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二章 情乱虎眼泉

    “王立春,你给姑奶奶滚出来,这一个月来,郑泽那小子天天给姑奶奶送花,是不是你这个小白脸给他出的主意!”手拎一捧山花,脚踩银色月光,一脸怒容的柳蝉儿一脚踹开了王立春的院门,冲了进去。

    听到院子里的动静,屋里正在唠嗑的张大勇、张二嘎以及赵平都跑了出来。一见到是柳蝉儿,张大勇就没了脾气,无奈的说道:“柳大小姐,俺家政委还没回来呢!”

    他已经见识了柳蝉儿的嚣张跋扈,虽然看不惯,不过这里毕竟是虎踞岭,不是八路的部队——在他心里,从来没有将虎踞岭独立大队看做八路领导的武装力量。不说别的,如果真的是八路领导的武装力量,能容许柳蝉儿这种嚣张跋扈犹如地主老财一般的人物存在么?

    对于柳蝉儿的泼辣,他早就见怪不怪了,同时也因为柳蝉儿,他更加佩服王立春了。在他看来,也就只有王立春这个曾经懦弱的男人,才能够忍受得了柳蝉儿的脾气,因为柳蝉儿的的泼辣和跋扈,经常都是冲着王立春来的。

    “他不在?”柳蝉儿眼珠转了一圈,半信半疑的盯着张大勇,“臭石头,你跟姑奶奶说实话,他真的不在么?还是他心里有愧,觉得对不住姑奶奶,躲了起来?”

    “俺家政委光明磊落,怎会对不起你?”张大勇也恼了,“你想想,你们虎踞岭这些日子来的变化,是不是俺家政委的功劳!再看看你们虎踞岭是咋对待俺们的,别的就不说了,只说。。。”

    “石头!”赵平到底是沉稳一些,连忙打断了张大勇的话头,“大小姐,政委他真的不再,他吃过晚饭就出去了,一直还没有回来,我们也不知道他去哪了。”

    “嗯,你叫赵平,四叔在我面前提起过你,我相信你。”柳蝉儿点了点头,转而又瞪了一眼张大勇,“臭石头,你今晚吃枪药了!”

    这一个多月来,郑泽对她的态度更加热情了,尤其是每天雷打不动从山上摘来一些鲜花送给她,让她烦不胜烦。在虎踞岭上生活了多年,又跟穆招娣接触比较多,柳蝉儿早已形成了泼辣率直的性格,对于什么鲜花浪漫之类的事情,没有半分兴趣。

    当初没有一口拒绝郑三炮上门提亲,并非是她转了性子,郑泽留在虎踞岭她也没有发对,也是另有目的。可是现在郑泽给她的感觉,就像一块狗皮膏药一般,怎么甩也甩不掉,特别是最近一个月来,天天来给她送花,她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直至今日,无意中她从郑泽口中得知,送花的注意乃是王立春出的主意,也就是说王立春一直在帮郑泽讨好自己,柳蝉儿彻底忍不住了。大声的骂走了郑泽,拎着郑泽刚送来的山花就去找王立春了,她打算找王立春问个明白。

    可是王立春居然又不在,她只好离开,不过心中不甘,若是今晚不好好骂王立春一顿,她恐怕会睡不安稳。她是虎踞岭的大小姐,众匪对她向来都是众星捧月,因此随意找来两个人,吩咐了两句,没一会就有人替她打听到,王立春好像朝着后山虎眼泉方向去了。

    臭流氓,要不要这么没出息,天底下除了陈家妹子外,难道就没有女人了么!柳蝉儿银牙紧咬,想起这两天听来的,说是王立春心中挂念陈月雯,以至于鬼子将要袭山这么大的事情都无心过问,她心中愈发的恼怒了,继续拎着那捧山花,快步走向虎眼泉。…。

    刚来到虎眼泉附近,接着朦胧的月光,远远地她就看到虎眼泉旁边坐着两个人,看衣着应当是一男一女,居然相互依偎在一起,很是亲密的样子!

    臭流氓!虽然相距较远,而且只是一个背影,不过柳蝉儿仍旧一眼就认出那个男的就是让她咬牙切齿的王立春,而女人。。。难道陈家妹子回山了?

    心中有些不适滋味的柳蝉儿压低了脚步声,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慢慢接近依偎在一起的一男一女,终于认出了女子的身份:“五姑!臭流氓,你竟敢欺负我五姑!”

    耳边猛地传来柳蝉儿那清脆的斥骂声,王立春浑身打了一个激灵,几乎是条件反射般的从地上跳了起来,看到双眼喷火的柳蝉儿,刚张开嘴想要解释,柳蝉儿扬起手,就将手中的那捧鲜花甩到了他的脸上。

    穆招娣也被柳蝉儿的声音惊醒了,原本的醉意经过山风一吹本就退了许多,如今更是彻底清醒过来,慌忙从地上站了起来,脸上露出了慌乱的神色,笨嘴拙舌的解释道:“蝉儿,你误会了,我,他,不是你想的那样。。。”

    “臭流氓!”柳蝉儿哪里会听那么许多,早已被怒火冲昏了头脑的她径直朝着王立春冲了过去,一拳打在了王立春的腮帮子上,将其打倒在地,然后抡起拳头,就朝着王立春打了下去。

    “蝉儿你快住手,你误会了,你真的误会了!”

