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两个女人一台戏

    下午电脑坏了,刚找人修好,今日只有一章,明日照旧两章,抱歉。

    王立春的小院里,当中放着一个麻袋,袋口已经打开,退下了一半,露出了一个少女。这个少女双手被反绑身后,双腿也被捆着,眼睛上蒙着黑布,嘴里塞着布团,蜷缩着身体坐在麻袋中,身子在凉风中瑟瑟发抖。少女周围零零散散站着五六个人,不过门外面已经围了不少人,垫脚伸脖的看着热闹。

    尼玛!见到那熟悉的齐耳短发,熟悉的阴丹士林竹布碎花褂,熟悉的过膝印度绸黑裙子,王立春倒吸了一口凉气,心中大怒,冲着柳蝉儿大吼道:“是谁让你这么干的?你这个女流氓,早知道老子当初就不该救你,让你死在鬼子的大牢里!”

    “臭流氓你说什么?你再敢说一遍!”柳蝉儿也被气到了,从小到大还没有人这么吼过她,尤其是王立春吼出来的,更让她心里堵得慌。

    王立春却是不理会她了,一个健步跃到麻袋旁边,蹲下身子,伸手就打算解开陈月雯身上的绳索。可是当他的手刚触及到陈月雯的身子时,就听到陈月雯口中发出呜呜之声,同时身子极力向后躲闪,颤抖的也更加剧烈,显然是被吓坏了。

    看到陈月雯这幅楚楚可怜的模样,王立春心中疼痛、怜惜、懊悔的复杂感情滂湃起来。强行稳定住对方的身体,快速解开绳索,同时嘴里不停的轻声安慰着:“陈姑娘,是我,我是王立春,前不久你还救过我,你不记得了么?你不用害怕,没有人会伤害你,真的,你不用害怕,有我在,没人能够伤害你!”

    说着话他解开了陈月雯的手脚,刚取出陈月雯口中的布团后,陈月雯已经自己将蒙在眼睛上的黑布摘了下来。眨了眨眼,刚适应了光线,看清王立春的模样后,陈月雯就像是溺水之人发现了救生圈一般,一下子扑到了王立春的怀里,紧紧地抱着,同时不停的抽泣着。

    “陈姑娘,你不用怕,有我在,没有人能够伤害你。”感受着怀里少女柔若无骨的身体传来的瑟瑟发抖,王立春心中一痛,一手轻抚陈月雯的头,另一只手则轻轻拍打着陈月雯的后背,嘴里还在不停的柔声安慰。

    见此情形,柳蝉儿猛一跺脚,恼怒道:“臭流氓,你要耍流氓回屋里耍,光天化日众目睽睽的,你还要不要脸!”

    听到柳蝉儿的喝骂声,王立春将怀里的陈月雯搂的愈发紧了,同时抬头看向柳蝉儿,咬牙切齿的说道:“你给我听清楚了,以后你要是再敢这么对她,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你能把姑奶奶怎么着了?姑奶奶还就不信了,有胆量你碰一下姑奶奶试试!”柳蝉儿说着,就朝着王立春冲了过去,旁边两个战士连忙扯住了她的胳膊,张大勇也护在了王立春身前。

    王立春根本不再理会柳蝉儿,连看都懒得看一眼,只是搂着怀里的陈月雯,不停的柔声安慰,将陈月雯散乱在脸前的秀发挽到耳后。

    看见王立春如此细心照顾陈月雯,柳蝉儿心中的莫名之火燃烧到了顶点,双手猛地一抖,拉着她的两人就被甩了出去,然后朝着王立春就冲了过去,至于挡在她面前的张大勇,她根本没有看在眼里。

    而张大勇看到来势汹汹的柳蝉儿,只用了三分之一秒的时间就做出了决定,迅速闪到一边,让开了道路。…。

    王立春似乎根本不知道周围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一刻在他的世界里,好像就只有他和陈月雯两个人,继续安慰着这个可怜的柔弱少女,丝毫没有发现危险即将降临。

    就在柳蝉儿高高举起的绣拳将要打在王立春的后背时,院外突然传来了一声威严的怒吼声:“住手!”

    声音落下,柳非凡背着双手率先走了进来,而他身后还跟着四个当家以及陈家药铺的老陈头。

    “月雯!”老陈头的声音,令得陈月雯终于清醒过来,发觉自己被王立春搂在怀里,两颊顿时浮现一抹嫣红,低着头不敢再看王立春,快速起身跑到了老陈头的身边,祖孙两人也不知小声的说着什么。

    “爹,他欺负我!”柳蝉儿红着眼睛跑到柳非凡身边,一指还蹲在地上的王立春,恨声说道。

    恶人先告状啊!蹲的时间长了,王立春的腿有些发麻,一时间站不起来,不得不喊来张大勇,将自己扶了起来:“大当家,我。。。”

    他的话才说了个开头,柳非凡一摆手打断了他的话头:“王政委,你什么都不用说了,我都知道了。”

    怎么着,打算护短?王立春心里正琢磨着,柯正武阴测测的开口了:“好大的胆子,才来寨子里几天,你竟敢欺负蝉儿?这事儿没完,咱们得跟你们八路好好说道说道,让你们八路派能做主的来,我们虎踞岭投靠你们八路,不是让你们欺负的!”

