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神医弃女

2552.第2550章 她,死了?

    “凌月,你说得这么轻松,难道你的恋人也是你追来的?”

    纪悠一个激灵。

    她听叶凌月提起过,她有个未婚夫,还是神界军团的人。

    叶凌月面色微微一红,摇了摇头。

    “是他追你的?那你快说说,他是怎么追求你的,是不是也是靠着死缠烂打打动你的?”

    叶凌月很是无语。

    这该如何说起,她也不好意思隐瞒蒋雪,只要大概将帝莘与她的事大概说了一遍。

    当然,中间掠过了两人经过了生死轮回五百多年的过程。

    “哗,你才六七岁,他就看上你了?说起来,我喜欢上白驹也是那个年龄。我决定了,我要向白驹摊牌,既然他不主动,我就再主动一回。他若是再不答应我,我就霸王硬上弓!”

    纪悠听罢,又是羡慕又是感慨,同时也生出了信心来。

    她也有些羡慕叶凌月,她与她的未婚夫的那段感情委实让人羡慕。

    “你早该这么做了,相信我,准没错。”

    叶凌月说着,和纪悠有说有笑走进了符塔。

    两人走后没多久,蒋雪从一旁踱了出来。

    蒋雪的脸色阴沉,方才叶凌月和纪悠的那番话,她全都听见了。

    “该死的纪悠,到现在还不死心。我绝不会把白驹让给你的。”

    白驹对于纪悠的心思,也许连白驹自己都还不知道,可蒋雪却看得很清楚。

    她甚至也清楚,白驹一直不肯向纪悠表白的真正原因。

    白驹曾经提起过,当初他被纪府收养。

    他曾经亲口向纪悠的娘亲许诺,他会一辈子如兄长般守护纪悠,不会生出半点觊觎之心。

    这些年来,他一直恪守着兄长的本分,他一直都觉得自己配不上纪悠,是纪府的下人。

    若是纪悠向白驹表白,两人很可能真的走在了一起。

    白驹早前虽然答应了与她成婚,可她每次谈起婚期,白驹都会闪烁其词,一再拖延。

    蒋雪沉吟了片刻,从怀里取出了一瓶药。

    这瓶药是她新近刚炼制出来的,叫做迷魂散。

    药本身无色无味,一旦喝了一点,就会产生幻觉,神志不清。

    傍晚前后,白驹回到了住处,刚一进门,就见了蒋雪正在他的房里清扫。

    白驹微微皱了皱眉,想起了早前叶凌月说的话。

    “蒋雪,以后你不用帮我收拾房间了,我自己动手就可以了。”

    叶师妹的话,白驹不知是真是假,可若是再让纪悠撞见了蒋雪在他房中,免不得又要发小姐脾气。

    “我们俩就快成亲了,我帮你收拾也是应该的。”

    蒋雪不以为然着。

    “关于我们的婚期……”

    白驹想了想,觉得他上一次答应蒋雪双修,还是太鲁莽了些。

    “婚期的事,我已经和我爹娘说过了,他们也已经同纪府商量了。爹娘和纪家主都想我们快点成亲。你先喝杯水,你若是不喜欢,我们也可以迟点成亲。”

    蒋雪说着,倒了杯水,递给了白驹。

    白驹一听,心情莫名的烦躁。

    他在符塔呆了一天,的确有些口干,也没疑心,一口将水喝了下去。

    他喝下水的一瞬,蒋雪的眼底,闪过了一丝算计之色。

    水入口的一瞬,他觉得眼前渐渐开始模糊……

    是夜,叶凌月独自一人来到了失落大陆的入口处。

    夜晚的失落大陆,比白日要静谧很多。

    叶凌月此行的目的地,就是修罗剑冢。

    修罗剑冢所在的位置,比今夕湖畔还要远得多,约莫是两个时辰之后,叶凌月站在了一座墓冢前。

    墓冢四周,光秃秃一片,寸草不生。

    四周,插着大量的剑。

    修罗剑冢传闻早年是还一名叫做修罗的方仙所建造。

    这名方仙最喜收集各种神剑,为了收集神剑,他杀戮了上万的神族,抢夺他们的神剑。

    那方仙也不知从哪里听来的消息,说是将魂魄封在了剑里,可以炼成剑灵。

    于是他用了极其残忍的手段,杀害了那些神剑的主人,还将他们的魂魄封在了剑里,每日用无数童男童女的鲜血喂养。

    那段时间里,神界练剑的剑士们全都成了惊弓之鸟,人人自危,甚至有些人都不敢练剑,可想而知,那方仙的手段有多么残忍。

    那方仙最终引发了众怒,被前来声讨的神界军团围剿击杀。

    传闻神界军团前来时,那方仙还用剑煞组成了一个剑煞军团,训练有素的神界军团险些沦陷,最后还是奋战了七日七夜,才杀了那名方仙。

    他的那些藏品,也就遗落此地。

    时间一久,剑里面的那些冤魂不散,形成了剑煞,这些剑煞犹如恶鬼,一旦有人靠近,就会饿狼般扑食而来。

    方仙盟里不少学徒甚至是导师都曾在修罗剑冢吃过亏,甚至有学徒的元神不慎被剑煞吞噬。

    为此,方仙盟的长老会还特地在修罗剑冢外树了块牌子,劝诫每一名进入修罗剑冢的人,小心谨慎,以生命安全为第一位。

    叶凌月此时,就站在那一块牌子面前。

    她望了眼前方的剑冢。

    遍地都是剑,大大小小,从匕首大小的短剑,再到天阙那样的重剑。

    整个剑冢,就像是剑的海洋,这里几乎收集了可以喊得出来的各种款式的神剑。

    爱剑之人,譬如帝莘到了此处,必定会很是喜欢。

    作为叶家的传人,叶凌月光是凭肉眼就能辨认出在场的每一把剑都不是凡品。

    最差也是涅槃铁,再有流星铁,甚至有她连材料都没法子辨认的高级神剑。

    每一把剑的周身,都闪动着火红色的血光,看上去就如无数的火把,将整个暗夜都照亮了。

    尽管已经过去了几百年,可修罗剑冢里的剑煞的威力丝毫都没有减少。

    叶凌月不由往前踏了一步,此时,她还没意识到,自己正一步步踏入危险。

    嗡——

    在叶凌月踏入修罗剑冢的第一步,周遭的剑发出了一阵阵响声。

    这声音?

    叶凌月心中警铃大作。

    刹那间,忽有多道寒光,犹如流星般飞驰而过,刺入了叶凌月的体内。

    她甚至连反应都还没反应过来,元神就一下子溃散开了。

    她,死了……

    她居然死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