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当土匪遇上土匪的时候

    将军冢这个名字的来由,源自于当地的一个传说。在传闻中,古代一位大将军行军打仗路过龙盘山的时候,看到当地百姓衣不蔽体食不果腹,心中不忍,随即自作主张将部分随军粮草分发下去。结果与敌交战时,由于粮草不济,最终大败而归,这位将军也战死当场,尸骨落到了敌人手中。

    当地的百姓知道这个消息后,感念将军的仁慈与恩德,决定建立一座衣冠冢以纪念他的事迹,而龙盘山当时的土匪则联合在一起倾巢而出,付出了无数条人命,硬是从数十倍于自己的敌人手中夺回了这位将军的尸骸,安葬在了此处,从此这里被称为将军冢。

    进入龙盘山的路有许多条,不过大路只有一条,就是经过将军冢,再到岔道口,然后分出了若干条通往不同地方的道路。可以说龙盘山山脚下四通八达的道路,也是造成龙盘山自古以来山头林立的原因之一,而将军冢则是大路进山的必经之地。

    虎踞岭虽然名义上接受了八路的改编,不过寨子里从上到下一百多号人还都以土匪自居,与之前的区别,无外乎就是多了一个八路派来的政委,反正八路不发粮饷、不发枪支。。。总之什么都不发,很难让他们在短期内产生归属感。

    龙盘山内的土匪有不少奇怪的规矩,例如相互之间如果产生了矛盾,不能动刀枪,而是摆酒谈判,请来不相干的第三方主持公道,这是人和,也是龙盘山内匪患经久不衰的根本原因之一。

    除了这个规矩,龙盘山的土匪之间还有一条很“仗义”的规矩,那就是决不能黑吃黑,也就是说各绺子之间不能相互打劫。

    这两天王立春从李云彪嘴里问出了不少龙盘山土匪之间的道道,所以也知道这个规矩。如今看到对面七八个年轻后生想要抢劫他们的粮食,不由得将目光瞟向了脑袋上扣着瓜皮帽的李云彪。

    李云彪没有动作,只是站在马车旁边,后面的王立春看不到他的脸色变化,只能又将目光转向了那几个。。。土匪。

    这是他见过的最寒酸的土匪了。对方一共八个人,最大的也不过二十出头,张弓搭箭站在最前端,而最小的一个端着一支长枪,个头比长枪高不了多少,手还在不停的哆嗦。

    这八个人一共两只长枪,其余六人中,两人手持弓箭,剩下的四个人,一人手持种地用的钉耙,参差不齐的;一人举着铁镐,镐头磨损不堪;还一个拿的好像是烧火棍,黑不溜秋;只有最旁边一个还像点样子,拎着大刀片子,不过刀口也崩裂了两三处。

    再看这些人的穿着,只有为首张弓搭箭的汉子和手持大刀片子的汉子两人还勉强说得过去,其他六人几乎都是衣不蔽体,尤其是站在后面最小的那个,屁股后面两片破布随风摆舞,王立春都怀疑他大解的时候不用脱裤子。

    就这样也敢出来劫道?看到这里,王立春将手中的m1906举起来晃动了几下,结果被站在最前端的土匪看到了。

    “小白脸,你少得瑟!再敢乱动,老子一箭射你两个窟窿!老子劫财不杀生,留下一车粮食,老子就放你们过去!”

    尼玛,我的脸很白么?王立春神情一滞心中愤愤,这时候李云彪忍不住了。

    他将脑袋上的瓜皮帽狠狠砸在地上,大步走到为首的土匪身前,挺着胸脯就朝对方手中的箭头撞去:“张二嘎,你长本事了啊,连我们虎踞岭的货都敢劫!来啊,是爷们你就在老子身上射出两个窟窿,老子今个要是不死在你手里,立马就去你老龙峰找杜老大问个明白,今天的事情是不是他指使的!”…。

    老龙峰的绺子,大当家姓杜,家中排行老大,为人也仗义,因此人称杜老大,和虎踞岭大当家柳一刀是旧识,关系亲近,因此虎踞岭和老龙峰两个绺子走的比较近。

    张二嘎是杜老大手下的头号猛将,猎户出身,练就了一手射箭的绝活,号称百步穿杨。李云彪作为虎踞岭的四当家,彼此间都相互见过,尤其是张二嘎还和五当家穆招娣用飞刀和弓箭比试过。

    “你是,虎踞岭的四当家?”张二嘎这才认出了李云彪,脸上顿时露出尴尬之色,连忙放下手中的弓箭,生怕伤到了李云彪,同时嘴里不停的陪着不是,“李当家的,恕兄弟眼拙,刚才没有认出来,您大人大量多多包涵。”

    说着话,他又示意自己手下放下手中的武器,打算放李云彪等人过去,可是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响了起来:“二嘎哥,咱们在这儿守了一晌午,就他们一趟肥羊,这么多粮食,你就这么放过他们?”

