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晋绥军来访

    对于晋绥军来人,王立春心里还是带着几分尊敬的。虽然穿越前有形无形的接触了太多,所谓国军不抵抗之类的信息,不过对于当时的他来说都无所谓,毕竟那些事情距离太过遥远了。

    来到虎踞岭之后,从邓飞等几个当家口中得知,晋绥军二七六团前两年在这片地方,跟鬼子打得凶猛,心中自然肃然起敬。虽然打定了主意不会将军需物资归还,不过面子上肯定要过得去。抗日的英雄,跟内战的胜负无关,都应当受到后人的敬仰。

    因此他带着张大勇特意站在聚义厅外恭候,远远就看见一身戎装,器宇轩昂中等身材的一个中年男子走来,身后跟着两个荷枪实弹、胸前挎着冲锋枪的士兵,在虎踞岭战士的引领下朝着聚义厅走来。

    王立春连忙侧身让出道路,同时摆出请的手势,嘴上也是异常的客气。可是对方似乎根本不领情,说得直白一些就是看不起他。虽然双眼看向他,但浑身上下都透露着一股傲然之气,那双目光也充满了轻蔑。

    “虎踞岭独立大队?王立春?见了长官为什么不敬礼!”

    抗战爆发后,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下达了,关于将工农红军主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陆军第八路军的决定,也就是第十八集团军。国共合作共同抗日,李正是国军在编的少校营长,而王立春只是连级编制的指导员,更何况八路的许多部队都没有正规番号,龙盘山一代八路的独立大队,有十几支之多。

    听到对方开口刁难,王立春心中咯噔一下,不过脸上依旧透着笑容:“少校同志,咱们进去再说,有件事情你可能弄混了。”

    “我有什么事情弄混了?”李正原本就是想在门口,给王立春一个下马威的,若是王立春不敬礼,这件事不会这么结束。可是听到王立春的话,不由得心中有了几分好奇。说心里话他看不起这些八路,因为“土”,在不少人口中,称呼八路的时候,前面都会加上一个“土”字。

    王立春也不答话,带着脸色难看的张大勇走进了聚义厅,直接坐到了自己的椅子上。李正一摆手,身后的两个士兵立刻把守在了聚义厅门口两侧,将原先站在那里的两个虎踞岭战士挤到了一旁。

    迈步走进聚义厅,李正也不细看,径直走向上方柳非凡平日坐的的那张虎皮宝座,就在他准备坐下去的时候,王立春突然开口了。

    “少校同志,我知道你是少校级别,不过你恐怕还不知道我的级别。”王立春翘着二郎腿悠悠的说道,“虎踞岭是连级编制不假,不过我却是高配。”

    “高配?”李正一愣,身子不由自主的一僵,没有坐下来,“什么高配?”

    “咳咳!”王立春装模作样的咳凑两声,脸上露出严肃的神情,“你应该对我们八路的编制有一定了解。连级编制的队伍,会配有指导员,不过我却是政委。来虎踞岭独立大队之前,我一直都是主力团的政委,团级。来到虎踞岭独立大队后,我依旧是以政委的职衔兼任指导员一职,所以嘛,李正同志,见到长官,你,为什么不敬礼!”

    你要我敬礼?李正怔住了,让他跟土八路敬礼,尤其对方看上去还是一个毛头小子,这让他难以接受,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看着王立春一脸严肃的模样,看着李正吃瘪的痛苦神情,王立春身后的张大勇差点没笑出声来。王立春到底是怎么回事,没人比他还清楚了。没错,王立春之前的确是主力团的政委,而且还是两任政委,不过总共只有几天的时间,就被人家退回总部了。至于说派来虎踞岭,总部从来没说过什么高配政委之类的,反而说得明明白白,他王立春就是来当指导员的!…。

    不过这话张大勇肯定是不会说出来的,他也看不惯李正那副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模样,憋着笑,睁大眼睛瞅着李正,心中连连窃笑。

    尴尬的气氛并没有持续太久,王立春突然口风一转,很是和善的拍了拍身旁的椅子扶手,说道:“李正同志,咱们都是打鬼子的热血汉子,相互之间其实用不着那么多虚头巴脑的东西。我一直想着找个时间拜会贵军,只不过事情繁忙,今日你来了正好,来来来,坐这儿,咱哥俩好好聊聊。”

    李正这回没有拒绝,只要不用给王立春敬礼就行,坐哪儿就无所谓了,尤其是王立春指的位置,是在自身上上方,倒也不算羞辱他。

    “早就听说八路给虎踞岭这里派来了一个厉害的人物,看样子就是王政委了。”坐在王立春身旁的李正,说话已经没有之前那么牛气冲天了,不过话语中依旧带着几分傲慢,“看样子今后龙盘山里要发生一番大变化了!”

