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阎罗诞生

    “政委,你真跟老诸一样神了。隔着那老远,你咋就知道有鬼子呢?”张大勇的声音有几分亢奋,手里紧攥着步枪,一脸热切的看着王立春和李云彪,只等他们下令。

    王立春却是惊愕不已。他刚才纯粹是嫌张大勇碍事,找个借口故意将其支走,哪会想到一语成谶,居然真的碰到了鬼子。

    “有多少人,装备怎么样,你在什么地方看到的,朝哪个方向?”李云彪却是想到了王立春的猜测,顿时紧张起来。

    “四个小鬼子,小三十个白狗子,没有机枪,俺在二里外看到的他们,朝着岔道口,看样子应当是抢了哪个庄子,准备离开。”张大勇想都没想一口气说完,然后瞅着二人,“政委、四当家,打!”

    李云彪手下二十多人,手里一色的中正式步枪,弹药充足,还有手榴弹,如果选择一个好的地方伏击,绝对有实力跟这些鬼子伪军一战,因此张大勇很是激动。

    王立春和李云彪对视一眼,还未开口,就听见不远处的一个虎踞岭战士喊道:“快看啊,那里冒烟了!”

    众人随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就看见老龙峰方向的山脚下,冒出了一股浓浓的黑烟,给青山绿水蓝天白云的龙盘山抹上了难看的一笔。

    “是卧龙村!”李云彪登时站了起来,看着冒烟的方向,神情严峻。

    “一定是小鬼子干的!”张大勇恨得咬牙切齿,“四当家,咱们打,不要放过小鬼子!”

    “是啊四当家,咱们打!”

    “四当家,我这就去看看小鬼子到了什么地方,决不能放过他们!”

    “四当家,你下命令,揍死这帮狗娘养的小鬼子!”

    虎踞岭的战士义愤填膺,纷纷请战,李云彪正要开口,王立春却抢先一步说道:“先去救人!四当家,有没有小路能够避过那伙鬼子提早到达卧龙村?”

    “有!”李云彪沉思了片刻,一咬牙点头道,“就听政委的,兄弟们,跟我走,先去卧龙村救人!”

    听到这个命令,张大勇气的猛一跺脚,凶狠的瞪了王立春一眼,二话不说紧跟在李云彪身后,穿过道路,向着另一侧的林子跑了过去。

    二十多个人没敢耽搁,无不加快脚步,沿小路在林间穿梭,朝着卧龙村方向奔跑,王立春渐渐落到了队尾,累得气喘吁吁,不过总算憋着一口气没有掉队,终于赶到了卧龙村。

    他是最后一个达到的,大股的浓烟从卧龙村内冒起,随风飘摆,犹如一条张牙舞爪的恶龙,在卧龙村上空肆虐。

    当王立春到达卧龙村村口的时候,发现虎踞岭的二十多个人一字排开站成了两排,没有一人吭声,都默默地看着村子里的景象。

    心中不解的他分开众人挤了过去,一眼就看到了卧龙村内的景象,当即也跟其他人一样,惊呆了。

    卧龙村村口的一棵大树下,堆架着些柴禾,已经点燃,冒着熊熊的火焰。在火焰中央的大树下,绑着一个人,这个人已经看不出年龄样貌,因为整个人已经被火焰覆盖,就在众人的注视中,因为绳索被烧断而倒在了脚下的火堆中,没有发出半点声响。

    卧龙村内一片火海,本就不大的村子,有序的搭建着些简陋的草棚土屋,如今这些屋子无不燃烧着火焰,火舌通过低矮破败的院墙四处吞吐,整个村庄一片死寂,只有噼里啪啦之声,从火焰中传出。…。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救人!看看还有没有活着的人!”随着王立春的一声大吼,虎踞岭众人通红着双眼冲入了村子里,到处寻找着可能的幸存者。

    王立春也走进了卧龙村,只是他感觉自己的脚步格外的沉重,仿佛每一步都犹如千斤。这种重量不是从他的腿上产生的,而是发自于内心,他觉得自己内心仿佛坠着千斤巨石,连呼吸都变得艰难。

    这边,堆着一个草垛,草垛下一个衣衫不整的妇女仰面而趟,双腿扭曲向外张开。她的身旁洒满了破布碎片,这些布片平静的落在一大滩血迹中,哪怕风儿刮过,也没有一丝波动。

    那边,架着一堆篝火,篝火上搭起了木架,最上面的木棍穿着一个被烧的焦黑看不出模样的东西,定睛看去,依稀能够认得出应该是一个婴儿,被人残忍的用木棍从身体内穿透,架在火上烤。

    在不远处,一个妇女趴在地上,两只手伸向火堆,似乎是想爬到篝火旁边,救下她的孩子,可最终失败了。在她的身后,一条长达十余米的爬痕清晰可见,王立春看得出,那爬痕是这个女人最后留在世间的痛诉,用已经干涸的血液,在中国人自己的土地上,留下了一个母亲悲痛欲绝的绝唱。。。

