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美人计

    “漫漫长夜无心睡眠,王政委不知是否与姑奶奶一样呢?”

    看着穆招娣扭捏的动作,听着穆招娣那刻意装出来的柔情之声,还有第一句那耳熟能详的开场白,再加上一声与此刻情调完全不搭边的“姑奶奶”,王立春笑翻了,捂着肚子在炕席上打滚。

    “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穆招娣愣了一下,脸色变得要多难看有多难看。她虽是女儿身,长得也漂亮,但生就一副男儿性格,若非寨子里暂时没有合适的人选,打死她也不愿接下这个任务。

    好容易忍下脾气,从二当家柯正武那背下了两句渲染气氛的句子,又故意装出一副小女儿家的姿态,可是换来的居然是王立春的捧腹大笑,当下就再也忍不住了。

    “你笑什么呢,姑奶奶就那么好笑么!”

    说着话,穆招娣两步来到王立春身边,一脚踩在炕席边沿,一手叉腰,另一只手一把揪住王立春的衣领,将其拎到自己面前,一双杏目圆睁,怒气冲冲的看着脸上依旧带着笑意的王立春。

    她是含恨发力,王立春又没有防备,被她这么一拉扯,二人之间的距离就变得非常接近了,近到王立春可以清楚的看清穆招娣眼睛上的睫毛。

    “好香啊。”

    虎踞岭这种地方,是根本没有什么胭脂水粉的,而且穆招娣也不喜欢用这种女儿家的东西,因此她所散发出来的香味,完全是自己身上的体香。

    女人毕竟要比男人爱干净,就算穆招娣再是男儿性格,每日也都会沐浴,因此身上的体香很容易就钻进了王立春的鼻子里。

    听着王立春轻薄的话语,又看到王立春伸出舌头舔嘴唇的好色模样,更是想到第一日在聚义厅时,王立春曾经偷瞄过她的胸部,穆招娣只觉得气冲脑门,血液沸腾,想将这个好色之徒暴打一顿。

    然而想到自己的目的,她最终忍下了这个念头,而是顺势配合的将脸贴近王立春,甚至都感觉到对方鼻中喷出的热气,一副艳媚的模样,柔声问道:“你觉得我漂亮么?”

    “漂亮,很漂亮。”王立春一把打掉她的手,屈着双腿向后退去,拉开了与穆招娣之间的距离。

    “既然你也觉得姑。。。我漂亮,那干嘛还要往后躲呢?”穆招娣忽然面带媚笑,扭动身躯,慢慢爬上炕席,朝着王立春一步步爬了过去,就像一条美女蛇般,将王立春逼到了墙根。

    嗅着诱人的体香,看着诱惑的美女,感受着热辣的气息,斜靠在墙上的王立春忽然双手攀住了穆招娣的纤腰,令得穆招娣身形一颤,脸上表情出现了片刻僵滞。

    王立春似乎没有注意到穆招娣脸上的变化,轻笑道:“五当家来找我有何贵干呢?”

    “春儿,你喜欢我么?”

    王立春浑身打了个激灵,连忙制止道:“打住,你可以叫我王政委,也可以叫我的名字,但绝对不能叫‘春儿’,太难听了。”

    “好,都依你。”说着话,穆招娣左腿跨起,半骑在王立春的身上,从后面看过去,仿佛是真的骑在王立春腰间似的,但只有两个当事者才清楚,穆招娣的腿根本没有碰到王立春的身体,“王政委,看你年纪也不过二十出头,年纪轻轻就能得到贵军的信任,派到我们这儿担任政委,可谓前途远大啊。”

    听着穆招娣装出来嗲声嗲气的声音,王立春双手稍微用力,箍在对方的腰间:“五当家,有什么话就直接说。”…。

    “王政委,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解风情啊。好,我就跟你实话实说好了。我这几天也想明白了,我们虎踞岭人少枪少,将来不论是对付鬼子,还是对付晋绥军又或者是你们八路,都避免不了被吞并的结局。

    所以我想能够早一步投靠贵军,将来也能够安枕无忧,跟着政委你,吃喝不愁啊。”

    王立春已经都明白了,虎踞岭这四个当家搞出这么多事,说到底只是因为担心虎踞岭最终被吞并,失去其特有的建制。

    他将双手摊开,笑眯眯的看着穆招娣,细声道:“能得到五当家的青睐,是我这辈子的福气,不过么。。。四当家怎么办?”

    “你说什么!”

    “我说,你若是跟了我,那该怎么对四当家交代?莫非你心中喜欢的,不是四当家么?”

