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两个麻烦

    第一个麻烦来自于二当家柯正武。当邓飞将下山的经过详细讲述了一遍后,柯正武当即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指桑骂槐的指着邓飞大骂了一顿。理由很简单,因为这件事,虎踞岭不但跟二龙岭的关系更加恶劣,而且还破坏了山里的规矩。

    有了王立春撑腰的邓飞面对柯正武的指责,这回没有退缩,把硬背下来的那番友军论又复述了一遍,说的柯正武瞪大了眼睛,连山羊胡子也不捻了,他想不到邓飞居然能够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不过很快他就反应过来,以邓飞的性格,绝对想不出这些说辞,背后必定是王立春指使,当即就把矛头对准了王立春。指责王立春跟以前来的两个八路军指导员一样,开始祸害寨子,而且还想挑拨几个当家不合。

    “二当家,三当家的这番话的确是我教的,不过你说我祸害寨子我绝不会承认。”有了邓飞、穆招娣的公开支持,王立春在聚义厅面对五个当家时底气也足了不少,“我下山拼着挨了一枪,为寨子里弄来了药品,这是祸害寨子么?

    还有,这一趟寨子里收获了那么多枪支弹药,二当家,你在山里待了不少年了,应当知道三百支枪八千发子弹意味着什么。如果有这批枪支弹药,只要随便拉拢点人,立马就能找个山头扯旗了!

    如今咱虎踞岭得了这些枪支弹药,寨子里的兄弟足以将手中那些破损的枪更换一遍,就算将来跟二龙岭讲和的时候,也能让咱虎踞岭腰杆硬一些,我这是祸害寨子么?

    难道说让二龙岭得了这批枪,然后再随便招收几百人,在龙盘山各绺子中做大,才不是祸害寨子么?我就想不明白了为什么对寨子有利的事情,我做了就是祸害寨子呢!”

    一番话抑扬顿挫字字有力,噎的柯正武说不出话来,这是王立春第一次当着几个当家的面,跟柯正武爆发了正面冲突。

    柯正武眼中的阴霾越发的重了,沉默良久狠狠的瞪了王立春一眼,转身冲着柳非凡一抱拳:“大当家,你说句话。跟二龙岭讲和的事情是你同意的,我忙活了这么长时间,眼看有眉目了,结果被王政委这么一闹,很可能白费功夫,你看怎么办!”

    柳非凡皱着眉头看了看做出一脸冤屈相的王立春,又看了看气得山羊胡子直抖的柯正武,咂了几下嘴,叹了一声:“唉,老二你说的没错,不过王政委同样也是替寨子着想,这事儿先搁一搁好了。老二,你再去跟二龙岭那边谈一谈,看看他们的意思,如果他们不愿讲和就算了,咱虎踞岭也不怕他!王政委,你第一次跟着弟兄们下山,想必也累了,早些回去歇歇。”

    和稀泥的水平真高啊!王立春和柯正武二人心中同时冒出了一句。

    王立春如今住的院子已经换了,格局跟之前的差不多,不过屋里的家什却比之前好了许多,至少桌腿下面不用垫石块,瓷碗上面没有豁口,窗户也不漏风了。

    离开聚义厅,王立春正打算带着张大勇返回自己的院子,五当家穆招娣从聚义厅内追了出来,一把抓住他的肩头,在张大勇目瞪口呆下,将其扯到了一旁的角落。

    “你到底想干啥?是不是真的想祸害我们虎踞岭!”王立春这回能够跟着邓飞下山,全靠她大力支持,可是穆招娣却发现,从山下回来后,邓飞几乎完全支持王立春,甚至不敢顶撞柯正武,而王立春还跟柯正武当场争吵起来,这让她很担心寨子里会因为王立春而出现不和的局面。…。

    王立春很是真诚的摇了摇头:“五当家,我绝无此意。”

    “那你刚才跟二哥吵?还有,你到底给三哥灌了什么迷药,为什么他从山下回来会那么支持你?甚至不惜为了你跟顶撞二哥?是不是你挑唆的,说!”

    “五当家啊,我只不过是跟三当家投缘而已。至于说我跟二当家争吵,难道你没有发现二当家一直想把我赶走么?难道我什么都不做,任由他把我赶走?五当家,就算你不相信我,难道你还不相信四当家么?我跟四当家一起下山偷药,同生死共患难,若是我真有坏心,以四当家的智慧,会察觉不到么?”

    不得不说,当女人爱上一个男人之后,往往因为这个男人而变得。。。傻。呃,错了,应该是更容易为情而痴,穆招娣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听到王立春最后那句话,穆招娣松开了王立春的肩头,神色也缓和了不少:“我就再相信你一回。不过你听清楚了,如果姑奶奶发觉你存心祸害我们虎踞岭,就算你逃到天边,姑奶奶也要把你挖心剖肺,姑奶奶言出必行!”

