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专业拆台的

    “王立春同志,你是否愿意担当这个重任?”

    听到窦中全说出这句话,看着两位首长殷切期盼的眼神,王立春心中不禁大骂:尼玛,你们想玩儿死我么?那是人干的么?

    他不是那种纯粹的、高尚的、无私的、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在不会危及性命的时候,他愿意做些事情。可是陈英强现在提出的这个计划,明显太危险了,尤其是对他来说,能否在一个小时内打下阳泉县城,可以说完全系在他一人身上。

    虽然阳泉县的鬼子联队出城后,一般只留下一个日军小队守城,可是加上城里的日军宪兵队、保安大队还有便衣队,人数绝对不会少!

    鬼子的武器精良,阳泉县城城墙坚固,哪里是那么容易就能够打下来的?尤其是城门楼子,绝对是伤亡最惨重的地方,而看窦中全的意思,打开城门这个重任就寄托在他的身上,这让王立春的肾上腺激素当即又飙升了。

    “两位首长,这个任务虽然很危险,不过我并不怕,可是我拒绝,因为我上一回就已经引起了鬼子的怀疑。佐佐木治肯定已经将我的事情禀告了鬼子联队长,以联队长的级别,一定知晓鬼子特高课谍报人员的境况,所以鬼子恐怕已经知道我是假冒的这件事了。

    所以两位首长的计划虽然很完善,但是无法实现,只会造成无谓的牺牲。牺牲我一个人倒无所谓,可如果害得跟我一起进城执行任务的同志也牺牲了,我会很内疚的。”

    一番话说得可谓苦口婆心,脸上甚至曾经露出过慨然赴死的坚毅神情,说完话后,王立春却心中不停的打鼓,也不知道是否能够说服陈英强和窦中全。

    总算他的卖力表演没有白费,陈英强思索片刻后点了点头,认可了他的说法,最终打消了奇袭阳泉县城的念头。

    王立春自然见好就收,同时还不忘卖乖,拍着胸脯打包票的说道:“虽然这次不能按照两位首长的意思打下阳泉县,不过请两位首长放心,我们虎踞岭独立大队迟早有一日会打下阳泉县城,让小鬼子见识到我们虎踞岭独立大队的厉害!”

    虎踞岭独立大队是什么情况,陈英强和窦中全都很清楚,因此二人直接将王立春的这个保证丢到了脑后。

    不过他们想不到的是,这次见面过后没有多久,王立春就真的实现了自己的承诺,带领虎踞岭独立大队以少胜多,成功打下了阳泉县城,从而揭开了王立春言出必行,言出必中的传奇性序幕,也揭开了王立春在龙盘山一带的传奇故事。

    “这件事先放放再说。”窦中全淡淡的笑了笑,没有将王立春的话放在心上,“不过王立春同志,你的思想觉悟比以前进步了不少,居功而不自傲,刚到虎踞岭就能配合虎踞岭独立大队对阳泉县城的鬼子进行骚扰,你的进步,组织会看在眼里的。”

    王立春立刻起身,敬了个军礼:“我一定不会辜负组织的信任,今后会继续配合大队长,展开各种斗争工作!两位首长,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想和柳蝉儿同志尽快返回虎踞岭,那里斗争形势严峻,请两位首长批准!”

    “这个先不急。”陈英强一句话打破了王立春心中的小算盘,然后问道,“王立春同志,你们虎踞岭独立大队,上次缴获了多少药品和医疗器械?”…。

    正题来了!王立春心中咯噔一声,就知道总部终于张开了那张“血盆大口”,露出了锋利的“獠牙”,打算狠狠咬上一口。

    当他之前听到护士长冯静的那番话后,他就猜到总部看上了他弄来的那批药品和医疗器械。

    三大纪律说的很明白,一切缴获要交公,虽然由于八路军各部队武器弹药缺乏,大部分时候缴获的物资都会用来补充自己的队伍,总部也不会过问,可这次是药品,比黄金还要贵重的药品!

    八路缺医少药是不争的事实,虎踞岭这回弄到了这么一大块肥肉,也就是其他部队不知道,要不然谁能不眼红?

    无奈的坐了下来,王立春脸上露出苦笑,摇着头说道:“两位首长,真没有多少。不知道是什么缘故,鬼子医院里就没有多少药品。

    别听那些传言,说是鬼子医院丢了多少多少药,其实我们弄到的大部分都是医疗器械,要不然前几天也不会专门把县城陈家药铺的陈老中医请上山,给山上的同志治病。”

    “王立春,啥叫没有多少药品?你咋睁着眼睛说瞎话呢!”一直没有开口的柳蝉儿终于找到收拾王立春的机会,毫不客气的戳穿了这个谎言,“陈司令,不瞒你说,我们上回把小鬼子的医院都搬空了。

    整整六大麻袋,你们想想里面能装多少药品。当时我也在场,一直负责监视医院里鬼子的情况,后来二柱子扛麻袋都累的闪了腰,你们不要相信这个小白。。。家伙的话,他嘴里就没一句实话!”

