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放开你的脏手

    求收藏,就推荐,拜谢了

    “该死的女贼,女土匪,女流氓!”

    王立春心里不停的咒骂着,忍着后背传来的疼痛,没头苍蝇一般,跌跌撞撞的在阳泉县城的胡同里来回奔跑。

    他以自己为人质,救了那个少女和浑身是伤的汉子,可是在离开军营后,少女从后面狠狠的踹了他一脚,骂了两句,接着一枪打在了他的后背,然后逃入了混乱的人群中,很快消失不见。

    王立春心里这个恨啊,恨不得把那个少女抓回来,重新交到佐佐木治的手里。可现在说什么都无济于事了,正经是赶快逃走别落到鬼子手里,这才是他的首要任务,他也趁着枪声响起引起的人群混乱,趁机跑了。

    因为他的缘故,导致一个八路和一个偷药的女贼逃走,他不知道会引来什么样的麻烦,会不会引起佐佐木治的怀疑,就算不会,他也不敢回去,万一佐佐木治将他留下来,说什么等到联队长回城后当面解释此事,那他可就麻烦大了。

    他能弄个假身份冒充鬼子特高课谍报人员蒙骗佐佐木治,可绝对骗不了鬼子联队长,所以他必须要跑。

    原本他计划的很好,用自己为人质,迫使佐佐木治不得不放了那两个人,然后他也趁机逃到人群中,再找机会逃出阳泉县城,至于说药品的事情,他早就抛到脑后了。

    可那个无耻的女流氓居然在他背后打了一枪,而且还是用他的枪,穿越过来也有段日子了,两上战场,一次面对土匪,一次面对鬼子,他都没有受伤,如今居然为了救人,被自己救的人打伤,这让他如何能不恨?

    混乱的人群暂时阻止了鬼子的脚步,利用这个机会,少女和汉子都不见了,他也逃入了小巷内,飞快的奔跑,他还记得李云彪对他说过的牛头巷老王杂货铺。

    只是他从来没有来过阳泉县,对城里的地形一窍不通,哪里能轻易找到牛头巷,只是一条巷子一条巷子的奔跑,只感觉脚步越来越沉重,呼吸越来艰难,身上越来越冷,视线越来越模糊,最终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就在他昏倒后没过多久,身旁一处院子的房门“吱呀”一声打开,一个齐耳短发,身穿阴丹士林竹布碎花褂,过膝印度绸黑色裙子,学生打扮的少女,手中捧着一堆垃圾走了出来。

    “啊!”

    刚将手中的垃圾放到墙角的框子了,少女就看到趴在不远处的王立春,背后的衣服沾满了鲜血,不由得尖叫一声。

    “月雯,怎么了!”

    少女的尖叫声,引来了一个六十多岁身形瘦弱但却脚步稳健的老汉,从院子里走了出来,看了一眼,一把拉住少女,就朝院子里走。

    “爷爷,等一下。”少女却是挣脱了老汉的手,小心翼翼的来到王立春身边,慢慢蹲下身子,吃力的将他翻了过来,“是他?真的是他!爷爷。。。”

    不知过了多久,王立春总算是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发觉自己趴在一张床上,上身赤裸,缠着绷带,床褥上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香味。

    刚想挣扎着起来,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后背就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疼得他倒吸一口冷气,险些叫出声来。

    “你醒了。”一个轻柔的声音在一旁响起,如泉水涓涓细流,流淌到王立春的心里。

    听到这个声音,王立春只觉得有几分耳熟,转头看去,不由得一愣:“是你?我怎么会在这儿?是你救了我?我的衣服是你脱得?”…。

    这个少女他见过,当初前往虎踞岭的途中,从二龙岭的土匪手中救下的腼腆少女陈月雯,而这个房间,就是陈月雯的闺房。

    陈月雯两腮一红,低着头将一碗中药递了过去:“是我爷爷救的你,他是县城里的大夫,你把这碗中药喝了,对你的身体有好处。”

    扶着床板坐了起来,王立春伸手接过药碗,无意中手指扫过陈月雯的指尖,只感觉一股细腻柔滑从指尖处传来,少女的头垂的更低了,脸上的红晕骤然扩大,一下红到了耳根,快速缩回了双手。

    “对不起。”王立春略带尴尬的说了一句,将药碗捧到嘴边,吹了几下,然后一口喝完,将碗放在了床头的案几上,“你是叫,陈月雯?”

    “嗯。”陈月雯点了点头,蚊子哼哼般的应了一声,依旧低着头,不敢看王立春,“外面那么乱,鬼子是在找你么?”

