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大忽悠有大运气

    王立春来到日军医院门口的时候,是凌晨两点。进到医院里,凭借之前的记忆,他来到了自己的病房门外,却发觉病房内的灯居然还是亮着的。

    嘶——我记得我离开的时候,把灯关了啊?忍着心中的诧异,他推开了房门,却看见佐佐木治一身军服,手拄着佩刀端坐在病床上。

    “佐佐木君,这么晚了,您怎么来了?”

    佐佐木治沉默不语,盯着王立春看了许久,才缓缓的问道:“小泉君,我怎么感觉这次见到你后,你的皮肤变白了,个子好像也比以前高了呢?”

    这里面不大对劲啊!王立春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打了个哈哈:“中国地大物博水土养人啊。”

    丢下这句话,他装作不在意的样子,走到病床对面的桌子旁,到了一杯热水,然后端着杯子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轻轻摇头吹着热气,趁机偷偷的观察着佐佐木治的表情。

    佐佐木治还是老样子,一张死人脸没有表情,问完了一句话就坐在那里像老佛入定一般一动不动。等到王立春不得不喝完了杯子里已经变温的开水后,他又突然问道:“小泉君,你还记得我们分别多久了么?咱们五兄弟在入伍之前的那一晚,痛快的畅饮一番,你还记得那个酒家么?”

    尼玛,这孙子绝对是怀疑我了!王立春立刻警醒,面对佐佐木治期待的眼神,他脸上挂着的笑容渐渐消失了:“佐佐木君,我想你一定记错了,我从来都没有见过你,这一次是我们第一次见面,而且在我离开后,你必须忘记我,我希望你能够记清楚。”

    他绝对不敢顺着佐佐木治的话头说下去,哪怕是蒙都不敢蒙。蒙中的几率实在太低,一旦错了,等待他的将是万劫不复的地狱!反正他从来没有承认过自己是对方口中的小泉,甚至他都不知道那个小泉的全名,而且通过佐佐木治中午喝酒时的话语,他听得出来对方误会自己是日本特高课的谍报人员,还是不能随便透露身份的谍报人员。

    看到王立春脸色大变,佐佐木治似乎怕他误会,连忙又解释道:“小泉君,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觉得你变了。黄昏时在支那人的药铺里,我觉得你变得心慈手软,你从我手上接过手枪后,你的手抖了,这让我很是费解。”

    孙子,你这都骂了多少次支那了!你等着,老子绝对会把你交给石头,让你死的老惨!王立春腹诽了两句,脑中却在不停的盘算着,盘算着打消佐佐木治怀疑的方法。

    鬼子不是猪,是有智商的,有不少鬼子甚至很狡猾,观察很敏锐,例如佐佐木治。王立春认为自己露出的最大破绽就是下午没有直接一枪打死谢老三,虽然他故意装出为了泄愤而殴打对方的样子,不过还是引起了佐佐木治的怀疑。

    该怎么打消这孙子的怀疑呢?

    王立春没有太多的时间思考,他和佐佐木治相互对视,片刻后站了起来,一边踱着步子一边说道:“佐佐木君,我承认我变得心慈手软了。这几年来,我奉命执行了数十次任务,接触到了太多的中国人。。。”

    “是支那人!”

    “是中国人!”王立春猛然转身,怒目而视,“佐佐木君,请听我说完好么!每一次的任务我都是抱着回归天照大神怀抱的心态,可最终九死一生,甚至连受伤都很少,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为什么?”

    “因为我被善良的中国人所救,而且不止一次。他们不知道我的身份,只是看到我倒在地上昏迷不醒,于是就将我救回家中,用他们不多的食物救回我的性命,就像今天下午一样,如果不是那两个中国人,我恐怕会因为失血过多而。。。

    所以我不在把中国人骂做支那人,你不要这么看着我,这并不是我变得心慈手软的根本原因,根本原因在于我接触了太多的平凡的中国人,了解到了他们的性格,我发现用我们以前的方式,很难实现天皇陛下建立大东亚共荣圈的号召和构想。

    当初我们刚刚对中国宣战的时候,曾经势如破竹,以少对多,照样能够打得中国军队溃不成军。攻占南京的时候,《日日新闻》报道的‘百人斩,大接战,勇壮向井、野田两少尉’是何等的炫耀,仿佛灭亡中国指日可待。

    可是如今呢?中国军队越打越多,越打越强,而我们却陷入了战争的泥沼之中,你有没有想过这是为什么?

    野田君和向井君砍杀百人的比赛,虽然壮哉,但我却要说,正是因为他们这样的军人的存在,才破坏了天皇陛下建立大东亚共荣圈的号召!

