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杀不尽的土匪 一

    龙盘山山脚下坐落着不少大大小小的村庄,西河沟村就是其中之一。由于背靠龙盘山,村里的田地大都较为贫瘠,粮食产量低,家家户户主要是靠着进山打猎砍柴,去阳泉县城换取平日所需来度日。

    可即便如此,他们的日子依旧过得艰难,因为龙盘山里有土匪。

    今日就是龙盘山里的一伙土匪,十一二个人冲进了西河村,见东西就抢,若是敢有人说半个不字,立马就是一顿拳打脚踢。这还算是好的,二龙岭当年洗劫村庄的时候,经常会大开杀戒。

    这伙土匪之所以会放枪,是因为有村民炸刺儿了。

    连这种只比山里卧龙村情况稍好一点的村子都不放过的土匪,人品自然不用说,烧杀抢掠、**掳掠那是家常便饭。之所以等闲不轻易杀人,是为了给这些小村子留些劳动力,以便他们将来能够再来抢掠,若是都杀光了,下回抢谁去?

    两个土匪看上了一个模样还算周正的小媳妇,立刻将其摁倒在地,二人分工合作,要把那小媳妇就地正法。村子里的几十个村民对这一幕早就麻木不仁了,只是低着头躲在一旁,没有人敢出来制止更别说反抗了。哪怕这家的男人,看到自己媳妇光天化日之下被人糟蹋,也只是又哭又跪,不停的祈求着这些土匪。

    这个年代,祈求满天神佛都没有用,跟何况祈求土匪了!

    小媳妇也算刚烈,为了保住贞洁不失,不停的反抗。先是大声求救,没有得到村里人的回应后,就开始大声咒骂两个土匪,结果两个土匪将其一顿毒打,摁在地上难以动弹,然后有先有后的将其糟蹋了。

    等到第二个土匪满意的从地上站起来提裤子的时候,小媳妇爆发了生命中最后的力量,猛地从另一个土匪手中挣脱出来,顺手抓起地上的石块,朝着正提裤子的土匪的脑袋上狠狠砸了下去。

    此举彻底惹怒了这伙土匪,脑袋上被砸出血的土匪一脚将小媳妇踹翻,从身旁看热闹的同伴手中抢过长枪,两枪打在了小媳妇的胸口,鲜血之花在被红肿淤青遮盖住了的白嫩的胸部绽放,年轻的生命就这么逝去了。

    自己的媳妇死了,七尺多高的汉子连个屁都不敢放,只是双手抱着头,跪伏在地上失声痛哭,其他的村民更是躲得远远地,生怕这伙土匪的怒火会撒到他们身上。

    他们在这方面的经验的确很丰富,这伙土匪看到有人敢放抗,而且还打伤了自己的同伴,为首一人立刻下令,十几个人将几十个村民一顿暴打,打得西河沟村的村民一个个蜷缩在地上,护住自己的脑袋,又是求饶又是惨叫。

    暴打一顿后,为首的土匪似乎还不满意,挥舞着手枪,怒骂道:“娘的,还反了你们这群混蛋了。说,还有谁不服,站出来让大爷瞧瞧!”

    被打伤的土匪同样也不解气,一把揪住小媳妇的男人,像拖死狗一样将其拖了出来,先是踹了两脚,然后用用枪托狠狠在其身上砸了几下,口中骂咧不停,顺势拉开枪栓,就要当着西河沟村其他村民的面,将其击毙。

    人命在他们眼中就是草芥,完全不值钱,可是当他刚想开枪的时候,远处响起一声清脆的枪响,紧接着他的脑袋就被打开花了,鲜血爆裂喷洒,惊呆了所有人。

    “把枪放下!”王立春和穆招娣并驾齐驱,快步冲进了村子里,柳蝉儿、郑泽等二十多个战士紧随二人身后,呈扇形将这十一二个土匪围了起来。十来个土匪虽然有些慌乱,不过他们手中也有家伙,平日里横向霸道惯了,自然也举枪相对,双方对峙起来。…。

    王立春他们是听到枪声后赶来的。一看到地上那小媳妇的死状,所有人都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穆招娣从一旁找来一块布,盖在小媳妇身上,银牙紧咬,柳眉横竖,看着那伙土匪大喝道:“谁干的!”

    她当初入伙虎踞岭之前,路经龙盘山时,被山里土匪所劫,若非李云彪碰巧路过,将她救了出来,她恐怕早就被那群土匪糟蹋了,所以她最痛恨的就是有人糟蹋妇女。

    双眼喷火般紧盯着对方,双手插入腰间镖囊,扣住了飞刀,如果她想的话,只要一秒钟的时间,两把飞刀就能出手。

    土匪头目愣了一下,眼中闪过一丝慌乱,不过看清了穆招娣的模样后,脸上挤出了笑容:“原来是虎踞岭的五当家啊,失敬失敬!兄弟们,小心自己手里的枪,别走火了,伤了和气就没必要了!”

