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小泉,又闻小泉

    “真想不到在支那居然能够碰见名古屋的亲人,操君,我再敬您一杯!”

    看着眼前频频举杯的佐佐木治,听着对方滔滔不绝的倾吐着心中的心绪,随着二人面前案几上的空酒瓶越来越多,王立春终于有些明白佐佐木治为何会这么信任自己,以及为何会有眼前的表现了。

    阳泉县城驻扎着一个完整编制的鬼子联队,主要任务是防御龙盘山西北的土匪,保障路过的军需物资的安全,还有就是防御距离阳泉县最近的晋绥军二七六团。

    不过随着八路军的龙盘山抗日独立支队的日益壮大、活跃,引起了龙盘山一带鬼子的注意,从而经常对这只总是骚扰他们的抗日队伍进行围剿。

    由于围剿不是很顺利,而阳泉县附近的土匪人数虽多,却是一盘散沙;晋绥军二七六团主要就是防御,很少主动出击,因此驻扎在阳泉县城的鬼子时不时会被抽调大部分,配合其他联队,对八路军龙盘山抗日独立支队进行围剿。

    三天前阳泉县的守军再度接到上级命令,向东进发,只留下了佐佐木治的小队,这使得佐佐木治暂时成为了阳泉县城内的最高军事主官。

    昨日傍晚,根据特务提供的线索,佐佐木治带人抓住了一个潜入县城的八路地下党,顺带手在军医所又抓住了一个想要偷窃药品的女人。

    战争年代,药品是受到严格管制的,那个想要偷窃药品的女人,绝对不会是普通的蟊贼。

    连着两件功劳,让佐佐木治心中兴奋不已,只等着联队长返回,尤其是抓到的那个八路地下党,让他看到了晋升的希望。

    自从虎踞岭的土匪接受八路军改编后,引起了国民党和鬼子的注意,原本三方势力都无法插入的空白地带,被八路领先一步,这使得其余两方都加快了渗透的脚步。

    特高课已经派遣了一些情报人员来到这里,跟龙盘山西北的土匪取得联系,只是这些情报人员身份都很隐秘,因此少尉军衔的佐佐木治,虽然知道这件事,却没有资格见到特高课的情报人员,直到现在,他见到了王立春。

    这是他这么容易相信王立春的原因之一。当然,这并非最主要的原因,最重要的是王立春的名古屋口音以及。。。

    “操君,我总觉得我们曾经见过,恕我冒昧,你的姓氏是不是小泉?”

    这货真的喝多了?王立春端着酒盅,愣愣的看着脸色发红的佐佐木治,有些发傻。

    他是货真价实的中国人,两次冒充鬼子,只不过是为了保命。上次面对的是二龙岭的土匪,因为那些土匪有心投靠鬼子,哪怕不能完全确定他是日本人,也不敢轻易得罪他,所以才相信他的话。

    而今天,佐佐木治也只凭他的几句带有名古屋口音的日本话,就相信他是鬼子,最主要的原因是,佐佐木治把他当成了以前见过的熟人。

    难道说现在的日本名古屋,真的有人跟我长得很像么?等等,好像之前也有人这么问过我!王立春骤然想到了在虎踞岭山脚下碰到的那个鬼子,那个鬼子见到他后,也问了他一句“你是小泉君”。

    冷汗,大把大把的冷汗在王立春的心坎里横流,同时又开始盘算,该怎么应付眼前的佐佐木治。略作思考后,他发挥出了忽悠的至高境界——笑而不语,微笑中即像是承认,又像是否认,总之一副高深的模样。…。

    “嗝!”有些上头的佐佐木治更加坚信了自己的判断,“小泉君,我知道你不能泄露身份,不过我实在是太想你们了!我们五年没见了,你知道么,我们大须五兄弟又少了一个,田中死了,前些日子就死在了龙盘山里!”

    “田中死了?死在龙盘山?”王立春腾地一下站了起来,右手不稳,手中的酒盅调到了桌面上。他的吃惊不是装出来的,而是真的,他很怀疑佐佐木治口中的田中,就是他和张大勇遇到的那个鬼子!

    “呵呵,你终于承认了!”从王立春的反应中,佐佐木治确定了自己对王立春身份的判断,脸上露出了苦涩的笑容,端起酒盅一饮而尽,将酒盅用力朝桌上一磕,“田中是咱们五人中最有出息的,咱们同年入伍,田中是第一个晋升中尉的,可他也没有逃过死神的召唤,该死的支那猪!”

    支那猪?王立春皱起了眉头,看向佐佐木治的眼神闪过了一道仇恨。支那这种称呼是日本人对中国人的侮辱,他上大学那会儿,就曾因为学校里一个日本留学生说了句“支那人”,结果导致他被学校记过处分,因为他把那个日本留学生打得在医院住了半个月,更何况佐佐木治还用支那猪来辱骂中国人!

