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天帝龙魂

182.第182章 御魂诀

    以空寂的胎元之魂,主宰肉身,斩杀这名魂者之后,李然几乎是瞬间就恢复了自己的血色残魂来主宰自己的肉身。

    不过,即便是如此,李然也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肉身的潜能似乎有了极大的消耗,而且这种程度还有些巨大。

    李然心中也是有些惊疑不定,胎元之魂主宰肉身,对于肉身的能量的损耗,极为的严重!

    甚至于,已经到了一种无法想象的地步了,若非是如今的实力增强了,那么如今的身体是完全无法承载这种损耗的。

    这种情况下,李然也清晰的发现,自己即便是施展噬魂的手段,吞噬了那未知的强大中年男子的魂气,对于自身的滋补增强效果,也并不是很大。

    而且,也仅仅只是堪堪弥补了胎元之魂的损耗,甚至于还略有不足。

    这般情况,仔细分析下来,李然也倒吸了一口冷气。

    他知道,平素遇到危险的时候,绝对不能再随意施展胎元之魂了,这对于自身的成长和能力的锻炼,没有任何的好处。

    胎元之魂的起点高,但是根本就没有对应的基础,而李然的基础气魂境也近乎于是直接拔高上来的,血色残魂的基础一定要打得牢固,后面才可以有大的蜕变。

    李然心中作出了决定,随即下意识的将那死去的中年男子的尸体上的乾坤戒指收取了过来,随后立刻驾驭霜雪剑小霜,立刻低空飞行着离开了此地。

    这个地方,李然是并不想多呆了。

    虽然说斩杀了那强大的中年男子,但是李然近乎于没有获得任何魂气上和战斗上的好处,而依靠绝魂弓,那种损耗也极大,这样是根本伤不起的。

    李然离开了很久之后,感应力依然蔓延在四方,这一次,他没有再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这时候,李然的飞行速度这才慢慢的降低了一些。

    落在地面之后,小霜显然对于李然的举动也有些好奇,对于李然能斩杀那强大的魂者,小霜也不经惊讶,毕竟动用了绝魂弓的话,实际上已经没有什么悬念了。

    不过让小霜奇怪的是,李然竟然扛下了绝魂弓的那种反噬之力。

    这一点,才是奇怪的。

    李然似乎也感应到了小霜的疑惑,当即说道:“小霜,我所修炼的功法,拥有着一种噬魂的效果,可以吸纳一定的魂气,这次没有遭遇反噬,并不是没有遭遇,而只是遭遇的反噬被吞噬到的魂气抵消了,然后剩下的由我自己的能力承担了下来,所以才没有显现出来。”

    李然说着,继续一边前行,一边与小霜交流关于绝魂弓方面的信息。

    绝魂弓,小霜明显是比李然了解一些的,当下小霜在震惊和感叹的同时,也将她所知道的关于绝魂弓的知识,全部的告诉了李然。

    李然得到这些知识之后,对于绝魂弓,倒是也有了更深一层的认识。

    不过这之后,李然下意识的感应向那中年男子的乾坤戒指的时候,忽然,他微微惊讶的取出了一本带着符文印记的黝黑色的绢帛。

    这绢帛,看起来极为的古老,而绢帛上的符文,不是普通的符文,而是那种极为古老的太古符文,是需要经过变化之后才可以形成如今的太古符文模样的符文。

    可以说,如今的太古符文,如果类比的话,就像是简体字,而古老的太古符文,则是繁体字或者是甲骨文的形式,即便是懂得简体字,却不见得能看懂甲骨文。

    这就是如今的太古符文和古老的太古符文的区别。

    李然如今对于古老的太古符文,同样是掌握了两千多的数量的,这和如今的太古符文一样,没有什么区别。

    在这一方面,他的造诣是相当深的。

    正是如此,李然如今才可以更加明确的看懂这黑色的绢帛。

    这黑色的绢帛,那中年魂者很明显是认不全的,但是他一定知道这东西极为了得也极为珍贵,所以哪怕是在乾坤戒指之中,他也将其放在了极为重要的地方,如供奉着一样。

    正是如此,李然第一感应,就察觉到了这东西的存在。

    当下,心意一动,李然便将这黑色的绢帛拿了出来。

    他的感应力依然蔓延而开,在方圆一千米的范围散开着,时时刻刻关注是否还被魂者关注。

    不论是蓝魔古图,还是那黑色的绢帛,那绝非是一般之物。

    更遑论,之前绝魂弓出现过,李然也不能不小心。

    黑色的绢帛在李然的手中呈现了出来,小霜立刻感应到了什么,道:“好浓郁的幽冥气息,这,这是什么?”

