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英雄赞歌

    邓飞原本并没想过折回来,只不过无意中瞟见李云彪折返,想到往常王立春有什么事儿都跟李云彪商量,这才偷偷跟在李云彪身后,跟了回来。

    结果看到李云彪果然跟王立春在那儿咬耳朵,这才嚷嚷起来。

    李云彪脸色一变,生怕邓飞的话传开,传到柳非凡的耳朵里,引起不必要的误会,连忙后退一步,想要开口解释,可是王立春根本不在乎。他已经知道了,柳非凡因为某些的原因,打定心思跟八路干了,甚至都想过将虎踞岭的大权交给自己,不过前提是他得娶柳蝉儿为妻。

    所以他伸手拦住李云彪,转身看向邓飞,问道:“三当家你来得正好,我刚才的话你应当已经听到了,你觉得咱们能赢么?”

    “咋不能赢?咱们兄弟,个顶个的汉子,小鬼子哪会是咱们的对手?”

    “四当家,你以为呢?”

    李云彪不像邓飞想的那么简单,思忖了片刻,看了眼操场上的警卫班战士,沉声问道:“政委,莫非你这么做的用意,就是为了要打赢鬼子?”

    “老四,你这是啥话,难道你认为咱们不是小鬼子的对手?你别忘了,前年鬼子进山,不是被咱们打得落花流水么?”

    王立春轻咳一声,反问道:“三当家,那你认为,为什么老牛坡那一晚,咱们伏击鬼子,最后却要撤退呢?”

    “那。。。”邓飞老脸一红,吭哧了半天,说不出话来了,只是反复强调,当初鬼子进山,被山里的绺子联手给打退了。

    王立春毫不客气的指出,当初能够打退鬼子,并不是因为各绺子的土匪有多厉害,主要是因为鬼子不熟悉山里的地形,而且太过大意,加上龙盘山西北一带山势险峻,所以鬼子才会铩羽而归。

    真正体现双方战力的,就是老牛坡的那一战。虎踞岭独立大队打的是伏击,开火之前先扔出了二百余颗手榴弹,结果却被鬼子压制:“三当家,我不怕你生气,那晚我不止看到一个兄弟的枪口,是朝着天的,你说这是为什么?”

    “俺哪知道那么多!”邓飞有些恼怒了,他容不得有人说虎踞岭的不是,若非这话出自王立春之口,他早就动手了。

    拍了拍邓飞的肩头,王立春接着说道:“三当家,我不是瞧不起寨子里的兄弟,不过有句话我必须得说,小鬼子目前就是比咱们厉害,人家枪打得稳,遇乱不慌,应对沉着,而且军令严明,这些都是咱不如人家的地方。”

    邓飞肩膀一抖,抖掉了王立春的手掌:“咋,你让他们跑一跑,站一站,再转转圈,就能比鬼子强了?”

    “走着看。”王立春很是随意的说了一句,“不试一试的话,又怎么会知道呢?”

    邓飞不服,还想开口,李云彪一拉他的手臂,摇了摇头,他这才气鼓鼓的说道:“算了,俺不跟争,俺知道你心情不好,不过以后不要让俺再听到你说兄弟们的不是!”

    丢下这句话,甩啦这膀子,邓飞沉着脸离开了。李云彪不解的摇了摇头,他不明白,王立春为什么要当着邓飞的面说这番话,难道王立春不知道,这么一来会让邓飞和他的关系疏远么?

    如今在虎踞岭上,王立春虽然算是站稳了脚跟,不过柯正武心里一直看不顺眼,柳非凡又是不轻易表态的主,而他李云彪则是因为某些原因,虽然心底支持王立春,可却不方便公开支持,穆招娣又是一副对事不对人的架势,只有邓飞是全力支持王立春的。如果失去了邓飞的支持,王立春今后恐怕在虎踞岭会越来越难的。…。

    王立春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轻笑一下,说道:“四当家,你不用为我考虑那么多,有些话说出来虽然伤人,但至少要比兄弟们将来死的不明不白强得多。三当家的性子我了解,他迟早会明白的。”

    说完这句话,王立春转身走了,李云彪皱着眉头思索了许久,慢慢将目光转向操场上的警卫班战士,最后落在了赵平身上。

    吃午饭的时候,稀奇的事情又发生了,而且还是发生在王立春的警卫班战士身上。

    往常寨子里吃午饭,战士们都是排队打饭,相互间有说有笑嘻嘻哈哈的。可是今日中午,操练了一上午的警卫班战士,打饭的时候并没有像往常那样,看哪个队人少就排在哪个队后面,而是在张二嘎和赵平的带领下,整整齐齐的排成了两列,还唱起了歌,歌声嘹亮。

