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枪杆子里出政权

    屋外发生的一切,王立春都听到了,而且听得清清楚楚。

    当汉奸头目说要搜查这间屋子,并且其中一个汉奸来到门外,撬开了门锁的时候,他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里,坐在床上不敢乱动,生怕弄出声响,连呼吸都变得几不可闻。

    他非常怀疑佐佐木治已经识破了他的伪装,不然不会让城中的汉奸搜捕带伤的八路,想想自己背上的枪伤,那带伤的八路不是指他还能指谁?

    他想不明白自己究竟在什么地方露出了明显的破绽,导致佐佐木治这么快就发觉被骗,他也没有时间去细想,只是在不停的担忧,担忧自己的将来——他不想死。

    然而陈月雯那瘦弱的背影出现在门外,顶住房门拦住汉奸的脚步时,他心中颤了一下,不知为什么,他发觉,那瘦弱的背影,在眼中显得是那么的清晰,那么的坚毅,那么的。。。魁梧。

    尤其是当他听到汉奸头目对陈月雯的肆无忌惮的调戏后,心中曾经点燃过的火苗再次燃烧了起来。

    汉奸头目的猖獗、陈老汉的哀求、陈月雯的坚毅深深的刺激到了他心灵的最深处,他忽然想到了后世不知从哪里听来的一句话——每个人都是英雄,至少在他们心底深处都有成为英雄的潜质,只是不知道有几个人能够触及自己心灵深处那最宝贵的东西。

    也不知是从哪里来的勇气,他从床上跳了下来,大步走到门边,毫不迟疑的拉开房门,正好看到黑痦子伸出手用手指勾起了陈月雯的下巴,心中的火焰已经完全燃烧起来的他当即大喝道:“放开你的脏手!”

    在那一刻,他忘记了生死,惜命如金的他似乎忘记了自己被汉奸发现后会落得什么样的下场,只是感觉不能让陈月雯这个瘦弱的少女被自己连累,因为自己而被汉奸糟蹋!

    当他打开房门的刹那,黄昏的余光斜射而入,在他身后拖出一道长长的身影时,他忽然有些明白后世的屏幕上、小说里那些八路军战士,为了保护老百姓免遭鬼子毒手,大义凌然从藏身处走出时的那种心理。

    不为名,不为利;不怕疼,不怕死,只为了心中的一腔热血,为了心中的崇高信仰!

    作为穿越者的王立春没有什么信仰,不过却有一腔热血,这足够让他暂时忘记了对死亡的恐惧!

    “你们,是在找我么?”王立春一把拉住陈月雯的小手,将其拉到自己身后,昂首挺胸的看着周围傻了眼的穿黑衣戴黑帽的黑皮汉奸。

    黑痦子姓谢,家中排行老三,父母早忘,上面的两个哥哥也因为饥荒饿死,反倒是他,因为邻居看谢家悲惨,于是一人一口算是救了他的性命。

    吃百家饭穿百家衣活下来的谢老三长大后,却是忘记了邻里乡亲的恩情,在城中称王称霸,作恶一方,收拢了不少泼皮无赖。当鬼子占领了阳泉县城后,他立刻向鬼子表忠心,凭借对阳泉县城内外的熟悉,成为了便衣队的大队长,仗着有鬼子撑腰,在城中更是肆无忌惮,是阳泉百姓口中常说的鬼子手下的三条恶狗之一。

    “你是。。。八路?”谢老三仔细打量了王立春一番,目光尤其在王立春胸口缠着的绷带上来回逡巡,露出了兴奋的神情。

    这时候王立春还不能确定佐佐木治是否真的已经识破了自己的伪装,所以绝不会承认自己是八路,就算佐佐木治识破了,他还想着能不能把眼前这几个汉奸糊弄过去。…。

    “八嘎!”老方法,王立春先用日语骂道,然后又改成半生不熟的汉语,“你的,什么的干活,竟敢拿枪指着我?你可知道我的身份?”

    这一招他骗过二龙岭的土匪,蒙过鬼子少尉佐佐木治,然而这回碰到谢老三这个便衣队大队长,算是失败了。

    “少跟老子来这套!你个土八路,还想冒充皇军,以为三爷我是吃干饭的么!兄弟们,把他给我绑了!三驴,去给太君报信,就说三爷我在陈家药铺抓到了一个八路!”