    他不是傻子,如今虎踞岭人多势众,而且看情形来者不善,他们手里的家伙就是最后的保障,绝对是不会轻易放下的。

    吩咐完自己的手下,然后干笑了两声,走到穆招娣面前,一拱手道:“穆当家的,我们是龙爪峰秦当家手下,在下李二平,说起来大家都是自己人,没想到你们虎踞岭也看中了西河沟村。。。”

    “哪个跟你是自己人!”不等李二平说完,穆招娣抬脚便踹,一脚将他踹飞了出去。

    “穆当家的!”李二平一个翻身从地上站了起来,眼中带着怒色喊道,“你们虎踞岭不要欺人太甚,难道忘了山里的规矩么!”

    见到自己手下快速围到自己身后,李二平的底气也足了一些:“你们虎踞岭还讲不讲道义了,西河沟村是我们兄弟先来的,难道你们打算硬抢么?”

    穆招娣眼中哪会有龙爪峰,尤其是地上小媳妇的死状令她响起了自己曾经的遭遇,心中怒不可遏。身形作势欲动,却被王立春拦住了:“五当家,这件事让我来解决,保证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

    “你算哪颗葱,莫非以为你们虎踞岭当家的多,是个人都能上台面么!”李二平听到这句话,却是一点都不给王立春面子。

    王立春向前走了两步,指着自己的鼻子问道:“你不认识我?”

    “啊呸!你算个鸟毛啊,也配爷爷认识!”

    李二平的嚣张态度,王立春倒是没有介意,自我介绍起来:“我姓王,叫王立春,你们秦大当家没有跟你们说过么?”

    “切,就凭你,也配跟我们大当家认识?笑话。。。等等,你说你姓王?”

    “没错,我姓王,来山里的日子不长,一般人都喊我做王政委。”

    “你,你就是八路的王政委?”

    王立春的名头,随着二龙岭在二道沟覆灭早就传遍了山里各个绺子,不过大伙都习惯称呼他“王政委”,他的名字知道的人反倒不多。他如今在山里各绺子眼中,已经取代了虎踞岭二当家柯正武,被人认为是虎踞岭新的狗头军师,比柯正武还要阴险的狗头军师。

    “把枪放下!”得知对方听过自己,王立春的声音越发的柔和了。

    “凭什么!大不了我们走就是了,西河沟这破地方让给你们!”李二平不怕穆招娣,因为穆招娣是个女人,不过却对王立春有些惧怕,因为龙爪峰的大当家从虎踞岭返回后,特意叮嘱手下人,遇到此人尽可能避让,龙爪峰的实力还不如二龙岭呢!…。

    “走?”王立春轻笑一声,“我让你们走了么?既然你们听过我的名头,就应当知道我的厉害,你可别给你们大当家惹祸,老老实实听我的话,小心连累的你们龙爪峰变成第二个二龙岭。把枪放下!”

    “你到底想干啥!”李二平心里有些打鼓,他从自家老大口中得知,龙盘山第一绺子大当家郑三炮都为了王立春,而亲自拜会虎踞岭,这样的人物,不是他能够惹得起的。

    “先把枪放下,咱们先把今天的事情解决了。”

    “你算个鸟毛啊,敢跟我们平爷这么说话!”李二平还没有开口,他身后的一个手下不愿意了,手中枪口微抬,瞄向了王立春。

    “啪”的一声。

    “咻”的一声。

    两个声音几乎同时响起,只见此人胸口被打出了一个血窟窿,眉心也插着一枝箭,随着此人的身躯倒在地上,箭羽不停的颤抖,一滩血迹从其身下流了出来,其余的土匪也慌了。

    “你敢动手!”李二平的声音带着些颤抖,这颤抖不是源自于愤怒,而是恐慌。虎踞岭自从投靠八路后,就不遵守山里的规矩这件事,他是知道的,可是对方居然因为一言不合,就杀了他的手下,这也太霸道了!

    “你先看看周围。”王立春伸手指了两个方向,在他手指的两个方向,有两间土房,每个房顶上都趴着四五个人。一间房顶上,史浩架着捷克式机枪瞄准了李二平一伙,身旁趴着三个人,人手一支长枪;另一间房顶上,张二嘎半蹲在上面,张弓搭箭,箭簇上闪着寒光,他的身旁趴着四个人,同样人手一支长枪。

    “我警告你们,最好不要乱动,否则你们立刻被打成筛子!”

    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唾沫,李二平握紧了手中的短枪,手心已经湿透了,想要将枪口移向王立春,却又不敢乱动,身后的那些手下同样一个个面露恐慌,身体像是僵住了一般,一动不动。

    这时候王立春忽然走到了李二平面前,抓住枪管,使得李二平的枪口移向了自己的胸口。。。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