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嫁祸”

    “把刀给我!”说着话,王立春径直走到张大勇身边,直接从他手中拿过大刀,然后走到了最后那个鬼子面前。

    仅剩的这个鬼子脸上已经没有任何血色,下身伤口的血液也已经凝固,看着王立春扛着大刀走到自己面前,下意识的哆嗦两下,身子就想朝后躲闪,可是被绑在柳树上,根本无处躲藏。

    “孙子,轮到你了!”王立春笑了,右手一扬,手中的大刀已经落在了鬼子的肩头,锋利而冰凉的刀锋贴着鬼子的脖颈,令得鬼子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

    “魔鬼,你是魔鬼,你绝对是魔鬼!”这最后一个鬼子已经吓傻了,尤其是看到王立春脸上那染血的笑容,狰狞而恐怖,瞳孔紧缩,血液冰凉,嘴里嘟嘟囔囔的。

    听到鬼子这么评价自己,王立春不怒反笑:“你错了,中国还不兴说魔鬼,那是你们东西洋鬼子的说法。在中国,叫做阎王爷,我更希望你说我是阎罗王,活在世间收割你们小鬼子性命的活阎罗!”

    他一时兴奋,忘记了用日语,结果这番话鬼子没有听懂,反倒让十二个伪军听得胆战心惊,后脖发凉。

    已经死的三个鬼子,之前阉割碎膝断指什么的就不说了,只说三个人的死亡方式,都直接或间接跟王立春有关。第一个被活活烧死;第二个被一棍子捅进肛门,就剩下半口气后被十一个伪军一起弄死,死状之惨无以描述,都是出自王立春之口。

    第三个还好些,没有遭受那么多罪,只是挨了不知道多少刀,可问题是,这个鬼子是王立春亲手杀的,而且在死后王立春都没有放过他,把尸体砍得血肉模糊。

    在中国讲究人死为大入土为安,很少会有人干出鞭尸这种事情,可是今天王立春干了,而且干得还很彻底很疯狂!这种人如今又自称活阎罗,试问天底下还有比这个称呼更适合他的么?

    此刻王立春还想不到,他一时的笑言自称,结果却成就了他活阎罗的大名英名凶名恶名。

    书归正传,王立春发觉自己没有用日语,又专门用日语对最后一个鬼子说了一遍,说得很慢,边说边看着鬼子脸上的表情,他发觉鬼子脸上那惊恐、害怕的表情,会让他心中更加的兴奋,这是他以前从来没有发现过的事情。

    李云彪发觉了王立春的变化,来到王立春身边,语气中带着些担忧的说道:“政委,看样子你真的是第一次杀人,而且受了不小的刺激,你不能再这样了!”

    他说的没错,王立春此刻的确进入了一种病态。他受到的刺激并非从刚才亲手虐杀鬼子开始,在看到被夷为平地的卧龙村,看到惨死的乡亲时,他就受到了严重的刺激。再加上第一次杀人后带来的反应,让他的性格从一个极端变成了另一个极端,这种变化在战争中经常会出现,只不过王立春现在还不知道。

    听到李云彪的话,王立春满不在乎的摇了摇头:“四当家,这样有什么不好么?小鬼子残害咱们的乡亲,我就要虐杀他们,让他们知道人在做天在看,老天不收我来收!”

    听到王立春话语中的坚决与亢奋,李云彪摇了摇头,没有再劝,转身离开了。

    “我,我要求切腹自杀!请你完成一个大日本帝国军人最后的意愿,求求您了!”鬼子心里最后的防线终于崩溃了,面对着变得冷血无情以残杀鬼子为乐的王立春,提出了自己最后的请求。…。

    武士道精神流行的日本,切腹自杀被视为武士最崇高的死亡方式,他们认为这是光荣赴义,魂归大神怀抱。这些东西王立春自然知道,很是不屑的冷哼一声:“嗤,凭什么我要答应你?你残杀中国人的时候,有想过自己会有一天连切腹自杀都变成奢望么?你以为老子会让你死的这么痛快么?还切腹,我呸!”

    一口啐在对方脸上,王立春接着一刀插入了鬼子的肩窝,然后松开双手,朝手心吐了两口唾沫搓了搓,这才双手握住刀柄,猛地用力一拧,鲜血再一次从鬼子身上喷出,喷到他的脸上。

    看到王立春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的鲜血,一脸兴奋的模样,鬼子的精神也崩溃了,惨嚎着,大叫着,咒骂着:“魔鬼,你这个魔鬼,我就算死了也会诅咒你的,诅咒你不得好死!”

    “诅咒?这玩意要管用的话,你们那么多畜生还能活到今天?”王立春猛地一下拔出大刀,居然带出了一些碎肉,然后又一刀插进了鬼子另一边的肩窝,接着又是用力一拧,“你们之前残杀了多少中国人我不知道,不过卧龙村的二十五个乡亲,他们的仇老子要替他们报,老子要在你身上钻出二十五个血窟窿!”

