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我叫操日本

    “你们三个干什么的,过来!”

    王立春三人在城门口站了有一会了,在那些或进或出的百姓当中显得格外碍眼,引起了把守城门的一个伪军的注意。

    若是放在平常,这个伪军也不会多事,可现在不是有鬼子在旁边么,他自然要好好表现了,因此一指王立春三人,大声喝道。

    王立春当即吐出一个“走”字,三人同时转身,朝着远离县城的方向走去。

    “站住,再走老子就开枪了!”

    只听得哗啦一阵响声,把守城门的伪军还有鬼子都端起了枪,瞄准了王立春三人。

    “咋办?跟他们拼了!”

    “拼拼拼,你就知道拼!”王立春一巴掌抽在张大勇的脑袋上,没好气的骂了一句,然后快速的小声对二人说道,“你俩别乱说话,走一步看一步。”

    说完这句话,王立春转过身来,目无表情的走向城门,脑子不停地转动:或许,那招还可以再用一次。

    “你们是干什么的,在那儿鬼鬼祟祟的想干什么!”王立春刚来到城门口,一个伪军上去就推了一把,骂骂咧咧的说道。

    “八嘎!”

    只听得啪的一声脆响,王立春一巴掌抽在了那个推他的伪军脸上,然后一脚将其踹翻在地,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通拳打脚踢:“连我都敢推,良心大大的坏了!”

    他的这句话前半句是日语,后半句是生硬的中国话,因此旁边的伪军还有鬼子兵都没有阻止,反而愣愣的看着他。

    还站在原地的李云彪傻眼了,看着王立春当着一众鬼子兵和伪军的面,殴打一个伪军,不知不觉的张大了嘴巴。

    “又来这套!”张大勇不以为意的撇了撇嘴,一推李云彪就朝城门口走去。

    他听不懂往里王立春说什么,不过他能听出日本话那个调调,知道王立春又说日本话了,估计是跟去虎踞岭的路上,糊弄土匪的法子一样。

    “住手!”王立春打得正起劲,突然间一旁的哨所里走出一个年轻鬼子军官,用日语大声喊道。

    王立春一转头,同样用日语呵斥道:“你是在包庇他么?包庇这个殴打大日本帝国天皇陛下军人的中国人?”

    “当然不是!”年轻的鬼子军官连忙否认,“你是。。。”

    “你是什么身份?上等兵?兵长?伍长?军曹?也敢问我的身份!”

    “我是少尉佐佐木治,请告知您的身份,出示证明文件。”这个叫做佐佐木治的鬼子军官很是客气的说道。

    王立春原本以为把守城门的鬼子最高不过是个军曹,自己可以连蒙带吓的将其糊弄过去,然后进入县城里,哪知道眼前这个鬼子军官居然是个少尉,这下想要糊弄过去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我的身份不能告诉你,我只能告诉你我从那里来,我的中国名字叫做操日本。”王立春用的依旧是日语,说话当中一抬手,指向了龙盘山西北方向。

    糊弄呗,这种忽悠人的本事,王立春在后世看得多了,其实说难也不难,就是话要说的模棱两可,给对方充分的联想空间,只要能够取得对方的初步信任,那么随后对方对自己的话就会想着有利于自己的一面展开联想。

    果然,佐佐木治看到他手指的方向,眼前一亮,当即双脚并拢,打了个敬礼。

    王立春盯着对方敬礼的动作看了半天,然后学着对方的动作,有模有样回了个敬礼,这才说道:“佐佐木君,我的事情你不要张扬出去,我的身份更不能暴露,否则造成的损失不是你一个小小的少尉能够承担的起的!”…。

    “嗨!”

    事情进行的似乎超乎寻常的顺利,顺利的让王立春都有种难以置信的感觉。几句日本话,几句模棱两可的话,这个年轻的鬼子少尉居然就这么放自己过去了?

    走在县城的街道上,李云彪的嘴巴还没有合上,张大勇也是一脸悻悻,都觉得刚才发生的一切有些不可思议。

    “李先生,县城里应当有咱们落脚的地方?”王立春压低了声音,推了推李云彪。

    土匪虽然占山为王,但是平日所需的柴米油盐等,除了柴以外,其他的都要从外面获得。粮食什么的或许可以通过抢劫绑架敲诈勒索之类的方式取得,可是油盐酱醋这种生活必需品,多半还得要从县城购买。

    哪有土匪绑票后,勒索二斤酸醋三斤酱油的?

