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十人抢劫五十人

    “三当家,咱们做他娘的一票!”王立春已经回到了邓飞身边,双拳紧握,指关节发白,喘着粗气说道。

    邓飞没有立刻答应王立春的提议。虽然他不如王立春脑子好使,不过在经验方面要远超过王立春。

    让探哨再去仔细打探,没一会探哨传来了更加具体的消息:伏击晋绥军运输队的是二龙岭的土匪,由二龙岭三当家独眼胖子带领,总共五六十号人,如今正在清剿战利品以及搜刮那些已死的晋绥军战士身上的物件。

    “三当家,是你刚才跟我说的,晋绥军都是个顶个的好汉子,如今被二龙岭那帮孙子伏击了,难道你就这么放过他们?”听完了探哨的汇报,王立春从怀里摸出了勃朗宁袖珍手枪,张大勇也凑到了他身边,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

    邓飞挥手让探哨下去再探,然后面露难色的看着王立春说道:“王政委,不瞒你说,因为你们八路第一个指导员,俺们跟二龙岭干了一仗,如今寨子里正准备跟二龙岭讲和。而且山里有山里的规矩,不知道你清不清楚,各绺子之间不。。。”

    没等邓飞说完,王立春一摆手打断了对方的话头:“少他娘的跟我说什么不能黑吃黑!三当家,二龙岭是帮什么人你肚子里清楚,这帮孙子要是弄到了晋绥军这批军需物资,将来讲和的时候,你觉得咱虎踞岭腰杆还能硬的起来么?

    而且你也说了,二龙岭这帮孙子烧杀抢掠无恶不作,那五大车都是晋绥军的枪支弹药,要是落到他们手里,得有多少乡亲被他们祸害?如果今日你放过他们,你就是杀害那些乡亲的凶手,到时候那些被害的乡亲就得找你来索命!”

    “老子才没有祸害乡亲!”被王立春这般胡乱指责,邓飞也急了,挺着大脑袋几乎要撞到王立春的头上,“老子也不想放过二龙岭的兔崽子,可是二当家有命,让兄弟们不要和二龙岭发生冲突,而且山里规矩不能黑吃黑,你说俺咋办!”

    成功挑起邓飞的怒火后,王立春反倒心平气和了:“三当家你错了。咱们不是要黑吃黑,咱们也不是主动跟二龙岭发生冲突,而是。。。”

    王立春的理由很简单。虎踞岭如今接受了八路改编,成为了八路中的一员,而国共联合抗日,八路和晋绥军之间是友军,那么帮着友军夺回丢失的军需物资是分所应当的,所以将来即便柯正武责怪,可以用这个理由来回答,这个理由站得住脚。

    听完了王立春的说法,邓飞挠了挠头,猛地一拍大腿:“俺听你一次,今儿就这么干了!不过咱得把话说在头起,这回只抢东西绝不能伤了二龙岭的人!”

    看到王立春点头,邓飞当即大手一挥,吆喝到:“兄弟们都给老子打起精神,有大买卖上门了!一会二龙岭那帮兔崽子来到岔道口,都跟老子冲过去,哪个敢犯熊别怪老子不客气!”

    “等等等等,三当家,你就打算这么直接硬上?”王立春连忙拉住了邓飞。

    “咋?不硬上咋上?”

    “人家可是有五六十号人啊!”

    “切,二龙岭那帮兔崽子,就会欺软怕硬,尤其是那个三胖子,一个草包货。俺不是吹的,到时候俺往他们面前一戳,他们就得乖乖的把东西交上来!”

    你可拉倒!王立春听得一阵泄气,或许二龙岭以前是欺软怕硬,可是如今对方公然抢劫晋绥军的军需物资,而且还跟虎踞岭有旧怨,邓飞要是敢直接冲过去生抢,保不齐就得挨枪子儿。…。

    看到二龙岭的土匪残杀晋绥军受伤士兵的那一幕后,王立春恨不得亲手杀了这帮土匪,他也理解了为什么第一任指导员一来就让虎踞岭攻打二龙岭。可是冷静下来后,他也知道这不现实,毕竟对方有五六十号人,只凭着他们二十来个人,根本不可能打得过对方,伏击也没用!

    所以他选择了记仇这种方式,二龙岭的土匪迟早要剿灭,但不是今日,今天需要做的是将晋绥军的那五车军需抢过来,充实虎踞岭自身,然后慢慢发展壮大,再找机会剿灭二龙岭上的土匪。

    “三当家,万一对方冲你开火怎么办?你就算天生神力刀枪不入,可是你手下的这些兄弟可没有你的本事,你也得替他们考虑考虑。”

    “那你说咋办!说抢的是你,不让俺抢的也是你,你到底想让俺咋办!”

    “三当家,我有一个好办法,你只需要用用脑子,就可以不费一枪一弹抢到那些军需物资。”王立春说着话又冲着一旁招了招手,“石头,你也过来!”