    一提起这件事,王立春心中的恨就又冒了出来:“唉,别提了,总之是我倒霉,好心没好报。嘶,我的背。”

    “你别乱动,你背上的子弹还没有取出来,我家条件有限,没法开刀,你还得去县城里的医院,找那里的医生才行。”

    陈月雯的爷爷是个老中医,在县城里开了一间药铺,平日里靠着卖中药给人看病为生,因此对于王立春背上的枪伤,只能简单的处理了一下,勉强把血止住了,却不具备开刀动手术取出子弹的条件。

    “医院在哪儿?”刚才听陈月雯说她爷爷是大夫,还以为自己背上的子弹已经取出来了,现在得知真相,王立春立刻就急了。

    他记得,好像在哪儿见过,说是枪伤如果不赶快处理的的话,一旦感染后果会很严重的!这是惜命如金的王立春所不能接受的。

    “你别着急,现在鬼子正在全城搜捕,你还不能出去,等天黑了,你再想想办法。”陈月雯说着话站了起来,“你先休息一下,我去看看外面怎么样了。”

    走出了房间,陈月雯小心的反锁好房门,将钥匙收好,打算去前面的铺子看看街上的情形。她家是开药铺的,前面是临街的店铺,后面是自住的院子,后门在小巷中,由于陈老汉医术高明,所以生意还算不错,勉强够钱置办这样一个小宅院。

    可是刚走了两步,就看见五六个身穿黑衣的汉奸,推搡着她的爷爷,骂骂咧咧的走进了院子。

    “老不死的,我警告你,老子是奉皇军的命令搜查八路的,你要再敢阻拦,别怪老子一枪崩了你!”一个尖嘴猴腮,嘴角长着一颗大黑痦子的汉奸狠狠的一脚踹翻了陈老汉,“兄弟们,给我搜,仔细的搜,一处也不能放过!”

    “爷爷!”陈月雯慌忙跑了过来,不敢看那个嘴角长着黑痦子的汉奸,只是快速的扶起了陈老汉,紧张的询问着。

    没一会,其他几个汉奸回到了黑痦子身边:“三爷,都搜过了,没有,就差那间上了锁的。”

    “那就把锁撬开进屋搜啊,看看八路是不是藏在里面,难道还要老子交你们!”被称作“三爷”的黑痦子不满的瞪了自己手下一眼,大声呵斥道。

    王立春就在那间房间里,一旦汉奸进去,必定会发现。这时候陈月雯突然跑到了门旁,也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推开了已经撬开门锁的汉奸,身开双手挡住房门:“你们都住手,这是我的房间,你们不许进去!”…。

    “陈家丫头,三爷我知道这是你的闺房,今个三爷我还就要见识见识你的闺房,跟绣春坊那些娘们的闺房有什么不同了!兄弟们,给我搜!”黑痦子哪会在乎陈月雯的话,满不在乎的挥了挥手,示意自己的手下将陈月雯扯开。

    “不许搜!”一向温婉内向的陈月雯突然变得强硬起来,大喊一声,后背顶在了房门上,寸步不让的看着围在她面前的一众汉奸。

    “哟呵,陈家丫头,从省城回来后转性子了啊,莫非里面藏了八路不成?”黑痦子用疑惑的目光打量着陈月雯,连上了露出了讥讽的笑容。

    “三爷,估计不是八路,多半是什么野男人,兄弟们,是?哈哈哈!”

    几个汉奸顿时哄笑起来,围着陈月雯上下打量,目光在她的脸蛋上、胸脯上还有大腿上来回逡巡,一脸的不怀好意。

    “各位老总,各位长官,老汉家里真的没有藏人啊,求各位老总高抬贵手,放过俺们爷孙,求求诸位长官了!将来各位长官有用得着老汉的地方,尽管开口,老汉绝不敢推搪。”陈老汉快步来到了自己孙女身边,哀求的看着周围几个汉奸。

    “啪”的一声,黑痦子反手就给了陈老汉一记耳光:“老不死的,你怎么说话的,难道你巴不得老子受伤?实话告诉你们,今个太君下了死命令,全城搜捕,一个人也不能放过,其中一个人受了伤,肯定要找大夫,城里的大医院他肯定不敢去,也就你这样的药铺是最合适了。说,里面是不是藏了八路!”

    “没有,老总,老汉真的不敢啊!”陈老汉站稳了脚步,又来到黑痦子身边,双手拔着黑痦子的手臂,几乎跪在了地上,“三爷,老汉真的不敢窝藏八路。您行行好,放过老汉祖孙,老汉一定记住您的大恩大德!”

    黑痦子厌恶的推开了陈老汉,眼珠转了一圈,脸上露出了淫荡的笑容:“陈家丫头,几个月不见出落的更加水灵了,看来省城的学堂真能把人变得漂亮啊。

    这样,只要你从了三爷,答应嫁给三爷做七姨太,三爷就放了你们,否则哪怕你们没有窝藏,三爷也给你们定个窝藏八路的罪名,怎么样?来,让三爷亲一个。”

    说着话他来到了陈月雯面前,命人拉住陈月雯的手臂,单手勾起了陈月雯的下巴,就要将大嘴凑到陈月雯的脸上。

    然而就在这时,陈月雯背后的房门突然打开了,一个响彻如雷的吼声响了起来:“放开你的脏手!”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