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三章 虎踞岭内乱

    次日晌午,日头高照,寨子里的战士一如既往的忙碌着,王立春也向平日那样,领着黑子和白脸来到了齐家兄弟看守的山坳。

    “政委,你不能过去!”齐家五兄弟都是三十多岁的人了,加入虎踞岭也有七八个年头了,绝对算的上是山上的老人。兄弟五个对柳非凡忠心耿耿,风风雨雨的跟着柳非凡伴着虎踞岭度过了几多春秋。

    齐家兄弟五人看守这里,分成了两组,两人白天看守,三人晚上看守,如今挡住王立春的就是齐老大和齐老四。

    王立春这两天经常这么干,大老远走过来,二话不说直接就往里面闯,然后齐家兄弟赶快阻拦,王立春哈哈笑着随便找个什么借口,然后就会离开,齐家兄弟都已经习惯了。

    可是今日却不同,当齐老大拦住王立春后,王立春并没有像以往那般转身离去,而是脸色一变,一把推开挡住自己的齐老大,破口大骂道:“你他娘的算个什么东西,一而再再而三的阻拦老子去路,莫非不把老子当政委看!”

    “王政委,你咋能骂人呢!”看到自己兄长吃亏,齐老四连忙跑了过来,扶住了齐老大,跟王立春争辩起来,“这里不许任何人通过,是大当家的命令,你要是有意见,去找大当家,只要大当家同意,我们自然就会让你过去!”

    王立春眉头一皱,脸色变得阴沉起来:“咋,看不起我是?知不知道虎踞岭如今不再是土匪了,早就接受了八路的改变,如今是八路军领导下的武装力量,连名字都改成虎踞岭独立大队了!我是八路军派来的政委,跟柳非凡一起领导队伍,凭啥要我听他的?我告诉你,今天老子不问柳非凡,还就要从这儿过去,老子就不信你们敢把老子怎么着!”

    说着话,王立春拔腿就走,大步朝着山坳内走去。齐老大和齐老四见状想要阻拦,可是却被黑子和白脸挡住了。眼见王立春就要走进山坳,齐老大连忙高声喊道:“老二老三老五,快出来,把政委拦住!”

    声音落下,王立春刚朝里面走了两步,齐家另外三兄弟就慌里慌张的冲了出来,敞着上衣,腰带挂在脖子上,踢拉着鞋直接就将王立春推搡了出去。

    也不只是齐家兄弟力气太大,还是王立春脚下拌蒜,总之是王立春摔倒了。

    “娘的,你们竟然敢打老子,老子要是不好好教训你们,老子今后怕是没法在山上立足了!”王立春勃然大怒,从地上站了起来,“白脸,去找石头,就说老子在这儿被人打了,叫他带着兄弟们来给老子报仇!”

    白脸应了一声,拔腿就跑,这个时辰张大勇正在广场上带着战士操练;黑子则是摆脱了齐老四,快步跑到王立春身边,保护王立春。

    “政委,你咋能不讲理呢,我们啥时候打你了!”齐家老二发觉事情闹大了,心中有些担忧。

    王立春一摆手,不耐烦的说道:“别跟老子废话,今天的事儿没完!”

    听说王立春被打了,心中已经有了一些主辱臣死心里的张大勇立刻带着战士们赶了过来,二话不说就将齐家五兄弟擒住了。

    “政委,你没受伤?”

    拍了拍张大勇的肩头,王立春很是满意。从当初他身陷鬼子军营,张大勇还能睡得安稳,到如今只因为自己的一句话,就将对方先行擒下,这种变化说明张大勇真心的服了自己。…。

    “我没事,只不过被他们打了几拳。”

    “还反了天了,政委你说该咋处置他们!”

    “杀了,都杀了!”王立春一句话出口,张大勇立刻就愣住了:“政委,你说啥,把他们都杀了?”

    王立春咬着牙,猛地一跺脚,恨声说道:“杀,敢打老子,决不能轻饶,把他们都给老子杀了!”

    盯着王立春看了半天,怎么看都不像是开玩笑,张大勇有些犯难了。还好,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早就有人通知了虎踞岭的几个当家,柳非凡率先赶到,也算是替张大勇解了围。

    “怎么回事,大白天的乱哄哄的,出了什么事情!”柳非凡大步走了过来,一眼就看到了被人擒住的齐家五兄弟,当即皱起了眉头,“政委,你这是干什么,为啥把齐家兄弟抓起来了?”

    扫了眼周围的动向,王立春一仰头,毫不客气的问道:“柳非凡,我问你,虎踞岭独立大队,还是不是八路领导的队伍!”

    “你喊我啥?”

    “柳非凡,我喊错了么!”

    直呼其名意味着什么不用多说。柳非凡没有再纠缠这个问题,眼珠子在王立春身上来回打量了几遍,板着脸问道:“王政委,你今天闹得又是哪一出?”