    一席话说完,陈英强和窦中全对视一眼忍俊不禁,王立春脸色难看,撇着嘴,不停的用眼角撇着志得意满的柳蝉儿,心里恨恨:你是专业拆台的么?专门拆我的台!

    “咳!”窦中全轻咳一声,说道:“王立春同志,你这才去虎踞岭独立大队几天,难道就忘了八路的三大纪律么?”

    “没有!”

    “那好,你背一遍我听听。”

    “一切行动听指挥,不拿群众一针一线,一切缴获要归公。”王立春越说心里越发苦,他太明白窦政委让他背三大纪律的含义了。

    果然,等到他背完之后,窦中全直接开口道:“你背的这么流利,可是你是否真的懂得了这里面的含义?这三大纪律是否真正进入了你的脑子里?”

    “我懂。”王立春毫不迟疑的说道,同时又补充了一句,“政委,真的没有多少药品。”

    见到王立春要“顽抗到底”,陈英强和窦中全二人再次对视一眼,然后开启了红白脸模式——一人唱红脸,一人唱白脸。

    先是白脸登场。司令员陈英强猛地一拍桌子,大声训斥道:“你这个同志是怎么回事!居然连缴获都要瞒报,你还记不记得在抗大学过什么?你还知不知道作为革命军人,作为一个党员,绝对不能欺骗上级组织,这是最基本的要求!还有战前要请示,战后要汇报,你在抗大究竟都学到了什么!”

    其实,我没有上过抗大。王立春心里弱弱的接了一句,嘴上却是没有开口,暗中轻轻踢了柳蝉儿一脚,示意其不要再开口,并且打定主意硬抗到底,绝对不会将药品上缴。

    这年头,哪里都缺药,再多也不嫌多。而且在穿越前,从来都只有他占别人便宜,即便被别人占了他的便宜,也是他有意为之,为了将来更大的收获。…。

    可惜柳蝉儿跟他之间还远达不到陈英强窦中全二人之间的那种默契程度,被他踢了一脚,当即恼了。

    噌的一下站了起来,她指着王立春破口大骂道:“小白脸,你踢我干什么!是不是因为我揭穿了你的谎话,你恼羞成怒了!”

    白脸继续,陈英强再次一拍桌子,怒道:“王立春同志!不是我要批评你,你说你现在的举动想什么样子,欺骗组织不说,还想串通柳蝉儿同志一起欺骗组织,你的思想觉悟都哪儿去了!”

    看到陈英强冲着王立春发火,柳蝉儿心中乐了,火上添油的说道:“陈司令,你真的要好好批评批评他了!他不光欺骗你们,而且在山上的时候还欺负过我,还调戏陈家妹子,简直无法无天!”

    “还有这种事?”这一下陈英强真正恼火了。

    之前他是为了跟窦中全配合,才特意扮成白脸,训斥王立春。其实并没有恼火,要不然刚才他会直接骂王立春,“思想觉悟都被狗吃了”。

    他能够理解下面的部队不想将缴获交公的缘故,没有办法,都太穷了,而且下面的部队缴获的东西也都用在抗日斗争中,所以他一般不会因为这种事真正发火。

    可是听到柳蝉儿说,王立春居然调戏妇女,这是八路绝对不能容忍的!

    王立春现在是欲哭无泪,耷拉着头,也不管陈英强的唾沫星子几乎喷到自己的脸上,也不看柳蝉儿那嘴角上翘的得意窃笑,只是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做出一副老僧入定的模样。

    窦中全发现了柳蝉儿脸上的窃喜,看出了其中的蹊跷,一伸手拦住了横眉怒目的陈英强,看着柳蝉儿说道:“柳蝉儿同志,你可能不知道,八路军的制度很严格,其中一条就是不许调戏妇女。

    王立春同志既然犯了这么大的错误,我认为他已经不适合再担任虎踞岭独立大队指导员一职,不过你放心,我们绝不会徇私,一定会对他作出相应的惩罚。”

    “啥?你们要把他调走?”柳蝉儿这下急了,“窦政委,你不要把他调走,我刚才是随便说说的。他是欺负过我,不过我不怪他,他也没有调戏妇女,那是陈家闺女自己送上门的!”

    王立春知道柳蝉儿是在替自己解释,可是这种解释。。。

    呼——长出了一口气,王立春转身看向柳蝉儿,轻声说道:“柳蝉儿同志,你能出去么?我有事情要向两位首长汇报,其中的内容你不适合听。”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