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下山进城

    “是不是我不答应,你们就打算把我赶出虎踞岭,或者杀了我?”

    王立春的确是醉了,只不过并不像表现出来的那样大醉,只是有几分醉意,而且在吐了二当家一脸后,已经清醒了大半。

    虎踞岭的五个当家,柯正武和李云彪都不是粗莽的人,他借呕吐恶心走了柯正武,不过却瞒不过李云彪的双眼。

    李云彪说的直接,他也知道瞒不过去了,干脆也不再装醉,坐直了身体,看向柳非凡,将难题丢给了对方。

    柳非凡双眼一凛,盯着王立春瞅了片刻,连忙否认道:“当然不会了。我柳一刀顶天立地的汉子,一口唾沫一个坑,说了接受你们八路改编,就不会轻易反悔。

    不过你晌午也看到了,我们虎踞岭从来没有吃过那么大的亏,这都是拜你们八路所赐,所以我们不能不防。

    你可以拒绝,我也不会杀你,也不会赶你走,但你休想对我们虎踞岭指手画脚,我们虎踞岭的弟兄不是你们八路为了名声能够随意拉出去送死的!”

    “那我要是答应做你的女婿,这虎踞岭就是我说了算了?”

    “没错,不过也有一个前提,你必须好好对待我闺女,不能让她吃半点亏,否则我认得你,我那口大刀可不认的你王立春!”

    聚义厅内陷入了片刻的寂静,所有人都将目光转移到了王立春身上,等待着他的答复。

    王立春沉默了许久,轻轻吐出了三个字:“我拒绝。”

    “你说什么?”邓飞仿佛不敢相信一般,瞪着一双牛铃般的大眼,看着王立春。

    “我拒绝。至于说对山寨指手画脚之类的,诸位当家放心,也用不着几次三番的试探我,我绝对没有那心思,我只是想做好政委这个职务,绝不会祸害山寨的兄弟。石头,拿几块肉,抱一坛酒,咱们走!”

    “是!”张大勇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痛快的执行王立春的命令,怀里夹住一坛酒,两只手在盆里快速挥舞,等到撤回双手后,盆里的肉已经少了一小半。

    当王立春带着张大勇走到门口的时候,忽然停住了脚步,转头对长方大桌旁目瞪口呆的四人说道:“四位当家的,做些正事,别再像今天这般无聊。

    不说如今日寇侵我河山,占我土地,杀我百姓,欺我中华,只说眼下,回春堂里几十号兄弟因为药品稀缺,伤口化脓,伤势日渐严重,我就不希望再见到今日的情形。

    大当家,麻烦你明日安排一个人送我下山,我要进一趟县城,看看能不能弄些药回来,总不能委屈了那些受伤的兄弟,让他们流血又流泪!”

    干净利索的说完这番话,王立春不再停留,大步离开了聚义厅,朝着他那间邻近茅房的木屋走去,很快消失在柳非凡四人视线中,可是他的背影,却迟迟难以从四人脑海中抹去。

    “不能让兄弟们流血又流泪。”柳非凡重复了一遍王立春的最后一句话,看向李云彪,“彪子,你看他说的这番话究竟是真是假?”

    李云彪还没来及回答,只听得砰地一声,却是邓飞拍案而起:“大哥,不管是真是假,只要他能弄来药品,医好那些受伤的兄弟,俺大头就信他!”

    穆招娣恨恨的剜了一眼王立春消失的方向,不阴不阳的说道:“三哥,那小子的嘴皮子向来利索,你可别被他几句话就骗了。”…。

    李云彪知道穆招娣为什么对王立春耿耿于怀,不过从他个人来说,他更倾向于信任王立春的话。尤其是刚才那番“日寇侵我河山,占我土地,杀我百姓,欺我中华”,十八个简短而有力的字,让他心中久久难以平静。

    他曾经上过洋学堂,知道东北沦陷后中国人生活的水深火热,也听说过南京大屠杀,三十万军民被屠戮一空,能够感受到王立春说那番话时,心中对日寇的痛恨之情。

    “大哥,五妹,不管他是不是在耍嘴皮子,明日他终究是要下山进城的。明日我亲自送他下山,跟他进城一趟,看看他的话到底是真是假,也看看他有什么本事,能够给寨子里搞来药品!”

    次日一早,张大勇刚打开院门,就看见李云彪站在自己门口,不由得一愣:“你咋来了?”

    “今天我陪王政委下山进城,劳烦你问一下政委,我该穿成什么样,还有他需要什么样的衣裳?”

    药品在这个年代,绝对是极其稀缺的物品,对于王立春打算进城搞药,山寨里的五个当家都寄予了厚望,哪怕是后来得知此事的柯正武,都暂时停下了一切手段,看看王立春是否真能如其所说的那样,替寨子里弄些药品回来。

    “看,就是你胡说八道嘴上没栓,结果人家当真了,俺看你怎么从县城弄来药品?你还真以为自己是老诸啊!”

