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总部来人

    柳蝉儿每当不开心的时候,一定会去后山的虎眼泉,这是穆招娣告诉王立春的。

    虎眼泉这个名字的来由,是因其形状像眼睛,传闻猛虎来到龙盘山与神龙大战落败,化作虎踞岭后,心中不忿,双眼流泪,因此才在虎踞岭上多出了两潭清泉,也成为了虎踞岭上下平日生活的用水来源。

    虎眼泉泉水晶莹甘冽,潭边草木茂盛百花绽放,色彩艳丽香气沁人心脾,引来不少蜂蜂蝶蝶,在花丛中翩翩起舞。

    两潭泉水相隔很近,中间搭了一座不知建于何时的八角亭,金漆脱落,外壁剥离,虽然很是破旧,不过也算干净,应当是有专人打扫。如今柳蝉儿就坐在亭子里,看着眼前诗画一般的景色,心中却是更加的难受。

    “小白脸,臭流氓。。。臭流氓,小白脸。。。”柳蝉儿不停的抹着眼泪,嘴里翻来覆去的念叨着这两句。

    正骂着,忽然间她感觉到身后传来响动,紧接着一只手从她身后伸出,举着一朵红色小花伸到她的面前,而她脸上的泪水正好滴到花瓣上。

    “好漂亮的花啊,沾些仙子泪水,肯定能够更加艳丽。”

    听见这个讨厌的声音,柳蝉儿骤然起身,一把夺过红色小花,用力丢在地上,狠狠地踩了两脚,怒视着王立春:“臭流氓,你还没看够姑奶奶的笑话么?你不要欺人太甚!”

    辣手摧花?看着柳蝉儿粗野的动作,王立春有些肝儿颤,脸上挤出了一个笑容:“大小姐,这又是何必呢?好端端的一朵花,你看看被你踩成什么样子了?”

    “你就会关心花!”柳蝉儿美目圆睁,直接从亭子里跳了出来,两步冲到王立春面前,一把将王立春的手臂扭到身后,向下前方用力一压,身子顺势一倒,就将王立春压在了草地上。

    我草,我就知道是这个结果。忍着手臂传来的剧烈疼痛,王立春倒吸一口凉气,接着说道:“今天的事情本来就是你自作自受,能怪得了谁?”

    “你还敢说!”柳蝉儿加大手上气力,只疼的王立春另一只手不停拍打着地面。

    疼归疼,不过王立春还是表现出了少有的硬气:“我有说错么?谁让你把人家绑上山的?手段还那么粗鲁,人家跟你一样,都是大姑娘,而且人家又不像你这么野蛮,你知不知道人家被你吓得不轻!”

    “你还说!”柳蝉儿心中大怒,手上再度加力,王立春额头冒出冷汗,耳中传来了咯嘣之声。

    “女流氓你松手!如果我说错了,你指出来啊,就会动手,还不是心虚!”

    “我没有!不许你骂我女流氓!”柳蝉儿另一只手高高举起,拳头如雨点般落到了王立春的背上。

    “你这么压在一个大男人身上,还不是女流氓么?我说,你打归打,我身上的伤还没有痊愈,你下手注意点啊!”

    也不知是他的话提醒了柳蝉儿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从始至终柳蝉儿的拳头都没有打到他后背伤口附近,只是在其他地方,不停的捶打着。

    王立春也不挣扎也不反抗,任命般趴在地上,咬着牙,任由柳蝉儿尽情发泄着心中的怒火,只不过他左手边上的草儿遭了殃。

    也不知打了多长时间,柳蝉儿终于感觉到累,停了下来,依旧反扭着王立春的手臂,压在他的背上,喘着气问道:“你怎么不说话了?怎么不反抗了?怎么不骂了?”…。

    王立春长出一口气,轻声问道:“气消了么?”

    柳蝉儿愕然:“你是故意激怒我,让我打你出气的?”

    “大小姐啊,你是什么脾气你还不知道么?今天若是不想办法让你出了这口气,你心中的委屈能消么?”

    “这么说你是为我好?”

    柳蝉儿说的没错,其实王立春站在她背后已经有一会了,一直在思考如何能够让柳蝉儿消气。虽然跟柳蝉儿接触不是很多,不过对方这么明显的性格,尤其是在他身上还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痕,使得王立春基本上已经了解了柳蝉儿的性格。

    想要用花言巧语来劝说柳蝉儿,肯定是没用的,下场会跟那朵红色小花一样的悲惨。因此他思索片刻后,决定以毒攻毒,用言语彻底激怒对方,让其能够发泄出来。至于发泄的方法么,他是男人,大度一些,忍一忍就过去了。

    如今柳蝉儿已经消气,而且已经明白自己的好意,口气也有少许松动,这让王立春轻松了不少:“我当然是为你好。。。”

    “你干嘛对我这么好?用得着你对我这么好么!”柳蝉儿根本不等王立春说完,直接打断了王立春的话头,同时手上再度用力,只听见一声清脆的噶嘣声,紧接着就传来了王立春悲惨的叫声:啊——

    王立春只觉得右手猛地一股钻心疼痛,疼得他左手疯狂的拍打着地面,双脚不停乱蹬,身体剧烈颤抖,眼睛瞬间湿润,然后,整个右臂失去了知觉。

    柳蝉儿这才算彻底消了气,从王立春身上站了起来,拍了拍手掌,泪痕尚未完全干涸的脸上露出了笑容:“这回姑奶奶先放你一马,以后你要是再敢欺负我,姑奶奶决不轻饶了你!

