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一章 夺命山坳

    “看来王政委判断的没错,鬼子果然是选择这里作为主攻方向!”西山坳拗口,看着战士们忙着堆建防御工事,李玉彪慢慢踱到柳非凡身边,看似随意的感叹了一句。

    发觉柳非凡没有搭话的意思,他有接着说道:“唉,要是早知道是这样,我当初就把下山小路告诉他好了,这样一来政委也不会跟山寨闹翻。。。啧啧啧,太可惜了,大哥,是不?”

    “你们几个,把沙袋堆得严实一点,前后的距离不要太大,鬼子可是有掷弹筒的!”冲着忙碌的战士们吆喝了两声,柳非凡这才转向李云彪,似笑非笑意味深长的说道:“老四,王政委走不走其实没啥大不了,关键是老五跟着他走了,你心里头难道就没有一点难受么?”

    要说不难受,那绝对是假的。李云彪顿时语塞,脸色几度变化,好一会才恢复了平静:“大哥,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有些事情强求不得。”

    “强求不得?老五当初一心对你,是你辜负了老五对你的情谊,要我说,你就是那陈世美,王政委是包龙图,只不过他没有铡了你,而是给了老五希望!”

    柳非凡的比喻,极不恰当,可是李云彪却无法反驳,心中有几分寂然和失落。就在这时候,正指挥着战士修建防御工事的柳蝉儿跑了过来:“爹,四叔,你俩刚才说啥呢?我咋听见那个王八蛋的名字了?”

    “蝉儿,不许你对王政委不敬!”

    “为啥?爹,你不是老糊涂了,那家伙把咱寨子祸害的还不够惨么?连五姑都被他。。。”说到这里,柳蝉儿忽然瞥了眼李云彪,闭嘴不言了。

    李云彪倒是没有计较这个,而是盯着柳非凡,眼中露出疑惑的神情。柳非凡被他盯得有些不自在,似是自言自语的说道:“虽然王政委前两天做的事情有些不地道,不过他之前为寨子出了不少气力,立了不小的功劳。我柳非凡做事向来公道,一码归一码,蝉儿,你一个女儿家,怎能随便开口骂人呢,将来看谁愿娶你!”

    “我愿意啊!”郑泽在这个空当回来了,刚好听到了柳非凡的话尾,毫不犹豫的接上了话茬,“柳叔,你总不会是要反悔!”

    “唔。。。”柳非凡顿时语塞,不过很快就调整过来,开口问道:“大侄子,怎么样,那小子下山了么?”

    郑泽毕竟还是年轻,思路很轻易的就被柳非凡移开了:“嗯,我把他送出了山坳,看着他下山的。看他吓得样子,应该不敢耍花样,小鬼子估计就快来了。”

    “大哥,那咱们还不赶快准备啊!”李玉彪急了,如今山坳口的防御工事还没有修建完毕,而柳非凡父女以及郑泽的神色,看上去都显得有些轻松。

    柳非凡一摆手道:“老四,不急,小鬼子想上山容易,不过想要通过山坳,没那么容易!”

    嗯?李云彪惊讶的看向柳非凡,他总觉得今日的柳非凡变得有些不认识了,变得太聪明,太胸有成竹了。

    郑泽看出了他的吃惊,笑道:“四叔,你不知道,这两天我和蝉儿带着齐家兄弟在山坳里布置了不少机关陷阱,小鬼子只要敢进来,我保证他们死伤无数!可惜我在北崖崖口布置的陷阱,都被鬼子的炮弹给炸毁了。”

    “姑奶奶说过,不许你那么叫,你耳朵塞驴毛了!”…。

    “蝉儿,不许无礼!”

    “柳叔,没事的,咱们早晚都是一家人。”

    看着柳非凡三人毫无营养的你一句我一句,李云彪眼中的疑惑更盛了。郑泽在北崖崖口一带布置陷阱一事,他知道,那是郑泽来到虎踞岭没有多久的事,可是在西山坳布置陷阱机关的事情,他就一无所知了,而且听起来还是这两天的时间布置的!

    这是大哥的意思么?大哥怎么会考虑的如此周详?李云彪的思绪有些乱了,各种念头争先恐后的从心底涌起,在脑海中搅成了乱麻,隐约间他总觉得有跟线能够将这一切理顺,可他却迟迟难以找出那个线头。

    “大哥,西山坳可是个好地方啊,咱们能够守住这里,要是能有人从后面包抄,鬼子就被咱包了饺子,恐怕全都要葬身山坳中了!”