    “你敢。。。唔。”王立春原本还想恫吓谢老三一番,可是谢老三手下的汉奸根本不给他机会,一枪托将他打翻在地,紧接着几个汉奸对他一顿拳打脚踢,打的他身上伤口崩裂,鲜血直流,然后才将他捆了起来。

    可怜的王立春根本就不知道他被人捆了起来,因为在那之前他再一次昏迷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他才醒了过来,发觉自己还在陈家的院子里,只是自己被捆成了虾米,身上到处都是火辣辣的疼痛,一种无力的虚弱感充斥着全身——他失血太多了。

    刚想挣扎着站起来,却被一旁看守他的汉奸发现,一脚踹在了后背,正好踢中了他背上的伤口,疼的一咧嘴摔在地上,额头冷汗直冒。

    这种剧烈疼痛是他穿越前后两世都没有经历过的,可是当他听到谢老三和陈月雯的对话后,顿时忘记了身上的疼痛。

    “陈家丫头,你考虑的怎么样了,如果你不肯嫁给老子,你和老陈头都逃不过一死,窝藏八路的罪名,枪毙你们八回都不够!”

    “我答应你!”陈月雯显然是经过一番长时间的心理斗争,最终做出了决定,“不过我有一个条件,除了放过我爷爷外,你也要放了他,不然我就算死,也不会让你糟蹋!”

    听着陈月雯字字带血的艰难声音,王立春心中颇不是滋味,穿越来到这个战火纷飞猪狗遍地的年代,他第一次感觉到了力量的作用——老人家有句话说的很有道理,枪杆子里出政权!

    他那些后世的学来的经验,天生的过人头脑还有练就出来的急智反应什么的,需要绝对的武力作为后盾,否则一切都是浮云!

    咬着牙齿,用头顶着地面,两膝支撑,腹部发力,好容易才将头抬起了一点,看向不远处的陈月雯,可又遭到了身旁汉奸狠狠一脚,王立春再一次被踏到在地,不过却看清了陈月雯的那张苍白稚嫩的面容。

    出乎他的意料,柔弱的陈月雯脸上并没有泪痕,眼圈中也没有蕴含泪水,只是脸色苍白如纸,似乎做出了某种决定,为了他的安全而做出的某种决定。

    “八嘎!”王立春出离的愤怒了,心中的憎恨充斥全身,不仅恨谢老三这群替鬼子祸害同胞的汉奸,更恨自己的软弱无能!

    我若不死,定要变强,让鬼子、汉奸、伪军听到我王立春的大名,就胆颤心惊,肝胆俱裂,我再不要他人为了保护我而不得不被人威胁!

    “你们的,立刻放开我,否则,统统死啦死啦的!”这是王立春此刻唯一能够想到的办法,来保护陈月雯这个柔弱中带着几分坚强的少女免遭汉奸魔爪。

    他的吼声,终于引起了谢老三的注意,这位便衣队大队长丢掉了手中的烟头,轻蔑的笑着,摇晃着手中的短枪走到了王立春身边,蹲下了身子。…。

    一把扯住王立春的头发,强行将王立春的头拉起,谢老三狞笑着看向陈月雯:“小娘们,你还敢跟三爷我谈条件?三爷若不是稀罕你上过学堂,你以为你能比绣春坊的婊。子强多少?

    少废话,三爷现在给你一个选择,要么你乖乖的把衣服脱光,到房间里等着三爷,要么三爷现在就毙了老陈头,接着在这里办了你,然后再把你赏给三爷的兄弟们,让他们也尝一尝女学生的味道!”

    “谢三爷赏!”

    “三爷大恩大德!”

    “三爷太仗义了!”

    “兄弟还没有尝过女学生的滋味!”

    谢老三的话,彻底激起了周围几个汉奸的兽性,一个个双眼通红,一道道贪婪的目光盯在了陈月雯的脸蛋、胸部、大腿以及臀部上,几乎都要流出哈喇子。

    “八嘎!你的良心大大的坏了,让佐佐木君来,我要见佐佐木君!”根本无计可施,连自身都难保的王立春只能寄希望于佐佐木治没有发现他是假冒的,这是他唯一能够救下陈月雯的方法。

    “你个土八路还想骗老子?真以为三爷是那么好骗的么!”谢老三说着话,抓着王立春的头发,狠狠的朝着地面磕了下去,脸上依旧挂着轻蔑的笑容,“你放心,你肯定能够见到太君,三爷我还要用你去领赏呢!”

    “谢老三,你要领什么赏?”谢老三话音刚落,院墙外传来了一个公鸭嗓子般的声音,紧接着一个皮肤白净四十出头大腹便便的胖子走了进来,在他身后还跟着身穿军服的佐佐木治以及八个荷枪实弹的鬼子士兵。

    谢老三看清来人,连忙丢下手中的王立春,快步跑到佐佐木治身边,躬着身子谄媚道:“太君,我抓到了您要的八路。”

    佐佐木治听不懂谢老三的话,不过那个白胖子懂得日语,在佐佐木治耳边翻译了一遍,佐佐木治眼睛顿时亮了。

    额头磕破鼻中流血蜷缩在地上的王立春知道这是自己最后的机会了,抱着试一试的最终念头,深吸了两口气,艰难的用日语说道:“佐佐木君,您终于来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