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杀不尽的土匪 三

    求收藏,求推荐

    李二平等人如今心中已经安稳了许多,尤其是看到王立春拔枪指向西河沟村村民的时候,心里下意识的就将王立春重新划到了龙盘山土匪的队伍里。

    听到王立春的话,李二平只以为是让他们去给西河沟村的村民道歉,毕竟这是之前说好的,连忙招呼手下,快步走了过去,心中却在暗自鄙夷,认为王立春此人,是那种又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的伪君子。

    一干人走了过来,却忘记了手中的长枪留在原地,如今这伙土匪身上,就只剩下李二平腰间还有一把短枪。

    “刚才打你们很抱歉。”

    没有一丝诚意和悔意的道歉声,从李二平等人口中说出,西河沟村的村民不敢有任何的不满,甚至都没人敢接话,这种道歉有意义么?

    摸了摸宝儿的头,王立春宝儿站了起来,继续轻声问道:“宝儿,不要害怕,告诉叔叔,都有谁打过你?哪个再敢出声,老子现在就要了他的命!”

    前面那句对宝儿说的话,语气很是和蔼;可是后面一句却是凶神恶煞的对着西河沟村的村民们说的。

    “他打了我一巴掌,他踢了我一脚,还有他打了我娘,他和他打了我爹,后来我被娘抱住了,他们都在打我娘,我看不见。”孩童不像大人那般心思杂乱,宝儿只感觉抱着自己的王立春很是关心自己,犹豫了一下就对着李二平一干人指指点点起来,清脆的童音中带着愤怒,只听得西河沟村一干村民暗暗摇头。

    “小杂种,你敢。。。”宝儿的话音还没落下,就有土匪大声呵斥起来,可是他刚骂了个开头,就看见王立春手中盒子炮一甩,啪的一声清脆枪响,这个土匪就捂着胸口倒了下去,鲜血顺着指缝流了出来。

    这种血腥的场面,自然是不能让宝儿看到的,因此王立春在开枪的一瞬间,已经抱着宝儿快速转身,同时用手遮住了宝儿的眼睛,并且口中大声喊道:“石头!”

    这个变化令得所有人都愣住了,穆招娣略一迟疑就明白过来,立刻一挥手,一声令下带着自己的手下,朝着李二平等一干龙爪峰的土匪冲了过去。

    李二平也明白过来,心中大骂着王立春的无耻,快速将手伸向腰间,可是当他刚把手枪从腰间拔出来的时候,远处又传来一声枪响,李二平惨叫一声,捂住了手腕,手中的短枪也掉了下来。

    这时候柳蝉儿第一个冲了过来,飞起一脚将李二平踹飞,然后捡起地上的手枪,看着王立春说道:“小白脸,你胆子也太大了?”

    胆子大么?王立春并不这么认为,他敢这么做,早就有了万全的准备。李二平腰间有枪他记得很清楚,要不然也不会在转身的那一刻,大声喊“石头”了,那是他为了提醒埋伏在远处的张大勇,后者的枪法本就很好,得到九七式狙击步枪后,更是一番苦练,如今狙击步枪在他手里要比王立春用的好太多。

    “王政委,你们八路不能说话不算数啊!穆当家的,你们虎踞岭向来都是言出必行,你们可是答应放过我们的!”虎踞岭的战士两三个对一个,早就将龙爪峰的十余个土匪制住了,被摁在地上的李二平心中大恨,大声的叫嚷着。

    穆招娣杏眼一瞪,冷笑道:“姑奶奶答应过你什么了?”…。

    李二平倒吸一口冷气,又冲着王立春喊道:“王政委,好歹你也是个爷们,怎么能说话不算数!”

    “我说过放了你们么?”王立春转过身来,一只手依旧捂在宝儿的眼睛上,笑眯眯的看着李二平,脸上带着春风般的笑容。

    “你。。。”李二平气的说不出话来,这才想起来,从始至终,王立春都没有亲口说过放他们一命的话,只是一直在给他们造成一种假象,好像他们答应了王立春的条件,就能活命。

    “把他们捆起来,还有,把嘴赌起来!”王立春淡淡的吩咐了一句,又转向宝儿的家人,“你们都起来,我们不是土匪,是八路军领导的虎踞岭独立大队,不会祸害老百姓的。”

    在西河沟村村民半信半疑的目光中,将宝儿交给其家人,然后王立春走向了已经没有了呼吸的小媳妇身边。在那里,小媳妇的男人终于有了勇气,爬了过去,坐在地上抱着自己的媳妇,默默地流着泪水。

    “把人放下。”面对这个男人,王立春的脸上已经没有了任何的笑容,“没听见么,老子说把人放下!”