    你等着,有机会看老子怎么收拾你,嗯,对,就把你交给石头!王立春忍住想要打人的冲动,他现在不能轻举妄动,且不说身处鬼子军营,只说他有可能从佐佐木治口中得到那个鬼子的准确目标,他就不轻举妄动!

    重新坐下后,王立春给佐佐木治和自己添满酒,试探的问道:“田中他怎么死的?为什么会死在龙盘山里?是谁干的?土匪?八路?国民党?”

    “不知道,我怀疑是八路下的手,可是田中死的太惨了,又不像是八路干的,也可能是土匪。”佐佐木治拍了拍脑门,想使得自己清醒一些,“当然最大可能就是你们的目标——虎踞岭,那伙刚刚投靠了八路的土匪。”

    “是虎踞岭的八路干的?”王立春几乎已经能够断定,佐佐木治口中的田中,就是自己和张大勇碰到的鬼子,“田中怎么会被他们杀死?”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佐佐木治痛苦的摇了摇头,“我只是听说,他被派到那里执行任务,你知道的,他是狙击手,要战斗在最危险的地方。。。”

    说到这里,佐佐木治突然握住了王立春的手:“小泉君,你要小心,咱们大须五兄弟剩不下几个了,可千万不能再少了,等到战争结束,我们还要实现我们共同的理想呢!”

    王立春再也听不下去了,他已经确定了田中的身份,至于说田中的目标是谁,看佐佐木治的样子应该是不知道。而且他不能再让佐佐木治没完没了的说下去了,万一扯出什么“共同理想”来,那他可就真的露馅了!

    想到这里,他将酒盅里的酒水一饮而尽,面带感伤的说道:“不要再说这个了,这么多年的战争,佐佐木君,难道你还看不透生死么?我们的亲人都死在了这场该死的战争中,生与死对你我来说还有什么区别,总归都要回到天皇陛下的怀抱中,不是么?”

    “小泉君你说的没错,我再敬你一杯!”又是一杯酒落肚,佐佐木治接着说道,“小泉君,你还记得清水小姐么?”…。

    谁?谁?谁?王立春心中一颤,佐佐木治这没完没了的叙旧让他很是头疼。先是弄出了什么大须五兄弟,不过还好,引出了田中,这也让他知道了虎踞岭山脚下那个鬼子的身份;可现在又冒出了个劳什子清水,这就让他发愁了,再这么说下去,他这个西贝货肯定要露馅!

    嗯,既然是个女的,那么也只有这个办法了!

    略一思忖,王立春脸上忽然露出伤感的神情:“富士山的樱花应该开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和我的她才能够在那烂漫的樱花树下,分享着属于我们的美好时光。唉,佐佐木君,往事莫要再提了,说的多了,除了让人感到悲伤外,还能起到什么作用?”

    “嗝!”听到王立春那悲伤中带着幽怨的声音,佐佐木治打了个酒嗝,摇晃着站起身子,伸手一拍王立春的肩膀,“小泉君,看来你还是忘记不了清水小姐。好了,不说这个了,身为天皇陛下的军人,我们应当为天皇陛下的号召而尽忠,让这个野蛮、落后的民族臣服于我们大日本天皇的脚下,为了天皇陛下提出的,建立大东亚共荣圈,为了圣战的胜利而奋斗终身!”

    你丫的才是野蛮落后的民族!还尼玛的圣战,迟早把你小子交给石头收拾,让你死的老惨!王立春抬头瞟了眼佐佐木治,心中不停的咒骂,嘴上却是说道:“佐佐木君,今日我发现城中守卫格外严格,是因为昨日抓到那个八路的缘故么?”

    他猜得没错,有些醉意的佐佐木治嘴不是那么紧了,略带得意的,将事情经过断断续续的告诉了王立春。

    昨日接到特务密报,说是有一个八路地下党路过阳泉县城,密报中还说,这个地下党身上有着极为重要的情报,需要立刻进行抓捕,绝对不能放过,而且要活的。

    由于联队长已经带兵出城,参与围剿八路军抗日独立支队,因此抓捕八路地下党的这个重任就落到了佐佐木治的肩上。

    佐佐木治也没有让人失望,指挥着城中的鬼子宪兵,在由汉奸组成的便衣队配合下,终于抓住了目标,而鬼子并没有什么伤亡,只不过死了两个便衣队的汉奸,伤了三个,在鬼子眼中,这些汉奸跟伪军都一样,都是炮灰,没什么可惜的。

    昨晚抓捕成功后,佐佐木治已经连夜组织人手对其进行刑讯,只是八路地下党很是硬气,哪怕吃尽了苦头,都没有说半个字。

    而今日上午,他又接到了特务密报,说是八路已经组织人手,打算趁着城中鬼子兵力空虚进城救人,因此今日城中的守卫才会那么严格,他甚至亲自在几个城门轮番坐镇,碰巧在北门遇到了王立春。

    听完了佐佐木治的讲述,王立春心中一动:我的运气还真不是一般的好啊,这好事居然也能落到我的头上!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