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一五章 龙振中华四海帮

    不知过了多久,王立春终于慢慢睁开双眼,回想到自己之前跳入黄浦江的场景,顿时一个激灵从床上坐起,双手立刻莫向怀中,只担心赵斌用性命托付给他的两份文件被水破坏了然而他却摸了个空,怀中什么都没有了

    遭了!

    “唔”剧烈的动作牵扯到了他身上的伤口,疼痛使得他反应过来,自己上身赤裸,不少地方都缠着纱布,落水之前他中了好几枪!惜命如金的他,这次醒来后最担心的不是自己的伤势,而是赵斌交给他的文件,这种无声的变化,他并没有发现

    “年轻人,你醒了”

    一个苍老的声音从旁边传来,王立春这才注意到身边有人,开始打量起四周他发现自己居然身处渔船之内,阵阵水浪冲击着船身,使得他的身形也随着晃荡,夹杂着腥味的风灌进渔船,让他的头脑彻底冷静下来

    在他对面坐着个年近七十的老妪,身形干瘦,身上的衣服已经褪了色,只是没打补丁坐在那里一动不动,气韵悠长,眼皮半搭着,一副有气无力垂垂老矣的模样,就好像再普通不过的打渔人家的老人一般只是王立春总感觉,这个老妪的身上,有种很奇怪的气势

    “老人家,谢谢你唔”瞬间王立春就想明白前后,想要起身道谢,可是伤口传来的疼痛,使得他发出一声闷哼

    “你就坐着”老妪善解人意的摆摆手,伸手一指,感叹了一句,“你的命可真大这是你的”

    顺着老妪手指的方向,王立春看到老妪身旁的矮桌上,摆放着自己的随身物品,例如香烟、洋火、金条、飞刀等等,却没有那两张至关重要的纸他刚想开口询问,只见老妪信手拿起那柄飞刀,手腕一抖,飞刀在空中划过一道不规则的弧线,射到了王立春身旁的船身上,入木三分

    好厉害!

    王立春双眼一凛,听到老妪问道:“你也会玩飞刀?”

    “我不会,这是我的一个朋友送给我的”

    老妪微微点头:“那你可要好好谢谢你这位朋友了”

    这句话让王立春摸不着头脑,不过在老妪的示意下,他将飞刀拔下,却看到刀身已经扭曲变形,显然是被子弹打成这样的回想起自己之前将飞刀收在胸口,回想起自己落水那一刹那胸口的一阵距离疼痛,他骤然明白了老妪话中的意思

    回想起柳蝉儿以往的种种,王立春忽然发觉自己有些想念这个任性的大小姐了右手在扭曲的刀身上轻轻的抚摸着,眼中露出迷茫的神色,我什么时候才能回去啊!

    “老人家,谢谢你救了我我想问一下,我的东西都在哪儿么?”

    老妪摆了摆手:“年轻人,你用不着谢我你身上怎么会中了这么多枪,你得罪什么人了?”

    “碰到抢匪了”王立春搪塞一句,“老人家,你就我的时候,有没有见到我身上有两张纸?”

    老妪耷拉着的眼皮忽然抬了一下:“你是共产党?”

    “我不是!”王立春不加思索立刻否认,这已经成了他的一种下意识反应

    “那你就是汉奸喽!”老妪突然睁开双眼,整个人散发出一种威严的气势,哪里还有半点普通老人的架势,从里到外透不尽的威赫

    王立春立刻握紧了飞刀,沉声道:“老人家你到底是什么人?我那两张纸在你手里!”…

    就在这时,老妪身后的门帘忽然被人嫌弃,一个身高马大肤色黝黑的年轻人钻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两个膀大腰圆的壮汉,开口就说道:“奶奶,我早就跟你说了,是这小子害死我爹的,这小子就是狗汉奸,你还跟他演什么戏!还让我找医生给他动手术取出子弹!”

    他们到底是什么人,想干什么?王立春只是紧盯着对方,没有开口,脑中快速盘算着,自己到底落到了谁的手里

    老妪扫了眼年轻人:“你现在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啊”

    “孙儿怎么敢呢”年轻人连忙蹲到老妪身边,“我这不是想要为爹报仇么,所以没忍住,奶奶您千万别生气,帮里的大小事物全得仰仗奶奶您呢”

    帮里?王立春眼前忽然闪过一道亮光,惊声道:“你们是四海帮的人?”

    “不错,你这个狗汉奸,终于落到老子手里了!”年轻人转头看向王立春,双眼通红,表情变得狰狞,“你还记得被你们这些狗汉奸害死的龙四海么?那是我爹,这是我奶奶,江湖人称龙婆,今天老子就先杀了你,以告慰我爹的在天之灵!哎呀,奶奶,你干嘛打我?”