    柳非凡仰天长叹一声:“唉——谁知道会不会有人愿意帮助咱们,从后面把鬼子包围呢?你也看到了,这么长时间,各绺子都没有人派人来援,估计如今只能靠咱们自己了。”

    终于西山坳拗口的防御工事搭建完毕了,而鬼子也悄悄的摸进了西山坳。

    鬼子的宗旨很明确,以北崖山口的自杀性猛攻吸引虎踞岭的注意力,主力部队从虎踞岭西侧的小路上山,在不惊动虎踞岭的情况下,快速通过易守难攻的西山坳,一举打下虎踞岭大寨,然后以合围之势,以最小的代价,与崖口的日军共同将虎踞岭一网打尽。

    因此这伙鬼子脚步很轻,行进也很迅速,甚至都没有保持队形,只是为了快速通过山坳。结果不行的事情的发生了。

    山坳中央是一片碧绿的草地,两侧则是茂密的树林,鬼子的队形拉的太散,以至于前方的一排人几乎同时遭遇了陷阱。

    看上去没有任何异样的草地,几个鬼子刚踩上去,呼啦一下就掉了下去,地面上露出老大的一个地洞,十几根手臂粗细的竹段笔直的挺立在洞底,下端深埋土中,上端尖锐锋利,流淌着鲜血,几个鬼子正穿在这些竹段之上。

    树林里一个鬼子正急速前行,忽然感觉脚下绊了一下,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听见耳边传来一阵呼啸之声,紧接着一个前端削尖的木排就飞了过来,插在了他和身边几个鬼子的身体内,将他们带飞出去。

    树林与草地交界处,一个鬼子同样脚下一绊,耳边顿时响起疾速的破空之声,十几支弓箭就朝着他所站立的地方射了过来,瞬间就带走了他和他身边同伴的性命。

    接二连三的中了陷阱机关,鬼子慌了,只以为虎踞岭早有准备,事先在山坳中广布陷阱,鬼子军官立刻命人去将宋清唤来,想要问个明白。

    宋清的命运是悲惨的。本以为下山后,将山下的埋伏的鬼子骗上山,就没他的事儿了,打算立刻离开龙盘山,离开阳泉县,能跑多远就跑多远。

    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鬼子根本就没想过放他离开,而是让他带路,哪怕他说陈风就在西山坳拗口接应,也没有用。

    他不但被鬼子用枪逼着重新上山,更是被迫走在队伍的最前面。如今鬼子军官命人去找他,想要问个明白,结果却得知,宋清已经死在了陷阱里,被七根竹段穿了个透心凉,死得不能再死了。

    这一下鬼子军官犯愁了。立刻收拢队伍,同时严密戒备,可是等了一会并没有发觉枪声响起,也没有发现虎踞岭的战士身影,最终判断这只是虎踞岭对山坳的正常防御,并非专门针对他们布置的。…。

    有了这个判断,鬼子军官下令,部队继续向前,不过却派出了工兵探路,小心的探查可能的陷阱。鬼子工兵虽然专业,而且探查出了不少陷阱并将其破坏,不过山坳中的机关陷阱实在是太多了,而且防不胜防,依旧会有一些鬼子无意中触碰到机关陷阱,造成损伤,不过伤亡却是大大减少,只是行军的速度变得迟缓了许多。

    西山坳拗口处,负责在山坳中放哨的齐家兄弟已经回来了,绘声绘色的将鬼子的遭遇报告给了柳非凡,听得虎踞岭战士精神大振,郑泽心里也颇有几分得意,毕竟那些陷阱机关,都是他的功劳!

    “大侄子,此事给你记一功!”柳非凡开心的拍了拍郑泽的肩头,开口赞道。

    看到虎踞岭的战士看向他的目光充满了敬佩,尤其是柳蝉儿看向他的目光都有了几分变化,郑泽不禁有些飘飘然:“柳叔,这算啥,咱们都是一家人了,我帮寨子也就是帮我自己。柳叔,等到这次把鬼子打退了,是不是找一天把我和蝉儿的婚事办了?”

    “你说啥?咳咳咳!那个,先把眼前的小鬼子打退再说!”丢下这一句,也不管郑泽的反应如何,柳非凡快步走向防御工事,“兄弟们,都打起精神来,小鬼子马上就要来了,咱们得让他们见识见识咱们虎踞岭的威风!”

    “好!”

    虎踞岭的士气此刻达到了巅峰,山坳前搭建的防御工事内,七八十号战士紧握手中钢枪,盯紧了前方,只等鬼子的到来!

    这次进入西山坳的鬼子是一个中队,将近两百人,可是当他们好容易靠近山坳出口的时候,完好无损的只有一百来人了,就连鬼子中队长都受了伤,不小心被暗箭射中了臀部,走路一瘸一拐的。

    就在他们以为能够冲出山坳的时候,赫然发现,山坳出口外,虎踞岭的战士正严阵以待,破旧的马克沁重机枪居中而立,两挺歪把子和一挺捷克式错落排开,只等小鬼子冲出山坳!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