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贺寿前的准备

    次日晌午,王立春一人独自坐在屋里,手里拿着勃朗宁m1906手枪,翻来覆去的在身上比比划划。屋子里没有其他人,张大勇一早上起来就被派去李云彪那边,教虎踞岭的战士如何使用九二式和歪把子,以及使用过程中的注意事项等。

    狗子则是被他送到了隔壁老陈头那里,接受老陈头的诊治。狗子身上的旧患不少,最大的问题是严重的营养不良。至于说失去亲人的悲痛这方面,不能不说狗子展现出了与年纪不符的坚强,上山之后几乎没有再哭过,除了昨晚看着自己面前满满一大碗饭菜的时候。王立春知道,这是狗子把悲伤转化成了愤怒,同时也不希望自己被别人可怜。

    老陈头给狗子把完脉后,就把王立春打发走了,说是让狗子留下来,他好方便给狗子煎药,同时观察狗子的情况。王立春知道这是老陈头心疼狗子,同时老陈头在山上也有些无聊,找个人能陪着说说话。

    “嘶,不行啊,这枪虽然小,可是放哪儿都不合适啊!”拿着m1906比划了好半天,王立春挠了挠头自言自语的说道,当他的手碰到脑袋的时候,突然眼睛一亮,“有了,回头问四当家把瓜皮帽要过来!”

    说着话他回忆了一下瓜皮帽的大小,然后又用手丈量了一下m1906的大小,顶在脑袋上感觉了一下,如释重负的点了点头。

    不知不觉间日近正午,张大勇回来了,一进屋把自己往炕上一扔,嘟囔道:“政委,狼多肉少啊,就三挺机枪,寨子里一百多号人,五个当家的手下,今天差点没为机枪的事情打起来!哦对了,政委你小心一些,估计没一会几个当家就该来找你了!”

    本来王立春是让张大勇去教李云彪的手下如何使用三挺机枪,也不知这消息是怎么传开的,寨子里不当值的战士都跑去了。其实虎踞岭没那么多规矩,很少会有操练一说,所谓当值也不过是崖口警戒的七八个人以及寨门角楼上那几个人,纪律可以说是相当的松散。

    一群人起初还能心平气和的听着张大勇讲解使用方法,可是等到张大勇试枪做完示范后,混乱产生了。谁都想开两枪,但是用来试枪的子弹是有数的,这两种机枪的子弹并补充足,一旦子弹用光,就跟废铁一样,还不如三八大盖和中正式能用来拼刺刀。

    四当家的手下声称这是他们下山缴获的,理应由他们试枪;三当家的手下立刻反驳,说要是没有王立春,他们根本弄不到机枪,还说如今众人手里崭新的中正式,还是他们当初下山弄来的,所以要由他们试枪;五当家的手下直接将这两拨人否决了,用的还是三当家手下的说法,说不论是机枪还是中正式,最大的功劳都是王立春的,而王立春能够下山却是因为五当家一力支持。

    这吵吵的,场面那叫一个混乱,大当家的手下也参乎进来,说他们跟着大当家的,有什么事情应当由他们先来,因此这次试枪应当属于他们。二当家跟王立春交恶,这一点寨子里的人都知道,但也正是这个缘故,二当家的手下得知自己跟试枪无缘,索性在一旁煽风点火,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架势,弄得场面更加的混乱,都有人开始推推搡搡,要不是五个当家闻讯赶到,说不定虎踞岭内部就会爆发出一场混乱了。…。

    问清事情起因,柳非凡很快就意识到,这个争吵,试枪只是个由头,真正的根结在于这三挺机枪将来如何分配。虎踞岭一百多号人,五个当家,分成了五股力量,可是机枪只有三挺,每股一挺还有两股落空,所以才有人抱怨,到后来战士们不吵了,几个当家却为机枪的分配问题争吵起来。

    柳非凡最后决定,机枪暂时由李云彪的手下保管,将来寨子里有用得着的时候再说。看到邓飞暗自不服的直哼哼,柳非凡又补了一句,说王立春曾经亲口保证过,不论寨子里的兄弟需要什么,他就一定有办法给弄来,这才算是把事情平息了。

    尼玛,这是把事情平息了么?这是都推到我头上了!听完了张大勇的话,王立春差点没从炕上跳起来,他发觉柳非凡不仅是和稀泥的水平高,踢皮球的水平也很高,难怪能够成为虎踞岭的大当家。不过细想想,柳非凡这么做对自己也不是没有好处,起码会在无形中提高自己在虎踞岭众人心目中的威望。

    他就不怕我篡了他大当家的权么?

    王立春正在这儿琢磨呢,张大勇的大手在他眼前晃了两下,引起他的注意后说道:“政委,俺有件事儿不明白,昨天端了鬼子炮楼后,你为啥不让俺炸掉呢?”

