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回山

    离开西河沟村后,队伍又壮大了,又有十一名西河沟村的村民加入了虎踞岭独立大队。走的时候,王立春留下了十几只土铳和一些子弹,都是从周家大宅弄来的,让村民们自保,若是再遇到小股的土匪,就用自己手里的土铳将对方干翻。

    但若是遇到的大股的土匪或者小鬼子,村民们就绝对不能反抗,而是要派人进山报信,同时尽可能拖延时间,等待他们虎踞岭来援。

    王立春的好意,西河沟村的村民都领了,心中牢牢记下了虎踞岭三个大字,也知道这是八路的队伍。起初几乎家家户户都有人想要加入虎踞岭,连七十多岁的老汉都主动请缨,挺着干瘦如排骨的胸膛,拍的啪啪直响。

    不过王立春拒绝了,他不能村里的青壮年都带走,那样的话村子里的孤寡老幼就真没什么活路了。最后选来选去,带走了十一个村民,这些村民要么是无亲无故的,要么是还有兄弟在家的,总之要保证村子里老有所依、幼有所养。

    回到山里的时候,天已经晚了,来到岔道口的时候,将近黄昏,老远就看见邓飞带着二三十名荷枪实弹的战士朝他们走来,一见面就抱怨道:“老五,你们干啥弄得这么晚,知不知道俺们在山上都很担心啊!”

    等他从穆招娣和柳蝉儿口中得知这一天的经历,又看到六辆满当当的大车,顿时恼了。一把将王立春揪了过来,二话不说直接埋怨道:“王政委,你心眼咋偏了呢?有好事儿为啥总是把俺忘了?是不是你对俺有啥意见?”

    “哪有啊,三当家,咱俩谁跟谁啊!”

    “你少来这套!”邓飞一把打掉了王立春打算搭到他肩头的手掌,牛眼瞪得溜圆,“俺问你,你派人回去通知你的人下山,为啥不知会俺一声?要不是赵平告诉了老四,老四又告诉了大哥,大哥后来才跟俺说了一声,俺都不知道你们去打周家庄了。你说,你要不是对俺有意见,俺为啥最后才知道!”

    邓飞是真的眼馋,且不说六辆大车的粮食,近百的长枪,居然又弄回来一挺机枪,还收了二十个新人,只说刚才柳蝉儿兴奋不已的描述周家庄和西河沟村两个村庄的村民,高声欢呼虎踞林的大名,就让他听得心中难耐。虎踞岭还从来没有如此风光过!

    原本他是最先跟王立春占到便宜的,十几个人硬是劫了三胖子五六十人的货物,一下子让寨子里的所有兄弟都换上了崭新的中正式步枪,颇是得意了好一阵。可是好景不长,李云彪沾王立春的光,打下了鬼子的一个据点,弄回来了三挺机枪,而且这三挺机枪在二道沟一役发挥出了极大的作用。

    现在穆招娣更是从王立春身上占到了天大的便宜,收获之大简直无法形容。若是王立春没有派人通知警卫班下山也就罢了,可他派了人,而且警卫班的赵平还通知了李云彪,偏是没有通知他,这就让他心里不平衡了。还是那句话,他是寨子里第一个公开支持王立春的当家!

    “三当家,咱们是奇袭周家庄的,人多容易暴漏。。。好好好,是我错了,我错了,我给三当家赔礼了。”

    “这还差不多。”邓飞满意的点点头,一把搂住王立春肩膀,压低了声音,“你也知道你对不住俺,那你可得记得,下回再有这种好事,一定要叫上俺,不然俺跟你没完!”…。

    虎踞岭再一次全员出动了,要不然六大车的货物恐怕天黑也搬不完。留守虎踞岭的三个当家齐出,看到一袋袋的大米白面,一扇扇的猪肉,一筐筐的蔬菜,还有近百长枪,一挺捷克式轻机枪,以及其他杂七杂八的货物,柳非凡当即喊来手下,让其通知火上,今晚改善伙食,全寨打牙祭!

    邓飞取代了穆招娣,和柳蝉儿一起将今日发生的事情都说了一遍,任谁都能听得出邓飞语气中表现出来的幽怨。柳非凡听说又收了二十个新人,乐的合不拢嘴,故意不去搭理邓飞;李云彪装作对捷克式轻机枪很感兴趣的模样,也躲开了邓飞;只有柯正武凑到邓飞身边,用一副叹息的口吻说道:“咱自家兄弟出生入死弄回来的粮食,凭啥要分给别人?老三,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邓飞很是鄙夷的瞪了他一眼:“你懂个毛?这是政委替咱虎踞岭赚名声,不信你问问郑三炮的崽子,他对咱虎踞岭服不服?”

