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初上虎踞岭

    等到张大勇消失在视线中,王立春将手枪别回自己后腰,无意中看见了地上的一把长枪,鬼子的长枪。随手将地上的长枪抓到手里,只看了一眼,王立春的眼睛就直了。他突然想到自己在什么地方见过鬼子身上穿的那种破烂衣服了,那不是破烂服,是吉利服,狙击手特用的伪装用服装,后世在电视上见过!

    那个鬼子也不是普通的鬼子,是鬼子狙击手!

    “咦,三八大盖,好东西啊,俺瞅瞅。”

    就在王立春发愣的时候,解决了鬼子的张大勇回来了,随手将鬼子的军服丢在地上,看到了王立春手上的长枪,一把抢了过来,端在手上比比划划,反复打量,脸上露出美滋滋的表情。

    相较于王八盒子这种短枪,他更喜欢长枪,尤其是鬼子的三八大盖,不仅射程远,而且精度高,杀伤力强,配上刺刀后在近战方面也拥有优势,这是不少八路军战士喜爱的步枪。

    “不对啊,俺咋瞅着不太像呢?嗯,枪托有点轻,枪栓也有点长,这上面的咋还带着一面小镜子?是啥玩意儿?”

    “别乱动!”

    王立春腾地一下从地上站了起来,一把夺过长枪,琢磨了好一阵,终于小心翼翼的卸下了上面的四倍光学瞄准镜,也就是张大勇口中的“镜子”,宝贝似的将四倍光学瞄准镜捧在手里。

    这把步枪并不是三八大盖,而是在三八大盖的基础上,衍生出来的九七式狙击步枪,与三八大盖极为相似,而且所消耗的子弹相同。虽然这些王立春不知道,不过却不影响他对那四倍光学瞄准镜的喜爱。

    安装到长枪上就是狙击枪,卸下来还可以当做望远镜使用,这种东西在当时来说可以算的上是高科技产物了,这次的收获可谓不小。

    然而收获也就只限于此了,王立春还想要的那套鬼子的吉利服,被张大勇当成了破烂用刀给割的七零八落,为的就是能够脱下鬼子身上的军服,他以为王立春要的是鬼子军服。

    对此王立春颇感无奈,他最想要的是那身吉利服,结果张大勇给他来了个买椟还珠,把鬼子的军服弄了回来。

    “老板,这是你要的鬼子军服。你还别说,这小鬼子来头还不小,看他的肩章,应当是中尉,对了,你到底是咋把小鬼子抓住的?”

    王立春恼恨张大勇割烂了吉利服,故意不理他,蹲在地上将鬼子的中尉军服认真叠好,放到包袱里,这身皮说不定什么时候也能用的上,总之不能浪费了。

    “老板,你要鬼子的军服干啥?还有,你到底是咋把那个小鬼子打晕的?”张大勇喜滋滋的拎起步枪,被在自己背上,缠着王立春墨迹个不停。

    他现在看王立春已经顺眼多了,不但因为王立春算是他的救命恩人,更重要的是王立春刚才让他亲手杀了个鬼子,这使得他心中痛快了不少。

    王立春是肯定不会将自己如何打晕鬼子的细节告诉张大勇的,难道他能说是小鬼子认错人了?想到这里,他忽然又想到一个问题,那个鬼子见到自己后,为何会错认自己是“小泉君”呢?

    “走了,天黑之前一定要赶到虎踞岭!”

    好容易来到了虎踞岭,站在北侧的崖下,王立春和张大勇对视了一眼,发觉竟然找不到上山的路径,不由面面相觑。…。

    此时崖上突然传来喊叫声:“你们是什么人,来虎踞岭做什么!”

    二人连忙抬头看去,只看见山崖上一豁口处隐隐约约露出几个人头似的小黑点,这豁口距离地面大约有个十几丈高。

    既然有人在上面,那就说明肯定有路能上去。想到这一点,已经精疲力尽的王立春一屁股坐在地上,对着张大勇说道:“问他们怎么上山。”

    “喂,俺们怎么上去,路在哪儿?”张大勇双手围在嘴边,如喇叭状,高声喊道。

    崖上传来喊话声:“你们是什么人,干嘛要上来!”

    张大勇有些恼火了,再次吼道:“俺们是新派来的政委,快点告诉俺们怎么上去!”

    张大勇这句话过后,崖上好半天没有动静,不知过了多久,一条手臂粗细的麻绳缓缓从上降下,末端系着一个硕大的木桶形状的东西,里面足能站三四个人。

    我靠,原始电梯啊!

    看着眼前的大木桶,王立春傻眼了:“石头,他们不会是让咱们坐这个上去?”

    张大勇也有些晕乎,不过崖上传来的声音替他们解答了这个疑惑:“站进去,不许乱动!”

    二人再度对视一眼,只得依言而为,站在了大木桶中,王立春一直打量着那手臂粗的麻绳,只担心经受不住二人的重量。

    随着木桶的升高,这种担忧逐渐加剧,到后来更是双手紧紧抓住了麻绳。

    不过这种东西很可能是虎踞岭上下惯用的交通工具,上升过程中极为稳当,没有发生任何意外。只是当二人刚刚上到崖顶,从木桶中翻出,就被五只长枪围住了。

    “举起手,不许乱动,老子的子弹不认人!”