    “你怎么知道的!”穆招娣脸色大变,一个翻身从炕席上跳了下来,脸上再没有之前那假模假样的魅惑之态。

    拍了拍手,王立春从炕席上坐了起来,似笑非笑的看着穆招娣:“五当家,劳烦你跟大当家知会一声,虎踞岭既然接受了改编,那么咱们就是一家人。另外,我王立春来虎踞岭,不是图什么来的,是想跟咱们虎踞岭一起发展壮大,打鬼子保护百姓的,所以你们用不着搞那么多事情来试探我。”

    “不知道你说什么!”穆招娣略显慌乱,慌忙间丢下一句,匆匆离开了王立春的房间。

    “五当家,别忘了告诉大当家一声,明日我想探望寨子里那些受伤的兄弟!”

    次日,虎踞岭的晌午风轻云淡,空气清新,清风怡人,只是虎踞岭上的人却无暇享受。

    聚义厅内,虎踞岭五个当家齐聚一堂,一个个眉头紧皱。

    “老二,这几日对那小子的试探你也都知道了,你怎么看?”端坐虎皮宝座上的大当家柳非凡问道。

    看到其余人也都看向自己,二当家柯正武较为享受的眯起了眼睛,捻了捻颌下山羊胡子,反问道:“大哥,你不会真以为八路对咱虎踞岭没有企图,那姓王的小子没有秘密目的?”

    “二哥,你有话就直说么。俺不觉得那小子有什么目的,而且凭他的小身板,想要夺咱们的兵权,也要问问咱手里的家伙答应不答应!”三当家邓飞始终都没有将王立春太当一回事。

    柯正武横了邓飞一眼,然后看向李云彪:“老四,平日你的主意也不少,你来说说看。”

    “二哥可别这么说,谁不知道你是咱们虎踞岭的智多星,我只是感觉那小子不好对付,似乎已经识破了咱们的目的,所以。。。”

    “所以咱们之前的试探都失败了,对么?”柯正武接过了李云彪的话头。

    见到最有主意的两个人都说试探王立春的计划失败,邓飞最先跳了起来:“奶奶的,白浪费了两只鸡和一只兔子,那本来都是打算给受伤的兄弟们吃的!”

    “五妹,你怎么不说话?”柯正武又看向穆招娣,后者略一犹豫,说道:“四位哥哥,那小子绝对是奸猾之徒,他早就知道咱们对他的试探,但却偏不戳破,只是装傻充愣,就是为了骗些吃喝。”

    柳非凡也开口道:“不但如此,咱们给他安排住在茅厕附近的院子里,像是八路派来的前两个家伙,没待半天就吵吵起来,可他居然在那儿住了这么多天,还没有炸刺儿,看样子不是一般的人物。…。

    今日又去看望受伤的兄弟,不知道他心里到底打得什么算盘,难道是想趁机收买人心么?”

    “大哥说的没错,”几人轮番开口后,柯正武最后下了结论,“这个王立春,显然比前两个更难对付,这也足以证明八路想要夺了咱们队伍的心思越来越重。

    大哥仗义,因为八路的司令曾经有恩于大哥,所以降了八路,不过事先也说明了,只是名义上的,虎踞岭还是咱们当家,八路只不过派个指导员什么的就行。

    可是前两个指导员都不是什么好货,不把咱寨子里的兄弟当人看,而王立春又是什么政委,比前两个更难对付,如果真要这样下去,咱们辛辛苦苦拉扯起来的队伍,恐怕就彻底姓八了!”

    “二哥,你别扯这么多没用的,你说该咋办!”脾气火爆的邓飞再也忍不下去了,一双熊掌已经按在了腰间的短枪上。

    “一不做二不休。。。”

    “二哥且慢。”听到柯正武要下狠手,李云彪连忙打断道,“大哥,八路派来的人,咱们可以赶走,但绝对不能杀害啊,否则那就算得罪死了八路。

    不说八路如今的口碑不错,只说八路曾经有恩于大哥,咱虎踞岭就不能做出这种忘恩负义的事情!”

    柳非凡皱着眉头考虑了一阵,终于开口说道:“老二,有没有别的法子?老四说的不错,而且我也不想把八路得罪的太狠。”

    柯正武眼中,一抹隐藏极深的失望之色一闪而过:“既然这样,那就只有再试探他最后一次。我就不信有不偷腥的猫。大哥,如今就看你舍得不舍得了。”

    “老二,我舍得什么?”

    “蝉儿!”

    “二哥,你想让蝉儿干什么!”穆招娣紧张的问道。

    李云彪倒是猜到了柯正武的意图:“二哥,你是想用蝉儿来施展美人计?”

    柯正武点了点头:“没错,男人向来好色。五妹的美人计没有成功,不是计策不奏效,而是用人不当。。。五妹,我不是说你不漂亮,可能是那小子不好你这口,毕竟你比他大。

    蝉儿的容貌自不必说,而且年纪跟那小子相仿,到时候大哥你在如此如此一说,不怕试探不出这小子的心思。

    如果这小子真是打咱们寨子的注意,就算咱不杀了他,也不能再跟八路走了,怎么样?”

    二当家话落,其余四个当家对视一番后,齐齐一点头:“好,就这么办。”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