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虎踞岭的日常事务——下山劫道

    “石头,你说我能相信你不?”

    张大勇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当然能了!政委你忘了俺是你的警卫员么?”末了,他又补了一句:“你是不是还有什么好吃的?”

    “警卫员?那你先把我那半包哈德门还给我!”

    “嘿嘿,政委,您是首长,干嘛要跟俺这小兵一般见识呢?”

    王立春算是看明白了,张大勇憨不假,能够为了报仇,战场抗命杀俘,还打了阻止他的班长,但却绝对不傻,这几日来没少占自己的便宜,即便自己踹他几脚,对于皮糙肉厚的张大勇来说也是不痛不痒,没有一点效果。

    至于说警卫员,哼哼,有便宜占的时候,张大勇绝对会以自己的警卫员自居,反之么,自己身陷鬼子军营的时候,这货都能踏踏实实的睡觉,有这样的警卫员么?

    唉,这才是内忧外患啊!心中暗叹了一句,王立春皱着眉头看了张大勇许久,才说道:“石头啊,我跟你说,这虎踞岭里面,恐怕有。。。石头,我今日要跟你说的事情很重要,你能够保证不说出去么?”

    “俺以自己的党性保证!”张大勇很是认真的说道。

    王立春知道,这年头的党性原则什么的还是很有约束力的,不像在后世,类似的保证就跟食物似的,这头吃完,可能下一刻就从那头排出去了。

    “那好,我相信你。咱俩一起经历了不少事情,我总觉得虎踞岭里面。。。等等,石头,你是党员么?”

    “俺交过两份入党申请书,还上过几回党课。”

    那就不是党员了?连预备党员都不是!王立春心中这个气啊,干脆什么也不说,一脚踹到了张大勇屁股上:“滚!”

    赶走了张大勇,王立春趴在炕上不停的琢磨。他心中有太多疑问了,原本还想找张大勇商量商量,可是张大勇这货是在是太不靠谱,他心中的许多疑惑都是不能说出口的!

    来到虎踞岭这么多天,他总觉得寨子里几个当家很奇怪。

    五当家穆招娣一直看自己不顺眼,王立春就想不明白,自己只不过是刚来寨子里的时候,无意中瞟了眼对方高耸的胸部,怎么就拉来了这么大的仇恨?

    四当家李云彪倒是不错,第一个对自己散发出善意的人,而且二人一起下山进城,对自己也算推心置腹,可是今日在聚义厅,二当家柯正武发难的时候,李云彪却躲了,没有替自己说话,这让王立春有些不解,他不认为李云彪是那种两头倒的墙头草。

    三当家邓飞是真正憨直的汉子,肚子里没什么弯弯绕,因为药品一事,今日在聚义厅里公然挺自己,这让王立春很开心,他总算是得到了一个当家的认可,可是邓飞这个膀大腰圆的汉子,怎么就那么怕瘦得跟小鸡崽似的柯正武呢?

    说到二当家柯正武,王立春很怀疑这家伙是鬼子的奸细。如果那个鬼子狙击手田中当日的目标,真的是他这个八路军派来的政委,那么二当家很可能已经暗中投靠了鬼子!至于这么肯定的原因,王立春也说不清楚,大体上只能归于这家伙总是针对自己了。

    最令王立春疑惑的是大当家柳非凡。他一直吃不准柳非凡到底是个什么态度。虎踞岭改旗易帜,同意接受龙盘山抗日独立支队改编是柳非凡亲口答应的,可是当寨子里的几个当家轮番试探并且对他不假颜色的时候,柳非凡的态度都很模糊,这让他很难揣摩这个虎踞岭的大当家、虎踞岭独立大队的大队长,心中到底打得是什么算盘。…。

    如今这个年代,八路还没有明显的军事优势,以至于能够轻易说动土匪接受改编,所以王立春一直都很好奇,陈英杰司令员究竟是怎么说服柳非凡的。

    这些事情其实跟他关系不大,他本来的打算也只是能够在虎踞岭混下去,不被第三次退回总部。可是在经历了被谢老三羞辱后,他决定做出改变。不是说要夺了虎踞岭的兵权,至少他要能够参与到虎踞岭的日常事物中,拥有一定的决策权,毕竟穿越前他在公司也坐到了大区经理一职——男人不可一日无权,尤其是已经习惯发号施令。

    该怎么做呢?点燃了一颗烟,趴在炕上边吸边琢磨,忽然听到院外传来了张大勇的声音:“五当家,你来找政委么?你等一下,俺去通报一声,哎,你等。。。”

    张大勇的话还没有说完,王立春就听见外面的木门哐当一声被踹开了,紧接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来到了里屋:“臭不要脸的,你竟然敢欺负蝉儿,你以为我们虎踞岭好欺负么!”