    来的路上就被二龙领的土匪如此对待过,如今到了自家人地盘又被如此对待,脾气暴躁的张大勇按耐不住,眼看又要发飙,王立春连忙拦住,按照他们的吩咐举起了双手,任由对方卸掉了腰后的短枪以及张大勇背后的长枪,还有二人背上的包袱。

    “介绍信以及证明文件在我的鞋里面,你们拿出来让大队长看看就知道了。”说着话,王立春抬脚了右脚。

    终于虎踞岭的人确定了他的政委身份,派出专人带他们前往聚义厅,说是五位当家都已经在厅中等候,而另外的五个人则是继续在豁口处警戒。

    从豁口处一路上行,七扭八拐的总算是上到了崖顶,放眼正前方是一片开阔地,被收拾的极为平整,两侧的远处,则是一排土墙,将这片开阔地围了起来。约莫走了二十多分钟,王立春看到一排粗木围成的院墙,中间的大门阔约三丈,上方悬着巨大的匾额,刻着一个硕大的“虎”字,还涂了彩,只是随着时间的消磨已经逐渐褪色。大门两侧则分立着四座角楼,上面各自站着两个人,只是并没有架着机枪。

    大门并没有因为他这个政委的到来而大开,只是门内之人得到角楼上同伴的示意,将大门上的小门大开,让他们进入。

    对此王立春并不奇怪。他知道虎踞岭的编制,一个大队长,四个副大队长,分别是原虎踞岭的五个当家。可虎踞岭的土匪都已经接受改编,成为龙盘山抗日独立支队下属的虎踞岭独立大队了,称呼依旧是“当家”,而且这五个人没有一个出来迎接他,反而都在什么聚义厅等候。

    这一刻他想到了后世电视电影上常见的土匪初次见面的做派,也明白了为什么连续两任政委都被赶走的原因。…。

    木墙内景象与外面截然不同,至少有了绿色的植被,不像外面都被挖了个干净,不留下任何可能让人藏身的地方。

    王立春本打算仔细打量打量真实的土匪山寨是个什么样子,哪知道刚进了门,就被人用黑布蒙上了眼睛,任由别人引着一路前行,路上不时听到对方传来的提醒脚下之声,到最后听到对方说有三个台阶后,又跨过了一道门槛,总算是摘下了眼前的黑布。

    猛地被撤掉黑布,王立春一时间有些不太适应,眨了几下眼睛,总算勉强是适应了,看清了聚义厅内的情形。

    这聚义厅同样是木制而成,内部宽广大气,自己面前铺着一张可能是由狼皮缝制而成大地毯,直通正前方。

    毯子的尽头是一个二层台阶,台阶上摆着一张粗糙的大木椅,扶手既宽又阔,摆放着一个茶杯和少许果子。木椅上垫着一张虎皮,一个四十出头的汉子横在上面,一双虎目圆睁,不停的打量着自己。

    这汉子身形魁梧健壮,肤色暗红,方脸阔鼻,两道浓眉之下一双虎目炯炯有神,深邃的双目仿佛要看到人的心中一般。

    最值得王立春注意的是此人右手握着一柄大刀,刀尖戳在地上,好端端的你拎刀干嘛?

    此人身后的墙壁上挂着一副巨大的猛虎下山图,几乎将其身后凸起的一块全部遮满,图上共有五头猛虎,绘画的栩栩如生,无一不是凶猛威严。

    再其下方左右两侧,各坐着两人,三男一女,同样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脸上的表情虽各有不同,但眼中皆流露出鄙夷之色。

    一看这架势,王立春就知道这帮家伙不是善茬。不过他穿越之前一直从事销售工作,而且做到的大区经理级别,没少跟各大企业中高层又或者是政府官员打交道,这种架势太小儿科了。

    心念至此,他也不动声色,不看旁人,只是将目光投向正对面的壮汉,神色正常的迎着对方锐利的目光,一副你有长矛我有盾的架势。

    约莫有个五六分钟,握刀的汉子一拍座椅扶手,声音洪亮的说道:“你就是新派来的指导员王立春么?”

    “是政委。”王立春强调了一句,双手一抱拳,“这位一定是虎踞岭大当家了?”

    一句“大当家”出口,场中五人同时色变,就连王立春身后的张大勇眼光中都流露出诧异的神情。

    大当家点了点头,带着些赞许的口吻说道:“不错,比之前派来的那俩玩意像男人多了。来人,添把椅子给王政委!”

    不多时门外就有人给王立春搬来了一把椅子,他正想道谢,可是看清椅子的模样后,顿时收了道谢的心思。

    虎踞岭的五个当家,大当家就不说了,其他四个当家每人坐的也是靠背椅,可是给他搬来的却是一长条凳。

    王立春微微一笑,拎起长条凳朝着大当家就走了过去。。。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