    这个问题他早就想问了,只不过当时心思完全被九七式狙击步枪所吸引,直到今天才想起来。

    “为啥要炸呢?”王立春不答反问,露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轻笑着,“石头啊,你要是能够琢磨透我的心思,这政委就是你来当了。放心好了,老窝村的炮楼还有用,将来会有好戏看的!”

    “你是指导员,不是政委。”张大勇小声嘀咕了一句,带着几分不服气说道,“俺知道了,是不是你跟四当家在炮楼做啥手脚了?俺记得昨天看见你们带着几个人在炮楼周围指指点点,好像还有人又挖又埋的。政委,你到底在炮楼弄啥手脚了?”

    王立春哈哈一笑,却不回答,从炕上站了起来,朝外走去,这个点寨子里该开午饭了。如今他在寨子里的行动不受限制,所以没有人再给他送饭,他和张大勇都会去寨子里的伙房吃饭,饭食也不是特别的好,面条、大锅菜馒头轮换着。

    当他和张大勇出现在伙房的时候,顿时引起了正在吃饭的众人注意,柳非凡率先端着饭盒走了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又瞥了眼张大勇,笑了笑没有说话,不过那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一顿饭吃的,穆招娣和邓飞都端着饭盒坐到了他旁边,前者夹枪带棒的威胁,后者一脸诚恳的拉关系,若不是因为马上就要去老龙峰给杜老大贺寿,并且跟二龙岭的绺子讲和,二人恐怕都会立刻拉着王立春下山打鬼子抢装备。

    好容易吃完了午饭,王立春总算是能够安生了,回到自己屋里打算迷瞪一会。虎踞岭独立大队与八路军其他部队最大的区别,就在于这里很自在,甚至可以说是很逍遥,这一点让王立春很是喜欢。

    他才刚睡着就被人晃醒了,一睁眼看到狗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坐在他身边。

    “狗子啊,吃午饭了么?”

    “吃过了,我跟陈爷爷和陈姐姐一起吃的。”由于陈月雯的关系,陈家祖孙的饭菜一直都是虎踞岭的战士送到屋里吃的,狗子跟他们待在一起,自然也就一起吃了。…。

    “我告诉你一件事情啊,人那,吃过午饭要睡上一觉,这样才能保证下午起来有精神,记住了么?”

    狗子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然后从身后摸出了一个鸡蛋,献宝似的捧到了王立春眼前:“王大哥,我中午吃的很饱了,这个野鸡蛋吃不下,给你吃。”

    对于穷苦的老百姓来说,鸡蛋可是金贵的玩意儿,对于虎踞岭的战士们来说同样如此,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事情,那只是很偶尔才会出现的,除非他们向二龙岭的土匪那样。

    野鸡蛋是虎踞岭的战士前两天在林子里猎杀野物,给杜老大准备寿礼时,无意发现带回来的,柳非凡专门让人留下了几枚,每天给狗子煮一个补充营养。

    感受到狗子的一片好心,王立春心中一暖,轻轻摸了摸狗子的脑袋:“那你留着晚上吃,我中午的时候吃过了。”看到狗子欲言又止的样子,他觉得有些不对劲,当即坐了起来:“狗子,你有什么话直接跟我说,不用拐弯抹角的。”

    狗子犹豫了一下,将鸡蛋放在炕桌上,很是认真的说道:“王大哥,你给我安排任务,我不想闲着,婵儿姐不是说寨子里不养闲人么?我不能什么都不做,要不然会被赶下山的。”

    “什么?这话是柳蝉儿亲口对你说的?”王立春噌的一下从炕上跳了下来。

    狗子看到他生气,连忙摇头道:“王大哥,你别误会蝉儿姐,她对我很好,是我昨晚听到了婵儿姐跟你说的话,我怕。。。”

    “唉,这样啊,她那是故意挤兑我的,你不用当真。”王立春哭笑不得看着狗子,不过看到狗子依旧有些不相信的模样,眼珠转了转,问清了狗子上午已经吃过了药,下午没什么事后,他接着说道:“你是不是真的想有些事儿干?”

    “嗯。”

    “那好,我分配跟你第一个任务。下午你去找柳蝉儿,让她带你去后山林子旁边转转,你帮我找一些二十公分。。。嗯,大约这么长、大拇指粗细的树枝回来,要直的,能不能完成?”

    “我现在就去!”

    看到狗子兴高采烈的跑出去,王立春斜靠在褥子上眯起了眼睛:陈月雯缝制的那件东西、狗子找来的树枝、m1906手枪,瓜皮帽,再加上张大勇的不怕死,两天后老龙峰一行,应当能够保证十拿九稳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