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一九章 王立春强势回归

    “大丈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老子就是虎踞岭二当家王立春!”

    王立春的出现,犹如一针强心剂注了周谷子的等人的心中,在虎踞岭,王立春这三个字代表的是一个奇迹,一个神话在所有战士心中,王立春是万能的,这天底下就没有能够难倒他的事情

    “二当家!”

    “王政委!”

    “二当家!”

    周谷子等六人飞快的跑到了王立春身边,神情雀跃,将王立春护在身后,与土龙峰的土匪拔枪对峙

    “你是周谷子?”这六个战士,也就周谷子王立春还有印象,能够叫出名字,其余的战士最多也就是脸熟而已,“你们让开,我倒要看看,哪个绺子不长眼,敢对老子动手!”

    “王政委你还记得我?”周谷子很为王立春能够叫出自己的名字而兴奋他在王立春的警卫排没待多久,就调到了邓飞手下虽然王立春让他们让开,但是为了保证王立春的安全,他们六人还是围在王立春周围,用自己的身体替他挡住了枪口

    “二当家,他们是土龙峰的人”

    王立春分开身前的两名战士,拎着行李箱走了出来,看着徐秃子问道:“你,你们汪大当家可是死了!”

    他的话问的很是操蛋,可刚才还气势汹汹的徐秃子一伙却不敢发火,尤其是徐秃子,双眼提溜转个不停,打量着树林,他想起了王立春的一个传言一般王立春在这种情况下大摇大摆独自出现,往往都会在暗处布置了不少神枪手,哪个人敢妄动,神枪手的子弹就会夺去他的性命特别是王立春大大咧咧分开众人,毫不顾忌他们手中一二十支枪,让他更坚信了这一点

    “啊,王政委的气势真是,呵呵,闻名不如见面啊我们大当家还常在我们面前提起您呢,说是当年多亏了您那个,今天就是个误会”徐秃子的话乱七八糟东一句西一句,心里却是翻腾开了

    他听汪大当家说过,虎踞岭的厉害之处有三一是武器,二是地利,三是王立春,特别是第三点,足以顶上前面两点徐秃子也是土龙峰的老土匪,他很清楚虎踞岭得到王立春之后的变化,也记得有多少日军死在了虎踞岭的手里

    “今天老子心情不好,你们赶快给我滚,再让我知道你们诋毁虎踞岭,或者欺负我的人,我让你后悔你爹妈把你们生出来!”

    周谷子六人对王立春的敬佩之情已经达到了滔滔江水的程度,一个人,几句话,就吓得一二十个土龙峰的土匪家道歉逃跑放眼整个龙盘山,也就王立春能够做到,哪怕郑三炮风光时也办不到?

    看到徐秃子带着人离开,周谷子向着树林打量了一圈,这才问道:“二当家,你一个人?是回山?”

    “嗯,我从总部来,走了两天,没想到在这居然看到你们被人欺负”

    一名年轻的战士按耐不住心中的激动,打断了王立春的话头,带着哭腔说道:“二当家,你终于回来了!”

    “大男人家,哭什么哭?我离开这两个月,寨子怎么落魄到这种地步,连阿猫阿狗也敢来欺负咱们?”

    一名战士刚要解释,周谷子抢过了话头:“二当家,咱们赶快回山,小心迟者生变你,去警戒!”

    看到周谷子如此谨慎,王立春心中大奇:“谷子,这是怎么回事儿?莫非你认为他们还会回来对咱们下手么?”…

    “二当家,你不知道,你不在的这两个月,寨子”周谷子的话刚说了一半,负责警戒的战士跑回来了:“二当家,你快走,土龙峰的那群混蛋回来了,看样子是要对你不利!”

    徐秃子虽然带人离开,不过还是留下两个人暗中监视,他要弄清楚王立春究竟带了多少人等他得知,王立春就一个人,树林内根本没有埋伏,顿时感到极大的侮辱想到王立春对虎踞岭的重要性,以及自家老大的命令,他把心一横,带着人又杀了回来

    周谷子神色一变,推着王立春急促的说道:“二当家,你快回山,我们掩护,你快走!”

    王立春都懵了通过刚才的情形,他察觉到自己离开后虎踞岭的变化,但却想不到,虎踞岭会变成这幅光景,土龙峰的土匪竟敢打自己的注意,还想杀自己?

    本就心情不好的他,一把打掉周谷子的手,然后蹲下身子打开行李箱,不缓不急的忙活起来:“你们都别动!没想到老子刚回山就遇到这种事儿!也好,就用那几个不长眼的混蛋”

    后面的话,声音越来越小,周谷子听不清楚,只是看着王立春不停的从行李箱中摸出一件又一件的物件,很快就组装到一起看样子,这应当是枪?怎么这把枪的样子这么奇怪?等到王立春把手里的枪组装完毕,拎着枪重新站起身后,周谷子这才缓过神来,想要劝说王立春离开,可是徐秃子已经带人冲过来了

    “王立春,我们大当家请你到山上做客!”

