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四枪拍案惊奇

    “二当家,我先纠正你一个错误,虎踞岭已经接受了八路军的改编,都是我们党领导下的武装力量,所以没有什么这边那边之分,请你以后说话要注意一点。”心中有了打算的王立春挺胸而立,扮出一脸的正气,“至于比试,没有问题,同志之间的良性竞争能够有利于提高队伍自身的战斗素质,不过这个比法我却有话要说。

    我承认,我的力气不如三当家,我想整个寨子里,气力能胜过三当家的,我猜没有几个。另外,拳脚功夫我也认输,看四当家的体格,想必是练家子,我自认不是对手。。。”

    “哼,还没比就认输,姑奶奶最看不起你这种人,不像个带种的,趁早滚回你们八路那边,别在我们虎踞岭丢脸了!”穆招娣毫不客气的打断了王立春的话头。

    王立春立时转向穆招娣,嘴角微微一翘,朗声道:“五当家,听我把话说完。前两项我虽然认输,但是枪法我自信整个寨子里,没有人能够超过我!

    你别这么看我,你要是不服气,就像你们说的,咱俩比试比试,等你输了以后,寨子里所有人都可以跟我比试,看我是不是吹牛。”

    “行,姑奶奶就跟你比枪法,老娘还不信了!走,去后山,让你用枪,姑奶奶用飞镖,三炷香的功夫,看看谁杀的狼多!”说着话,穆招娣就要朝着聚义厅外走去,看样子一点也不愿耽误工夫,要好好教训王立春一番。

    “等一下!”王立春连忙叫住了她,“五当家不要这么着急,要我说没必要那么麻烦,天都快黑了,我们赶了这么久的路,也饿了,早点比完我们也好吃饭。咱们简单一些,随便找个靶子,看谁打得准就行了,何必要杀生呢?”

    王立春来到虎踞岭的时候,已经是接近黄昏了,如今在聚义厅内跟五个当家一番口舌,天色已经擦黑,平常的这个时候,虎踞岭内已经忙着开饭了。

    不过对于虎踞岭上的人来说,今天不一样,今天有场比试,刚来的八路政委要跟五当家穆招娣比试枪法,而且还放言说,他的枪法天下第一,整个寨子里没人能比得上他,这一下使得虎踞岭上所有人都愤怒了!

    “五当家,好好教训那个狂妄的小子!”

    “五当家,让八路见识见识咱们的厉害!”

    “五当家,我们支持你!”

    “小白脸,趁早滚回去,别在这儿丢人了!”

    “小白脸,跟我们五当家比枪法,你差得远了!”

    “就是,你个小白脸还没出娘胎的时候,俺们五当家就玩儿枪了!”

    寨子后面的一片小树林外,几十号身穿着各色粗布衣裳打扮各异的汉子不停的起哄着,还有人吹起了口哨,围在王立春张大勇以及虎踞岭的五个当家两侧。

    听着这帮人的起哄声,王立春摸了摸自己的脸,转向张大勇,不解的问道:“石头,我的脸很白么?”

    张大勇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都啥时候了,你还有心情在乎这个?俺问你,你摸过几回枪,还敢跟人家比枪法?你要是不行就别硬撑,干脆让俺来替你好了。”

    二人的对话声音虽小,不过却字字不差的落入了虎踞岭五个当家耳中,又引得五人一阵讥笑。

    五当家穆招娣冲着周围一抬手,四周顿时安静下来,只见她伸手从腰间的镖囊内摸出三把飞刀,看似随意的一抖手,前方不远出立马就传来“噔噔噔”三声闷响,五十步远的一颗小树上插着三柄飞刀,成品字形分布,入内三分,几片落叶从树上落下,显示着飞刀的劲力。…。

    从手伸入镖囊,到飞刀射树干,整个过程中,穆招娣的动作没有一丝拖泥带水,甚至都没有刻意瞄准,整套动作行云流水,挥洒自如,说不出的潇洒说不出的威风。昂首挺胸的站在那里,任凭轻风撩动衣角,脸上露出自信的神情,一副巾帼不让须眉的架势,顿时又引起周围阵阵叫好声。

    “王政委,你打算怎么个比法?”二当家柯正武微微一笑,捻着胡须踱到了王立春身边,阴测测的问道,同时拔出了自己身上的短枪,递了过去。

    王立春似乎胸有成竹一般,推开了柯正武递过来的短枪,说道:“二当家,我不习惯用别人的东西。还请把我们的东西还给我,两支短枪、一支长枪,还有我们二人的包袱。”

    奶奶的,这一路上被土匪缴过械,到了虎踞岭,居然又被自己人缴了械,真是没有天理!