    李然没有回答,而是直接摊开了这漆黑色的绢帛。

    这漆黑色的绢帛,很像是地球上的那种古老的圣旨,大小都差不多,也是那么横向的一排。

    不过这种绢帛的材料是未知的也是非常的特殊的,即便是如此的古老,也没有半点儿的损坏之处。

    绢帛摊开,上面的古老符文如流水一样倾泻而出,一阵阵的如波浪一样的翻滚前进,一浪接着一浪。

    李然看了的瞬间,整个人就定格了一下,前行的步伐也忽然停下了。

    小霜心中很好奇,但是她却只是静静的虚空而立,静静的看着那绢帛,没有去打扰李然。

    她知道,这个时候打扰李然,是非常不明智的举动。

    小霜看着那黑色绢帛上的密密麻麻的符文,如浪潮一般的不断翻滚的符文,心中也充满了茫然感。

    因为有些符文虽然她能勉强认识,甚至于其中有时候有一排符文她都能认出,可是合在一起是什么意思,小霜却一点儿都不懂。

    小霜不懂,李然却看懂了。

    而且非常的懂,通篇之中,李然没有半个符文是不懂的。

    但是看懂了,要领悟,却难。

    因为李然只领悟了两千多符文,而这个绢帛上,实际有着八千一百符文,而且还在无限制的循环,循着某种无法诠释的轨迹在循环。

    这种循环,让这卷轴没有开始,也没有结局。

    没有开始,就没有起始篇。

    没有结局,也就没有了终结篇。

    如此一来,又该怎么入手呢?又该怎么修炼呢?

    这就是其余魂者对于这黑色的绢帛的最大的疑惑,或者说,这就是那名中年男子也无可奈何的原因。

    更遑论,李然知道,对方一定看不懂,一定无法弄懂这绢帛的真正意义。

    正是如此,这绢帛,才会被如此珍藏。

    但这男子有一点没有做错,那就是,他宁可自己就学不会,也没有将这绢帛泄露出去。

    不然,他,早已经死了。

    许久之后,李然轻呼出一口浊气,道:“小霜,这是一篇非常独特的功法,名为‘冥魂诀’,只可惜,这只是卷一,算是其中的第一卷。

    不过,按照其九九重叠的理论的话,这绢帛,应该拥有九卷。”

    “好在,这一卷是第一卷,如果是第二卷的话,只怕是会相当的难以修炼了。”

    李然说道。

    “啊——冥魂诀?真,真的是冥魂诀?”

    小霜吃惊不已,也震惊不已!

    甚至于,李然感受到,小霜的情绪波动极为剧烈。

    小霜很难出现这样的情况,甚至于哪怕李然拥有双魂的时候,小霜都没有这么剧烈的情绪波动过。

    所以,李然几乎在瞬间就知道,小霜必定是知道了什么关于这冥魂诀的事情。

    “小霜,你这么激动,莫非是你对于这冥魂诀,有所了解?”

    李然询问道。

    即便是不询问,李然也知道小霜随后会说的。

    但是李然已经等不急就想知道了。

    他感觉到,这信息对于他而言,极为重要。

    这同样是莫名的一道闪电一般的念头生出的想法。

    而这样的想法,已经证实,是非常重要的。

    “李然哥哥,这冥魂诀,还有一个名字,叫做‘御魂诀’,乃是古老的万灵种族御魂族族人的功法。拥有这种功法,灵魂会有着一种非常独特的分裂能力,可谓是最神秘也最可怕的一种能力!”

    “却不想,这御魂诀的功法,竟是流落了出来,还到了李然哥哥你的手中,这简直是……天大的造化啊!”