    “做你妈的客!”王立春大骂一声,毫不犹豫扣动扳机,扫射起来

    “突突突突!”

    原本还担心王立春会有危险,准备让人强行就将王立春架回山,自己带人拼死断后的周谷子,有幸第一个见到了王立春独自酿造的第一场屠杀王立春只有一人,而徐秃子带着的十几个人,随着王立春手中枪声响起,弹壳哗啦啦掉落在地,在漫天的断草、碎木、尘土中一个接一个倒了下来,每个人身上都一片血肉模糊,也不知挨了多少枪

    “啊!”王立春不停的扫射着,哪怕徐秃子一伙都已经倒在了血泊中,他还是死死扣着扳机,似乎在发泄着什么,直至将弹夹内的子弹全部打光

    枪声停止,王立春面经再没有一个站着的人,地上横七竖八的尸体,鲜血从尸体的弹孔中汩汩冒出,染红地面,染红草叶周谷子等六人都愣住了

    震撼!

    这场王立春酿造的一对多的屠杀,让他们反应过来后,将目光都集中到了那把奇怪的枪上

    好猛得枪!

    “呼——”看着自己亲手制造的屠杀,王立春吐了一口气,心中的憋闷情绪也减轻了不少,但还不够,从总部回来这一路,他的心情一直非常压抑,压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正好徐秃子一伙人不知好歹,让他有机会将心中压抑发泄出来

    看到周谷子等人的眼神,王立春将打空了弹夹的枪丢给了周谷子,自己拔出短枪走向那一片血红中:“清剿战利品!”

    “哇!”虎踞岭的几名战士兴奋的叫了起来,后发而上,超过了王立春,在徐秃子一伙的身上摸索起来,不仅是随身的枪支,任何完整的东西都没有放过,根本不在乎满地的鲜血

    “二当家,这里还有一个活的!是徐秃子,娘的,这小子命真大,居然没死!”…

    “不要,不要杀我!”惊恐万分的徐秃子不敢再装死,噌的一下从地上坐了起来,“王政委,我知道错了,我狗眼无珠,求您看在汪大当家的面子上,把我放了!”

    他原本就在跟在手下人后面,看到王立春拿着一只奇怪的枪不停开火,而自己的手下犹如被镰刀收割的稻草般,一个接一个倒下,他就知道遭了多年的土匪生涯,练就了他生死反应,在他感到身上一痛的时候,立刻倒了下去——装死

    然而枪声并没有随着他们全部倒下而停止,不过他很好的调成了角度,护住了自己的要害部位,虽然身上中了五枪,但却并不致命

    “放了你?行!”随着最后一个字出口,王立春忽然从身旁的战士背后摘下了大刀,狠狠一刀砍断了徐秃子的右手,疼的徐秃子“呀”的一声,抱着断掌在地上不停打滚

    王立春蹲下身子,提起徐秃子,冷冷的说道:“回去告诉汪大年,明天日落之前,来虎踞岭请罪,否则我让他看不到后天的日出!”

    “二当家,这到底是啥家伙啊,咋这么厉害?”走在回山的路上,王立春扛着枪,自有战士替他拎起了行李箱,周谷子在战士们的撺掇下问道

    “这个么?”王立春晃了晃手中的枪,“这叫花机关枪,是冲锋枪的一种”

    花机关枪被誉为史上第一支最实用的冲锋枪其威力这么说,北伐期间,陈炯明叛变,叶挺手持一支花机关枪,硬是在包围重重叛军中,为当时已怀孕的宋庆龄杀出一条血路红军长征时期,十八勇士强渡大渡河、二十二勇士飞夺泸定桥,就是人手一支花机关枪

    这种枪射速不高,长点射容易控制,但是它不具有单发发射功能,每次扣动扳机最少能发射3发子弹早在1926起,北洋政府就开始仿造花机关枪,因此现在流落民间的有不少,就像王立春手里这把,就是仿造的

    花机关枪,由于子弹的问题,八路军的队伍中不多,至少在龙盘山抗日独立支队中几乎没有,王立春第一次见到这种冲锋枪,就是在船上,龙振中拿来吓唬他的上海事毕后,从龙振中口中得知这种枪的威力,王立春立刻以两根金条为定金,向四海帮订购了一批花机关枪而这只则作为礼品,被龙振中送给了王立春,以作感谢

    虽然四海帮也没有几支花机关枪,但他们可以暗中收购,反正王立春是用真金白银跟他们买的,多一条财路对于四海帮来说是件好事

    就这么聊着,王立春终于回到了阔别两个月之久的虎踞岭,当他的双脚踏上虎踞岭的土地时,沉寂的虎踞岭爆发出了震天的惊呼声:“是二当家,二当家回来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