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药品分配

    “柳蝉儿同志,你能出去么?我有事情要向两位首长汇报,其中的内容你不适合听。”

    听到王立春要赶自己出去,柳蝉儿明亮的大眼睛一瞪,怒道:“凭什么?有什么事情我不能听?小白脸,你是不是又想说我的坏话!”

    窦中全一抬手阻止了王立春的话头,和颜悦色的对柳蝉儿说道:“柳蝉儿同志,你不用理他,就坐在这儿。对了,刚才听你的意思,是不是说王立春同志还可以继续在你们虎踞岭担任指导员?”

    “可以啊!”柳蝉儿毫不犹豫的答道,说完这句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又补了一句,“至少他比前两个家伙强多了。”

    陈英强此刻也已经看出其中的蹊跷,心中的怒火熄灭,盯着柳蝉儿打量了许久,然后转向王立春:“你有什么事情要汇报,还不能让柳蝉儿同志听?”

    王立春挠了挠头,他打心眼里不想把药品上缴,所以需要一定的理由来说服陈英强和窦中全,可是柳蝉儿这个虎踞岭的大小姐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沉浸在拆台的乐趣中,让他很是头疼。

    听到陈英强问自己,王立春略一迟疑,又看了眼身旁的柳蝉儿,这才说道:“两位首长,虎踞岭的情况很严重,其中的问题超出了两位首长的想象。

    你们刚才也听见柳蝉儿同志的话了,她对前两任指导员的印象很糟糕。这不仅仅是她个人的印象,虎踞岭上下都是如此,对?”

    他最后一句话问的是柳蝉儿,后者当即用力的点了点头:“那两家伙根本就没把我们虎踞岭的人当人看!”

    陈英强和窦中全对视一眼,同时皱起了眉头,想不到虎踞岭的问题会这么严重。

    虽然虎踞岭不久之前才接受了八路的改编,不过二人都对虎踞岭独立大队寄予了厚望。还是前文交待过的,龙盘山西北一带一直都是八路的空白区域,如果想要强行在那一带开辟根据地发展队伍,不但会受到日军的疯狂打击,更重要的是土匪也会阻挠。

    龙盘山西北一带的土匪,大多都和当地百姓有着密切的联系,土匪阻挠也就意味着会失去当地老百姓的支持,这对于重视群总基础的八路军来说,是很不利于开展工作的。

    虎踞岭独立大队如今是龙盘山抗日独立支队的一枚重要棋子,哪怕短时间内发挥不了太大的作用,不过却有着极为重要的战略意义,可以为将来独立支队向龙盘山西北一带渗透打下良好的群众基础。

    之前两任指导员被虎踞岭独立大队赶回总部,自然是不会将责任归咎于自己身上,只是说虎踞岭匪气积重难消,不服从组织命令,工作很难开展。

    由于一前一后两个人的口径几乎都一样,这使得陈英强和窦中全都产生了错误的判断,认为真的是因为虎踞岭刚刚接受改编,匪气太重。

    可现在听到王立春和柳蝉儿的话,二人终于明白其中有些事情是他们不了解的。

    陈英强默默的坐了下来,窦中全则是认真的问道:“王立春同志,虎踞岭独立大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详细的说一说,前两任指导员有些事情恐怕没有说清楚。”

    擦,那俩孙子根本就没有说实话!

    “两位首长,我不太会说话,干脆我就将我到达虎踞岭独立大队之后的事情详细汇报一遍,您二位听完之后,应当能够明白如今虎踞岭存在的问题。”…。

    于是他就将自己刚上山时被人缴枪,蒙眼带入聚义厅,五个当家刁难,食宿情况恶劣,在山上到处遭受白眼,遭受排挤,出行受到监视和限制,以及回春堂二十多名战士伤口感染等事情都讲述了一遍,其中没有任何夸大的成分,他清楚这时候不需要艺术加工。

    果然听完了他的讲述,陈英强和窦中全二人的眉头皱的更紧了,脸色也很是难看,他们想不到虎踞岭的问题居然会严重到如此地步,甚至有过重新当土匪的危机。

    “照你这么说,虎踞岭的问题的确很严重。”窦中全摸着下巴点了点头,“柳蝉儿同志,你能说一说前两任指导员到了你们那儿后都发生了什么事情么?”

    虎踞岭上下没有人对前两任指导员有好感,柳蝉儿自然也不会隐瞒,当即就将整件事情说了出来,尤其是虎踞岭因为这两个人伤亡惨重,实力大受损失。

    柳蝉儿的话验证了王立春汇报内容的真实性,看到陈英强和窦中全脸色凝重,王立春趁机又说道:“两位首长,现在你们应该能够明白我为什么之前会说药品没有多少了?”

    “虎踞岭的情况现在还这么严重?”