    小霜依然无比的震惊和激动。

    因为这件事情太大了,大得,已经无法想象。

    “李然哥哥,你知道那御魂诀多么珍贵吗?哪怕是绝魂弓这样的绝世兵器,在御魂诀面前,也只是算是沧海一粟,没有任何的可比性!

    这一点,就足以见得御魂诀的了得!实际上,即便是比绝魂弓强大亿万倍的宝物,都没有这御魂诀珍贵!”

    “李然哥哥,小霜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了,只能说,李然哥哥你的气运太过于逆天了!”

    小霜又说道。

    她的话语里,充满了唏嘘之意。

    李然也有些怔然。

    他知道御魂诀绝不简单,但是有这么重要,也倒是完全的出乎了他的预料之外!

    “嘶——”

    李然倒吸了一口冷气,道:“没有想到,这御魂诀,竟是如此的逆天,只是,这御魂诀,又为何出现在那中年男子的身上?他又是从那里得到的此物?”

    李然心中有些遗憾,不过他也知道,那中年男子若是不死,他李然也决计活不了。

    “或许,我可以关注一下此人的举动,这个地方也不是什么深山老林,终究还是会有魂者出现的,或许,我可以等待一下。”

    李然喃喃自语,随后,李然不再前行,反而逆向而行,回到了先前所在的地方千米的范围之内,在一颗大树的茂密树叶之中选了一处枝桠,直接的在上面盘坐了下来。

    随后,李然收敛气息,进入那种无法无念的状态之后,直接将自己控制在这样的状态,感应之力也开始蔓延而下,将远方那死去的中年男子覆盖了过去。

    那一片区域,李然都覆盖了,只要有魂者经过,就一定逃不出他的感应。

    这种感应对于李然而言,也没有任何的损耗,似乎感应力完全没有任何的消耗一样,可以时时刻刻存在。

    只不过,这种感应力存在,就要分心去关注控制,平时李然并无这么做,是为了更专心的悟道和修炼。

    如今,冥魂诀既然如此的了得,那么李然就一定要知晓这个魂者的身份。

    知道了魂者的身份,那么要知道他的部分事迹,终究是会有魂者知道的。

    李然当下就这样的等待了起来,他知道,一旦踏入万魂剑宗,只怕是短时间无法去做这些事情了。

    李然有了这般决定,当下又和小霜商议了一番,小霜也很认同这种做法。

    这般,李然便开始等待着。

    第一天,很快过去了,虽然有一行三人的男性魂者经过,却并未发现那死去的中年魂者,所以也就没有什么异常发生。

    在这般情况下,李然甚至于放弃了血河的磨砺机会,开始等待着。

    第二天一大早,李然就感应到有一行七名女性魂者结伴穿行此地。

    这些女魂者,全部都是绿色的纱裙,看起来非常的年轻美丽,但是脸上却都带着妩媚之色,而且其走路的模样大开大合,说话之间偶尔提及男人,也会说一些点评的话,什么干多久哟,多大哟,完全没有顾虑。

    这,明显已经不是纯洁之身的女人了。

    不过这些女人经过李然不远的地方的时候,立刻感受到了血气。

    而那中年男子,魂气本源被吞噬之后,外貌虽然有些变化,却也变化不大,因为他自身强大,死亡之后肉体也并不腐烂,就像是刚刚死去不久一样。

    “咦,这不是千绝魂者木千绝吗?怎么会死在这里?”

    “什么,木千绝竟然死了?他,他不是拥有着接近命魂境界的可怕实力吗?在我们三阳古城之中,也是绝世的霸主般的人物啊!”

    “木千绝此人,一向非常的胆小但是也一向极为的谨慎,即便是对一个气魂境的魂者动手,也必定全力以赴,谁能斩杀他?”

    “他一向不惹强者,对弱者却也一定会斩草除根的!”

    “不知,不过我听说,此人之前进过镇魔绝地,听说是被姜月心以古老的剑阵杀入镇魔绝地的,却不知怎么出来了!”

    “没有,那是假的,是差点儿打进去,被闵子骞前辈救了,后面的情况却不知了。”

    ……

    一群女子说起这个人的时候,立刻有一些信息呈现了出来。

    而李然的目光一凛,立刻锁定了一个信息——镇魔绝地!

    冥魂诀,镇魔绝地!

    这两者,很明显是有牵连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