    男人哆嗦了一下,犹豫不舍的放下了怀中早已冰凉的妻子,坐在地上傻傻的看向王立春。

    “站起来。”

    等到男人慢慢腾腾的站起来后,王立春上去就是一脚,狠狠踹在了男人的胸口,又将其踹趴在地上:“你还算是个男人么!自己的女人被人糟蹋,你就会眼睁睁的看着,连个屁都不敢放!她虽然是个女人,可她更像个爷们,被土匪祸害了,她敢反抗,她不怕死,用自己的鲜血洗刷自己的屈辱,你这个大男人,又做了什么!”

    说着话,王立春又是一脚,狠狠的揣在男人身上,似乎还觉得不解气,将枪收起,拳脚并用,冲着地上抱成一团的男人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小白脸,继续打,狠狠的打,连自己女人都保护不了的男人,早就应该死了!”柳蝉儿也跑到了王立春身边,头一回跟王立春达成了一致,也参与到殴打的行列。

    她这一出手,王立春却停了下来,还将她拉开了:“别打了!”他必须阻止柳蝉儿,因为柳蝉儿是真的痛恨这个软弱的男人,下脚极重,而且都是朝着要害部位。可是他并非想要将对方活活打死,他下手主要就是朝着对方的屁股、大腿等肉多的地方,虽然会很痛,但却不会有性命之忧。

    “为啥不让姑奶奶打他?”

    “柳大小姐,这事情交给我处理好么?”

    “凭啥啊?你只是个政委,排起来最多就是寨子里的六当家,五姑在这儿都没说话,为什么所有事情都要听你的!”柳蝉儿极力的挣扎着,想要从王立春的手中挣脱出去,“小白脸,姑奶奶再跟你说一遍,松手啊,不然小心姑奶奶连你也打!”

    “蝉儿,听政委的!”这时候穆招娣开口了,“政委,我倒要看看,今天的事情你打算怎处理!”

    “五姑!”

    “蝉儿回来!”

    “哼!”柳蝉儿气的一甩手臂,甩掉了王立春的手,冲着地上的男人虚晃了一下拳头,撅着小嘴回到了穆招娣身边,又狠狠的剜了眼王立春。

    冲着穆招娣笑了一下以示谢意,王立春走到男人身前,揪着对方的衣领将其拎了起来,一指不远处的一个土匪:“糟蹋你媳妇的有没有这家伙?”…。

    男人一脸的惊恐,嘴唇一张一合了老半天,连一个字都没有蹦出来,看得王立春心中又急又气,猛地一推,将其推翻,大骂道:“你这个懦夫,自己的女人被人糟蹋了,你龟缩着不敢反抗;自己的女人反抗,你龟缩着不敢帮忙;自己的女人被人杀了,你他娘的连动都不敢动,就会哭,算他娘的什么男人!”

    “你别说了!”男人终于爆发了,低着头闷吼了一声。

    王立春一巴掌就抽在对方的脑袋上:“还敢冲我吼,有本事去替你媳妇报仇啊!知道为什么老子不让你碰你媳妇么?因为你不配,你没有资格,你他娘的早就该死了!你媳妇嫁给你,是她这辈子最大的不幸!”

    “啊啊啊啊!”男人猛地从地上站了起来,一把推开了王立春,向后退了几步,双眼通红状若疯狂,“我叫你别说了!”

    王立春一摆手,阻止了几个想要冲过来的虎踞岭战士,摇了摇头:“谁给他一把刀,让他自杀好了。懦夫,我告诉你,今天你要是不自己杀了自己,老子就亲手杀了你,让你给你媳妇陪葬!”

    就在他的话音落下,只听见“咣当”一声,男人的脚下多了一把刺刀,张大勇拎着九七式狙击步回来了。鄙夷的瞪了一眼,张大勇来到了王立春身边:“政委,他跟你之前一样啊,都是个软蛋。。。呃,俺错了,俺啥也没说。”

    没好气的瞪了眼张大勇,王立春将目光重新转移到了男人身上:“把刀拿起来,朝自己胸口捅下去!怎么还不动手,莫非是要老子替你捅下去!”

    男人哆哆嗦嗦的从地上拾起了刺刀,突然仰天大叫起来:“啊——英子,是我对不起你,我下去陪你!”说着话,他右手一翻,手中的刺刀朝着自己胸口就捅了下去。就在这一刻,穆招娣动了,双脚发力,身形一闪,冲到了男人身边,飞起一脚踢在了男人的手腕,将其手中的刺刀踢掉。

    “王政委,你咋能把人往死里逼呢!”一声大喝,猛然转身,穆招娣这才发现王立春居然也冲了过来,“你,也是想救他?”

    王立春苦笑了一下,点了点头,他并非真的想要对方的性命,早就准备出手,只不过穆招娣比他快了半拍而已。

    “你连死都不怕了,难道还怕土匪么?为什么宁愿一死赔罪,都不敢去杀了那个土匪,替你媳妇报仇呢!”

    男人默默的站了起来,手臂一抹擦掉了脸上的泪水,再一次拾起了地上的刺刀,脸上露出坚定的神色,朝着那个糟蹋了他媳妇的土匪,一步步走了过去。。。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