过孤单无聊,狗子搬过去跟他一起住了。一方面老陈头可以帮着狗子调养身体,另一方面狗子也能给老陈头解闷儿。

    “政委,你今天就该好好收拾柯正武一顿!”张大勇一进屋,还没坐到炕上就开口咧咧道,“俺算是看出来了,其他几个当家都还好,就他还想当土匪,要不好好教训他一顿,指不定将来会闹出什么幺蛾子来!”

    “你闭嘴!”王立春忽然间拉下脸来,怒视着张大勇,“这些事情不用你操心,你还是想想你犯了什么错误!”

    “俺犯错误了?”张大勇满不在乎的挠了挠头,“你不会是跟俺以前的连长一样,怪俺杀鬼子俘虏!”

    想到这里,他有些恼怒了,看向王立春的眼色也有些不善。

    “你他娘的想什么呢?别忘了是我让你动手的,我会因为这个批评你么!”

    王立春回山之后,发觉山上抓了十几个鬼子,其中一个还是鬼子的中队长。面对众人询问该如何处置这些俘虏的时候,他只说了一句“交给石头去办”,就决定了这些俘虏的命运。

    当初他在山坳里大喊什么缴枪不杀,只是为了避免鬼子死硬到底,给战士们带来更大的伤害,至于说真的缴了枪,那里还能放过?就算他想放,虎踞岭的战士们也不答应!

    听到不是因为这个事儿,张大勇松了一口气,昨日他杀的鬼子,比他加入八路这么多年来杀的都要多:“那是啥?”

    “谁让你擅自行动,跟鬼子拼刺刀的!”

    这件事王立春一直耿耿于怀,不仅是因为张大勇不听指挥自作主张,更是因为山坳里的白刃战给虎踞岭独立大队造成了严重的伤亡。带头的邓飞,他不好责怪,只能放在以后慢慢引导,但是张大勇,作为他的警卫员,因为擅自行动,使得他的警卫排都跟着冲了上去,他必须要管,他的手下,必须要听从他的命令,这是他的原则!

    张大勇认错了,他不在乎犯错,只要能让他杀鬼子就行。王立春也看出来他认错毫无诚意,一摆手说道:“算了,你明天回总部。”

    “啥?政委,你要赶俺走?”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