    总共只有二十六人的卧龙村,如今俨然已经变成了人间地狱,到处都是火光,到处都是死人,每个人的死状都是那么的凄惨,整个村子仿佛被世界遗弃一般,残垣断壁,荒凉凄惨,满目疮痍。。。

    鲜血染红了大地,空气中刺鼻的血腥气味,夹杂着难闻的焦糊味道,大股大股的充斥着王立春的脑门。

    在这一瞬间,王立春忽然发觉自己的世界也变得死寂,什么也听不到了,除了自己那艰难的呼吸声以及沉重的心跳声;什么也看不到了,在他眼中只有满眼的大红,鲜血那样的大红色。

    不知为什么,他的心像是被人死死攥住一般,疼痛的难以呼吸,泪水无声的滑落下来,流淌在他的心中,仿佛是毒药一般,令得他内心的疼痛更加剧烈。

    在后世,他多次在荧屏上、网络上、书报上看到过类似的情境,当时虽然心中气愤,却怎样也不及亲眼看到亲身经历来的震撼。这股震撼透过了他的身体,撼动了他内心的最深处,撼动了他的灵魂深处。

    小鬼子,老子要不弄死你们,老子要是不用最痛苦的手段弄死你们,老子要不弄得你们生不如死主动求死,老子就不算个男人!

    “哈哈哈哈哈!”站在凄惨荒芜的卧龙村内,王立春突然放声大笑起来,引得虎踞岭众人纷纷围了过来,紧张的看着他。

    “你还笑,老子刚才就说要干死那些小鬼子,就是你不敢!”张大勇铁青着脸,怒视着王立春。

    李云彪看到了王立春眼角的泪花,发觉了他的异常,担心王立春受到刺激出现异常,紧张的喊道:“王政委,王政委,你不要紧!”

    大笑声戛然而止,王立春一转头看向周围的人,苦涩的问道:“还有活人么?”

    “没有了,卧龙村的乡亲都被小鬼子祸害死了。”

    话音还未落下,众人就听见左侧的一间院子里发出一声响动,像是有什么东西被推翻似的。张大勇当即转身,冲进了被火焰吞没的院子中,没一会扛出了一个瘦弱的少年。…。

    狗子?王立春和李云彪同时认出了这个瘦弱的少年,正是他们曾经见到过的狗子。

    被张大勇扛了过来的狗子,看到一群汉子脸色难看的看着自己,苍白的脸上露出不屈的神色,深陷的眼窝中没有惶恐,而是一股强烈的仇恨。

    当他看到王立春的时候,这股仇恨立刻减弱了少许,不知从哪来的气力,一把推开了张大勇,跑到了王立春面前,直挺挺的跪了下来:“王大哥,你是好人,求你帮我报仇,杀了那些畜生,我的命从此就是你的!”

    发觉狗子没有哭泣,没有惊慌,小小的年纪此刻冷静的吓人,连语言都如此简洁有力,王立春深吸了一口气,一把扶起了他:“起来!四当家,求你件事,派个兄弟把狗子送回寨子里,让他好好休息。”

    “不!”狗子一把从王立春怀里挣脱出来,同时还从一旁的虎踞岭战士手中夺过了一把步枪,倒退了两步端枪指着王立春,“我不走,我要报仇,我要杀鬼子!”

    李云彪见势不妙,几步绕到狗子身后,一记手刀砍在狗子后颈,将其打昏,拿过了步枪。

    “政委,你还不下令么!”张大勇眼睛睁得像铜铃一般,看到王立春没有立刻回答,又转向李云彪,“四当家,你下令,再不动手就怕那群畜生跑了!”

    “四当家你下令!”

    “四当家!”

    “四当家,这个仇一定要报!”

    李云彪坚定的点了点头,将手中的狗子交给身旁的一个战士:“虎娃,你把他送回寨子里,让老陈头替他诊治。”

    “我不回去,凭啥你们去杀畜生,让我回去!”虎娃梗着脖子,毫不迟疑的拒绝了李云彪的命令,向后退了两步,握紧了手中的步枪。

    李云彪还待开口,王立春一伸手抢过了话头:“四当家,带着他,要是把他送回去,恐怕他会怨恨咱们一辈子!”

    听到王立春的话,张大勇顿时眼睛一亮:“政委,这么说你也同意了?”

    “等我一下。”王立春没有回答,简单的说了一句,然后快速朝着旁边的一间屋子冲了过去,没一会又灰头土脸的跑了出来,然后冲进了另一间屋子。

    虎踞岭众人莫名其妙的看着他的举动,张大勇甚至不满的嘟囔道:“政委,你又干啥呢,你再拖下去那群牲口就跑了!”

    “石头你放心好了,有条小路可以直通将军冢,那群畜生跑不了。”李云彪拦住了张大勇的话头,以他对王立春的了解,王立春的举动必有深意。

    没一会王立春终于跑了回来,手里多了一个小竹篮,里面还放着一个花布包,也不知都包着什么东西。。。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