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神医弃女

3701.第3691章 最强帝魔

    却听帝莘说道。

    “皇甫少族长,其实在下也懂得一些面相之法。在下也送皇甫少族长一眼,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无论皇甫家族当年如何,都已经是物是人非,长江后浪推前浪,这个道理,还请皇甫少族长谨记在心。”

    血迟一脸的懵,看看皇甫臣,再看看帝莘。

    他也不是迟钝之人,早已从两人的对话中,嗅到了一丝丝的火药味。

    只是不知道,这股火药味到底从何而起。

    “多谢帝少提醒,既然帝少如此坦白,在下也赠帝少一句话,金鳞本非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

    皇甫臣冲着帝莘拱拱手,这才和血迟转身离开了。

    “帝莘?你何时懂得面相之法了?你对皇甫臣说的话,又是什么意思?”

    叶凌月见血迟和皇甫臣走远了,这才接口道。

    “我哪里懂得什么面相之法,不过是故弄玄虚罢了。”

    帝莘笑了笑。

    其实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刚才为何会说那番话。

    不过通过了今晚的对话,帝莘更加肯定了一点,皇甫臣绝非普通人。

    他之所有屈居血迟之下,暂时加入了天魔廷,也绝不会是像他早前表现的那么简单。

    此人,必须万分提防。

    另外,帝莘可以断言,皇甫臣已经知道了叶凌月的玄阴之女的身份。

    至于对方是不是通过方才他和洗妇儿的对话知晓的,那就不得而知了。

    “时辰也不早了,你先行回去。你放心,我不会做傻事。”

    叶凌月劝帝莘先返回。

    帝莘颔首,叶凌月和手下的神兵,又在天罚深渊旁巡逻了起来。

    另一方面,血迟和皇甫臣离开了天罚深渊后,血迟忍不住开了口。

    “皇甫,你方才和帝莘那小子,阴阳怪气说些什么?”

    血迟实在不明白两人你一句什么河东河西,一句金鳞化龙。

    “血殿,你可知,帝魔家族最强的是谁?”

    皇甫臣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反问了一句。

    “这……除了帝魔家族的那个老族长,应该就是帝释伽了。我听说,帝释伽那小子最近觉醒了七条帝魔命脉。帝魔家族的族长拥有八条帝魔血脉,若是说如今帝魔家族,谁能成为九命帝魔,那就只有帝释伽那小子了。”

    虽然不是很喜欢帝魔家族的行事作风,但是血迟对于帝魔家族的帝魔血脉还是很敬佩的。

    天魔廷存世数万年,集异域魔功之大成。

    唯有帝魔家族的帝魔血脉,是天魔廷也无法摸索清楚的。

    在天魔廷,也只有灭绝人性的九命焚天诀,可以抗衡帝魔家族的九命帝魔功了。

    可天魔廷内,从第一任太宰皇甫宣伟之后,真正修炼九命焚天诀的人,已经是少之又少。

    像是血迟本人,因无法断绝七情六欲,所以没有修炼九命焚天诀。

    天魔廷内,如今真正修炼此魔功的也就只有夜北溟和三长老了。

    “九命帝魔又如何,其实帝魔之中,九命帝魔未必是最厉害的。”

    皇甫臣眸光深沉,眼底流淌过一抹异光。

    “九命帝魔还不是最厉害的?难道有人比帝释伽还要厉害?皇甫,你到底在说什么?”

    血迟越听越觉得匪夷所思。

    今晚,皇甫臣看上去有些怪怪的。

    “血殿,在下只是开个玩笑罢了。你无需放在心上。毕竟九命帝魔都万年罕见,何况是……”

    皇甫臣似笑非笑,两人眨眼已经到了营帐前。

    这一夜,一切风平浪静。

    叶凌月有感于皇甫臣的那番占星结果,尤其留意了天罚深渊里的情况。

    好在,天罚深渊内,一切如常。

    天亮前后,叶凌月和墨长空替了班。

    “个个都给我打起精神来。”

    墨长空指挥着手下的那群异魔兵,下命令时,墨长空皱眉看了看不远处的丘陵附近,有多名鬼祟的身影。

    这些人,都是帝释伽那边的魔兵。

    由于早前和叶凌月的较量中,帝释伽落下了下风,不仅输了皇甫臣的支持,场面上也输了一大截。

    帝魔家族从属的势力,不得不交出了距离天罚深渊最佳的防守点,交给了血迟等人。

    只是尽管处于下风,可是帝释伽的人显然没有死心。

    他的手下,时不时会出现在天罚深渊一带,只是叶凌月等人都采取了睁眼闭眼的态度,墨长空自也不好发作。

    帝释伽的手下在旁观察了一番后,就退回了营地。

    “启禀少族长,天魔廷的那帮人近日都没什么举动。”

    手下的探子回禀之后,帝释伽就示意来人退了下去。

    由于奚九夜还在养伤的缘故,帝魔家族的主营内,只有帝释伽、帝锦瑟和冬弥君悟等人。

    “三哥,难道我们就真的坐以待毙,看着叶凌月那帮人抢占了先机,万一他们真的找到了破解之法,封天令很可能会落到他们手里。”

    帝锦瑟插嘴道。

    “不错,帝少,我们这样子等下去也不是办法,依我之见,早前就不该派奚九夜前去对敌。”

    冬弥君悟不甘心道。

    冬弥君悟一直认为,是奚九夜的失误,才会让他们如今处在了下风。

    “奚九夜的事,我不想再多提。其实,就算是皇甫臣投靠了对方,让血迟占据了上风,也未必就是坏事。”

    帝释伽沉吟道。

    在帝释伽看来,奚九夜尽管最后没有成功,但是在其保持魂火的状态下,派任何人进入天罚深渊,都未必能比奚九夜更强。

    至少,奚九夜活着回来了,而且根据帝释伽这几日的观察看,奚九夜正在不断恢复。

    只要将其带回帝魔家族,奚九夜必定能够脱胎换骨。

    “三哥,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帮奚九夜说好话。“

    帝锦瑟不满道。

    自从奚九夜被毁容后,连作为男人的基本能力都可能丧失后,帝锦瑟对奚九夜的态度就一落千丈。

    奈何封子域那家伙如今已经彻头彻尾成了叶凌月的拥护者,那小子还对外宣称自己已经是佛门门徒,不会再娶妻生子,连少族长之位都将让给胞弟。

    帝锦瑟想借着封子域摆脱奚九夜的婚约的希望落空。

    帝释伽已经扬言,帝锦瑟无论如何,一旦返回帝魔家族,就必须和奚九夜完婚。

    帝锦瑟现在巴不得奚九夜去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