    听到陈英强的语气中带着一丝疑惑,王立春连忙起身:“首长,一直都很严重。你们不知道,那俩孙子把寨子里祸害惨了,弄的我刚去的时候,差点没被人家直接赶下山。。。司令员,政委,你们干嘛这么看着我?我说错什么了?”

    “那俩孙子?”窦中全脸色一变,狠狠地瞪了一眼,“王立春同志,你就是这么称呼自己的同志么!”

    啊,说顺嘴了!醒悟过来的王立春捂着嘴,露出了惊慌之色,脸上勉强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解释道:“两位首长,口误,真的是我口误,你们别见怪,实在是他们把虎踞岭独立大队祸害的太惨了。”

    “陈司令、窦政委,你们不要怪他,我们虎踞岭上下提到那两个人的时候,也都从来没有好话。”这时候柳蝉儿突然替王立春解释起来,“他们根本就没把我们当人,要是他跟前两个家伙一样,我们虎踞岭早就不跟你们八路干了!”

    窦中全眼睛一亮,盯着柳蝉儿问道:“这么说来,王立春同志已经得到了虎踞岭独立大队的认可,总部也不需要把他调回来了?”

    “当然不用了!”柳蝉儿还以为窦中全要将王立春调离虎踞岭,毫不迟疑的答道,“我爹还想把我。。。嗯,不说我爹,我三叔、四叔、五姑都认为他比前两个家伙强,而且三叔为了他还跟二叔吵了一架。

    也就是二叔看他不顺眼,经常会挤兑他,不过他为寨子里弄来了药品后,大家对他的态度都转变了许多,小白脸你倒是说句话啊!”

    你想让我说什么?王立春无奈的看了眼着急的柳蝉儿,苦笑了一下,心中却是有几分欣喜——他的目的达到了。

    “柳蝉儿同志,你放心,我们不会把王立春同志调回来的。水生!”说到这里窦中全冲着门外喊了一句,叫进来了守在门外的警卫员水生,让他带着柳蝉儿下去休息,顺便参观一下总部,感受根据地的革命气氛。

    柳蝉儿看了眼王立春,不明白为什么这些人都想让自己出去,不过想到临来之前,柳非凡叮嘱她不得顶撞八路军的首长,只得点了点头,跟着水生走出了会议室。…。

    临出门前,她不放心的说道:“陈司令、窦政委,你们是大官,可别骗我,要是把小白脸从山上调走,可别怪我们到时候翻脸!”

    “大小姐啊,你快出去!”王立春哭笑不得的抱怨一声,然后又冲着陈英强和窦中全解释道,“两位首长,她还小,不懂事,你们别跟她一般见识。”

    “她不懂事?我看柳蝉儿同志比你强多了!”当会议室内只剩下三个人的时候,陈英强再度唱起了白脸,“王立春同志,你说你到了虎踞岭独立大队后,又犯了多少错误!”

    我又犯错误了?王立春眨了眨眼,莫名其妙的看着对方。

    “你什么时候从指导员变成政委了?我们总部机关怎么不知道?真没想到你还有严重的官僚思想,看样子你真得好好受受教育了!”

    这个,其实就是个称呼嘛,至于这么较真么?

    看到王立春满脸的委屈,窦中全拦住了陈英强的话头,进入红脸模式:“王立春同志,我们可以给你一个机会,只要虎踞岭独立大队能够发展到八百人的规模,不,六百人,六百人就够了,我们就将虎踞岭升级为独立团,而你则会是虎踞岭独立团的第一任政委。怎么样,有没有信心?”

    等到把龙盘山的各绺子的土匪都收编了,莫要说六百人,估计至少能有千人!想到这里,王立春坚定的点了点头:“保证完成任务,不让两位首长失望!”

    “别卖嘴皮子!”陈英强严厉的训斥道,“王立春同志,我再问你一句,上一次你们究竟从阳泉县城缴获了多少药品?”

    “不知道。”

    他说的是实话,药品和医疗器械运到山上后,并没有清点完毕,他的确不知道究竟有多少药品。

    可是窦中全又怎么会相信,语重心长的说道:“王立春同志,你在总部也待过,应该知道总部机关的情况。咱们战地医院是个什么样子你难道不知道么?如今鬼子疯狂的扫荡,各部队伤员人数持续增加,难道你就能忍心看着自己的同志,因为缺少治疗药品而终日痛苦么?”

    “两位首长,我知道错了。”

    看到王立春这么容易就认错,陈英强和窦中全反倒是愣住了,有些不解的看着他。随着王立春接下来的一串动作,使得他们的眼睛越睁越大。

    只见王立春从怀里摸出一盒烟,撕开封口,抽出两颗烟递给二人,并且给二人点上,然后自己也点上一颗,抽了一口,风轻云淡的说道:“两位首长,咱们谈一下药品和医疗器械的分配问题。”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