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鸿门宴的主角

    老龙峰的大寨内喜气洋洋热闹沸腾。聚义厅外错落有致的堆放着十几个大火盆,将山头照的通亮,八张大桌依序排开,桌上两个大盆,一个里面装的是大块的熟肉,另一个里面装的则是掺杂了少许白面的棒子面馒头。还有三坛酒,几个大瓷碗,各绺子的土匪围桌而坐,在老龙峰的土匪招呼下大口吃喝大声吆喝,好不热闹。

    与厅外乱哄哄的气氛不同,聚义厅内则是井然有序。四周的墙壁上插着火把,房梁上悬着火盆,照的聚义厅内犹如白昼,也驱散了夜晚的凉气。三张掉漆破旧的八仙桌呈品字形分布,杜老大自然坐在主桌主位,身旁都是各绺子的代表,不过只有虎踞岭和二龙岭两个绺子的大当家亲自前来祝寿,因此毫无争议的分坐在杜老大左右两侧。

    老龙峰如今风光不在,若非当年杜老大的名头响亮,对不少寨子或多或少都有些恩情,今日恐怕都不会有几个绺子派人前来给他贺寿。

    今日的寿宴,算上虎踞岭和二龙岭,总共只来了七家。除了前两家的大当家齐至外,其他五家只是派来了一个当家的,送上一些贺礼,不过却带来了不少人。贺礼都送出去了,多来点人也能多吃回来一些。

    来祝贺的七家代表加上杜老大正好八人,占了主桌,其余上得了台面的分坐在另外两张八仙桌旁,剩下上不了台面的小脚色,自然都在聚义厅外面了。

    王立春虽然在虎踞岭挂着政委的名号,在虎踞岭也多少有了些地位,可是在龙盘山各绺子中间,依旧没有任何名气,因此被安排在第三桌,沾他的光,张大勇也算能在聚义厅里占了一个位置。

    聚义厅内的酒菜自然要比厅外好得多,至少棒子面馒头里面掺的白面比较多,肉也比较多,还有花生米、罗卜块等凉菜,有了吃喝的张大勇总算没有那么紧张了。

    虎踞岭的另外三个当家,二龙岭的二当家和三当家,还有其他绺子的四个当家,一共九人凑在了第二桌,只是气氛比较压抑,大家基本上都不说话,只顾低头吃喝,要么就去给杜老大敬酒。

    王立春所在的第三桌一共挤了十四个人,都是各绺子能够上得了台面的角色,柳蝉儿本来是被安排坐在第二桌的,不过却坚持坐在了第三桌,理由是看着王立春,以免他不懂规矩做错事给虎踞岭丢人。

    聚义厅内整体气氛还是比较热闹的,各绺子的人轮番给杜老大这个寿星敬酒,杜老大哈哈大笑,说着一些没有营养的套话,例如希望各绺子都能够一年比一年兴旺之类的。

    看着聚义厅内不时有人上来加菜填酒,尤其是老龙峰的二当家忙里忙外的张罗着,连杜老大让他歇一歇他都笑着拒绝,说是杜老大大寿,难得这么多绺子赏光,一定要招待好,然后敬了杜老大一碗酒就离开了聚义厅,王立春碰了碰身边的柳蝉儿,小声问道:“不是说老龙峰的两个当家关系不和么?”

    柳蝉儿咽下了嘴里的酒,像看傻子似的看了眼王立春:“你傻啊,二叔还看不惯你呢,可当着外人面他肯定会给你面子,不会让你下不来台,要不让就让外人看了笑话!”

    他会么?王立春咂了咂嘴,不置可否。四下踅摸了一阵,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只好收回了目光,从盆里抓过一块肉,慢慢吃了起来。许多绺子之间都会相互走动,有时候也会联手做一些大买卖,因此不少人都彼此打过照面,随着酒宴的继续,几碗酒下肚,相互之间都熟络起来,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不过却没有人搭理王立春,准确的说,连柳蝉儿都没人打理,因为虎踞岭之前坏了山里的规矩。…。

    虎踞岭能够攻打二龙岭,也能够攻打别的绺子,在他们和二龙岭讲和之前,其他绺子对虎踞岭都是敬而远之小心防范的态度,也就是杜老大和柳非凡平日走的近,要不然寿宴都不会请虎踞岭,这也是虎踞岭急于跟二龙岭讲和的原因之一。

    终于酒宴到了尾声,杜老大端着碗酒站了起来,带着几分醉意的说道:“诸位,杜某人感谢诸位赏光,前来给杜某祝寿。杜某无能,害的寨子越来越颓废,不怕诸位笑话,这次能够大摆筵席,让诸位大块吃肉大碗喝酒,还是全靠二龙岭的孙大当家帮忙。若不是他们事先特意送来了贺礼,说句不好听的,我老龙峰恐怕都拿不出这些吃喝来招待大伙。孙当家,我敬你一碗!”

