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杜老大之死

    就在杜老大转身,抬枪指着孙麻子三人的时候,聚义厅外突然传来了一声枪响。杜老大闷哼一声,立刻捂着手腕,鲜血顺着指缝渗了出来,一滴滴落在地上,手中的枪也掉了下来。

    王立春见状一把扶住了杜老大,而二龙岭的二当家则是迅速蹿了过来,一猫腰拾起了地上的短枪,退后两步,指向了杜老大和王立春。

    枪声响的太过突然,聚义厅内众人还都没有反应过来,这时候聚义厅外传来一阵嘈杂声和叫骂声,紧接着三十多个荷枪实弹的土匪冲了进来,端着枪将众人围在了中间。

    今晚恐怕要出大事了,这伙人不是老龙峰的人!众人顿时醒悟过来,可是他们身上的武器,在上山时就已经交给了老龙峰的土匪,此刻想要反抗却是没有任何可能的机会。

    “大当家、二当家、三当家,外面已经控制住了!”冲进来的一伙土匪中,为首一人喊了一声,带着四五个人快步来到了孙麻子等人身后,递过去了两把盒子炮。

    孙麻子看到自己的人来了,心中长出一口气,脸上挂着轻蔑的笑容看着杜老大:“杜老大,你也算聪明,不过现在的场面,你想不到!”

    杜老大心中的懊悔难以形容。他对二龙岭的起疑,源自于三胖子口中的那声“太君”。虽然孙麻子反应快,一巴掌抽在三胖子脸上,用耳光声遮掩,不过距离三胖子只有几步距离的杜老大却是清楚的听见了“太君”二字,当即就明白过来,王立春对二龙岭的指责,绝非空穴来风。

    可他没想到,二龙岭居然会有这么多人冲进来:“孙麻子,你的人怎么进来的!”

    “祝老弟,你还不进来么?莫非想让杜老大做一个糊涂鬼么?”孙麻子嘴角翘了翘,冲着聚义厅外高声喊道。

    他的声音落下,一个身形颀长的中年人走了进来,志得意满的拎着一支盒子炮朝着杜老大走去,同时讥讽的说道:“杜老大,你这大当家当的时间太长了,不但无能而且也不识时务!”

    此人叫做祝彪,是老龙峰的二当家。看到此人轻笑着走了进来,所有人都反应过来,二龙岭的人之所以能够进入老龙峰,就是祝彪吃里扒外!

    “祝彪!”杜老大眼中喷火,心中的愤怒让他恨不得生吞了对方,“你以为我死了,你就能坐稳老龙峰大当家之位么!”

    “杜老大,我知道你想什么,你以为张二嘎那伙人还能够帮你么?把他们压进来了!”随着祝彪的吩咐声,聚义厅外又涌进来五十多人。其中三十多人人手一支崭新的中正式步枪,压着另外二十多个被五花大绑的汉子,推推搡搡的冲了进来。

    “大当家,二当家勾结二龙岭,背叛山寨了!”

    那二十多个被绑起来的人,为首一人王立春认得,正是杜老大手下得力干将张二嘎,在张二嘎旁边还有赵平,显然这些人都是支持杜老大的!在这一刻,王立春终于明白,兜兜转转了一圈,原来自己最先的猜测才是正确的,二龙岭真的是在老龙峰摆下了鸿门宴,而要对付的不仅是虎踞岭,还包括老龙峰!

    “祝彪,不要以为有了二龙岭撑腰,你就可以当老龙峰的扛把子,各绺子的当家都看着呢,你吃里扒外,人人得而诛之!”张二嘎似乎还没有完全搞清楚状况,挣扎了两下,怒斥道。…。

    祝彪一巴掌抽在了张二嘎的脸上,将其嘴角打出了鲜血,然后看着杜老大讥讽道:“杜老大,你以为老子如今还会在乎这个鸟不拉屎的老龙峰么!实话告诉你好了,老子已经答应了孙大哥,将来跟着日本人,吃香的喝辣的!”

    “祝老弟,你还跟他费什么话!”已经掌控了局面的孙麻子抬手就是三枪,枪枪命中杜老大的胸口。王立春只觉得手中一沉,杜老大已经捂着胸口软软的靠在了他的身上,通红的双眼显示着他心中的愤怒,然而口中溢出的鲜血以及渐渐微弱的呼吸,却显示着他的生命正在飞快的消逝!

    “大当家!”

    “杜大哥!”

    “杜老大!”

    孙麻子此举显然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张二嘎等人无不怒视着孙麻子,想要冲到杜老大身边,却被人用枪托直接打翻在地;柳非凡骤然起身,脸上流露出懊悔的神情,叫了声“杜大哥”,握紧了双拳!

    在座的其他绺子的土匪中,有人拍案而起怒斥道:“孙麻子,你竟然敢杀杜老大,亏得我之前还觉得你为人仗义,想不到你是个伪君子,卑鄙小人!你就不怕将来在山里无法立足么!”

