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智擒

    公元2012年,中日关系随着钓、鱼岛问题而日渐紧张,尤其是日本抓了香港登上钓、鱼岛的保、钓人士,并且通过了所谓的“购岛”一事后,引起了中国的强烈抗议。

    某一日,香港某半山别墅的书房中,一个耄耋之年的的老者坐在檀木制成,古色古香的书桌后,看完了当日的报纸,猛地起身,怒哼一声,将手中的报纸往桌子上一拍,愤怒的说道:“无耻的强盗,要是活阎罗在的话,看你们还敢这么猖狂!”

    “太爷爷,您别动怒啊,医生说了,您不能生气,要小心身体!”书房内一个十五六岁充满了青春气息的少女连忙跑了过来,扶住了老人的身体。

    老人缓缓的坐下,将手中的报纸攥成了一团,似乎没有听到少女的话,自言自语的喟然道:“活阎罗啊活阎罗,你还在世么?报纸上的事情你都看到了么?”

    “太爷爷,什么活阎罗啊?”少女眨着大眼睛,一脸的好奇。

    “活阎罗?”老人苦笑了一下,让少女坐在自己身边,抚摸着少女的秀发,眼中露出了追忆的神色,“活阎罗是一个传奇。当年太爷爷家里穷,年纪小,为了活命,不得不跟同村的乡亲当了伪军,结果第一次跟着鬼子外出抢粮,就遇到了他,也正是他,太爷爷才醒悟,重新做人。”

    这个老人叫冯浩,是香港隐形富豪之一,热衷慈善事业,在香港回归之前,曾授勋为太平绅士,在圈子里很受推崇。不过没有人知道,早年他为了有口吃的能够活命,曾经投靠过鬼子,当过伪军。。。

    “太爷爷,你给我讲一讲么!”少女撒娇的拉着冯浩的手臂,不停的追问。

    “好好好,太爷爷告诉你,这些事情连你爷爷和你父亲都不知道。”冯浩溺爱的摸了摸少女的脸蛋,陷入了深思之中,“记得,那是一个午后,在龙盘山山脚下的将军冢。。。”

    冯浩这个名字,是他后来改的,早先的时候,他没有大名,因为小时候摔伤了腿没钱医治,结果跛了,被人喊作冯跛子。

    龙盘山的将军冢,是大路出山的必经之地。午后阳光明媚,四个日本兵和二十多个伪军神情慵懒,散漫的接近了将军冢。

    冯跛子背着步枪,肩膀上扛着刚抢来的小半袋白米,一瘸一拐的跟在最后面,没有任何表情。

    当他们走到将军冢的时候,远远地就看到对面走来了一个穿着碎花袄的村妇,头上裹着花头巾,看不清容貌。她手臂上挂着一个小竹篮,竹篮上面盖着一块布,也不知里面都装了什么,一副走亲戚的样子。

    发现了这个村妇,众多伪军突然来了兴致,高声的呼喊着,提醒四个日本兵注意。大声的喊叫引起了远处村妇的注意,脚下一顿,然后快速丢掉手里的竹篮,慌里慌张的钻进了旁边的林子里,一副担惊受怕的模样。

    “太君,花姑娘!”

    “太君,要不要我们帮您抓过来?”

    “太君,那个花姑娘要跑了!”

    四个日本兵同样看到了远处的村妇,眼睛顿时一亮,嘴里发出了淫、荡的笑声,其中一个一摆手,拦住了众多伪军的喊叫,另外两个则是快速追了过去,很快就跟在村妇的身后,钻进了将军冢旁边茂密的树林内。

    剩下的两个日本兵又笑了几声,其中一个随即一挥手,让众多伪军原地休息,等待他们两个同伴的返回。可是追过去的两个日本兵迟迟没有返回,这引起了另一个日本兵的不满,骂咧了两句,也朝着林子里跑了过去。…。

    没过多长时间,林子里突然传来了一个鬼子的喊话声,说的是什么冯跛子听不懂,不过最后的那个日本兵听到后,立刻起身,投胎一般快速的冲了过去,眨眼间就消失在了一众伪军眼前。

    “看样子太君是要打野战了!”

    “是啊,没想到太君也好这口!”

    “正好咱们可以歇一歇了。二顺子,给老子来根烟!”

    二十多个伪军神色轻松,没有任何怀疑,三三两两凑在一起有说有笑,长枪也很随意的丢到地上,有几个更是躺在了路边的草地上晒太阳,甚是惬意。

    可是很快他们的脸色就变了,因为他们看到,不知何时之前那个村妇走出来了,而且还挟持了一个日本兵,一支王八盒子顶在日本兵太阳穴上,自己则是躬着身子躲在日本兵身后,哪怕她越走越近,也让人看不清她的样貌。

    伪军们见此情形,纷纷从地上站了起来,端起枪,拉开枪栓瞄向了村妇。可是村妇却停在了他们面前二十步远的地方,似乎在日本兵耳边小声说了什么,然后被她挟持的日本兵突然用生硬的中国话说道:“八嘎,枪的都放下,统统的,不放的,死啦死啦的!”

