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杀不尽的土匪 四

    十七、十八。。。二十九、三十。。。四十五、四十六、四十七。王立春注视着被鲜血染红了全身的男人,心里默默的数着。四十七刀,整整四十七刀,两个土匪几乎被捅成了蜂窝,大滩的血迹染红了地面,让人看得心里瘆得慌。

    拖着疲惫的身体,在身后拖出一道鲜红的脚印,男人握着刺刀来到了小媳妇身边,鲜血顺着刀尖一点一滴的落下。

    默默的跪倒在小媳妇的尸体旁,男人伸出血红的手掌想要触摸小媳妇的脸庞,可是最终又撤了回去:“英子,对不起,是我无能,是我没本事,让你受苦了。你不用着急,我这就下去陪你,下辈子我们还在一起,我绝不会再让人伤害你半分。”

    说着话,他的目光留恋的看了眼自己的女人,闭上了双眼,举着手中的刺刀,就要朝自己胸口刺下去。

    “石头,卸下他的刺刀!”随着王立春的一声令下,张大勇快步冲到男人身旁,一伸手夺过了男人手中的刺刀。

    “你到底想干啥!”男人猛地睁开双眼,通红的双目喷火般瞪着王立春,大声吼道。

    “你媳妇叫英子是么?你认为英子希望看到你为了她而自杀么?她难道不希望你好好的活下去么?”王立春的声音很轻,可是每一个字都重重震撼在了男人的心头,震的男人身形剧颤,“你的罪孽,不会随着你的死而消失,你还要恕罪,龙盘山里有多少为非作歹的土匪?山外面有多少**掳掠无恶不作的小鬼子?又有多少像英子一样的女人被他们糟蹋杀害?”

    男人沉默了,好一会才慢慢抬起头,看向王立春:“你,肯收我么?”

    “这才像个男人!”王立春点了点头,冲着张大勇吩咐道,“带他去洗一洗,然后换身衣裳,编入警卫班!”

    张大勇捡回自己那把被鲜血染红的刺刀,跟着面无表情的男人走向一处院子,王立春背着双手走到了西河沟村的那些村民面前,轻声问道:“他明白了,你们呢?”

    无人回答,一片沉默。看着那些人一个个的目光躲躲闪闪,低着脑袋不停向后退缩,王立春心中的火气腾地一下窜了出来。穿越前在课本上,看过鲁迅先生的文章,对这个年代的国人那八个字的评价,再一次浮现在他的脑海中。

    “你们这群懦夫!”王立春顺手从地上捡来半截木棍,朝着西河沟村的那些村民就打了过去,不分男女,只论老幼。可是那些被他打得成年人,很是熟练的护住了身上的重要部位,一点也没有反抗的意思,任由他手中的木棍抡打,仿佛早就习惯一般。

    “小白脸你住手,打女人算啥本事!”柳蝉儿好像是报复一般,伸手抢过了王立春手中木棍,并将其推了一个踉跄,然后冲着西河沟村的那些成年男子,再次挥打起来,“你们还是不是男人,还有没有一点血性!都到了这个份上了,居然还不敢报仇?”

    王立春没有再动手,而是破口大骂道:“你们就是一群牲口,任人宰割的牲口,活该被人抢,被人杀,被人祸害!今天死的不是你们,被糟蹋的不是你们的女人,可迟早有一天,你们会被土匪和鬼子杀死,迟早有一天你们的女人会被鬼子和土匪祸害,而你们,除了默默忍受,除了哭泣,还能有什么本事!任人宰割的牲口们!”…。

    “他们有枪,我们能有什么办法!”终于有人忍不住了,人群中传来了大声的反驳。

    “谁说的,给老子站出来!”

    “我说的!”一个三十多岁鼻青脸肿肤色黝黑的汉子走了出来,径直走向王立春,可是他还没有走过去,王立春已经将腰间的盒子炮拔了出来,直接丢到他的脚下:“你现在有枪了!”

    汉子也不犹豫,直接拾起了地上的盒子炮,走到了距离自己最近的土匪身边,抬手就是一枪。

    “砰”的一声,枪口冒出一股青烟,看着脚下的一个土匪胸前绽放出的血窟窿,汉子身形明显一颤,不过很快就调整过来,又走向另一个土匪。

    “等一下,把枪还给我!”王立春突然叫住了汉子,“给他换一把刺刀!”

    汉子身旁的战士立刻取出自己的刺刀,递给了汉子,同时将他手中的盒子炮拿了过来。看着自己手中的刺刀,汉子愣了一下,旋即走向另一个土匪,直接扑到了对方身上,手中的刺刀一下又一下的捅进对方的身体里。。。

    也不知道捅了多少刀,汉子从已经死的不能再死的土匪身上站了起来,同样拖出了一条鲜血染红的道路,走到了王立春身边,问道:“好汉,我能跟着你么?”