    二人正说着话,其余四个当家也赶来了。王立春被齐家兄弟打了,齐家兄弟被王立春的人抓了,这么大的动静,几个当家哪怕手里有在重要的事情,也会暂时放到一边。

    远远的就看见齐家五兄弟被人摁在地上,又听到王立春对柳非凡直呼其名,柯正武眼中闪过一道旁人难以发现的喜色,人还未至就已经开口喊了起来:“这是怎么回事,你们凭什么抓人,还不赶快把人放了!”

    “柯老二,给老子住嘴!”王立春冷喝一声,同时解开了上衣,露出了胸口,“你们都看看,老子身为虎踞岭的政委,二把手,居然被人打成这幅模样。这件事要是不严惩的话,老子还有何脸面继续待下去!”

    王立春的身上有不少淤青,包括手臂上都还有几块红肿,倒是脸上干净的很,没怎么受伤。看到他身上的瘀伤,柳非凡瞪大了眼睛,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好半天没有说出话来。

    邓飞心向王立春,见此情形立刻火了:“政委,谁干的,你跟俺说,俺替你做主。不把那家伙的鸟打出来,老子就不姓邓!”

    “就是他们几个!”王立春伸手一指齐家五兄弟,“老子今天要活剐了他们!”

    齐家五兄弟闻言,纷纷开口辩解,都不承认打过王立春,只说是王立春借故想要闯入山坳,他们只不过执行大当家的命令,阻止任何人入内而已。

    这时候已经有不少战士闻讯赶来了,不能不说王立春之前在山寨里竖立了极高的威望,如今看到王立春身上的伤痕,一个个怒视着齐家五兄弟,哪会有人相信齐家五兄弟的话?

    “奶奶的,政委你们都敢打!”邓飞大骂一句,撸起袖子就朝齐家五兄弟走了过去。

    “老三住手!”柯正武眼珠转了几圈,高声喝道,“此事岂能只听王政委一面之词?齐家兄弟在山上多年,为人如何谁不知晓?他们怎会不分轻重,动手殴打王政委?恐怕这里面另有蹊跷。”

    邓飞自然是不会理会柯正武的话,继续朝着齐家五兄弟走过去,不过柳非凡开口后,他就不能不停住了脚步:“老三,回来!王政委,齐家五兄弟跟随我多年,忠心耿耿,你能否看在我的面子上,放过他们这回?”…。

    “凭什么?”王立春毫不客气的反问道,言语之间完全不给柳非凡面子,气的柳非凡眼角连着抽搐了好几下。

    眼见气氛闹得越来越僵,李云彪眉头深锁慢慢走到了王立春身边,压低了声音:“政委,你是不是又有什么计划了?”

    “闪一边去!”王立春一把将李云彪推开,“我跟柳非凡说话,有你什么事儿!”

    这一下场中所有人都愣住了,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王立春的身上。他如今所表现出来的一切,与之前给人的印象截然不同,现在要形容王立春的话,恐怕就只有两个字了——猖狂,太猖狂了。

    “柳非凡,我再问你一遍,你们虎踞林到底愿不愿意接受八路的改编!”

    柳非凡的涵养超出了旁人的想象,面对王立春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居然没有恼怒,只是沉着脸点了点头。

    “好,既然你承认接受八路改编,那你认不认我这个八路派来的政委!”

    尼玛,八路派来的人咋都是这个鸟样呢!一部分战士对王立春的看法已经开始改变了。

    看到柳非凡继续点头,王立春寸步不让的追问道:“那我问你,为什么山上有那么多地方都不许我进入?还有齐家兄弟动手打了我,就是挑衅八路的威严,你居然还想让我看在你的面子上,放过他们,你是真心接受八路改编么!”

    “那你想咋办?”柳非凡喘着粗气,一双虎目紧锁王立春。

    “简单,以下犯上,杀了,以儆效尤!”王立春冰冷的声音,对人命的无视,令得周围围观的战士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

    柳非凡沉默了,似乎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这时候柯正武接过了话头,大声斥责道:“你算老几,竟然想要杀我们虎踞岭的兄弟!今天齐家兄弟的命,老子保定了!”

    “柯老二,上回你勾结孙麻子,算计老子,老子还没跟你计较,如今你又跳出来了,莫非真以为老子拿你没办法么!”王立春瞪了一眼柯正武,转头冲着张大勇吩咐道:“石头,给老子动手,杀了那五个家伙!”

    “我看你们哪个敢!”柯正武也急了,“兄弟们,八路要杀咱们的兄弟,咱们决不能同意!”

    随着王立春和柯正武之间矛盾的升级,场中的形式更乱了。警卫排的战士没有一个是虎踞岭的老人,他们只听命于王立春;而几个当家的手下,都是虎踞岭的老人了,跟齐家五兄弟交好的有不少,当即就有一部分人冲了出来,抢出了齐家兄弟,跟王立春的警卫排对峙起来。

    眼看虎踞岭上一场最大的内部冲突就要爆发,这时候突然传来了柳蝉儿的怒吼声:“都给姑奶奶住手!”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