    二龙岭的三当家是王立春的老熟人,曾经被忽悠的不但放了王立春和张大勇,还把绑来的陈月雯也送给了王立春。今日得知晋绥军有一批军需物资从龙盘山脚下经过,当即领了大当家的命令,带了五十多个手下下山伏击。

    由于他们人多,选择的伏击地点也比较有利,因此成功的击溃了护送的晋绥军。中正式步枪三百支,子弹八千发,手榴弹十八箱,棉衣、被褥若干,虽然没有轻重机枪,但这种收获足以让他心满意足了。

    哼着小曲,在身边土匪的奉承下,他摇头晃脑一步三晃的走在回山的路上,不时地吆喝两声彰显自己的存在,有种飘飘然的感觉。

    可是当他们路经岔道口的时候,前面出现了几个人,挡住了去路。

    “邓大头,你们来晚了!”根本没有将邓飞放在眼中的二龙岭三当家一挥手停下了队伍,然后在几个手下的簇拥下走到邓飞对面,指着邓飞炫耀道。

    邓飞一巴掌打掉对方的手,大喝道:“三胖子,俺们没来晚,劫的就是你们!”

    “你说什么?劫我们?就凭你们几个?啊?哈哈哈哈!”三胖子像是听到天下间最可笑的事情一般,放声大笑起来,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伸出手在邓飞身后不停的指指点点,“一,二、三。。。九、十。我说邓大头,你是不是癔症了,就你们十个人也敢来抢老子?”

    “让你嘴贱!”话没说完邓飞已经一巴掌抽在了三胖子的脸上,打得对方在地上几乎转了一圈险些摔倒。

    三胖子哪里想到邓飞说出手就出手,结结实实挨了一记响亮的耳光,只感觉眼冒金星左耳轰鸣脚步不稳,若非被身后的手下及时扶住,就要摔在地上。

    “你敢打我?操你大爷的!”放在平时,三胖子或许会惧怕邓飞几分,不过眼下他人多枪多,自然不惧,当即怒喝一声,从腰后抽出盒子炮,指向了邓飞。

    就在此时,“啪”的一声枪响从左侧的林子里传来。枪声过后,邓飞毫发无损的傲然而立,双手叉腰睨视群匪,连眼皮都没动,而他对面的三胖子则是一脸惊慌的四处打量,手中的盒子炮被打飞一旁,掉落在地上。

    见此情形,二龙岭的几十个土匪分出一部分人看住五辆大车,其他人则是快速围了过来,分散开呈扇形围向了邓飞等十人。…。

    “把东西留下,人可以走!”邓飞板着脸看向群匪,根本没有在乎对方人多枪多,很是傲气的说道。

    二龙岭的土匪也不是吃素的,尤其是他们人还多,当即就有人端起枪想要瞄向邓飞。

    又是“啪”的一声枪响,一个土匪惨叫一声捂着手痛苦的倒在了地上,指缝中渗出了鲜血,地面上除了一支长枪外,还多了半截手指头。。。

    神枪手!

    这么准!

    这么厉害!

    二龙岭所有的土匪都愣住了,心中各自揣测。邓飞自然也看到了地上的那半截手指头,心中不禁开始抱怨起来:不是说好不伤人么,读书人果然都阴险。

    没有人知道,此刻左侧的林子里某人正在一边快速移动一边不停的唏嘘:运气啊,打偏了居然也能打到手指头上!

    这时候右侧的林子里突然传来一阵响动,引起了二龙岭土匪的注意,转头看去,只见不少树枝开始晃动起来,还不是集中在一起,而是分散的很开,似乎林子里还埋伏了不少人。

    有一个二龙岭的土匪下意识的端起了长枪,结果左侧的林子里又响起了一声枪响,打在了这个土匪脚前的地面上,溅起了些许尘土,吓得他赶紧跳向一边,手中的长枪也掉在了地上。

    这声枪响,又将二龙岭土匪的目光转移到了左边的林子里,下意识的避开了身体,仿佛左边比右边更可怕。三声枪响,从不同的方位传来,虎踞岭什么时候多了这么多神枪手?

    邓飞大大咧咧的站在那里,完全不在乎对方的人数比自己多出数倍,毫无惧色的看着三胖子,一副吃定了对方的模样,甚至嘴角还挂出了一丝轻蔑的微笑。

    妈的,看样子被包围了!看着邓飞此刻的模样,想到左侧林子里三声来自不同方位的枪响,右侧林子里大范围的树枝抖动,二龙岭的土匪有些心颤了。

    “邓大头,你想干什么!上回你们虎踞岭攻打我们二龙岭,如今双方正准备讲和,你这是打算跟我们二龙岭彻底翻脸么?难道你们虎踞岭忘了山里的规矩么!”三胖子色厉内荏的问道。

    兔崽子,你总算说到这茬了,你他娘再晚一会,老子就把词给忘了!政委还真厉害啊,咋就能算的这么准呢?

    忍着心中的兴奋和疑惑,邓飞重咳一声,向前一步,朗声说道:“我们虎踞岭。。。”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