    佐佐木君,我比你接触的中国人要多,我多少对这个民族有一定的了解。这个民族与我们大和民族不同,他们就像是弹簧,刚受到外力的时候,可以很轻易的将他们压下去,可是压到一定程度,必定会造成反弹,压的力度越大,反弹的力量就越强!

    你仔细想想这些年的变化就应该能够明白我的话。对于这样的民族,我们绝不能一味的强压,还应当采取适当的安抚,用中国人的话来说,叫做招安,就像我们在盘龙山的努力,要让堡垒从内部不攻自破!”

    静静的听完王立春的话,虽然佐佐木治并不完全认可,不过却不再怀疑王立春的身份,因为王立春说出了野田毅和向井敏明杀人比赛的事情!

    1937年11月,在侵华日军由淞沪战场向南京进军的途中,侵华日军第十六师团第九联队第三大队少尉副官野田毅,突发奇想,向同在日军第十六师团第九联队第三大队任职的另一名少尉军官向井敏明提出进行灭绝人性的“砍杀百人大竞赛”,以谁先杀满100人为胜利,奖品为一瓶葡萄酒。

    二人总共杀了近三百名手无寸铁的中国的贫民和放下武器不再反抗的战俘,这件事在后世曾经引起过巨大的反响,成为了日军侵华暴行的有力佐证。

    但是在当时却并没有广泛流传,只是在日本境内被大肆报道,二人被当成了英雄,当成了榜样。直至1945年日本投降后,参加东京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对日本战犯审判的中国代表,无意间发现了关于这次杀人比赛的相关报道后,立即向中国南京国民政府通告,才使得这件事情大白于天下。

    经过多方努力,野田毅和向井敏明这两个杀人恶魔终被抓获,并被引渡至中国南京军事法庭受审,被定为丙级战犯,于1948年1月28日,被押往南京雨花台刑场执行死刑。

    王立春只是知道有这么回事,对相关事宜知之不详,甚至都不知道这件事目前只有日本人知晓,外人根本不知情。但也正是这个原因,使得知情的佐佐木治误打误撞的认定了王立春日本人的身份,从而打消了对其的怀疑。…。

    “小泉君,很抱歉,我不该怀疑你。”佐佐木治站了起来,很是惭愧的道歉。

    王立春非常大度的摆了摆手:“没关系。佐佐木君,作为大日本帝国的一名军人,你的做法没有任何可以挑剔的地方。”

    说完这句话,他长出了一口气,虽然对自己这么轻易说服对方心存疑惑,不过却能够肯定对方已经打消了对自己的怀疑。

    然而佐佐木治的下一句话,又让他紧张了起来:“小泉君,你究竟知不知道你那个中国名字的意思?就是‘操日本’。”

    “操日本”三个字佐佐木治并没有用日语来说,而是生硬的汉语,王立春也终于知道自己究竟在什么地方引起了佐佐木治的怀疑。

    这回他没有隐瞒,老老实实的点了点头:“起初我不知道,后来才知道,我也很想问清楚为何会给我起这个名字,不过很快我就发现我的这个中国名字对于任务有着极大的帮助。”

    涉及到了所谓的任务,佐佐木治就不好再问了,二人又不咸不淡的聊了一会,佐佐木治尤为关心王立春的伤势,而王立春也从佐佐木治口中套出,下午逃出日本军营的那个地下党并没有被抓,心中轻松了不少。不过很快他又着急了,因为不知不觉间时间已经过了三点半,距离他和李云彪约定的时间只剩下了半个小时!

    好容易佐佐木治才发觉自己打扰了王立春的休息,起身告辞时说道:“小泉君,你知道么,当我来到病房,发觉你不辞而别的时候,我真的怀疑你是支那人冒充的。”

    王立春笑着摇了摇头:“现在误会不是被澄清了么?时间不早了,你也早点回去休息,我可能明天就要回去了。”

    “明天?不等伤势养好在离去么?”没有了怀疑的佐佐木治很是关心王立春身上的伤势。

    “任务很重要。嗯,想必你也能猜到一些,我就透露一些。虎踞岭的土匪投降了八路,而八路的厉害之处你我都很明白,他们的生命力很顽强,而且也很容易扩大,就像野草一样。

    龙盘山的土匪本来一盘散沙不足为惧,可是八路收编了虎踞岭的土匪后,我们很担心他们会在龙盘山西北做大,甚至吞并其他的土匪,所以必须尽快将这股野草连根拔起,我不能耽误时间。”

    佐佐木治认可了他的解释,并没有提出要他留下来等联队长回城,这也让王立春暗暗松了一口气。

    当佐佐木治离开病房,王立春打算前往药品室偷药的时候,病房的门又被人推开了,一个白胖子拿着一把精致小巧的手枪走了进来。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