    “烽烟滚滚唱英雄,四面青山侧耳听,侧耳听;青天响雷敲金鼓,大海扬波作和声;人民战士驱虎豹,舍生忘死保和平;为什么战旗美如画,英雄的鲜血染红了她;为什么大地春常在,英雄的生命开鲜花。。。”

    这首《英雄赞歌》是《英雄儿女》的一首歌曲,唱的是对那些为保家卫国而牺牲的战士的追思和歌颂。虎踞岭独立大队前几日刚与鬼子在老牛坡打了一场,死伤了不少战士,这首歌被唱响后,顿时在其他战士心中引起了共鸣。

    就跟王立春教前两首歌曲一样,不论是正在打饭的战士,还是已经打好饭正在吃饭的战士,同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开始小声跟唱起来,一遍又一遍的,渐渐地随着越来越多的人熟悉了曲调和歌词后,整首歌在洪亮而带有几分悲怆的语调中唱响了!

    “英雄猛跳出战壕,一道电光裂长空,裂长空;地陷进去独身挡,天塌下来只手擎;两脚熊熊趟烈火,浑身闪闪披彩虹;为什么战旗美如画,英雄的鲜血染红了她;为什么大地春常在,英雄的生命开鲜花;一声呼叫炮声隆,翻江倒海天地崩,天地崩;双手紧握爆破筒,怒目喷火热血涌;敌人腐烂变泥土,勇士辉煌化金星;为什么战旗美如画,英雄的鲜血染红了她;为什么大地春常在,英雄的生命开鲜花!”

    慷慨激昂的歌词,对牺牲的战友的高度赞扬,都使得虎踞岭的战士心中激动不已,原本还有一些人,因为那一战对王立春心有不满的战士,也改变了看法。可以说,在所有人看来,这首歌就是王立春特意为了纪念和歌颂那些向富贵一样牺牲的战士而作,他们的同伴没有白白牺牲,他们并非是八路眼中可以任意牺牲的炮灰!

    就连张大勇都不例外,都认为这首歌是王立春特意作的,因为他在以前的部队没有学过。

    五个当家也听到了这首歌,柳非凡双眼通红,嘴里不停的念叨着“英雄”二字;邓飞老泪纵横,扯着嗓子大声的唱着,尤其是唱到“两脚熊熊踏烈火,浑身闪闪披彩虹”等赞美之词的时候,声音更大;李云彪神情激动,自认为终于明白王立春晌午的时候,为什么不怕敢邓飞闹僵了,一句“为什么大地春常在,英雄的生命开鲜花”,这种对死难战士的赞扬和高度肯定,足够了!

    穆招娣噙着泪水,口中同样跟唱着这首歌,心中只懊悔那晚没有在老牛坡伏击鬼子,懊悔最后没有炸掉老窝村炮楼,祭奠死难的战士。…。

    柳蝉儿早已哭成了泪人,唱得断断续续,双眼却盯住了不远处的王立春,又一遍结束后,忽然一转头看向一直跟在她身边的郑泽,说道:“你比不上他,永远也比不上他。”

    柯正武也在默默的唱着这首歌曲,看着远处的王立春,眼珠不停的打转,心中直叹王立春有才。所教的三首歌曲,每一次都非常的应景,非常的合适,只担心这首歌唱完,王立春再提出打鬼子后,不要说其余几个当家了,哪怕是虎踞岭的战士,恐怕都不会有异议而是争先恐后了。

    因为这首歌,虎踞岭的这顿午饭回锅热了三回,而许多战士的嗓子都唱哑了。

    次日一早,穆招娣带着手下下山了,同行的还有王立春,柳蝉儿得知王立春同行后,也跟了下来,这段日子就像尾巴一样的郑泽也不例外。

    老规矩,来到岔道口,选择了一条道路,穆招娣一挥手,散出几人出去打探,其他人则是埋伏起来,自己走到一处背人的地方,冲着王立春一招手。

    王立春只以为穆招娣是想问关于李云彪的事情,跟了过去,哪知道穆招娣开口问的竟然出乎了他的意料:“王政委,你教兄弟们的三首歌,都是你自己编的么?”

    什么叫编?那叫创作!

    “不是,只有第三首是我自己创作的。”前两首《游击队歌》和《义勇军进行曲》早就诞生了,只有第三首《英雄赞歌》是建国后创作的,因此他不敢全都贪为己有。

    “创作?”穆招娣皱了皱眉头,没有再纠结这个词,“我再问你一个问题,第三首歌你是为了老牛坡死难的兄弟而编。。。创作的么?”

    这一回王立春没有回答,而是坚定的点了点头。

    对于他无声的回答,穆招娣很是满意,紧接着又问了一个问题:“政委,你是不是还打算打鬼子?”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