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情情爱爱乱人心

    “政委,你是不是还打算打鬼子?”

    这个问题,是穆招娣目前最关心的问题。作为虎踞岭的五当家,上山最晚,路遇土匪,双拳难敌就要被辱时,被李云彪带人所救。英雄救美,芳心暗许,这才跟着李云彪上了虎踞岭,凭借一手飞刀绝技和直爽的性格,坐上了第五把交椅。

    父母早亡的她,早已将虎踞岭看做了自己的家,寨子里的每个人都是自己的亲人。自打上山之后,虎踞岭从来没有吃过大亏,唯一的两次,都是跟八路有关,尤其是因为王立春的出现,原本还算和睦的几个当家之间出现了裂痕,老牛坡一战寨子里伤亡不小,这都让她心痛。

    对于王立春,她心里很是矛盾,如果没有老牛坡那场仗,她已经转变了对王立春的看法,可是那一夜柯正武说的那番话,她心中多少还是有些认可的。鬼子不好对付,而且中国的鬼子那么多,凭他们这点人,就算都跟鬼子拼光了,能翻出多大的浪花?

    王立春倒是没有考虑穆招娣的想法,对于今后与鬼子作战的事情,他早已有了详细打算:高筑墙,广积粮,打铁还需自身硬,在虎踞岭独立大队发展壮大之前,尽量避免跟鬼子正面冲突,就算打伏击,兵力上至少要有两倍的优势才能打。

    “鬼子肯定是要打的。。。五当家你容我说完。三胖子带人投靠了鬼子,就算咱们不招惹鬼子,鬼子也不会放过咱们。当然,现在最紧要的事情是多弄一些枪支弹药来,而且要增加重武器的数量,同时招揽人手,短期内,我不主张再与鬼子正面冲突。”

    老牛坡一战,虎踞岭损失不可谓不惨重。九二式重机枪丢了,两挺歪把子的子弹几乎耗光,虽然伏杀了两个班的鬼子,又缴获了一批三八大盖和两挺歪把子,还有部分弹药,可如果鬼子攻打虎踞岭的话,根本不够。

    听到王立春的这番话,穆招娣的心里总算放下了一块石头,只要王立春不着急再打鬼子就行。这时候她才有心情问起自己惦记了很久的问题:“那个,你答应我的事,办的怎么样了?”

    看到泼辣的穆招娣居然露出小女儿羞涩的一面,王立春不由得一愣,心中有些好笑,嘴上回答的就慢了一些,结果惹得穆招娣大怒,只以为王立春骗了自己,一把揪住他的衣领,凶神恶煞的问道:“说,到底喜不喜欢姑奶奶!”

    “喜欢,喜欢!”王立春连忙回答,可是声音刚落下,柳蝉儿惊讶的带着几分颤抖的声音就在二人身侧响起:“你们。。。五姑,你。。。臭流氓,你竟然敢打我五姑的主意!”

    柳蝉儿这几天心情还算是比较好,虽然老牛坡一战使得寨子里折损了不少兄弟,不过王立春却奋不顾身的救了自己,尤其是她最大的对手陈月雯走了,这让她心情轻松。

    刚才就看到穆招娣给王立春使眼色,二人鬼鬼祟祟找了个避人的地方,好一会没出来。心中好奇的她偷偷的摸了过来,哪知道刚靠近就听见二人最后的对话,当下睁大了眼睛,一手惊讶的掩着口唇,一手愤怒的指着王立春。

    “蝉儿,你瞎说什么呢!”穆招娣脸色一变,连忙松开了王立春,后者赶快整理了一下衣衫,然后后退两步:“你以为我脑子有病啊!”

    “小白脸,你说什么!”穆招娣又不乐意了。…。

    “看来三叔说的是真的!”柳蝉儿想到了邓飞曾经说过的那句话,这一下误会更深了。穆招娣绝对不可能当着柳蝉儿的面,说出她是让王立春帮着打探李云彪心意的事情,因此只能由王立春详细的解释了一遍。

    “五姑,臭流氓说的是真的么?你喜欢的还是四叔,不是小白脸,对么?”听完了王立春的解释,柳蝉儿心里这才算是松了口气,不过还是想从穆招娣口中确定。

    穆招娣红着脸,刚想点头,忽然想到了什么:“蝉儿,什么叫我还是喜欢你四叔,莫非你早就知道?”

    “切,五姑,你那点事能瞒得住我么?我爹也知道。”

    柳蝉儿的话使得穆招娣的脸更红了。王立春很是好奇,穆招娣这个五当家,号称虎踞岭上的穆桂英,平日里性格豪爽,雷厉风行,女中豪杰一般,而且已经二十大几了,一遇到男女之间的事情,居然会跟陈月雯那般害羞。

    心中正诧异着,柳蝉儿已经凑到了他身边:“臭流氓,四叔到底喜不喜欢五姑啊?”