    “那我可以走了么?”

    王立春松了一口气,转身打算离去,结果穆招娣一把又抓住了他的肩头:“你答应我的事呢?”

    穆招娣支持王立春参与虎踞岭下山劫道这项业务不是没有条件的,王立春必须替她弄清楚李云彪的心思。她喜欢李云彪,可是李云彪对她却若即若离,有时候很是关心她,可到了关键时候总是掉链子,弄得穆招娣心里七上八下。

    “我这不是还没机会跟四当家一起下山么?这件事我不能直接问,得找个合适的机会,装成不经意的提起,这样才能够知道四当家的真正心思。”看到穆招娣还是一副怀疑的模样,王立春叹了口气,“唉,五当家,男女之情这些事你不懂,你听我的就行了。你没听过那句话么,男追女隔重山,女追男隔层纱。”

    “这么看来你很懂男男女女这些事情了?”穆招娣突然以一种怪异的目光看向王立春。

    王立春没有发觉,只是想要摆脱穆招娣,当即很是自满的说道:“那是当然。五当家,总之你放心,你和四当家的事情就包在我身上了。”

    他的话音还没落,穆招娣骤然抓住了他的衣领,几乎将他提了起来:“你最好不要夸口。还有我警告你,你千万不要打蝉儿的主意,否则姑奶奶照样把你挖心剖肺!”

    我打那个女流氓的主意?只要她不骚扰我我就谢天谢地了!王立春总算暂时摆脱了穆招娣,可是他刚回到屋里,第二个麻烦来了,而麻烦的来源,正是柳蝉儿。

    回到了自己的屋里,王立春连口水都还没来及喝,张大勇就凑了过来:“政委,俺想跟你比比枪法。”

    比枪法?王立春有些莫名奇妙:“石头,你发烧了?”

    “你才发烧呢!你就说你敢不敢!”

    嘶,这货怎么总是一惊一乍的啊!坐在炕上,将张大勇从头到脚从脚到头的打量了三遍,王立春才慢慢地问道:“我的枪法你没有见过么?”

    “你不许用那支枪,咱两就用刚弄回来的中正式,用同一把,敢不敢?”

    这小子是不是发现了什么?王立春一愣,发觉张大勇话中有话,随即从身后的褥子下面摸出了一盒哈德门,自己点上了一颗,却是更加确定张大勇有问题了,因为对方没有上来讨要自己的哈德门。…。

    “你小子究竟想说什么直说。”

    “你怀里那个宝贝是不是有古怪?”张大勇回来的路上一直在琢磨这个问题,他的枪法很好,可是比起王立春几次展现出来的枪法,那就差得远了,可谓天壤之别。

    他原本很想跟王立春学习枪法,可是仔细一想,他发觉了一个疑点,王立春每次展现神乎其神的枪法时,用的都是同一把枪,而且每次都会将那个古怪的东西安装到枪上,因此他想打探个究竟。

    如今王立春看破了他的想法,他也不再藏着掖着,当即提出了自己的猜测。他想要那个东西,如果真的像他猜测的那样,他就可以单独下山打鬼子了,这些天待在虎踞岭虽然比较惬意,可是一直没有机会杀鬼子,让他浑身难受。

    王立春其实也愿意将张大勇培养成狙击手,将来在战争中绝对能够发挥出重要的作用,不过不是现在:“石头,你猜的没错,那东西叫瞄准镜,和我让你保管的那支枪安装到一起就是狙击枪。”

    接着他将狙击枪的好处用比较直白的语言,较为生动的描述给张大勇听,说到最后他加了一句:“瞄准镜我可以给你,不过不是现在,等到什么时候你真正服我,我就什么时候送给你,还教你怎么使用。”

    “我现在不就跟着你么?我是你的警卫员啊!”

    “是啊,多好的警卫员啊,我身陷鬼子军营时都能够睡得安枕无忧!”

    被王立春说破了心思,张大勇又恢复了以往的嬉皮笑脸的模样,伸手从炕桌上拿过哈德门,自顾自的给自己点上一颗,这才说道:“政委,不是俺说话不中听,就你这样的,想让俺服你,下辈子。”

    尼玛,你能说的再难听一点么!王立春差点没把鼻子气歪,他知道张大勇为什么不服他,不过眼下没必要为此事争吵,因为屋外传来了一个令他喷血的声音——

    “臭流氓,你给姑奶奶滚出来,姑奶奶把你要的女人给绑来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