    王立春并没有反抗,只是缩成一团,双手护住身上的要害,任由柳蝉儿痛打,眼珠转个不停。听到穆招娣的解释,他突然开口说道:“招娣,你不用在骗她了。咱们又没偷又没抢,我未婚你未嫁,在一起有什么大不了的?我就是喜欢你,我还打算娶你呢!要是寨子不同意,咱俩就下山,天大地大哪里没有咱们容身的地方!”

    “你说什么?”穆招娣突然解释不下去了,一手沿着口唇,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敢相信王立春的这番话。

    柳蝉儿更加的愤怒了,手上加大了气力,大声的咒骂道:“你个臭流氓,让你欺负五姑,亏你还说你喜欢陈家妹子,如今陈家妹子不在,你居然勾引姑奶奶的五姑!姑奶奶今天要不把你打死,就对不起姑奶奶。。。对不起陈家妹子!”

    眼看柳蝉儿动了真火,穆招娣总算反应过来,连忙拉开了柳蝉儿:“蝉儿,你不能再打了,再打下去会把他活活打死的!”

    “姑奶奶就是要把他打死,这种臭流氓,留他在世上干什么,让他祸害别家闺女啊!”柳蝉儿一把甩开了穆招娣,却看见王立春趁着这个工夫,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躲到了一边,她猛一跺脚,冲着穆招娣嚷嚷道:“五姑,亏你之前还说你喜欢四叔,如今竟然背着四叔跟那个臭流氓勾勾搭搭的,你对得起四叔么!”

    “你知道个屁,李云彪那个蠢货不知好歹,枉招娣对他一往情深,可他心里根本没有招娣!”远处的王立春抻着脖子喊道,“像招娣这么重情重义的女人,世间难求,李云彪有眼无珠,我王立春可不会错过!我就是喜欢招娣,等回头打退了鬼子,我就向大当家提议,让招娣嫁给我!”

    “你住嘴!”穆招娣猛地转过身,冲着王立春大声呵斥,“你再敢胡说八道,看我不打死你!”…。

    “我听你的,你不让我说吗,我就不说好了。招娣你可千万别生气啊。”王立春小声的嘟囔了一句,闭上了嘴,一副老实听话乖宝宝的模样。

    他的声音虽小,不过柳蝉儿却听得清楚,只觉得心中又是一阵疼痛,怨恨的剜了眼王立春,一把抓住了穆招娣:“五姑,真没想到你会是这种人,当面一套背后一套,你之前不还说臭流氓不是什么好人,还提醒我小心他,不要被他的花言巧语欺骗么?可你呢,你却。。。我恨你!”

    柳蝉儿的话说不下去了,泪水无声的顺着脸庞滑落下来,不停的抽泣着,身形不住的颤抖,看着穆招娣的双眼中,闪烁着无尽的伤心和失望。

    穆招娣从未见过柳蝉儿哭得如此悲痛,不自觉停住了身形,看着柳蝉儿伤心欲绝梨花带雨般的模样,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眼身后的王立春,然后转过头来:“蝉儿,你该不会是。。。”

    柳蝉儿忽然松开了穆招娣的手臂,后退了两步,抽泣着说道:“五姑,你什么都不用说了。”接着伸手一指王立春:“你,以后要好好对待我五姑,若是敢欺负她,我一定饶不了你!”

    “蝉儿,你去哪儿,你误会了!”穆招娣连忙伸手,想要抓住柳蝉儿,可是柳蝉儿身形一闪躲了过去:“五姑,你不用解释了,我都明白。臭流氓,你以后也用不着再给郑泽出主意了,我这就回去跟爹说明白,我同意嫁给郑泽,明天我就嫁给他,跟着他去神龙山!”

    丢下这句话,柳蝉儿转身就跑,两行泪水从眼角处洒落,在月光的朦胧中闪烁着点点光芒。

    “你还不赶快去追!”穆招娣追了两步又折了回来,一把抓住王立春的手臂,“你还是不是个男人,知不知道蝉儿这辈子从来没有为男人哭过,就为了你,她已经哭了好几回了!”

    此刻的王立春心里也是波澜连连,到了这个时候,他若是还感觉不出柳蝉儿对他的心意,他就可以一头撞死了。尤其是柳蝉儿流着泪说出那番话的时候,他的心里莫名的一痛,一种异样的感觉涌上心头。

    听到穆招娣在自己耳边焦急的说个不停,他猛地一摇头,将心中杂七杂八的思绪抛到脑后,不停的在心中告诉自己,自己喜欢的是陈月雯。

    “今晚怎么这么乱啊!”看到王立春木木呆呆的站着不动,穆招娣气的抱怨一声,就要朝着柳蝉儿追去。哪知道刚抬起脚,却被王立春一把拉住了:“五当家,我有很重要的事情对你说。。。”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