    因此,按照道理来说,稍微有点远见的山寨,就应当在县城内安插一个联络点,既能够接待从山寨来的兄弟,又可以打探鬼子的情报,万一鬼子想要出兵进山,也能够提前将消息送回去。

    李云彪还没有来及开口,三人身后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个熟悉的声音随之传来:“请等一下!”

    这四个字是用日本话喊出来的,王立春一听就知道是谁,心中不由一惊,难道那个佐佐木治发现了什么?

    “什么事?”王立春转过身,背在身后的手轻轻挥动了两下,示意李云彪和张大勇退后一些,万一冲突起来,也能够相互照应。

    “您是来自名古屋?”

    这个问题让王立春愣住了,自己根本就不是日本人,只不过学过日语,刚才说了几句,怎么对方连他在日本的老家都虚构出来了呢?

    佐佐木治的解释,让他终于明白过来,感情日本也是有方言的,估计他当年报的那所培训学校的日语口语教师,就是名古屋人,带有当地口音,结果他跟着对方学,说话间也流露出一口的名古屋口音,使得同样来自名古屋的佐佐木治追了上来。

    老乡这东西,不只是中国特有,外国也一样。

    “您来自名古屋哪里?昭和区么?”

    看着佐佐木治一副刨根问底的样子,王立春只觉得哭笑不得。自己一个堂堂的中国爷们,冒充日本人也就罢了,如今这个佐佐木治,居然连他在日本的老家都快编造出来了,这不是无稽之谈么!

    不过他绝对不能让佐佐木治再追问下去了,他虽然懂日语,不过对日本却是两眼一抹黑,决不能顺着对方的话题,万一对方一会又问自己住在哪条街,门牌号多少之类的,那就全完了。

    想到这里,王立春说道:“想不到在异国他乡能够遇到故乡的亲人,这令我喜出望外,不过佐佐木君,这里恐怕不是叙旧的地方。”

    他们现在身处县城内的一条街道上,残破的石砖铺就而成,两旁低矮破旧的瓦房,匆匆忙忙的过路行人都躲得他们远远地,在街道上巡逻的小队日本兵时隐时现,路边摆摊做买卖的小商贩不约而同收了声音,要么目光闪烁不敢看他们,要么偷偷的用憎恨的目光瞪着他们的后背,这里的确不是一个叙旧的好地方。

    “您说得对。支那太大了,能够碰到故乡的亲人不容易,我请您去我那里喝酒,我有许多话要跟您说,您千万不要推辞!”

    请我喝酒?这是个什么事儿啊!…。

    王立春心中感叹,他怎么也想不到,只是为了蒙混过关的几句日本话,居然招惹来了一个鬼子少尉。

    看佐佐木治的样子,自己想要推辞不是那么容易的了,再加上县城今日的反常,王立春略一思索点了点头:“盛情难却,我答应佐佐木君便是。不过我先得跟他们交代两句话。”

    “他们也是。。。那就一起好了。”

    “不,他们是中国人。”

    鸡蛋不能都放到一个篮子里。。。好,这个比喻不太恰当,不过王立春绝对不会让他们三个都落到佐佐木治的手里,那样太危险了,尤其是张大勇这个莽汉,弄不好两句话就露馅了。

    “我跟他走一趟,去探一探城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们两个先走,等我回来。如果天黑之前我还没有回来,还没有回来。。。你们,你们就出城。”

    “政。。。老板,你吃撑了跟他走?俺刚才观察过了,这里巷子多,鬼子兵一袋烟的功夫才巡逻一次,要俺说,直接干球了!”

    “别胡来,我不在的时候,你要听李先生的,听到没有,这是命令!”

    李云彪倒是对王立春产生了一丝敬佩之情,把一个年轻鬼子军官忽悠的一愣一愣,而且日本话说的那叫一个顺畅,再加上他总觉得这个八路派来的年轻政委有些神秘,心中对此行的目的有了几分信心:“东家,别说的这么丧气,我相信你一定能够回来。牛头巷口的老王杂货铺是寨子里的买卖,我们就在那儿等你,你一定要回来!”

    看着王立春跟着佐佐木治朝着县城中心走去,李云彪咂了咂嘴,小声问道:“大勇,你们这个政委,在你们八路里面来头很大?”

    张大勇像看傻子一般看着李云彪,撇了撇嘴,最终没有把王立春以往的“光辉事迹”说出来,只是摇了摇头。

    带着张大勇现在县城里转悠了一圈,探好了药铺、医院的具体位置,李云彪这才来到了牛头巷口的老王杂货铺,满怀期望的等待着王立春的返回。

    然而王立春还没有回来,他却从杂货铺老板老王的口中得到了一个惊愕的消息:“四当家,大小姐可能出事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