    柯正武与大当家柳非凡对视一眼后,一挥手招来一人,在其耳边低声耳语一番,没一会,这个人便背着一把长枪,提这两把短枪跑了回来。

    将其中一把短枪丢给张大勇,又将自己的短枪别在腰间,王立春这才接过了长枪,也就是缺少了四倍光学瞄准镜的九七式狙击步枪,然后大喇喇的盘腿坐在地上,小心的从怀里掏出了用布裹得严严实实的四倍光学瞄准镜,颇是费了一番功夫才安装到枪身上。

    当他揭开四倍光学瞄准镜上裹着的布,露出了四倍光学瞄准镜的时候,虎踞岭的五个当家都瞪大了眼睛,他们没有见过这玩意儿,更是不明白王立春为什么要将这个古怪的东西安装在三八大盖上。

    九七式狙击步枪是在三八式步枪的基础上改造而成的,枪身从外形上看跟鬼子常用的三八大盖几乎一模一样,而且所消耗的子弹也一样都是6.5mm有阪子弹,因此看起来很容易和三八大盖弄混。

    张大勇看了看虎踞岭五个当家古怪的神情,只觉得王立春喜欢耍宝现眼,搞得自己也跟着丢人,忍着脸上火辣辣的感觉,蹲下身子,在王立春耳边小声说道:“你到底想干啥,这枪有啥古怪么?”

    “边去!”王立春抬手刚推开张大勇,又把他拉了回来,“石头,你看看,这把枪里面有没有装子弹,装了几发?”

    “子弹是满的,有五发。”张大勇检查一番后,又把枪递给了王立春。

    王立春点了点头,接过长枪,冲着虎踞岭五个当家露出一个自信的笑容,然后拉下枪身前端的单脚架,接着做出了令所有人目瞪口呆的动作——趴在了地上。

    这个?平日里虎踞岭的五个当家虽然很少比试枪法,因为子弹稀缺不敢浪费,不过偶尔也曾相互之间比试过,可从来都是用手中的短枪,也从来都是站着的,见到王立春特立独行的举动,吃惊之余心中不免有几分好笑。

    张大勇更是躲得远远地,似乎生怕被王立春连累一般。王立春这样的射击姿势虽然有许多错误的地方,不过倒也是勉强能够接受,可是这种枪法比试,至于那么认真么?还有,用得着趴在地上么?难道就不能选择站着,又或者半蹲跪的姿势么?

    王立春不知道张大勇的想法,要是知道的话,他一定会抱屈的。他不是没想过站着或者半蹲,可问题不是他从来没有真正练习过射击么?

    射击姿势分为三种,卧姿、立姿和跪姿,其中后两者对身体、力量、动作还有身体协调性等要求太高,只有卧姿比较容易而且稳定。…。

    回想着自己穿越前在荧幕山见过的情形,王立春全身伏地,双肘支撑地面,左眼半闭,右眼透过枪身上的四倍光学瞄准镜看着远处的景物,他需要适应。

    亏得哥们视力好,也亏得这帮家伙不认得狙击枪!五十步远的那颗树上,钉着的穆招娣的三把飞刀通过瞄准镜显得清清楚楚,王立春甚至能够看到刀身上面的刻纹。

    “王政委,你先起来说话行么,咱们怎么个比试方法还没说好呢。”柳非凡开口说道,可是他的声音刚落下,就听见“啪”的一声枪响,紧接着二百步外一颗树杈上,掉下了一只野鸡。

    这么准!

    我都没看见那里有只野鸡!

    这个小白脸这么厉害?

    这小子难道真的是深藏不漏么?

    扮猪吃虎?

    一时间虎踞岭的五个当家以及周围的人都愣住了,看了眼地上的王立春,然后齐齐将目光转向了树林内。

    然而更令他们震惊的事情发生了。那只从树杈上掉下来的野鸡,扑棱了两下翅膀,挣扎着从地面上站了起来,像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朝着树林深处钻了进去,很快就不见了踪影。

    “哈哈哈哈!”

    一阵轰鸣的爆笑声响起,所有人都大笑起来,一个个乐不可支,还伸手对着王立春指指点点,有些人甚至夸张的捂着肚子倒在地上。

    这其中受打击最大的当属张大勇,原本看到二百步外的野鸡被打下来,他还以为王立春之前是故意示弱,一枪立威,如今才知道,那只野鸡不是被王立春打下来的,而是被枪声吓下来的!

    众人的哄笑声持续不断,虎踞岭五个当家看向王立春眼中的讥讽更浓了,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趴在地上的王立春一拉枪栓,第二次扣动了扳机。

    “啪”的一声。

    又一拉枪栓。

    “啪”的又是一声。

    再一拉枪栓。

    “啪”的再次一声。

    三声枪响后,王立春从地上站了起来,拎着九七式狙击步枪,笑眯眯的看着虎踞岭五个当家,朝着五十步外的那个小树一扬下巴,风轻云淡的说道:“各位当家,看看,还有人要跟我比试枪法么?”

    五十步外的那颗小树上,原本钉着的三柄飞刀已经不见了踪迹,只有几片孤零零的落叶,缓缓的从树上飘落,滑过树干上的三个刀眼,歪歪斜斜的落到了地面上。。。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