    此人的话还没有说完,孙麻子手中的盒子炮又响了,此人胸前多了几个血窟窿,同样软软的倒了下去。

    祝彪显然没有想到今晚的事情会弄得如此血腥,不由得差异的看向孙麻子,失声道:“孙大哥,你怎么。。。”

    “哼,老子今晚既然敢这么干,就没打算今后再在山里待着!”孙麻子吹了吹冒烟的枪口,以傲视一切的目光扫视了一番,“老子劝你们最好识相一点,否则老子不在乎血洗老龙峰!祝老弟,你不用这么惊讶,杜老大不值钱,太君只要杜老大的人头,他活着跟死了没有什么区别!不过八路的代表,还有虎踞岭的几个当家,太君说了要活的,值大价钱!”

    “杜老大!”王立春看着自己搀扶着杜老大身上的伤口和口中不停的溢出鲜血,心中大恨,同时后悔自己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也高估了孙麻子的人性,扶着杜老大,眼中露出了后悔的神情。

    杜老大哆哆嗦嗦的伸出那只没有受伤的手,王立春见状忙把自己的手伸了过去,让其紧紧抓住,接着就听到杜老大断断续续的说道:“王,王,政委,我,杜,杜,悔,悔不该,好,好恨!求你,求你替我,替我照顾,兄弟。。。”

    杜老大并不愚蠢,只是太仗义了,才会落得今日的下场。在他生命的最后时刻,他依旧惦记着那些一心跟着他的兄弟。虽然二龙岭如今看似已经控制了老龙峰,不过他想到王立春既然能够一早就料到二龙岭投靠鬼子,而且一直气定神闲,那么必定早有了应对之策,所以才会在最后关头,拼着自己最后一口气说出了最后的请求。

    他的话没有说完,不过大体意思已经表达出来,心中憋着的劲一松,终是停止了呼吸。身子一歪,从王立春手中滑下,跌落在地上,只是眼睛迟迟没有闭合——死不瞑目!

    “大当家!”

    “杜大哥!”

    “杜大当家!”

    今日能来替杜老大庆贺大寿的人,都是感念杜老大往昔恩情之人。如今看到一代豪杰死的如此窝囊,不由得眼中通红,心中发酸,完全不在乎周围那些荷枪实弹的土匪。。。哦,不,如今应该说是汉奸,纷纷冲到了杜老大身边。…。

    柳非凡最先冲了过去,一把将已经停止了呼吸的杜老大抱在怀里,嚎啕大哭道:“杜大哥,我早就说过祝老二此人不可信,你就是太仗义,太重感情,你要是早听我的,早点除掉祝老二,哪里会有今日!”

    张二嘎等人纷纷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几乎全都是膝行冲到了杜老大身边,哭泣声响成一片,大叫着杜老大的名字,有的不停的以头抢地,哭泣着大声咒骂孙麻子和祝彪。

    “孙麻子,老子操你八辈祖宗!”

    “祝彪,你这个卑鄙小人,枉杜大当家视你如手足,你竟然吃里扒外,你还是不是人!”

    “孙大麻子,有本事你一枪打死老子,否则只要老子还有一口气,一定弄死你!”

    “孙麻子,你等着,你一定不得好死!”

    孙正龙原本是饶有兴致的瞧着热闹,可是听到有人大声咒骂自己“孙麻子”,当即变了脸色,抬起枪就瞄准了其中一人。这时候就听见耳边传来一声怒吼:“孙大麻子,你个狗日的,老子跟你拼了!”

    紧接着邓飞那厚重的身躯狠狠的朝着孙麻子撞了过来,一膀子将其撞飞,然后抡着双拳就要朝他扑过去。可是双拳难敌四手,二龙岭的两个当家带着身边的几个土匪立刻将邓飞摁倒在地,三胖子一边殴打着邓飞,一边咒骂着:“邓大头,让你当初打我耳光,让你当初抢我军火,你三爷爷今天要好好教训教训你!”

    随着邓飞的暴起,聚义厅内再度乱成一团。各绺子的人纷纷扑向了距离自己最近的土匪,想要抢过对方手中的枪支,穆招娣和柳蝉儿从桌上拿起空酒碗,当做飞镖,掷向那些殴打邓飞的土匪。

    不过聚义厅内,二龙岭的土匪还有祝彪的手下,加在一块有六七十人之多,随着几声枪响,各绺子的人付出了几条人命,最终全都被制住了,每个人的面前都被对准了三四个黑洞洞的枪口。

    “都他娘的老实点!”孙麻子大吼一声,“老子今晚只对付虎踞岭的人,你们不要自寻死路,否则就别怪老子不念旧情了!”

    他的吼声刚落,一声更响亮的吼声响起,却是出自抱着杜老大尸体的柳非凡之口。他胀圆了通红的双眼,咬牙切齿的吼道:“王立春,老子从来没有求过人,如今老子求你,赶快把这帮天杀的兔崽子杀了,老子要让他们死了都不能囫囵!”

    王立春身形一颤,没有接柳非凡的话茬,而是蹲在杜老大尸体旁,含着泪水轻声说道:“杜大当家,我答应你,你的兄弟我替你照顾,你安心去。另外,你的仇,我替你报,只要有我王立春在,一定不会让这些害死你的畜生活下来!”

    说完这些话,早已断气的杜老大,双眼突然闭上了,而王立春也开始发飙了:“孙麻子,祝老二,我草泥马!”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