    喂,你干嘛还趴在地上,装死呢?起来啊!呀,你怎么哭了,亏你还是个大老爷们,居然哭鼻子!”

    老天啊,我不想当牵牛,我不想遇到野蛮女友,为什么偏要我遇到这么一个女流氓,你想玩死我么!王立春艰难的用左手支撑着地面,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右手在身前来回摆动,仿佛已经不属于他了。

    柳蝉儿看得奇怪,伸手一指:“臭流氓,你的右手?”

    “脱臼了!”

    得知虎踞岭请他们祖孙上山的原因后,老陈头最终答应留在了寨子里,只不过提了一个要求,让寨子里派人到城里等候。说是他有一个儿子,也就是陈月雯的亲生父亲早些年外出闯荡,一直没有音讯,希望虎踞岭能够派人在城中守候,万一他儿子回来寻亲,不至于找不到他。

    对于老陈头提出的要求,柳非凡很痛快的答应了,反正寨子里肯定还要派人进城设立落脚点,顺带留意此事即可。

    不能不说人比人气死人。王立春想要融入虎踞岭可谓费劲了千辛万苦,就这样也没有能够完全融入。可是老陈头和陈月雯上山才不过两三天,就已经完全融入虎踞岭中,得到了虎踞岭上下的一致尊敬。

    老陈头的医术要远高于寨子里那几个被绑上山的赤脚医生,平日寨子里若是有谁得了感冒发烧这种小病,老陈头三两下就能治愈。为此柳非凡专门拨出两个人伺候老陈头,帮着老陈头采药、捣药什么的。

    陈月雯更是受到了众人的追捧。虎踞岭一共仨女的,五当家穆招娣和大小姐柳蝉儿都不是他们有资格敢惦记的,哪怕是偷瞄一眼都要冒着巨大的危险。但陈月雯不一样,就像一股春风,使得虎踞岭迎来了真正的春天。…。

    老陈头祖孙被安排在了王立春隔壁的院子,由于之前王立春和邓飞带着队伍抢了二龙岭,仇恨拉的太大,因此之后几日王立春再没有下山的机会,只能待在寨子里。不过有了隔壁的陈月雯,他的生活倒也不无聊。

    “王大哥,你换下来的衣裳呢?我要去洗衣裳,正好帮你也洗一洗。”

    “王大哥,我做了点贴饼子,跟爷爷吃不完,给你送来几张。”

    “王大哥,你能不能帮我个忙,院子里的架子倒了。”

    或许是刚来到一个陌生的环境,只有王立春一个熟人,也或许是在最恐慌的时候,是王立春给了她安全的感觉,又或许是王立春几次救过她,得到了她的信任,总之陈月雯与王立春之间的关系很自然的就拉近了。

    “王大哥,这个真的跟望远镜一样,后山的泉水都可以看得那么清楚!”

    这一日,王立春帮着陈月雯晾晒完了草药,二人站在梯子上,趴在墙头,通过四倍光学瞄准镜看着虎踞岭后山的风景。

    听着陈月雯惊奇的口吻,呼吸着近在咫尺的陈月雯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体香,感觉着有意无意间触碰到对方指尖所传来的细滑,王立春心里暖烘烘的。

    “王大哥,你也看啊,那里有一朵小花特别漂亮,还有两只蝴蝶在旁边飞舞,真美啊,你快看。”说着话,陈月雯将手中的瞄准镜递给了王立春,无意中二人指尖再度相触,陈月雯脸上又是一红,王立春则是装作没有感觉的模样,笑呵呵的接过了瞄准镜。

    那么小的瞄准镜,只要稍不注意,在传递过程中碰到对方的手是很正常的事情,如今的日子真是滋润啊!心里美滋滋的王立春接过瞄准镜,刚想朝着虎眼泉的方向看去,就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闯入了视线。

    嘶,这个女流氓又来干什么?

    他正思考着,大老远出的柳蝉儿已经看到了墙头上二人紧挨在一起,当即扯开嗓门吆喝了起来:“臭流氓,你又在调戏陈家妹子了!两个人站在梯子上,也不怕把梯子踩坏!”

    看到陈月雯满脸通红的匆忙从梯子上下去,王立春也不客气的喊道:“女流氓,你没事跑来干什么!”

    “臭流氓,给姑奶奶滚下来,你们八路来人了,说是让你回去一趟!”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