    杜老大右手边一个满脸麻子的中年人端着碗站了起来,他是二龙岭的大当家,姓孙,由于满脸大麻子,因此被人称为孙大麻子。不过这个绰号没人敢轻易当着他的面喊。

    “杜当家的,你这么说就太见外了!咱们龙盘山各绺子之间向来讲究的是守望相助,当年你老龙峰鼎盛之时,各绺子也没少受你的恩惠,你太见外了。要我说,那些没来的绺子,就是忘恩负义,忘记当年杜老大是怎么帮他们的了!孙某不是那种忘恩负义之辈,当年若没有杜老大援手之恩,我孙正龙恐怕早就死了,以后杜大当家的有什么要求只管开口,孙某若是皱一皱眉头,就不是龙盘山的爷们!”

    “是,是我太见外了。”杜老大的神情也有几分激动,端着碗跟孙大麻子用力一磕,“孙当家,啥也不说了,全在酒里,干了!”

    “干!”

    “好!孙大当家仗义!”

    “孙大当家是真爷们儿!”

    “杜大当家,今天是你大寿,别说的那么伤心,将来总会有好日子的!”

    “孙大当家重情重义,将来各绺子恐怕都要以二龙岭马首是瞻了!”

    看到二人一饮而尽,不少人纷纷大声吆喝起来,大多是在称赞孙大当家,夹杂着一些安慰杜老大的声音,不过王立春却苦着脸心中暗暗吃惊,只怀疑自己吃下的酒肉会不会被二龙岭动了手脚。

    不过想到这些酒肉所有人都吃了,若是真的有问题,那就等于二龙岭同时开罪整个龙盘山的土匪,应当是自己多心,这才心中安稳一些。

    和孙大麻子喝完酒,杜老大又给自己倒上一碗,接着说道:“咱们龙盘山各绺子,能够延续数百年,最关键的就是各绺子之间的情谊。严格遵守山里的规矩,各绺子之间不动刀兵,有事坐下来谈,这叫人和!正是靠着人和,加上咱龙盘山的地利,咱们才能够一直存在下去,可是前不久,山里发生了一件大事,虎踞岭的兄弟主动攻打二龙岭,破坏了山里的规矩!”

    说到这里,杜老大停下了话头,环视一圈,不知道为什么,王立春总觉得对方的眼神在自己身上停留的时间比较长。

    看到柳非凡端着酒想要站起来,杜老大一抬手阻止了他:“柳老弟,你先别着急,听我把话说完。这事情错不在二龙岭,是虎踞岭破坏规矩在先,但是虎踞岭的兄弟也不是有意想要破坏规矩,而是有人从中作梗挑唆,大伙说这种人该怎么处置?”

    “杀!”

    “杀!”

    “杀!”

    听着聚义厅内众人的呐喊声,虎踞岭众人同时变色,柯正武除外。柳蝉儿一把抓住了王立春的手腕,另一只手下意识的摸向自己腰间,这才想到自己的飞刀已经不在身上。…。

    柳非凡皱着眉头,放下手中的那碗酒,转头看向坐在第二桌的柯正武,眉宇之间流露出淡淡的失望。

    穆招娣杏目圆睁,一脚踩在邓飞脚面上,后者吃痛,立刻站了起来,双手猛地一砸八仙桌,震得桌上盆盆罐罐咣当直响,冲着杜老大吼道:“杜老大,你这事做的不厚道!讲明了你是中间人,怎能公然偏心二龙岭,莫非你被二龙岭的这些酒肉收买了?你就不怕污了你杜老大的名头!”

    “老三,坐下!”没等杜老大开口,柳非凡冷冷的训斥了一句,然后转向杜老大,“杜大哥,你继续说。”

    “哼!”邓飞怒哼一声一屁股坐了下去,柳非凡的这个态度,他接受不了;穆招娣则是心中抱怨,抱怨不应当把李云彪留在寨子里,若是李云彪在,说不定局面能够好一些;柳蝉儿的手更用力了,抓得王立春生疼,心中不停的抱怨柳非凡不替王立春说话,若非大厅里人太多,她差点就说出口了。

    王立春心中一叹,终于明白自己想岔了,鸿门宴还是鸿门宴,不过主角不是虎踞岭,而是他这个八路派来的政委!想明白这一点,感受到柳蝉儿手上传来的关心,他轻轻握了握柳蝉儿的手,笑了一下,让她放宽心。同时摁住了作势欲起的张大勇,摇了摇头,让他不要轻举妄动。

    杜老大瞪了眼邓飞,冷冷的目光扫向王立春:“王立春,八路的王政委,我们跟你们八路无仇无怨,你们为什么偏要算计我们?难道真以为我们这些绺子好欺负么!呵呵,你倒是镇定啊,都这个时候了,居然还跟没事人一样,你可知道你若不死,山里就不得安宁!只有你死了,才能让八路知道我们的厉害,才不敢再跟我们耍心眼!”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