    这个日本兵,军帽歪斜的扣在头上,帽檐压得很低,挡住了上半张脸,而下半张脸则是被村妇粗糙的大手扼着,同样看不清。

    伪军们见到日本兵被人挟持,性命攸关,而且对方又只有一个人,还是一个女人,相互对视一眼,慢慢的放下了手中的枪。

    其中一个拎着盒子炮,看样子应该是小头目的伪军一边放下枪,一边说道:“别伤害太君,我们放你走就是了,千万别伤害太君!”

    村妇好像又在日本兵耳边说了什么,这个看不清面貌的日本兵再一次操着生硬的中国话说道:“一边的,站过去,快快的!”

    “是是,太君你放心,我们一定不会让您有事的!”

    在伪军头目的带领下,二十多个伪军快速站到了一旁,与刚才放在地上的枪支拉开了一定距离。就在这时,旁边的山林内突然冲出了二十多个粗布打扮得汉子,一个个端着长枪,叫嚷着,快速将这伙伪军包围了起来。

    “娘的,是土匪,被骗了!”

    当下有那聪明的伪军知道中计,快速冲向了地上的长枪,可是才跑了两步,就听见“啪”“啪”“啪”“啪”十几声清脆的枪响,身上不知挨了多少枪,鲜血从血窟窿里汩汩冒出,身子直挺挺的倒了下去,再没有半点呼吸。

    其他的伪军见状,哪里还敢反抗,当即一个个蹲了下去,神色惶恐的看着神色不善的土匪分出一部分人将他们围在了当中,而另一些则是拾起了地上的枪支背到了身后。

    更令他们吐血的是,那个被村妇挟持的日本兵忽然摘掉了扣在脑袋上的军帽,推开了扼着他下巴的那只手,用熟练的不能再熟练的中国话说道:“虎娃,你真想勒死我啊!”

    伪军们认为的村妇也取下了裹在脑袋上的花头巾,露出了大男人的模样:“王政委,我刚才太紧张了,你不要紧!”

    到了这里,也就不用多说了,假扮日本兵的正是虎踞岭独立大队的指导员王立春,而假扮村妇的则是虎踞岭的战士虎娃。

    王立春当初在卧龙村几间点燃的房屋内到处穿梭,就是在寻找这些“演戏”所需的道具。然后让身形比较“秀气”的虎娃换上碎花袄,冒充村妇,吸引鬼子来追,出其不意擒下鬼子后,他在换上鬼子的军服,冒充日本兵,从而轻易地抓住了所有的伪军和日本兵。…。

    当然他的计划肯定不会是这么简单,事实上他曾考虑过追虎娃的会是伪军,并且对此也有了安排,总之肯定是要将几个日本兵单独引出来。

    可是谁也没想到计划居然会如此的顺利,丧心病狂的日本兵,因为自己的荒淫轻易的中了王立春为他们准备好的圈套,虎踞岭的战士没有任何损伤,只开了十几枪,就轻易的抓住了所有的鬼子和伪军。

    “政委,你这主意真高明啊!”李云彪让手下人将二十多个伪军看好,带着几个人走了过来。

    王立春笑着点了点头,没有接话,而是冲着远处的树林大声喊道:“石头,把那四个畜生牵出来!”

    很快伪军们就看到了令他们震惊的一幕,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一手牵着一条麻绳,每条麻绳上都拴着两个鬼子。这四个鬼子全都浑身赤、裸,手脚被捆,嘴里被堵,麻绳系在了他们的脖子上,就像拖死狗一样,将他们牵了出来。

    在他们身后,一个十几岁的少年,拎着一根长满荆棘的木条,不停的用力抽打着,哪怕累的气喘吁吁,手上的力度也没见丝毫减弱,在鬼子身上留下了一条条的鲜红的印迹,引起了鬼子痛苦的支吾声。

    “先别弄死了!”王立春的口气,就像是说牲口一样,“把他们四个绑到树上!”

    “咋,还不让杀啊!”张大勇手早就痒了,立刻转身在四个鬼子身上狠狠的跺了几脚,然后和几个虎踞岭的战士,将他们绑在了树上。

    “政委,你打算怎么办?”李云彪皱了皱眉头,按说这四个鬼子早就可以杀了,可是王立春一直不让,他听过八路有优待俘虏的习惯,因此有些担心。

    “先收拾这群为虎作伥欺负自己同胞的混蛋!”王立春转头冲他一笑,然后迈步走向了那群伪军。

    这个笑容令得李云彪不禁心中一颤,心底感受到了一股寒气。那是怎样一种笑容啊,有残忍、有狰狞、有狠辣、有。。。总之就是没有笑容应有的内涵!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