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劫道劫出来的消息

    王立春带着郑泽赶过来的时候,穆招娣已经领着手下动手了。对方是个车队,十几个人押运着五辆大车,车上大包小包还有大木箱子,也不知装的是什么,不过探哨从地上的车辙印痕深度,判断的出车上的东西不轻。

    这些人敢从岔道口经过,显然是预料到了可能会碰到土匪。当他们看到穆招娣带着二十多人从一旁的杀出后,当即就有人从腰间拔出了短枪,打算反击。

    穆招娣不愧是五当家,第一个发现了对方的动作,只见她手腕一抖,都没人看清她的动作,拔枪之人已经惨叫一声,捂住了鲜血直冒的手腕。他的手腕上赫然插着一把飞刀,手中的短枪已经掉在了地上。

    “反抗者死!”

    “劫财不劫命!”

    虎踞岭其他的战士。。。这里还是称呼他们土匪的好。其他的虎踞岭土匪早有经验,口中高呼着口号,向着两侧散开,很快就将对方包围,同时拉开了枪栓,端着枪瞄准了对方。

    “留下一半货物,放你们过去!”穆招娣双手叉腰,柳眉倒竖,一副英姿飒爽的巾帼模样,早有一个土匪麻溜的跑过去,拔出了对方手上的飞刀,并且用对方身上的衣裳擦个干净,连带掉落在地上的手枪一并拿了回来。

    “五当家,你的飞刀。点子不弱,还有这家伙!”

    穆招娣接过飞刀插回腰间镖囊,随意的瞟了眼手下人带回来的短枪,是一把盒子炮,轻笑了一声:“就凭你们,也配玩儿枪?收好了!”

    车队的十几个人这时候已经护着受伤的同伴退到了一起,并不像普通人遇到土匪那般吓得慌乱六神无主,而是怒目而视,丝毫不惧的看着拦路的土匪以及为首的穆招娣。

    一个四十年许身材魁梧的中年人走了出来,冲着穆招娣一抱拳,问道:“敢问朋友是哪个绺子的,可知道这货是我们老爷的!”

    柳蝉儿站在穆招娣身旁,看到王立春匆匆赶来,心中一动,摆出了个造型,朗声说道:“你以为我们不知道周老帽么?实话告诉你,姑奶奶是。。。”

    “劫道就劫道,跟他们扯那么多废话干什么!”就在柳蝉儿要报出虎踞岭的大名时,王立春的声音抢先响了起来。

    虎踞岭已经接受了八路的改编,改名为虎踞岭独立大队,而拦路抢劫这种业务中,技术含量较低的那些,例如眼前发生的,八路是不允许经营的,那样容易破坏八路的口碑。只有伏击日伪军等这种技术含量较高的业务,八路才会允许,只不过这种业务的名称已经不叫拦路抢劫了。

    所以王立春绝对不会让柳蝉儿报出虎踞岭的大名,若是放到八路的其他部队,如今的事情是不允许发生的。也就是王立春这个不太在乎条条框框的后来者,才会支持虎踞岭经营这种低级业务,换个政委来,绝对会大力反对。

    他这么急急忙忙的插了一嘴,却引起了对方的轻蔑:“嗤,什么时候起,龙盘山里的朋友变得畏畏缩缩,难道都是鼠辈不成?也不怕弱了自家的名头!”

    “闭嘴,再逼逼信不信老子一枪打死你!”王立春脸色一变,晃了晃手中的盒子炮,来到穆招娣身边,“五当家,这伙人什么来头?”

    “山外周家庄周老帽的人。”

    周家庄在龙盘山外不远,周老帽是周家庄的土皇帝,因为是赖利头,一年四季不分冬夏都顶着帽子,从不摘下,被人私下里称为周老帽。整个周家庄的土地基本上都是他的,村里的村民租种他家的土地,缴纳不菲的租子不说,赶上周老帽家忙活的时候,还得前去义务帮忙。…。

    周家庄是个大村子,周老帽祖上的时候为了防止山里土匪抢掠,手下组建了一只看家护院的队伍。随着时代的脚步,传到周老帽这一辈后,这支队伍摇身一变改名为民团,周老帽自任民团司令,接受南京伪政权领导,民团人数维持在七八十人左右,也算是一大势力。

    周家多年的积蓄,颇是丰盈,周老帽自掏腰包,通过种种渠道,买来了不少枪支弹药,虽然都比较陈旧,但胜在数量多,又请了能人,把民团训练的像模像样,龙盘山的土匪,等闲不敢轻易招惹他们。

    今日也不知是什么原因,他们押着五大车货物路经岔道口,碰巧穆招娣手下有人就是从周家庄出来的,认识对方,不过对方不认识他罢了。

    听完了穆招娣的讲解,王立春点了点头,寻思片刻后小声问道:“五当家,哪个兄弟是周家庄的人?”

