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六章 山坳平鬼子全歼

    柳非凡带人从山坳外冲入山坳,与鬼子短兵相接后,柳蝉儿就寻来了她趁手的兵器——红缨枪,她的枪法来自于其母。

    俗话说的好,一寸长一寸强,她又是自幼习武,枪法精湛,一杆长枪上下翻飞直戳横扫,打得鬼子叫苦连连好不威风。

    她与柳非凡几个当家不同,一心想要从鬼子中冲杀过去,但凡有挡路的,快速撂倒并不追求杀死对方,因此速度奇快,以至于想要跟在她身边的郑泽早就被落在了后面。

    披头散发浑身染血的她,一口气不歇的横冲直撞,终于听到了那个她熟悉的声音大呼小叫,叫喊着让虎踞岭的战士用枪解决战斗,心中五味杂陈,一枪挑飞一个挡路的鬼子,冲到了王立春身前。

    “臭流氓!”

    王立春起初还真没认出柳蝉儿,可是这声独特的称呼,使得他立刻就判断出了对方的身份。慌忙将弹夹装好,话刚开口,就看见柳蝉儿右臂一甩,手中红缨枪破空袭来。速度之快,令得他根本反应不过来,他也没想到柳蝉儿一见面就会下杀手。

    惊愕之间,红缨枪已经从他肩头掠过,擦得脸颊生疼,身后却传来“噗通”一声。连忙转身,王立春这才发现,距离他身后五步远的地方,一个鬼子倒了下去,胸口戳着柳蝉儿的红缨枪,而上了刺刀的三八大盖,就掉落在鬼子手边。

    狗日的,竟然还想偷袭老子!看到这个鬼子还在喘气,王立春毫不客气的又补了一枪,这才转头,想要感谢柳蝉儿,可是就在转身的那一刹那,柳蝉儿已经带着风声从他身边急速掠过,还丢下了一句话:“杀完了鬼子,姑奶奶再跟你算账,到时候饶不了你!你可不许死在小鬼子手里!”

    心中感动的王立春看着柳蝉儿轻盈的身姿掠过鬼子的尸体,右手一搭就将红缨枪拔出,然后一脚将鬼子尸体踢向远处。远处有一个鬼子已经将一名虎踞岭的战士压在身下,双手进掐着对方的脖子,结果被尸体撞飞,而虎踞岭的战士怎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一个翻身从地上爬起来,从地上抢过刺刀,狠狠插进了鬼子的胸膛。

    柳蝉儿现在不再直冲了,而是利用手中的红缨枪,尽可能多的刺杀鬼子,并且救助虎踞岭的战士。不止是她,柳非凡、邓飞、李云彪、穆招娣、张大勇、郑泽这些人,一对一与鬼子交手都能够稳占上风,除了邓飞张大勇两人杀得兴起,只管自己杀的痛快,其余人在杀死鬼子的同时,不忘帮一把虎踞岭的战士。

    白刃战,是一种极为残酷战斗,一般来说双方的伤亡率基本是1:1,这种伤亡率对双方的刺杀技术有着严格的要求,还要求较为稳定的心理素质。

    心理素质,如今对于虎踞岭一方来说不成问题,士气高涨的他们,都明白这场战斗与以往不同,这一战不能输,输了就意味着死亡。

    但是刺杀技术,虎踞岭就落后鬼子太多了。

    日本陆军擅长白刃战,单兵训练中以刺杀训练为重。日军的刺杀训练极为严格、技术精湛,而且士兵配有帆布防护带来防护腹部。在中国战场,鬼子就连新兵都尽可能进行丧尽天良训练——对活人的刺杀训练以练胆。

    而虎踞岭一方,除了一小部分人身上有功夫,例如柳非凡、李云彪等人;极个别几个仗着一身的气力,例如邓飞;只有张大勇接受过刺杀训练,其余人山上以前大多都是普通的老百姓,拼起刺刀来,哪会是训练有素的鬼子的对手?…。

    原本能够避免一定伤亡的围歼战,硬是不知怎么变成了性命相搏的白刃战,这怎能不让王立春骂娘?

    “用枪,用枪!别跟小鬼子硬拼,用枪啊!”不停的用手中的盒子炮从鬼子手中救出虎踞岭的战士,同时防备着鬼子的偷袭,王立春连连高喊,到最后根本不多解释了,只是反复的喊着“开枪”两个字。

    在他的带动下,渐渐有人拉动枪栓,用子弹射杀远处的鬼子,若是鬼子靠近,就用刺刀拼杀。随着越来越多人开始拉动枪栓后,虎踞岭一方就形成了良好的连锁反应。一个战士被鬼子近身后,随意抵挡两下,就会有战友不远处开枪,将鬼子击毙,这个战士就能够迅速拉开枪栓,击毙较远处另一个正跟虎踞岭战士拼刺刀的鬼子。。。

    鬼子拼刺刀的时候,将武士道精神发挥的淋漓尽致,直至将近半数的虎踞岭战士都开始使用拉动枪栓后,他们才醒悟过来,也打算有样学样,但已经晚了,鬼子的数量已经远远少于虎踞岭一方,完全处于弱势一方。