    在年轻人脑袋上打了一巴掌后,龙婆的目光转向王立春:“你到底是什么人,我儿四海是怎么死的?”

    “奶奶,你还跟他费什么话啊!”

    “你住嘴!”龙婆一眼瞪得年轻人噤若寒蝉,盯着王立春等待着他的回答年轻人低头走出了船舱,没一会就回来了,手里还拎着一挺奇怪的枪枪身有点像步枪,但比步枪短了许多,而且有弹夹,这一点有点像冲锋枪,但是它的弹夹却是在一侧,与枪身呈扁平状,枪管上有不少窟窿

    这玩意看着怎么那么眼熟呢?王立春对兵器知之甚少,不过却在荧屏上见过不少

    “我劝你老实回答,我奶奶问你什么你回答什么,不然老子把你打成筛子!说,我爹是怎么被你们害死的!”

    看到年轻人双手抓枪,对准了自己,王立春不由得打了个冷颤,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回答沉吟半响后,他看向年轻人问道:“我能知道你的名字么?”

    年轻人并没有回答,只是站在龙婆身边,回答王立春的是龙婆:“这是我孙子,龙振中,年轻人,你要搞清楚情况,现在是我再问你!”

    龙振中龙振华龙振中华?王立春没有在意龙婆的警告,再次问道:“老人家,我想再问你一个问题,您有几个孙子?”

    “呀!我奶奶的话你没听到么,哪儿来这么多问题!”龙振中几步上前,倒转枪身,就要用枪托砸向王立春,却被龙婆叫住了:“振中住手我有两个孙子,你问这个问题做什么?”

    “你另一个孙子是不是叫龙振华,他皮肤白净,长得”王立春知道自己再怎么解释,也无法化解对方的误会龙四海被杀的整个过程的确跟他无关,而且他也能将整个过程描述出来,但问题是龙家人得信不是?

    所以他并没有过多解释这件事,而是想到了在地牢里见到的那个极品共党龙振华,他决定碰碰运气

    听到他的描述,龙婆和龙振中同时身形一颤前阵脸上露出激动的神色,而后者则是倒退几步,半信半疑的问道:“你见过我弟弟?”

    王立春用力的点点头:“他在杨杰手里,就被关在忆定盘路35号的地牢我被关在地牢的时候,他在我隔壁”…

    “果然被那帮狗汉奸抓了!”龙振中狠狠一跺脚,王立春就感觉到船身晃了好几晃

    龙婆很快就调整了自己的情绪:“年轻人,现在我问你答,你最好不要想着欺骗我你说你见到了振华,他都跟你说什么了?”

    “他说”王立春迟疑了,“他说他是共产党,不过我见到他的时候,他并没有受刑,只是身上很脏,好像被关起来很久了”

    “这么说你也被关进地牢了?那你怎么逃出来的?”龙婆一针见血的问道

    “我”王立春没法回答这个问题他的迟疑,引起了龙振中的怀疑,一挥手龙婆身后的两个壮汉就朝王立春走了过去,显然是要给他一个教训

    “慢着!”龙婆喝止住了两人,“我再问你一遍,你是不是共产党?”

    “我”王立春咬了咬嘴唇没有回答

    龙婆也不逼迫,不知从哪里摸出来两张纸,在手里晃了晃:“如果你还不说出你的真实身份,我就把这两张纸撕碎丢进黄浦江”

    看到龙婆手里的两张纸,王立春心中大喜,失声道:“这两张纸怎么会在你手里?难道没有被水泡坏么?”

    龙婆让龙振中将两张纸在王立春面前晃了一下,然后再次询问王立春的身份,看到王立春没有回答,立刻将纸撕成了两半

    “住手!”刚才王立春看得很清楚,那两张纸虽然被水泡过,变得发皱,但是上面的字迹依旧清晰可见,应该是他刚落水没多久就被龙婆救了,而这两张重要的纸也被龙婆保存下来

    到了这个时候,王立春没有选择,只能将事情的始末合盘托出,包括他对龙四海被杀过程的推测,包括他打入敌人内部,包括赵斌为了这两张纸付出了性命,并且为他指明了活路,包括他被汉奸追杀,中枪跳入黄浦江,全都如竹筒倒豆子般说了出来当然他和清水姐妹的关系他并没有说

    这些事情说起来看似都很简单,可是龙婆祖孙以及四海帮的两个手下听着却睁大了眼睛,完全不敢相信王立春的说法,这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76号的特务,从上到下无不是心狠手辣之辈,岂会让王立春闹腾成这个样子?

    看到对方不信,甚至质疑他共产党员的身份,王立春连忙说道:“你们可以跟着我,只要我找到了我的组织,你们就会相信我的话了”

    龙振中冷笑一声:“你以为我们会那么笨,把你放了么?想辨别你的话是真是假很简单,我正好认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