    昨天聚义厅的酒宴结束后,张大勇就缠着王立春墨迹了好久,除了感叹王立春最后的那番话中的气势外,最主要就询问两个问题。

    一是王立春为何不肯娶柳非凡的女儿柳蝉儿,二是对于去县城弄药品,王立春有什么计划。

    这个时代,药品的管制非常严格,尤其是疗伤、消炎类的药品,那都是被严格控制的。想要从日本人控制的县城内弄到这种药品,可以说是难如登天。

    对于他的第一个问题,王立春只是笑,没有回答,而对于他的第二个问题,王立春的回答很是简短——没计划,尽人事听天命。

    “你这是警卫员的跟政委说话的态度么!”王立春把眼一横,“去,把衣服换上,以后还想喝酒吃肉,还想不想杀鬼子了!”

    “你只是指导员,不是政委。。。”张大勇的抱怨,终于随着王立春最后的那句警告消失了。

    看着张大勇回屋换衣裳,又看看摆在自己床头,李云彪按照他的要求,派人送来的衣服,王立春摇了摇头。

    此番进城弄药品,他心里着实没谱,聚义厅内的那番话也是有感而发,正如张大勇说的那样,是他一时冲动说出来的。

    满屋子的伤员,渗着血水的纱布,因为发炎而忍不住疼痛的惨叫,刺鼻的草药味道和伤口化脓产生的腥臭,一幕幕的场景,让他在那一刻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大脑!

    毕竟他也是有血有肉的汉子,他的身体内也有一种叫做血性的东西,虽然这种东西在后世因为种种因素快被消磨殆尽,然而在这中华民族遭受巨大苦难的战争年代,终于开始慢慢复苏!

    有些事情,不去尝试就永远是失败,若是去尝试了,说不定会有一丝成功的可能!

    换好一身衣服,带着张大勇和李云彪会合,三人来到虎踞岭山崖边,乘坐人工“电梯”离开了虎踞岭。

    他穿的是布棉袍,外面罩着蓝布大褂,头上扣着瓜皮小帽,就像是商铺的掌柜的;李云彪的装扮跟他类似,只不过是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一副眼镜,扮作账房;张大勇的衣裳就寒碜多了,身上裹着粗布破袄,原本的灰白色已经变得有些黑黄,下身是麻布棉裤,显得臃肿不堪。…。

    这就是王立春要求的装扮,一行三人装扮成买卖人的架势,王立春是掌柜,李云彪是账房,至于张大勇就是长工了,三人对好口径,为进入阳泉县城做好最后的准备。

    没有办法,阳泉县是鬼子的地盘,他们不论是八路的身份还是土匪的身份,一旦曝光,鬼子都不会放过他们,因此还是小心的好。

    阳泉县城是距离龙盘山西北最近的县城,由于龙盘山西北土匪横行,山头林立,因此鬼子在阳泉县布下了一个联队的完整编制,可谓是重兵布防。

    早几年的时候,鬼子曾经进山清剿过山里的绺子,不过各绺子坚壁清野闭门不出,加上山里道路崎岖,断崖绝壁无数,鬼子不但没有占到任何便宜,反而在撤退的时候,被一些绺子捡了便宜,损失了不少力量。

    自此之后,阳泉县的鬼子就改变了方针,改剿为防,不再进山剿灭,同时派遣一些汉奸进山拉拢各个绺子,想要从内部来瓦解。

    三人一路疾行,赶在中午之前达到了阳泉县城北门外。

    阳泉县城是经过鬼子的加固的,高耸坚固的灰色城墙,错落分布的机枪垛子,城门前拉着铁丝网,两旁堆着机枪掩体,每个掩体内都有两个鬼子士兵带着几个伪军,城门口是几个伪军在趾高气昂的鬼子带领下,检查着每个进城的百姓。

    “掌柜的,不太对劲,往日县城门口检查的没有这么严格!”李云彪看着远处的伪军逐一检查进城百姓的良民证,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良民证这种东西,是鬼子弄出来的通行证,向李云彪他们这样的人,哪里会有良民证?平日里他也没少来阳泉县,不过那时候守城门的都是伪军,不会检查的这么严格,塞点钱或者几包烟也就糊弄过去了。

    现在的问题是,他们三个身上还有枪,一旦被查出来,恐怕立即会被打成塞子。

    “莫非是城里发生了什么事情?”王立春也有点挠头。

    他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形,说实话还真没什么底气,尤其是看着那些明晃晃的枪械,他有点发晕。

    “要不咱们今天先回去,明天再来看看,不然进不去县城不说,恐怕还得交待在这儿了。”

    李云彪点了点头,认可王立春的说法,可是三人正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忽然听到城门处传来了刺耳的声音:“你们三个干什么的,过来!”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