    穆招娣从来没有见过柳蝉儿眼睛红过,更不要说现在眼中还噙着泪水,只以为柳蝉儿受了王立春天大的委屈,气的直接拔出了飞刀:“大当家,今天不能放过这个小白脸!”

    “都住口!”眼见局势越来越乱,柳非凡再次大吼一声,然后转向柳蝉儿,沉声说道:“下山前我怎么交待你的?我说没说陈大叔祖孙是政委的恩人,让你礼貌的把人请上山,可你倒好,居然把人家帮上山了,你以为是绑票么!

    你知不知道,陈大叔不仅是政委的恩人,也是你爹我的恩人。十几年前若非陈大叔出手相救,你爹我早就死了,如今也就没有你这么个不孝的丫头!”

    柳非凡早年的时候,曾经因为路见不平跟人结了仇,后来被小人算计,中了仇家的偷袭。虽然仗着手中的七孔大砍刀杀伤对方数人,终于逃进龙盘山,但也身受重伤流血不止。若非正巧碰上了进山采药的老陈头替他止血敷药,龙盘山内恐怕会多了一具枯骨,而少了一个大当家。

    由于当时担心仇家追来会连累老陈头,因此柳非凡没来及细问老陈头的姓名来历,伤口经过简单止血包扎后,就匆匆离开了。

    事后他也曾找寻过恩人,想要报恩,可是却一直没有打听出当日救他的人姓甚名谁。直到今日,柳蝉儿带人将老陈头祖孙绑上山来,他得到一同回山的老王禀报,担心柳蝉儿把事情办砸,专门去看了老陈头,这才认出了自己十几年前的恩人,更是从老陈头口中得知了柳蝉儿是如何对待他们祖孙俩的事情。

    在得到手下人来报,说是柳蝉儿和王立春打了起来,他连忙赶了过来,看到院子里的情形后,他就已经猜出了个大概。

    “去给陈大叔和陈姑娘道歉,快去!”

    听到老陈头曾有恩于自己父亲,柳蝉儿对柳非凡的这个要求并没有任何抵触,当即走到老陈头和陈月雯面前,很是诚恳的道了歉,可是她却不能接受柳非凡还让她对王立春道歉。…。

    “还有王政委,你还冤枉人家欺负你,去道歉!”

    “凭啥,他就是欺负我了,我为啥要跟他道歉!”柳蝉儿很是倔强的回答道。

    柳非凡的态度也是异常的强硬:“你敢不听爹的话!去道歉,否则我柳一刀就没有你这个不分好歹的不孝女儿!”

    “爹!”看到柳非凡态度坚决,柳蝉儿倍感委屈,鼻子一酸,原本还在眼眶中打转的泪水如出闸的洪水彻底爆发,无声的泪水汹涌而下,整个人哭成了泪人,脚下似有千斤,一点点艰难的移到了王立春面前。

    王立春有一个最大的弱点,就是见不得女人哭。虽然之前对柳蝉儿粗暴对待陈月雯的举动心中愤怒,此刻却也心软了:“大当家,这就是场误会,说开就行了,不用道歉真的不用道歉。”

    “不用你假惺惺!”柳蝉儿却是不领情,哽咽着恨声说道。

    柳非凡重重的哼了一声,说道:“你还不分好赖?还不赶快给王政委道歉!”

    “王政委,对不起!”随着最后三个字出口,柳蝉儿心中的委屈达到了顶峰,无声地抽泣变成了失声的痛哭,话音才落,就捂着嘴飞奔而去,洒下了两行委屈的泪水,在阳光下晶莹剔透。

    可是事情还没有结束,至少对王立春来说,还没有结束。

    院子里一大堆人都走了,连老陈头祖孙也被柳非凡祖孙请去吃茶压惊,不过李云彪和穆招娣却折了回来。

    “政委,你去劝劝蝉儿,我从来没有见过她哭得这么伤心。解铃还须系铃人,也就你能够劝的住她。”

    李云彪还是比较客气的,不过穆招娣的口气可就相当的不客气了:“姓王的,我警告你,立刻去把蝉儿找回来!她从来就没有哭过,更不要说像今天这样哭得这么伤心了,都是你害的!你没来寨子里的时候,寨子里啥事儿都没有,你一来,你说带来多少麻烦!”

    那是我惹来的麻烦么!王立春撇了撇嘴,不过看到穆招娣那吃人似的目光,想到柳蝉儿哭成泪人的模样,心中也有些不忍,于是点了点头:“我去好了,不过结果如何我不能保证。”

    “只要政委你出马,就没有办不成的事儿。”李云彪脸上忽然露出了高深莫测的笑容,看得王立春极为眼熟,那个笑容他见过,平日他忽悠人的时候,脸上也经常浮现那样的笑容。。。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