    说话的是那个手里端着长枪的少年,十五六岁的样子,严重的营养不良缺衣少食,使得他的个头就像十二三岁的孩子,身子瘦的似乎风一大就能吹跑,刚开始的时候,端着枪的双手还在不停的哆嗦。

    可是这时候他的手反而不哆嗦了,深陷的眼窝中露出狼一样的目光盯着三大车的粮食,蜡黄的脸上,紧咬着干裂嘴唇的动作显得格外醒目。

    “狗子住嘴!”张二嘎脸色一红,先是回头冲着少年吼了一句,然后又冲着李云彪一拱手,“李当家的见笑了,他还小不懂事,您别跟他一般计较。”

    说完话,也不等李云彪开口,立刻走向了那个少年。

    这时候王立春也产生了一丝好奇,从马车上跳了下来,走到李云彪身边小声问道:“四当家,你们认识?”

    等到李云彪将虎踞岭与老龙峰之间的关系以及张二嘎的事情简单说了一遍后,王立春用眼示意了一下对方手中五花八门的武器,又小声问道:“老龙峰怎么这么惨?”

    鬼子没来的时候,老龙峰在龙盘山很是威风,杜老大为人仗义,使得不少人慕名来投。手下三百多号人枪,绺子里粮草也充足,在龙盘山中颇有威望,一般绺子间产生矛盾,都会请杜老大来做中间人调和。不过随着鬼子占据了阳泉县,老龙峰就迅速没落了,没落的原因也是因为杜老大的仗义。

    老龙峰的山脚下有一个村子,叫做卧龙村,鬼子来了之后抢粮、抓人、杀人把村子祸害的够呛,杜老大看不过眼带人袭击了抢掠村子的鬼子,结果引来了鬼子的疯狂报复。

    同时由于连年天旱,村民种的庄稼颗粒无收,为人仗义的杜老大将绺子里的屯粮分发给了村民,结果导致其自身粮草不足,引来了手下人的抱怨,原本人多枪多的老龙峰顿时分崩离析,越来越多的手下带着枪偷偷下山,投靠了其他的绺子。就这样,老龙峰的粮食也都不够,虎踞岭就曾经三次借粮给老龙峰。

    总之现在的老龙峰拢共只剩下了五六十人,三四十支枪,在龙盘山中的地位一落千丈,相较于前几年的兴旺,怎一个惨字了得?

    两人这边正低声说着话,那边老龙峰的土匪却发生了内讧,张二嘎和那个拎着大刀片子的汉子被甩到了一边,被喊做“狗子”的少年端着枪带着其他五人再一次来到了王立春等人面前,坚定地说道:“一车粮食,否则你们谁都别想过去!”…。

    这就是谈崩了!柳蝉儿、李大牛都是土匪出身,立刻看明白了,毫不犹豫的拔出手枪,张大勇见状也不甘落后,同样掏枪在手。柳蝉儿是双枪,其中一把是抢王立春的,再加上王立春手中的那支m1906,总共五把枪对准了对方。

    “你们老龙峰反了天了,姑奶奶倒要看看,这将军冢姑奶奶能不能过得去!”当看到李云彪与对方认识后,柳蝉儿一直都兴不起什么兴趣,此刻对方打算不守规矩强来,她才算来了兴致,双枪在手,站在马车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对方六人,好生威风。

    “手下留情啊!”张二嘎见状心中大急,丢下手中的弓箭快步冲了过来,挡在狗子等人身前,不停的解释着,“李当家的,他们不是绺子里的兄弟,所以不懂规矩,您别见怪啊!”

    说完这句话,他又头也不回的对身后几人说道:“把手里的家伙都放下,不知道枪里没有子弹啊!”

    原本张二嘎这伙人中,最有威慑力的就是那两把长枪,至于说其他的勉强能够算的上冷兵器的武器,在面对枪支的时候,几乎发挥不出任何威力。

    “原来是样子货,跟臭流氓一个德行!”柳蝉儿又没了兴致,将双枪重新插回后腰,坐了下来。

    我是踩着你尾巴还是怎么了,你个黄毛丫头怎么总跟我过不去呢?王立春不满的回头瞥了眼柳蝉儿,也把m1906收到了怀里。

    自始至终都没有亮出过手枪的李云彪却是皱起了眉头,盯着张二嘎开口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这趟走得是私活?嗯?给我说个清楚!”

    私活,指的是绺子里的土匪偷偷下山抢掠,是所有绺子都不能容忍的,一旦被发现的结果,即使点天灯以儆效尤。

    “李当家的。。。”张二嘎知道这里面的厉害,连忙开口解释,可是话刚开了个头,就听见身后传来了“噗通”一声,回头一看,却是狗子倒在了地上。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