    王立春此刻的眼神、脸上的神情、身上的动作,令得虎踞岭的战士和十二个伪军心中凉飕飕的,不自觉的都移动了脚步,拉开了与他的距离,连他们都感觉到此刻的王立春变得可怕异常。

    张大勇不停吞咽这口水,嘴里念叨着:“三当家说的果然一点都没错,这文化人狠起来,真他娘的可怕!”

    身后众人的反应,王立春都没有发现,他现在完全沉浸在虐杀鬼子的兴奋中。当他拔出刀,准备再一次将刀插入鬼子身体内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狗子的声音:“王大哥,够了!我娘的仇,乡亲们的仇你已经报了,你不要在折磨他了,你清醒一些好么,小狗子看到你现在的样子很害怕!”

    狗子是被李云彪叫醒的,告诉了他王立春出现的不妥,并且教会了他这番话。

    听到狗子的声音,王立春身形颤了一下,他感觉自己的世界中,卧龙村那些村民的冤魂,随着狗子的声音都消散了,自己终于幡然醒悟过来,恢复了正常。

    深吸一口气,一刀砍掉了面前那个因为痛苦,五官几乎挤到一起的鬼子头颅,无力的将手中的大刀丢到一边,走到了狗子面前。

    “对不起,吓着你了。”轻轻摸了摸狗子的脑袋,王立春笑了,他的笑容恢复了正常,然后转向李云彪,“四当家,谢谢你,要不是你我都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样。”

    “没事,都是自家兄弟,你醒过来就好。”李云彪拍了拍王立春的肩膀,松了一口气。

    这时候虎踞岭的战士们才敢围了上来,张大勇试探的问道:“政委,你真没事儿了?”

    看到众人脸上的担忧,王立春心中一暖,点了点头:“我没事了,刚才吓着你们了,对不起。”

    “切,就你那小身板,来部队这么多天一共才杀了俩鬼子,能吓得住俺张大勇?”

    “拉倒,俺都看到你刚才吓得直吞口水了,现在还嘴硬不承认!”

    “俺没有,俺出了名的胆大,小时候就敢在坟地里睡觉,咋会害怕呢?更不会吞口水,你一定是眼花了。”…。

    “我也看到了,虎娃你也看到了对,刚才你还小声问我,说石头在吃什么东西。”

    发觉众人间的气氛恢复正常,李云彪一扬手示意众人住口,然后问道:“政委,你看是不是把那些人放了?”

    李云彪问的是十二个伪军,听到他的话,这些伪军顿时睁大眼睛竖起了耳朵,心中忐忑的等待着王立春的回答。可是王立春的回答却吓得他们魂飞魄散,一个个神情激动的求饶起来。

    “不行!”王立春的话很是简短,也很是要命。

    “为什么?”李云彪不解的问道。

    “还要把卧龙村的乡亲们掩埋了,给他们立碑,总不能让他们死了都不安宁。”

    卧龙村村后有一块空地,本来是村民聊天玩闹的地方,可如今却变成了这些村民的埋身之地。十二个伪军得到了王立春的许诺,只要给那些村民盖好坟头,磕三个响头就可以离开,此刻正拼命的挖土。

    换下了身上染血的鬼子军服,王立春坐在一旁的石头上,叫来了那个叫做冯跛子的伪军:“你们是哪儿的伪军,为什么会来卧龙村?”

    “我们是老窝村炮楼的,鬼子为什么会带着我们来卧龙村我也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冯跛子的声音中带着颤抖,只担心自己的这个答案王立春不满意,一怒之下会杀了自己。

    王立春看出了他心中的恐惧,轻笑着说道:“不用怕,你们手上都有鬼子的血,尤其是你,我看得出你是有良心的,我不会杀你。坐下说话,我有不少事情要问你。”

    冯跛子并没有坐下,而是噗通一下跪了下来:“好汉爷,我求你把我收下,我以后不跟小鬼子干了,让我上山入伙跟着你们,跟你们一起杀鬼子!”

    “先起来再说。”示意张大勇把冯跛子拉起来后,王立春接着说道,“其实暂时跟着鬼子干并不是坏事,只有你胸膛里的玩意儿还是暖的,还是红的,在哪儿都一样。另外我们不是土匪,我们是八路。”

    “好汉,你不要骗我了,我知道你们不是八路。”

    冯跛子是听过八路的,在伪军中有一个众所周知的秘密,就是八路优待俘虏,遇到八路如果跑不了的话,那就把枪放下,八路绝不会杀俘,连俘虏的鬼子都不会杀。这个秘密基本上属于伪军心知肚明的,只是不敢让鬼子知道而已。

    冯跛子认为王立春在骗他,就是因为王立春这伙人杀俘虏,而且手段还及其的凶残。

    听到冯跛子的解释,王立春眼珠转了转,嘴角一翘:“被你看出来了。没错,我们的确不是八路,不过也不是土匪,我们是晋绥军二七六团的!”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