    “缴枪不杀,跪地求饶,我们是八路,优待俘虏!”这时候王立春又开始扯着嗓门吼了起来,这一回他的大喊声用的是中日两种语言,不停的大喊,周围的战士也跟着高喊起来。

    柳非凡等人同样听到了这阵大喊声,心中不解。山谷内所有人,除了王立春外,只有张大勇来自于八路,但对鬼子充满了仇恨,若非他擅自残杀鬼子俘虏,也不会跟着王立春一起被“发配”到虎踞岭来。

    其余的人,在他们心里从来就没有过缴枪不杀这种概念,更何况还要“优待俘虏”?不过那句话是从王立春口中喊出来的,对于王立春的信任,近乎于盲目的信任,使得他们也跟着喊了起来,面对跪地缴械的鬼子,竟然真的没有再下手。

    随着日头一点点偏西,灿烂的阳光斜射在山坳内的草地上,山坳内已经是尸横遍野了。不仅是鬼子的尸体,也有虎踞岭战士的尸体,不过这伙鬼子最终全都被消灭了,其中还俘虏了十几个鬼子。

    看着满地的尸体,还有跪在中间高举双手的鬼子,围在周围的虎踞岭战士们发出了震天的呐喊声和欢呼声,虽然每一个人都疲惫不堪,每一个人身上都挂了彩,但他们的心中却向打了鸡血一般亢奋不已。

    这一回,虎踞岭没有借助外人,凭借自己的智慧和力量,硬是生抗了鬼子一个大队,更是歼灭了鬼子两个中队的兵力,这种战绩不能不称之奇迹,不能不谓之彪悍!

    “五妹!”

    “五妹!”

    “五姑!”

    “大哥,三哥,蝉儿!”

    柳非凡、邓飞、穆招娣、柳蝉儿等人拥到了一起,热泪盈眶,之前的隔阂,随着真相的大白早已烟消云散。

    柳非凡身上三处负伤,穆招娣腿上被划了一道三寸长得口子,邓飞最惨,挂彩七处,最严重的是肩膀,被鬼子的刺刀从后肩刺入,刺了个通透,也就是柳蝉儿仗着红缨枪的长度,没有受伤。

    相互询问着对方的伤势,邓飞无意间发现了一旁跟战士们站在一起的李云彪,一挥手大吼道:“老四,过来啊,戳那儿干啥呢!”

    此刻的李云彪居然变得扭捏起来,慢慢走了过去,被看不下去的柳非凡一把拉了过来,直接退到了穆招娣身边:“老四,你就不能像个男人?老五这么好的姑娘,你再不珍惜,小心真的就便宜了政委!”…。

    “哈哈哈!”

    众人一阵大笑,笑得李云彪脸红脖子粗,小声问道:“五妹,你腿上的伤怎么样了?”

    “我的伤跟你有啥关系?”想到了王立春的叮嘱,穆招娣故意拿捏起来,一句话把李云彪呛得够呛。

    柳非凡哈哈笑道:“老四,你现在明白了不?就像政委说的,有时候这人啊,就是犯贱,拥有的时候不知道珍惜,只有失去过一次,才会知道珍惜。。。嗯,应该差不多,就是这话!”

    说着话一拍李云彪肩头,却将李云彪派了个跟头,众人这才发现,李云彪也负伤了,腹部被鬼子的刺刀戳中,全是鲜血。

    “老四,你也受伤了?俺还以为你肚子上的血都是鬼子的呢!”邓飞心中关系,嘴上嚷嚷着,想要去扶住李云彪,却被穆招娣抢先一步,将李云彪扶住了:“四哥,你受伤了,你咋不早说呢,伤的严重不?”

    感觉到穆招娣真情流露,李云彪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摇了摇头。看到穆招娣、李云彪二人经过此战后,终于突破了二人之间的隔阂,郑泽也凑到柳蝉儿身边,刚想开口,哪知道柳蝉儿将手中的红缨枪往地上一戳:“那个臭流氓呢,这仗都打完了,咋没见到他呢!”

    这时候张大勇不知道从哪挤了过来:“大当家,你瞅见俺家政委了么?俺要找他讨个说法,凭啥留着这些小鬼子不杀?”

    柳非凡等人这才发觉,王立春不见了。得知此事,战士们的欢呼声戛然而止,到处寻找着王立春,可是哪怕他们将地上的尸体都翻遍了,也没有看到王立春的影子。

    邓飞记得只抓脑袋:“政委跑哪儿了?他不会是觉得没脸见俺,所以偷摸下山了!”

    他的话,立刻遭到了柳非凡的严厉指责:“胡说,政委当初那么做,都是为了寨子的安全,哪有什么没脸见你?”

    “那他去哪了,咱都找遍了,连陷阱都看了,没有啊!”

    就在众人心中担忧王立春安全的时候,柳蝉儿一跺脚,恨声到:“那个小白脸,不会是被我的话给吓住了?”

    “蝉儿,你跟他说啥了?”

    “我跟他说,等仗打完了,好好收拾他一顿。。。”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