    “就算他服,服的也是人家八路王政委。”

    “老二,你少在这儿阴阳怪气啊,王政委如今是咱虎踞岭的人,服王政委,就是服咱虎踞岭!当年你替寨子出谋划策的时候,咱虎踞岭啥时候这么扬眉吐气过?”一句话把柯正武气得不轻,邓飞转身走了,不愿意跟柯正武多待。

    月上当空,虎踞岭上一片热闹喧哗。聚义厅外点上了几堆篝火,虎踞岭上近两百号人围坐一圈,酒坛、烤肉、白面馒头隔三差五的摆放在众人身前,在噼里啪啦的火声中,大伙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好不快活,哪怕是新上山的那些人也被虎踞岭的快乐气氛所感染,很快就跟其他人熟悉起来。

    原本按照柳非凡的意思,是打算摆几桌的,五个当家、王立春、还有柳蝉儿、郑泽自然是要坐在聚义厅内的,其他人则是坐在厅外,大家热闹一番。可是王立春冒出了一句“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结果就变成了眼下的局面。

    柳非凡坐在正当中,背对聚义厅方向,四个当家分作两旁,王立春挨着李云彪,柳蝉儿挨着穆招娣,郑泽自然是挨着柳蝉儿了。

    用王立春的话来说,这叫篝火晚会。

    “政委,八路肯把你派来我们虎踞岭,果然是看得起我们,我敬你一碗!”李云彪端着酒碗跟王立春磕了一碗。

    他的话,使得坐在王立春身后的张大勇险些喷出一口酒来,只怀疑若是让陈英强和窦中全听到这番话,会有如何的反应。

    “政委,你记住答应过俺的话,以后可不许再偏心啊!”邓飞也走了过来,搂着王立春的肩膀喝了一碗,然后也不回去了,拉着张大勇哥俩吃喝起来。

    “小变脸,姑奶奶也敬你一碗,今天虽然你。。。唉,不说那个了,今天你干得漂亮,只不过行事作风有欠磊落,以后要改。来,干了!”穆招娣也走了过来。

    有欠磊落?王立春心中颇不以为然,要是光明正大,且不说能不能打下周家庄,只说在西河沟村,就别想一人不损的灭了龙爪峰那些人。开口想要说些什么,却看到穆招娣已经喝完了酒,直接坐在了他跟李云彪之间,摆明了是借着敬酒为由头,来找李云彪的!

    虎踞岭上下已经知道今日王立春等人今日在西河沟村杀了龙爪峰十几个人,不过没什么人在乎,二龙岭的事情,经过王立春的一番评书般的渲染,已经使得众人心中形成了一个印象,哪个绺子要是祸害乡亲,哪个绺子就跟二龙岭一样,迟早会投靠鬼子,这样的绺子,别说杀他几个人,就算把这种绺子蹚平了,也是应该的!…。

    只有一个人例外,那就是柯正武,对于王立春再次破坏山里规矩,杀了龙爪峰的人,心有怨言,只不过没有表露出来罢了。

    这时候其余的战士三五成群的凑了过来了,都是前来给王立春敬酒的,其中尤以邓飞、李云彪和穆招娣三人的手下居多,他们都亲身经历过跟着王立春指挥的战斗,虽然规模都不是很大,不过对于王立春的智谋还是很佩服的。

    枪支弹药、粮食布匹、医药器械大包小包的都弄了回来,除了日本罐头,基本上王立春答应过的东西都实现了,当真是要什么他就能给山上弄来什么。

    “都给姑奶奶闪开,一群酒鬼!”柳蝉儿端着酒碗也跑了过来,大声的呵斥着。她那边已经没有什么人了,邓飞、穆招娣都留在了王立春这边,就剩下一个郑泽,大献殷情,把她缠的烦不胜烦。

    穆招娣给王立春敬完酒后,她就想过来了,可是却发现其他人纷纷前去敬酒,只能一忍再忍,哪知道去给王立春敬酒的人越来越多,她看得心里着急,偏是郑泽又缠着她没完没了,她再也受不了了,干脆把郑泽丢到一旁,自己端着酒也跑了过来。

    柳大小姐的威名,在虎踞岭上还是很吃得开的。一声娇叱,那些围着王立春敬酒的战士立刻哄笑一声,回到原位,柳蝉儿这才走过来:“臭流氓,姑奶奶也敬你一碗,今天你办的还算漂亮,但就像五姑说的,不够磊落,你就不能学学四叔?难道非要学二叔么?”

    你个黄毛丫头也来对我指手画脚?王立春无奈的摇了摇头,又想开口,可是却看到郑泽一脸幽怨的走了过来,站在柳蝉儿身后,后者不满的瞪了他一眼,郑泽脸上的幽怨更盛了。

    造孽啊!心中感叹,王立春干脆什么也不说,一仰脖将碗里的酒喝光,又给自己倒满,起身欲走。

    “喂,臭流氓,姑奶奶还有话要跟你说!”

    “柳大小姐,你说话注意一点,一口一个流氓的叫着,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流你哪了呢!”

    “臭流氓!”柳蝉儿撅着嘴咒骂了一句,“你站住,姑奶奶有话跟你说!”

    “有话你还是跟郑家兄弟慢慢聊,我有事情要跟柳大哥商量!”丢下一句话,在郑泽感激的目光中,王立春端着酒碗朝着柳非凡走了过去。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