    王立春没有回答,而是莫名其妙的问了一句:“哪样更解气?”

    汉子微一错愕,旋即明白过来,用衣衫将手中刺刀上的血迹擦掉,然后插到了自己腰间,用行动回答了王立春的问题。

    “你叫什么名字?”

    “我没有大名,因为长得黑,别人都叫我黑子。”

    “家中还有什么人?”

    “就我一个了。本来还有一个老娘,不过前年粮食被土匪抢光了,老娘没有挺过去,活活饿死了,是我这个当儿子的没用!”汉子眼中湿润了。

    “对不起。”王立春拍了拍黑子的肩头,“欢迎你加入虎踞岭独立大队!”说完这句话,然后转头看向西河沟村的村民,大声问道:“还有不愿当牲口的么!”

    有了黑子做榜样,这一下西河沟村这些长期被土匪欺负的村民终于爆发了,年轻力壮的一马当先冲向地上被捆着的七八个土匪,年老的还有妇人则是找来了趁手的家伙,紧随其后,就连半大小子也冲了过去,愤怒的人群瞬间就将龙爪峰的土匪湮没了。

    见此情形,王立春欣慰不已。针对国人的麻木,必须要下狠药,下猛药,只有越来越多的国人从麻木中清醒过来,才能使得更多的国人不受欺负。他不是神仙,没能力改变所有的国人,只能一点点来,一个个的改变,期待有一天,星星之火能够变成燎原之势,至少在龙盘山能够变成燎原之火!

    看到四五个五六岁的孩童孤零零的站在一旁,王立春走了过去,将宝儿抱了起来,轻声问道:“宝儿怕么?”

    “不怕!”宝儿坚定的摇了摇头,清脆的童音中夹杂着些许兴奋,“曾奶奶去年就是被那个留小胡子的坏蛋打死的!叔叔,你能收下我么?”

    王立春有些语塞,宝儿的话让他想笑,可是心里却堵得慌,好一会才说道:“宝儿你太小了,等你将来再长大一些。”

    “王政委,天色不早了,咱们该回山了。”穆招娣看了看天,走了过来。

    王立春点了点头,他们这一天出山的时间的确是有些长了:“五当家,我想给村子里留一些粮食,你看行么?”…。

    这时候你知道问我的意见了?穆招娣瞪了王立春一眼,心中略带不满,这种问题需要问么?就算王立春不说,她也打算这么做。一挥手叫过来一个战士,在其耳边嘱咐了几句,这个战士就快速跑出了村子,外面停放着八辆大车,还有十几个战士守着,没一会几名战士就推进来了两辆大车,上面装的全是粮食。

    见到两大车的粮食,又听说是分给他们的,西河沟村的村民都愣住了,他们这辈子做梦都想不到,村子里会突然有这么多粮食。一个个眼中闪烁着泪花,脸上洋溢着激动的神情,沉默片刻后,突然爆发出轰鸣的呼喊声,高声喊着虎踞岭三个字,欢呼着,雀跃着,相互抱在一起跳了起来。

    “二嘎、赵平,带着他们七个下来!”房顶上的这七个人,其实更多的只是摆设,因为这七个人都是周家庄的村民,今天才加入虎踞岭,真要是打起来的话,王立春根本不敢让他们开枪,弄不好会伤了自己人。

    此刻龙爪峰的那些土匪已经没几个还能喘气了,王立春让他们七个下来,就是为了让他们见见血,让张二嘎和赵平领着他们去解决剩下的土匪了。

    这时候张大勇领着一个皮肤白净的年轻人走了过来:“政委,你还别说,他比你还白,有他在,你就不是小白脸了。”

    这个年轻人正是小媳妇的男人,来到王立春面前后低着头一声不吭。他并非西河沟村人士,以前当过私塾先生,后来私塾关门之后,跟着媳妇回到了西河沟村,平常就在村子里教书。

    “你叫什么名字?”

    “我的名字已经没有意义了,其实我早就该死了,是你打醒了我,以后我的命就是你的,至于名字,随你怎么叫。”

    王立春还没开口,张大勇又说话了:“什么叫随便叫啊?你不知道政委可是没有口德,俺叫张大勇,可他却叫俺石头。你的脸比他还白,小心他叫你小白脸。”

    随着那四十七刀,张大勇对他的印象已经改变了,由于王立春的缘故,张大勇对那种克服了懦弱心态的人都很以为然。

    年轻人没有太大的反应,而是顺口说道:“白脸就白脸,以后我就叫白脸好了。”

    “啊?”张大勇长大了嘴巴,王立春也愣住了。这时候已经洗掉脸上的血迹,换了一身衣服的黑子也走过来了,与白脸并排而立。

    一人肤色白净,一人肤色黝黑,形成了鲜明对比。此刻还没有人能够想到,很短的时间内,这二人就成为了令鬼子谈虎色变的活阎罗手下,鼎鼎大名的“黑白无常”!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