    八卦之心人人皆有,柳蝉儿也不例外,尤其两个人还都是她很亲近的人。虽然两人都是当家,按道理来说应当是兄妹关系,不过虎踞岭上没有那么严格的束缚,真要是郎情妾意的,没有人会反对,柳非凡就曾经当着柳蝉儿的面说过,希望俩人喜结连理。

    被小辈说破了心思,穆招娣虽然脸上羞得通红,不过耳朵却竖了起来,生怕错过了王立春的回答。

    “四当家没有回答,不过我看得出,他对五当家绝非无情。”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四叔到底喜欢五姑不?臭流氓,你能不能说的直接一点?”

    “不许再叫我臭流氓,我流你哪儿了?”王立春把眼一瞪,可是看到穆招娣脸色不善,连忙接着说道,“四当家虽然没有明说,不过我能听出来,他心里有五当家,只不过似乎是有什么心结,所以不敢接受五当家的这份感情。五当家你不用失望,给我点时间,我一定能够弄清楚四当家的心结,只要帮他打开心结,他一定会接受你。”

    柳蝉儿这时候终于听明白了,扑到穆招娣身边,拉着她的手臂,欢快的说道:“五姑,这下你能安心了。臭流氓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不过他说行就一定行!”

    等到二女先行离去,王立春正打算也回去的时候,郑泽忽然从一旁钻了出来:“王大哥。”

    王立春眉头一皱:“你刚才一直在这儿偷听?”

    “你别误会,我是看到蝉儿姑娘过来才跟来的,后来发现你们说的都是寨子里的事情,我怕打扰你们,所以就没敢乱动。”郑泽明白自己犯了忌讳,连忙解释道。

    王立春点了点头,没有再计较,转而说道:“无妨,反正我们虎踞岭的许多事情,你都知道了。包括我们化妆成晋绥军,伏击鬼子的事情,这些事儿,外人除了你,就没有人知道了。”

    郑泽自然听得懂王立春话里的含义,连忙说道:“王大哥你放心,你们肯带着我,那是信得过我,我绝不会乱说,连我爹我也不会说。”

    这小子这么上道?王立春心中狐疑,思忖片刻又问道:“说,你找我什么事儿?”

    “我喜欢蝉儿姑娘。”郑泽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我知道,你第一次见我的时候,就说过了。”…。

    “可是蝉儿姑娘好像喜欢的人是你。”

    “不可能!”王立春的声音陡然变得有几分尖锐,“你不许乱说。”

    郑泽苦笑了一下,说道:“王大哥,你不用自欺欺人了。看你慌乱的样子,你早就知道了,只不过不愿意承认罢了。”

    “你肯定是误会了,你刚才应当听到她一直骂我,而且她还。。。”王立春本来还想说柳蝉儿打过自己,可是话刚说了一半,听到了郑泽接下来的一句话,到了嘴边的后半句话生生咽了回去。

    “王大哥,难道你没有听过打是情骂是爱这句话么?”

    我需要爱情,但不需要被打骂!正如郑泽说的那样,王立春的确是感觉到了柳蝉儿的心思,只不过他喜欢的是陈月雯,柳蝉儿虽然美丽,但却不是他喜好的那种类型。而且八路对男女作风问题管的非常严格,他要是敢同时喜欢两个女人,哪怕两个女人没有意见,哪怕他对二女都是真心真意,也逃不了乱搞男女关系的罪名。

    就算没有八路的这条规矩,他也对柳蝉儿没兴趣。这个女人太野蛮了,自打见面以来,他先是背上挨了一枪,接着手臂被扭脱臼,还总是被骂,可谓肉体和精神上遭遇双重打击。他不是那种有自虐倾向的男人,喜欢的是陈月雯那种小鸟依人,能够激发他心中无限怜爱的女人,尤其是在陈月雯的身上,他找到了自己初恋的甜蜜感觉。

    “小泽玛利。。。哦不,小泽啊,你没事跟我说这个干嘛?难道你不知道我有喜欢的人么?”

    郑泽没有在意王立春对自己的称呼:“王大哥,我知道你喜欢的是陈姑娘,她是个好姑娘,如今她不在山上,你可不能辜负她啊。”

    嘶,这小子!

    “你到底找我干啥?”

    “那个,你忘了,你曾经答应过我,说是有办法让蝉儿姑娘答应嫁给我的。”郑泽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王立春听得一脑门无奈,如今他的心思除了挂念动身前往延安的陈月雯外,就是考虑如何壮大虎踞岭跟打鬼子了,可眼下却不得不扮演月老的角色。。。幸好虎踞岭上的女人不多!

    考虑到自己还想拉拢神龙山,他将郑泽叫到身边,在其耳边小声嘀咕了一番,这时候穆招娣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了:“王政委,磨蹭什么呢,买卖上门,赶快回来!”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