    穆招娣还没来及开口,周老帽的人又开口了,说话的还是之前那个四十年许的魁梧中年人:“你们到底是山里哪个绺子的,既然知道我们周老爷的大名,还敢劫我们的货!”

    口气相当的狂妄,虽然他们人少被围,可似乎完全不在乎,一副反客为主的架势,让虎踞岭的人看的都极为不爽。

    柳蝉儿杏眼一瞪,正要呵斥对方,王立春却拦住了她的话头,脸上挂着笑容看向对方:“敢问这位朋友大号,听口气仿佛跟山里不少绺子相识啊?”

    “好说,在下刘白正,蒙道上的兄弟看得起在下的枪法,称呼一声神枪刘!说,你们到底是那个绺子的,说不定我们周老爷跟你们大当家有旧。就算不认识,我们周老爷向来喜好结交天下豪杰,也不会计较你们这次的冒犯之举!”

    这货口气真大啊,老子是没带着狙击枪下山,不然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才叫神枪手!王立春心中腹诽,脸上却依旧挂着笑容:“你还没说你们周家庄究竟跟哪个绺子相熟呢!”

    “相熟的绺子多了,龙爪峰、中龙岭、捏龙台、还有二龙岭多了去了!”神枪刘的话中,二龙岭咬得格外清晰。

    这次他的口吻还是很狂,不过虎踞岭众人却没有生气,而是感到好笑。神枪刘说出的那些绺子,除了二龙岭外,人数都很少,基本上都不超过百人。捏龙台的绺子甚至都没有得到龙盘山内大部分绺子的认可,因为人太少了,才不过三十几人,只是因为巴结二龙岭的孙麻子,而且一直都按照山里的规矩办事,这才没人理会。

    神枪刘之所以着重强调二龙岭,就是因为二龙岭势力大一些罢了,还曾经打退过人数更多的虎踞岭进攻,因此有些名头。不过二龙岭已经被虎踞岭灭了!

    难道这家伙不知道么?虎踞岭的一种土匪不由感到好笑。

    人以类聚,物以群分,能够跟二龙岭关系亲近的主,不会有几个好东西。因此王立春脸上的笑容更盛了:“二龙岭啊,好大的名头,不过你难道不知道,前不久他们被人灭了么?连孙麻子都死了!”

    “切,你是说虎踞岭那些家伙?”神枪刘的眼神和语气,充满了对虎踞岭的不屑,“二龙岭的三当家不是没死么?而且我告诉你,虎踞岭的好日子就快到头了,用不了多久,龙盘山再没有虎踞岭这个名号!”

    “你说什么!”柳蝉儿和穆招娣同时怒斥,周围的土匪也一脸的愤怒,抓紧了手中的步枪,王立春连忙拦住了众人,同时对神枪刘做出请的手势:“刘大哥,咱俩到那边说道说道?”…。

    对于王立春的态度,神枪刘还算满意,傲然的点了点头,王立春头前带路,他则背着双手,趾高气昂的跟了过去。

    “五姑,那个小白脸又再搞什么鬼?”气鼓鼓的看着王立春卑躬的模样,柳蝉儿小声问道。

    不能怪柳蝉儿生气,因为王立春现在的表现实在是显得太丢人了。先是搬来一块较大的石头,请神枪刘坐下休息,又给对方递上一颗烟,还笑着点上,一脸的阿谀奉承,蹲在神枪刘身边,嘴里不停的说着什么。

    虎踞岭的汉子,从没有低眉折腰的主,谁看了都有意见。

    盯着王立春看了片刻,穆招娣皱着眉摇了摇头,眼神中也是迷惑:“我也不知道,按理来说他不应当是这种人啊!”

    “五姑,我去教训教训他,看他还敢给咱们虎踞岭丢脸!”

    “蝉儿你别激动!”穆招娣连忙拉住了就要暴走的柳蝉儿,“你四叔跟我说过,他说政委这个人很厉害,做的每件事情都是有用意的,你别这么冲动,等他回来再说。”

    约莫一刻钟的工夫,王立春回来了,回来之前又给神枪刘点上了一颗烟,让对方歇息片刻。看情形二人相谈甚欢,神枪刘不止一次笑着拍打王立春的肩头。

    “小白脸,你到底搞什么鬼!你不要脸是你的事,但你不要丢我们的脸!”柳蝉儿怒声斥责道,不过还是记得王立春之前的示意,没有报出虎踞岭的名头。

    来到她们身边的时候,王立春的脸上已经没有笑容了。没有理会柳蝉儿,他转向穆招娣,沉声问道:“五当家,这事儿一会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不过现在我还需要了解一些事情,那个从周家庄出来的兄弟是哪个?”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