    这个泼辣的女人!趴在炕上的王立春歪着头看了眼穆招娣以及跟着她进来的张大勇,挥了挥手:“石头,你先出去。”

    “中,政委你要是有什么事就叫俺,俺就在门外。”看出了穆招娣来意不善,张大勇终于发挥出了警卫员的本色。

    “五当家,你气冲冲的来找我这个伤员,有什么指教啊?”弹掉了有些长的烟灰,王立春慢悠悠的问道。

    “你少跟姑奶奶来这套!不要以为你受了伤姑奶奶就不敢收拾你,你竟敢欺负蝉儿,姑奶奶绝不会轻饶了你,你起来!”

    女人啊女人,都是祸水啊!心中叹了一声,王立春多少猜到了一些穆招娣的来意:“五当家,柳蝉儿那丫头都跟你说什么了?是不是说我在鬼子牢房欺负她了?”

    “你敢说没有么!”

    “那她有没有跟你说我为什么欺负她?”

    “笑话,欺负人你还有理了?”

    果然,白瞎了我那三块桂花糕!王立春猛吸了一口烟,将快燃到手指的烟蒂丢到地上,慢慢坐了起来,盘腿坐在炕上,背对着穆招娣,开始解开身上的衣服。

    穆招娣再泼辣,说到底也是一个女人,虽然二十大几了,也是未经人事的黄花闺女,看到王立春此刻的动作,脸上浮现一丝慌乱,不过慌乱过后就是怒火,直冲脑门的怒火:“臭不要脸的,你想干什么!不要以为你脱光了姑奶奶就不敢揍你,你。。。你背上这是枪伤?”

    王立春并没有把身上的衣服都脱掉,只是脱掉了上衣,露出了后背以及背后缠着的绷带。伤口因为之前邓飞的那一巴掌有些崩裂,渗出了血渍,通过绷带上血渍的形状,穆招娣认出了这是枪伤造成的。

    王立春不知道穆招娣是怎么认出枪伤的,他原本是想告诉对方,不过现在省了他不少口舌:“王八盒子,近距离的打得,差一点我就死在县城了。”

    “是谁打的?蝉儿?”穆招娣的语气开始变得迟疑,以她对柳蝉儿的了解,绝对能够做出这种事。

    王立春慢吞吞的开始穿衣服,嘴里很是不在意的说道:“五当家,是谁打的已经不重要了,我只是希望你知道一件事,有时候耳朵听到的未必准确,甚至你的眼睛也会欺骗自己,就像你跟四当家之间的关系那样。”…。

    刚开始的时候,穆招娣还因为王立春对自己说教有些不满,想要反唇相讥,可是听到最后一句,到了嘴边的话立刻就变了:“你说什么?四哥都跟你说了什么!”

    这时候王立春已经穿好了衣裳,转过身看着穆招娣,轻笑了一下,一伸手说道:“五当家,坐。”

    “你又想耍什么花样?”穆招娣略一迟疑坐在了炕边,“你刚才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神女有心襄王无梦,五当家,其实你和四当家之间的事情未必会没有结果,只不过你身在局中,看不到全局而已。就像你只听了柳蝉儿的话,就认定是我欺负了她,可你又知不知道,如果我没有欺负她,她可能就被鬼子祸害了,也逃不出鬼子大牢,而且她也打了我一枪,是否应当算两清了?”

    “如果这一枪真的是她打得,而你当时又是不得不那么做的话,你们之间倒也算是两清了。”穆招娣也不是完全不讲理的人,“回头我会去问蝉儿,如果你敢骗我,姑奶奶保证你会后悔!对了,你刚才说的什么神啊王的,还有什么有心无梦之类的,啥意思?”

    王立春一怔,也想到自己刚才的那句话太深了,随即换成了易懂的大白话:“五当家,我想告诉你,你喜欢四当家这件事,四当家肯定知道,而四当家是否喜欢你,你知道么?”

    这回穆招娣是听懂了,不过结果更糟。她身子前倾,一把揪住了王立春的衣领,恶狠狠的说道:“你到底想说什么,是想羞辱姑奶奶么!”

    王立春也没挣扎,任由对方这么揪着自己脖领,轻声说道:“五当家,你是否认为自己配不上四当家?是否认为四当家看不上你?”

    “姑奶奶杀了你!”穆招娣彻底发飙了,另一只手径直从镖囊内摸出了飞刀。

    见此情形,王立春不敢在卖关子了,嘴皮子犹如机关枪一般,突突个不停:“五当家,其实四当家对你未必无情,只不过他可能有什么不为人知的苦衷,所以暂时不能接受你罢了!我有办法撮合你和四当家,你愿不愿意?”

    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最有效果的只有最后一句。穆招娣慢慢松开了王立春的脖领,脸上难得的露出一丝羞赧:“你真的有办法?”

    “我为什么要骗你?”王立春发觉自己方法奏效,暗中松了口气,“不过我也希望你能帮我一个忙。”

    暂时取得了穆招娣的信任后,好处来了。几日后,王立春身上的伤势好转一些后,经过虎踞岭五个当家商议,他终于获准参与虎踞岭的日常事务之一——下山劫道。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