    “好说好说。”王立春笑脸依旧,随意应付两声,又吩咐人上茶,然后才问道:“不知李营长此来有何指教啊?”

    李正此次前来,是来表达谢意的。前文说过,二龙岭的三胖子带人劫了晋绥军的一批军需物资,打死打伤押运的晋绥军战士二十多人。那批均需是运往晋绥军二七六团一营的,而那死伤的战士也都是晋绥军二七六团的。

    二七六团得知此事后,当即就打算派兵灭了二龙岭的土匪,可规矩森严,需要逐级上报,团长已经将作战请示报了上去,但却迟迟没有得到回复。前几日却听说,二龙山的土匪被虎踞岭歼灭了,李正这才前来专门致谢。

    对于李正的说法,王立春不置可否,依旧笑着说道:“李营长客气了,咱们国共合作,任何破坏抗战统一战线的人或者组织,都是我们共同的敌人。说来惭愧,二龙岭的那伙土匪我们没有完全歼灭,还是跑了一小部分,不过李营长放心,他们迟早会死在我们手上,以告慰贵军遇难的将士。”

    除了致谢一事外,李正此来还有一个目的:“王政委,听闻前次二龙岭抢走的我军军需物资如今都落在你们手上,可有此事?”

    “没有!”王立春毫不犹豫的否认道,“李营长恐怕有所不知,我们虽然歼灭了孙麻子一伙,不过二龙岭却被其他绺子打下来了,所以那些军需物资么。。。”

    “王政委,你这么说就没意思了!”李正脸孔一板,伸手朝着聚义厅外一指,“上山的时候,我可是看得清楚,你们的人,手中可都是中正式步枪,崭新的呢!”

    这就是被人抓了现行了!不过销售出身的王立春自然不会轻易承认,当下搬出一番歪理,开始胡搅蛮缠,说得天花乱坠,根本不给李正插嘴的机会。后者看着王立春奋力的表演,脸上神情愈发的凝重,最后拍案而起,打断了王立春的话头,怒声道:“王政委,你说这么多干什么,你只说你们虎踞岭是否不打算还了!”

    尼玛,这是打算翻脸?老子会怕你么!

    “不错,我的确不打算还了!”

    “哈哈哈哈!”出乎王立春的意料,李正并没有翻脸,而是大笑起来,好容易笑声落下,看着王立春说道:“果然,我们团座说的一点没错,任何武器弹药落到你们八路手里,就跟肉包子一样,永无回头之日了!”…。

    “李营长,这话说的未免太难听了!”王立春当即就恼了,被人拐弯抹角的骂做狗,谁能不恼?

    李正倒是满不在乎,哪怕他只带了两个人来到虎踞岭大寨,也没有丝毫的惧怕:“恼了?看来我们团座说的全中,你王立春虽是泼皮的性子,不过倒也有几分血性,敢直接把话说出口,不像你们其他的部队,抢了我军的武器,还找出一堆理由来搪塞。”

    看到王立春嘴唇蠕动,想要开口,他伸手一摆继续说道:“王立春,初春来到龙盘山,两度担任八路军团级政委一职,不过由于战场接连出丑,最后被派往虎踞岭。不过来到虎踞岭后,整个人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似乎土匪才是最适合你的地方。

    阳泉县城偷鬼子药品,老龙峰上临危不惧,二道沟设伏痛击,倒像是条汉子!不过王政委,你真的是高配虎踞岭么?”

    擦,老底都被人家摸清楚了!王立春心中一沉,不由得再次打量起李正,发觉自己穿越前受到的“毒害”太深,对国军的了解差的太远。就李正如今的表现来看,晋绥军二七六团绝非泛泛之辈,不说别的,就说对自己的了解,居然连自己当初在总部出丑的事情都调查的一清二楚。

    “李营长,你们团长究竟想说什么?”

    李正的话,再次让王立春吃了一惊:“我们团座说了,那些枪支弹药都送给你们了,就当是感谢你们替我军死难战士报仇的谢礼。不过你们得到了这批枪支后,可不要辱没了他们!游击游击,游而不击,我们团座相信,有你在,你们虎踞岭绝对不会像你们其他八路那样,就知道在鬼子屁股后面放空枪,根本不敢跟鬼子正面决战!”

    “你他娘的少胡乱放屁!”王立春还没有开口,张大勇忍不住了,“谁跟你说俺们八路只会在鬼子腚后放空枪,你他娘哪只眼睛看到了!”

    说着话,他一把扯开衣裳,露出胸口多出伤疤,抻着脖子喊道:“瞅瞅,老子身上的伤疤,都是小鬼子留下的!”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